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七百四十章 飛雲尊者

  在紫煙夫人的引見下,飛雲尊者進來了,而且,他不是一個人來,他身後還跟著白雲觀主。∠雜±誌±蟲∠此時,白雲觀主是低頭垂首地跟在了飛雲尊者身後。
  飛雲尊者,中年模樣,整個人看起來雅氣,讓人覺得他是出身尊貴,雖然他長得雅氣,但是,一雙眼睛淩厲,讓人一看便知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飛雲尊者雖然說看起來雅氣,但是,他可是一隻蜈蚣成妖,手段極為狠辣,可千萬別被他雅氣的表象所蒙蔽。
  飛雲尊者進來之後,立即向李七夜抱拳稽首,十分的客氣,甚至可以說不失恭敬,說道:“李公子大名,如雷貫耳,在下久仰了。”
  別看飛雲尊者是中年模樣,他已經是一尊強大無比的齊天聖皇,已經是登臨了聖皇的巔峰,除了那些早就在道艱時代成名的老不死之外,與他同一代的人物,沒有幾個比他強大的,正是因為如此,在以前他是有著足夠的實力自立門戶,開宗立派。
  飛雲尊者在石藥界的地位本就是很高,投靠葉傾城之後,他的地位更是隻強不弱。很多人都清楚,在未來,若是葉傾城成為仙帝,飛雲尊者可謂是勞苦功高,說不定會被封為第一功臣!
  在石藥界,諸多大教傳承、帝統仙門,那怕是他們的教主國君,對於飛雲尊者都是禮待三分,就算不是因為葉傾城的原因,單憑飛雲尊者齊天聖皇的實力,這就已經足夠讓人尊敬。
  “坐。”莫說是齊天聖皇,那怕是傳說中的強人、不朽存在,李七夜也是眼皮都不撩一下,他隻是閑淡地說道。
  飛雲尊者坐定,而白雲觀主忙是上前,伏拜在地上,久久不敢起來。
  李七夜看著伏拜在地上久久不敢起來的白雲觀主,然後對飛雲尊者說道:“這是什麼意思呢?”
  飛雲尊者不失恭敬與謙遜地說道:“白雲觀主,這是前來向公子你認罪。白雲觀主驕橫跋扈,依仗我們葉公子的聲名橫行霸道,壞了我們主人葉公子清名,故此特讓白雲觀主來請罪,任由李公子你發落。”
  不論這個主意是出自葉傾城,還是出自於飛雲尊者,可以說,這種手段的確是了不得。白雲觀主乃是一門之尊,那怕他們白雲觀遠比不上帝統仙門,但是,終究是一流門派,一流傳承,就算是勉強擠入一流,都屬於一個大傳承。
  在今天,白雲觀主竟然願意在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麵前伏拜著,任由李七夜發落,這可想而知飛雲尊者或者葉傾城的手段是何等的驚人!
  這樣的事情,對於任何一個成名之輩而言,都是一種奇恥大辱,對於很多修士來說,士可殺,不可辱。但,飛雲尊者或葉傾城他們竟能讓白雲觀主乖乖地前來認罪,這的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李七夜連眼皮都懶得撩一下,說道:“看來,你們的把戲做得還不錯,這的確是有點水平,難怪你們的主人葉傾城能受人擁護。”
  “李公子你誤會了,我們的確是真心誠意來向李公子你認錯請罪的。”飛雲尊者忙是誠心地說道:“我們主人願與天下人交往,願與天下流諸共處一堂……”
  “好了,這種廢話我懶得聽,我現在也沒有興趣拿這種炮灰來出氣,要道歉,讓葉傾城自己來。至於白雲觀主這樣的角色,給我退到一邊去,別浪費我的時間,別浪費我的表情!”李七夜打斷飛雲尊者的話,擺手說道。
  這樣的把戲,或者能打動別人,但是,在李七夜眼中看來,那如兒戲一般。這種苦肉計,他高踞九天之時,見得太多了。
  飛雲尊者怔了一下,但,他反應極快,吩咐白雲觀主說道:“觀主,李公子寬宏大量,仁慈為懷,饒恕了你的大罪,還不快快謝過李公子。”
  白雲觀主二話不敢多說,向李七夜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默默地退下了,從始至終,他連一句話都不敢說,這足夠可以看得出來飛雲尊者或葉傾城手段的厲害了!
  “好了,戲演完了,我沒有時間跟你浪費,有事快說,有屁快放。”李七夜對於飛雲尊者也不客氣,冷淡地說道。
  飛雲尊者忙是說道:“聽聞李公子參加這一次藥師大會,故此,除了讓白雲觀主認罪之外,還為此事而來。”
  “那又如何?”李七夜看著飛雲尊者,閑定地說道。
  飛雲尊者十分的恭敬地說道:“雖然在下未能親眼見李公子煉丹,但是,李公子煉丹如炒豆,在下已經有所耳聞。我相信,以李公子無雙的丹道,在這一次藥師大會之上,一定是能大放異采。”
  “然後呢?”李七夜在這個時候竟然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他這笑容實在是太值得玩味了。
  飛雲尊者說道:“這一次藥師大會,可以說是天才雲集,絕對是一次難得一見的盛會。雖然天才眾多,除了四大天才藥師之外,餘子隻怕不入公子法眼。”
  “說人話,不要給我繞圈子,我耐心很有限。”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冷淡地說道。
  飛雲尊者也不生氣,說道:“這次藥師大會,李公子的勁敵乃是四大天才藥師中的曹國藥與白發藥神,傳說,他們兩個人已經是傳奇藥師了,藥道精湛無比……”
  “……我們主人對李公子的藥道也是信心十足,隻不過曹國藥與白發藥神都是出身於藥帝傳承,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我們主人願助公子一臂之力,讓公子在這一次藥師大會上獨占鼇頭。”
  飛雲尊者徐徐道來,他的話可謂是十分的具有渲染力,蠱惑人心。
  “哦,葉傾城要怎麼樣助我一臂之力?”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
  飛雲尊者說道:“李公子藥道無雙,在藥道上,我們主人就沒有什麼能幫得了的。不過,我主人有一尊藥帝所留的爐神,這尊爐神是一位藥帝一生所佩,此尊爐神極為溫和,極容易上手。我們主人既不是藥師,也無誌於藥道,所以,若是公子需要,我們主人願借花獻佛,把此爐送於公子。”
  “俗話說得好,寶劍贈英雄,紅粉送佳人。如此極品的藥帝爐神,也唯有李公子這種藥道無雙的天才藥師才有資格擁有。”飛雲尊者徐徐道來,不急不躁,說得讓人怦然心動。
  “哦,不知道你們主人有怎麼樣的條件?”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緩緩地說道。
  飛雲尊者搖頭說道:“李公子誤會了,如李公子這樣的天才俊傑,談條件,那就太俗了。我們主人隻是想與李公子交個朋友,若是李公子賞臉的話,請李公子到石鋒國小居,我們主人一定會倒履相迎。”
  若是有藥師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狂喜不己。在石藥界而言,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希望能交結上葉傾城。
  葉傾城,名動天下,能與葉傾城交朋友,對於許多年輕一輩而言,那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而對於一位藥師來說,一尊藥帝的爐神,那是何等的象征,無價之寶,心中最珍貴最無上的寶物。不知道多少藥師終其一生也不可能得一尊藥帝的爐神。
  現在,葉傾城竟然送一尊藥帝爐神給李七夜,與李七夜交個朋友,這對於任何一個藥師來說,那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李七夜望著飛雲尊者,笑了起來,然後說道:“交朋友,我這個人也很樂意跟別人交朋友。但是,交朋友,不是說讓別人來說話。要跟我交朋友,讓葉傾城自己來吧。至於爐神,我沒興趣。隻要我出手,藥師大會,我必拿第一!”
  “李公子有如此信心,實在是可喜可賀……”飛雲尊者忙是說道。
  李七夜輕擺手,打斷飛雲尊者的話,冷淡地說道:“請回吧,我累了。”
  飛雲尊者也是知道進退的人,他竟然也不動怒,含笑地說道:“李公子累了,還請多多休息,他日再來拜見。”
  送走了飛雲尊者之後,紫煙夫人溫柔地問道:“公子覺飛雲尊者此行是何意?”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李七夜淡淡一笑地說道。
  紫煙夫人說道:“葉傾城是有意拉籠公子,他求賢之名,在石藥界也是被人廣為盛傳,他座下有不少來自於天下八方的高人。”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紫煙呀,如果我是他這樣,若是有心問鼎仙帝的話,也一定會費盡心思拉籠一位了不得的藥師。”
  “你試想一下。”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你要成仙帝,大道何等艱難,若是有眾多的大人物護道,那就最好不過,特別是那些古老而垂死的老東西,更是能強大地為他掃平通往仙帝大道的障礙。”
  “所以,葉傾城需要藥師。”紫煙夫人也不笨,一點就透。
  李七夜點頭說道:“沒錯,若是一位了不得的藥師,能煉出了不得的壽藥,這能吸引多少的老東西來為你出力?若是一位了不得的藥師沒有強大的背景與靠山的話,投靠葉傾城之後,總有一天,會被他榨幹,說不定,你的藥道,會有一天變成他的財產。”
  “前期的投資,的確是值得劃算。”紫煙夫人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7 17:33:5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