《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88章 虛無體(18-12-16)      第3487章 古之體術(18-12-16)      第3486章 鳳凰羽毛(18-12-16)     

第745章 佩玉公子

  被飛雲尊者如此一說,曹國藥都不由為之怦然心動,他是一個純粹的藥師,不在修行上爭雄,一定要在藥道上一決高下。雜誌蟲
  論藥道而言,他眼中的敵人是白發藥神。雖然說在石藥界有四大天才藥師之說,不過,袁采荷養藥種草,不與塵世爭鋒,而藥國的木樵,隻熬體膏,而且,還是低調示弱,所以,在曹國藥看來,唯有白發藥神才是他的真正勁敵。
  他煉丹無雙,而白發藥神乃是壽藥無敵,而且一直受到諸多大教老祖護道,如此的待遇,曹國藥雖然口上高傲,但是,心麵依然羨慕。
  “你所說,可真是如此?”曹國藥沉吟了一下,看著飛雲尊者說道。毫無疑問,此時曹國藥也的確是被飛雲尊者說得怦然心動。
  正如飛雲尊者所說的那樣,如果他真的能得到無雙的壽藥之術,那麼,以他在藥道上的天賦,以他今天在藥道上的造詣,他所箐出來的壽藥絕對不會比白發藥神差。
  一旦他真的是藥丹兩精的話,那麼,白發藥神在他麵前就從此沒有出頭之日,想到白發藥神被自己鎮壓的模樣,曹國藥在心麵也不由為之暗爽。
  “難道我會騙曹兄不成?”飛雲尊者忙是認真地說道:“我是幹什麼的,曹兄應該清楚,我收集情報的手段,在石藥界可以稱得上一流!我的情報絕對可靠,這一點曹兄你放心吧。”
  曹國藥肯定是心動了,他依然有所猶豫,看著飛雲尊者說道:“如果飛雲兄所說屬實,那我就奇怪了,如此無雙的藥帝之術擺在麵前,傾城兄就不心動?”
  飛雲尊者忙是說道:“我們的公子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但是,曹兄,你也應該知道,我們公子醉心於修道,對於藥道,知之甚少,而且,石鋒國也並非是以藥道見長。”
  “而曹兄不同。”說到這,飛雲尊者神態莊然,說道:“曹兄這樣的煉丹天才就擺在麵前,若是曹兄得到了這樣的無雙之術,多少也就三五年,少則也就一二年,那一定是能煉出極好的壽藥來!”
  “,,。”飛雲尊者搓了搓手,笑地說道:“當然了,在奪無雙藥術之上,我們可以在暗中助曹兄一臂之力。不過,我們公子也有條件,希望曹兄以後能每隔一段時間給我們公子煉一爐好的壽藥命丹。藥材乃是我們公子出,報酬也絕不少曹兄的。”
  “嘿,說了大半天,葉傾城還是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還是想讓我給他煉丹!”曹國藥冷笑了一下,冷冷地說道。
  飛雲尊者幹笑一聲,神態有些尷尬,說道:“曹兄,俗話說得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了,這樣的事情是你我雙贏,曹兄你說,又何樂不為呢?”
  曹國藥冷笑了一下,說道:“你們一定是在白發小子那碰牆了吧,白發小子不賣葉傾城的帳,所以,你們想找一個能給他煉壽藥的人來。你我都知道,葉傾城身邊的一群老頭子,都需要壽藥吧。”
  “曹兄慧眼如炬,果然了不起。”飛雲尊者忙是笑著說道:“但是,換一句話說,難道曹兄你就不想壓白發藥神一頭嗎?難道說,曹兄你就不想成為真正的藥帝嗎?若是曹兄能彌補壽藥之短,白發藥神拿什麼來與曹兄爭藥帝呢?”
  曹國藥沉默起來,一時之間不說話。
  飛雲尊者對曹國藥說道:“有一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講?”
  “說吧。”曹國藥說道:“你我也不算是外人,有什麼話不該講的呢?”
  “下手要趁快。”飛雲尊者說道:“雖然說,我已經把這消息告訴曹兄你了,但是,我能想得到,別人也能想得到。若是別人先下手了,到時候煮熟的鴨子也就飛了。以我之見,最好在這藥國下手。”
  “在這藥國下手?”曹國藥沉聲地說道:“飛雲兄,你這不會是給我下圈套吧,誰不知道,在藥國下手,那可是很冒險的事情。”
  “冒險,這隻是對於別人而言。”飛雲尊者胸有成竹地說道:“對於曹兄而言,這根本不成問題。我可以向曹兄保證,這絕對不會出什麼問題,絕對不會有人追問這事。”
  “飛雲兄這話未免說得太滿了吧。”曹國藥說道:“藥國的可怕,這是無人不知的事情,藥國跺一跺腳,那是整個石藥界都會顫抖!”
  飛雲尊者笑著說道:“一,曹兄,這不需要你親自動手,曹兄的禦蟲之術,已經是爐火純青,活捉一個李七夜,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第二嘛。”說到這,飛雲尊者神秘一笑,說道:“有藥國給你撐腰,曹兄還擔心什麼。”
  聽到這話,曹國藥頓時神態一凝,看著飛雲尊者,緩過神來,然後說道:“我總算明白了,飛雲兄說了大半天,原來是為藥國做跑腿,在為藥國拉皮條。”
  “拉皮條,這樣的事情說得太難聽了。”飛雲尊者也不生氣,說道:“這叫互利。也不怕把話說明給曹兄聽,其他東西,藥國不要,藥國隻需要煉丹之術,其他的都屬於曹兄的!”
  “藥國是拿我做刀使。”曹國藥也不是個笨蛋,他冷笑地說道:“藥國他們不出麵,卻讓我來做這樣的事情,讓我背名罵名。”
  “俗話說,富貴險中求。”飛雲尊者說道:“沒有付出,又怎麼有回報呢,曹兄你說是不是?再說,藥國乃是龐然大物,被人說是強奪他人的藥術,這終究是壞了名聲,壞了清譽。曹兄你不覺得,有藥國撐腰,在藥國出手那再好不過嗎?就算有人想插一手,隻怕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曹國藥不由沉默起來,如果真的是有藥國撐腰,那麼,這件事就真的是水到渠成,就算李七夜有什麼能耐,最終也依然逃不過他與藥國的手掌心。
  “讓我怎麼才相信藥國願意盡力支持我?”最終,曹國藥沉聲地說道。毫無疑曹國藥是心動了,有藥國撐腰,這樣的事情那簡直就是十拿九穩,他能不心動才怪。
  飛雲尊者笑著說道:“曹兄這太多疑了,當然,這也沒有什麼難的。藥國的拓世王,曹兄總算知道吧。”
  “知道,藥國的後起之輩,可謂是人傑。”曹國藥點頭說道。
  飛雲尊者說道:“關於拓世王鮮家的祖先,我想曹兄也知道一二吧?”
  “鮮家藥祖,有所耳聞。”曹國藥點了點頭,說道:“聽聞他是藥國的老祖之一,被塵封在藥國的祖地之中。”
  飛雲尊者笑著說道:“曹兄的消息已經落後了,鮮家藥祖已經出世了。隻要曹兄你一句話,鮮家藥祖隨時都願助你一臂之力!”
  飛雲尊者這樣的話讓曹國藥都不由為之動容,藥國的老祖,那可不一樣。雖然說,各傳承都有底蘊,祖地之中都會埋有一二個老祖!但是,藥國一門三帝,像這樣的老祖,是何等的可怕!
  有這樣的人物相助,何愁大事不成?世間還有什麼可以擋得住藥國老祖的步伐!
  “容我再考慮一二天。”最後,曹國藥沉聲地說道。
  “行。”飛雲尊者也爽快,但是,他臨走的時候,意味深長地說道:“曹兄,機會可不等人,你可要快快作決定,這樣的事情你不幹,依然有大把人樂意來幹。”
  曹國藥沉默不語,讓人送走飛雲尊者。
  飛雲尊者離開之後,回到了他所居住的地方,一直跟著他的白雲觀主這個時候才開口問道:“尊者,曹國藥會出手嗎?”
  “放心吧,如此肥的誘餌,他能不上鉤嗎?”飛雲尊者信心十足地說道:“待會,去一趟鮮府,拜見拜見皇甫世家的古聖祖。”
  “尊者還未得到鮮家藥祖的同意?”飛雲尊者這樣一說,白雲觀主都不由失聲地說道。
  他還以為飛雲尊者聯合曹國藥乃是鮮家藥祖的意思。
  “放心,鮮家藥祖會同意的。”飛雲尊者信心十足,說道:“藥國不見得願意這樣的一淌渾水,如果在藥國行凶,鮮家老祖也好,皇甫世家也好,都需要一個捉刀之人。曹國藥,那是再適合不過了。”
  “尊者算計無雙,智慧如海。”白雲觀主都不由驚歎地說道。
  飛雲尊者輕輕地搖頭,說道:“這樣的構想,是在來此之前,公子提出來的,隻不過是我來豐滿細節,執行此計而已。”
  聽到這話,白雲觀主都不由動容,如此的運籌帷幄,如此的算計千,也唯有葉傾城這樣的絕世天才做得到。
  “曹國、皇甫家、藥國、百煉世家乃至是晶海教,這都會卷入這一場風暴之中,到時候,千鬆山,巨竹國,都逃不了!當藥國的眾多老祖與千鬆樹祖、巨竹國的守護神靈撕殺之時,石藥界就到改朝換代的時候了!”說到這,飛雲尊者目光一厲,說道:“到了那個時候,那些埋在地下的老祖神皇都戰死的話,剩下的不朽存在,絕世神王,都是公子座下的戰將,到那時候,我們公子何人能敵?”
  聽到如此龐大的計謀,白雲觀主不由毛骨悚然,他在心麵慶幸自己投奔了葉傾城!
  

Snap Time:2018-12-16 23:37:41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