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七百三十四章 觀致王

  紫煙夫人一巴掌抽飛了這位機靈的藥師,在場的許多藥師都不由臉色一變,不少人心麵發毛,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尊聖皇發怒,像他們這些藥師那必定是戰戰兢兢。雜ξ誌ξ蟲
  不論是爐侯還是鬼手聖醫,又或者是觀致王的弟子,都不由臉色一變,雖然他們很強,也是威名遠揚,但是,像爐侯、鬼手聖醫他們更多的盛名是來自於藥道,論道行,他們與紫煙夫人相比起來,那實在是差得遠。
  “紫煙陛下,我們觀致王府,不是你們行凶之地!”這位青年臉色一變,雖然他比不上紫煙夫人,但是,想到自己師尊乃是觀致王,自己乃是藥國的弟子,不由膽氣壯了很多,鄭重地對紫煙夫人說道。
  紫煙夫人看了看這位青年,緩緩地說道:“你若念自己是觀致王的弟子,就應該有諸王弟子的風範。”
  紫煙夫人終究是一代妖皇,一國之君,她那氣勢讓這位青年心麵一沉,那怕紫煙夫人不發威,皇者之氣,依然壓得人難於喘過氣來。
  就在李七夜來到觀致王府的時候,觀致王還在自己客廳中踱來踱去,他心麵著急,等待著袁采荷的消息,他擔心自己的神藥救不活了。
  就在觀致王焦急等待著消息的時候,突然間,一個老嫗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突然冒出一個老嫗來,這把觀致王都嚇了一大跳。
  “白嬤嬤,你老人家怎麼駕臨寒舍了?”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老嫗,觀致王都驚魂未定,回過神來,立即上前稽首問候。
  眼前這個老嫗正是明夜雪身邊的那個老嫗,她可是藥國皇室的大人物,一尊了不得的大賢,就算觀致王這樣的王侯,在她麵前也隻不過是一位晚輩而己。
  “寒暄的話就免了,你府中來了一位貴客!他叫李七夜。”老嫗話也不多,冷冷地說道:“小姐吩咐,你要好好招待,若是折騰出什麼事情來,隻怕小姐是不會保你的!”話一落下,她就消失不見了。
  突然聽到這樣的話,這把觀致王嚇得臉色大變,立即趕了出去,一時之間,他都不由心驚肉跳!
  在庭院中,此時觀致王的弟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的確是對紫煙夫人這樣的聖皇忌憚,但是,他可是藥國的弟子呀!想到自己背後有藥國這樣的龐然大物,他也是底氣強了不少。
  這位弟子依然態度強硬,說道:“紫煙陛下,如你身份,我們觀致王府,隨時都歡迎你來作客,你隨時都是我們觀致王府的貴客,但是,有一些人,我們觀致王府不歡迎,最好就是立即滾!”
  “紫煙呀,你本意是好的,可惜,有些蠢人就是看不懂。”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觀致王府,我還不稀罕作客,我隻是來看看采荷的。”
  紫煙夫人輕輕地搖了搖頭,沒說什麼,她心麵還不清楚嗎?她少爺不惹人,那都要謝天謝地了,別人竟然惹到她少爺頭上來。
  紫煙夫人不是好戰之人,她一巴掌抽飛剛才那個藥師,就是讓少爺息息怒火,沒想到觀致王的弟子不知進退,這是給觀致府招來滅頂之災!
  “袁仙子乃我們觀致王府的無上貴賓,不是隨便來一個阿貓阿狗都能見的。”觀致王的弟子冷冷地說道:“你還是立即離開,否則,我等就不客氣了。”
  對於觀致王弟子的這話,李七夜也沒有動怒,依然閑定從容,甚至是臉上還帶著笑容,他隻是眯了眯雙眼。
  一見少爺眯了眯雙眼,紫煙夫人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她心麵明白,有人要倒大黴了,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放肆”就在這一刻,一聲沉厲的怒喝響起,一個老者飛奔而來。
  一見這個老者,青年不由為之一喜,以為大靠山來了,他立即說道:“師尊,你來自正好,此人在我們王府撒野,欲行凶殺害在此作客的藥師……”有他師尊撐腰,就算是與紫煙夫人為敵,他也不怕。
  見觀致王親自到來,爐侯、鬼手聖醫他們也不由為之一喜,看來觀致王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小輩了。
  “啪”的一聲,出人意料的是,觀致王趕來之後,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自己弟子的臉上,直把他抽得嘴角流血,這可以想象觀致王這是下手何等之重。
  “師尊”被自己師父一巴掌抽來,這位弟子都一下子懵了,他都不明白為什麼師尊一巴掌抽在自己臉上。
  事實上,在場的諸多藥師,那怕是爐侯、鬼手聖醫都他們都被觀致王這樣的一巴掌所抽懵了,他們都想不明白,為何觀致王突然抽了自己弟子一個耳光,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麵!
  “混帳東西,還不快向李公子道歉!”觀致王沉喝一聲,觀致王乃是了不得的強者,當他一怒之時,尊威如滔,讓在場的諸從人感覺自己處於風暴中心一般,不論是哪一位藥師,心麵都不由為之發毛。
  觀致王的弟子依然是一時之間愕在那,他第一次見到自己師尊如此的對自己發怒,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
  “混帳東西,還愣在那幹什麼!”觀致王沉喝道,一聲沉喝,宛如驚雷。
  觀致王的弟子一下子被師尊的一聲沉喝驚醒,他回過神來,心麵直冒冷氣,師尊的嚴厲他十分清楚,就算他不知道自己是錯在哪,但,他也明白自己是闖禍了。
  “小弟魯莽無知,得罪公子之處,請公子降罪!”觀致王的弟子也是一個幹脆的人,索性伏拜於地,向李七夜認錯。
  觀致王也忙上前向李七夜請罪地說道:“小徒有眼無珠,一葉障目,衝撞公子,罪責重大,請公子降罰。”
  觀致王都親自向李七夜請罪,這讓在場的年輕一輩藥師,包括爐侯、鬼手聖醫他們都不由呆了一下,都覺得不可思議,觀致王在藥國可是位高權重的人物,今天竟然向一個小輩請罪認錯,這簡直就是太可思議。
  觀致王乃是一尊了不得的強者,他已經是一尊齊天聖皇,可以說,大賢之下,無人能敵,他作為一尊了不得的聖皇,比任何一國之君、一教之主都要高很多!
  更重要的是,他得到藥國皇室的器重,像他這樣的人,絕對是位高權重,莫說是一般的國君聖皇,就算是帝統仙門的國君教主都要敬觀致王三分!
  但是,今天他卻向李七夜這樣的人族小輩請罪認錯,這樣的禮待,就算是爐侯、鬼手聖醫也是不具備有的。
  李七夜看了看觀致王,一時之間是意興闌珊,連發怒的興趣都沒有了,他懶洋洋地擺手,說道:“也罷,不知者不罪,起來吧。”
  “公子寬宏大量,小徒感激不盡。”觀致王急忙是拜了拜,而他的弟子哪還敢吭聲,跟著急忙拜了又拜。
  得到了李七夜諒解之後,觀致王忙是對李七夜說道:“公子駕臨寒舍,使我寒舍蓬蓽生輝,實在是我等榮幸。公子若是賞臉,請在寒舍小住,小王一盡地主之誼,引公子一覽藥城風景。”
  觀致王如此的客氣,如此的恭敬,這讓在場的藥師都不由看呆了,爐侯他們這些天才藥師,也沒有資格受觀致王這樣的禮待。
  雖然說,爐侯、鬼手聖醫他們在年輕一輩是赫赫有名,被稱之為天才,但是,觀致王位高權重,藥國的諸王之首,就算是他們的師尊,就算是他們的教主、族長都要對觀致王恭敬三分,他們作為年輕一輩,又有何資格受觀致王如此的禮待呢!
  對於觀致王的邀請,李七夜是興趣缺缺,觀致王如此的客氣,如此的恭敬,李七夜就算想鬧事,那也是鬧不起來,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
  李七夜搖了搖頭,閑淡地說道:“觀致王的熱情,我就心領了,聽說靜園的袁仙子在你府上,我是來見她的。”
  “這個……”觀致王聽到李七夜這話,也不由猶豫了一下。
  “袁仙子乃是當今四大天才藥師之一,天下各傳承門派的座上貴賓,焉是你說見就見的。”此時爐侯冷冷地說道:“天下各派,不知道有多少傳承欲邀袁仙子,天下不知道有多少藥師排隊要見袁仙子,哼,袁仙子又焉是你能見得到的!”
  李七夜殺了海晶教那麼多人,爐侯與李七夜可以說是不共戴天,剛才他本有意挑拔一下李七夜與觀致王府的關係,讓觀致王府出手收拾收拾李七夜,沒有想到現在反而如此的逆轉,這又讓爐侯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呢。
  “袁仙子”就在這個時候,有藥師大叫了一聲。
  大家順著聲音望去,隻見此時府內走出一個女子來,女子素雅清麗,宛如幽穀之中的荷花,擢青蓮而不妖!
  這個女子正是靜園的傳人,當世四大天才藥師之一袁采荷。
  袁采荷的出現,一時之間讓一雙雙眼睛都落在她的身上。
  

Snap Time:2018-11-20 03:42:5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