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2章 真愛(18-12-16)      第3488章 虛無體(18-12-16)      第3487章 古之體術(18-12-16)     

第713章 鎮帝術

  一人一螳螂,站在那,地上倒著一排排的屍體,鮮血在地上慢慢地流淌著,鮮血染紅了大地,浸入了泥土之中。∫雜∠誌∠蟲∫
  過了很久之後,一陣微風吹過,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讓人作嘔,真正讓人作嘔的隻怕不是這撲鼻而來的血腥味。
  讓人作嘔的,隻怕是眼前恐怖絕倫的一幕,一尊尊聖皇,幾百位強者,就在這那之間,全部被斬首,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這樣恐怖絕倫的一幕,在此刻,不知道多少人是胃部痙攣,都想吐出來,一股恐怖感從心底蔓延,這也不知道是因為對李七夜的恐懼,還是對於眼前這隻半個高的骷髏螳螂的恐懼,或者,這兩者都有。
  或者,更讓所有人感到恐懼的是,從開始到結束,大家都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大家都不明白這隻從地下冒出來的骷髏螳螂與李七夜有什麼關係,大家都看不透這隻骷髏螳螂究竟是什麼樣的來曆,為何會被李七夜馭禦!
  一隻骷髏螳螂,斬聖皇的頭顱跟砍地瓜一樣,這是何等的強大,這是何等的恐怖。
  別人當然是看不明白了,李七夜剛才一腳踏下,此乃是動用了《死書》的死氣,而且,他也是施展了《死書》四大要之一的死章。
  在前不久,李七夜與箭無雙對決,李七夜借著箭無雙對他的傷害,積累了大量的死氣!當死氣積累到足夠的程度之時,會把《死書》中的無上法則編織成序章,這便被稱之為死章!
  死章極為強大,一旦施展出死章,它能召喚李七夜所在之地的一切死物!不論死在這的東西有多久,不論死在這的是什麼,修士、枯樹、邪物……等等,隻要有生死存在而死掉的東西,都能被死章所召喚。
  死章越強大,召喚的範圍就越強大,隻要你有足夠強大的死章,甚至可以把整個石藥界的死物從地下召喚出來,當然,這種召喚是極為恐怖的,死章需要達到絕無倫比的地步才能有這樣的威力。
  死章的召喚,它能召喚一切死去的存在,當然,被召喚出來的死物有多強大,除了受死章的威力影響之外,同時也受到死物本身強大的影響。
  如果死物在生前是強大無匹,那麼,它被召喚出來之後,也一樣是強大得不可思議。當然,如果需要發揮這死物它生前最終極最無敵的實力,那必須是需要很強大的死章才能發揮出來。
  “魔螳神王!”看到這樣的骷髏一樣的螳螂,一直躲在後麵的鐵蟻頓時臉色大變,不由打了個哆嗦,一下子鑽入了地下。
  魔螳神王,隻怕很少人聽過這個名字,但是,作為千鬆山的弟子,那絕對是聽過這個名字。
  “魔螳神王!”不知道什麼時候,千鬆山的掌權人楓皇已經站在山峰上了,他一看到那骷髏一樣的螳螂,頓時臉色大變,抽了一口冷氣,失聲地說道:“這不是我祖生前的大敵嗎?在千百萬年前,我祖已把它斬殺,埋在吾千鬆山的無名穀澗!”
  原來,在千鬆樹祖還未登臨最巔峰之時,曾經有一隻妖物垂涎千鬆大脈,欲入主這片大地。這隻妖物乃是一隻魔螳成妖,極為的逆天,號稱神王。
  在那個時代,千鬆樹祖雖然未登臨巔峰,但,都已經讓石藥界的無數傳承敬畏了。
  但,當魔螳神王入侵千鬆山之時,千鬆樹祖奮然而起,與魔螳神王大戰。雖然當世之人沒有人見過這一戰,但是,千鬆山的弟子卻聽說過,這一戰殺得天崩地裂,打得日月無光。久戰三天三夜,最終,千鬆樹祖以不小的代價才斬殺了魔螳神王。
  後來,千鬆樹祖把魔螳神王的屍體埋在千鬆山的地下,沒有作任何標記,就算是千鬆山的弟子,都不知道魔螳神王被埋在哪。
  今天魔螳神王的骷骨一下子冒了出來,這讓作為千鬆山的掌權人楓皇,那是嚇得臉色大變,瞬間臉色發白。
  “嗚”在這個時候,楓皇吹響了號角,在那之間,號角之聲響徹了整個千鬆山。
  “發生什麼事了?”突然,號角之時響徹了整個千鬆山,這頓時讓千鬆山中許多不知情的賓客都不由為之動容,很多賓客都往這邊望來。
  “轟轟轟”在這那之間,一陣陣轟鳴之聲響起,宛如洪流一樣往山峰狂奔而來。
  一時之間,千鬆山的無數強者出現在李七夜所在的山峰上,有巨樹的妖王,有飛天的蛟龍,有高大無比的石皇,有凶猛的虎聖……千鬆山的無數強者出現在這座山峰之上。
  有的是從地下冒出來,有的是從天而降,有的是禦寶而至……一時之間,千軍萬馬把這座山峰是圍得水泄不通。
  千軍萬馬如同看不到盡頭的鐵騎一樣,把整座山峰圍得像鐵桶一樣,翻滾著的血氣可以淹沒九天十地,可怕的聖尊、聖皇氣息甚至能把大地掀翻!
  看著這千軍萬馬的強者,許多被驚動的賓客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雖然很多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是,卻不敢上前來觀看,隻能是遠遠觀望。
  見千鬆山瞬間調動千軍萬馬把一座山峰圍得水泄不通,所有的賓客都明白發生大事了,不過,很多賓客也很奇怪,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值得千鬆山如臨大敵一般呢。
  同時,看到千鬆山那千軍萬馬一般的弟子,很多傳承門派的大人物心麵都不由為之一凜。雖然說,千鬆山不建國不立派,但是,千鬆山的實力,千鬆山的弟子,絕對比很多的大教疆國隻強不弱!
  一時之間,整座山峰被圍得水泄不通,無數的千鬆山強者如臨大敵一樣,而且圍困此處的聖皇還不少。
  看到圍困此處的無數強者,就算是紫煙夫人也不由為之一凜,知道這件事隻怕難於善終。
  唯有李七夜是老神在在,他隻是環視看了一眼四周,看了看圍困此峰的無數千鬆山強者,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楓皇身上。
  “有點意思。”李七夜看著楓皇,淡淡地一笑,說道:“楓皇,你這是什麼意思呢?”
  作為千鬆山的掌權人,此時楓皇也是臉色凝重,他冷冷地說道:“我是什麼意思,李公子自己心麵清楚。”
  “哦,我有點明白了,這是你們千鬆山的待客之道嗎?”李七夜笑了起來。
  此時,就算是遠處觀看的許多賓客都不由為之凜住呼吸,很多人也都驚訝眼前這小子的膽量,被千鬆山如此多的強者圍困住,竟然還能笑得出來,依然是一副談笑風聲的模樣。
  楓皇沉聲地說道:“我千鬆山一向好客,來為我祖賀壽,更是我們千鬆山的貴客!但是,李公子,你在此肆意屠殺,在我祖大壽之日,血濺千鬆山,你這是不把我千鬆山放在眼中!雖然你是我們千鬆山的貴賓,但,也必須給我千鬆山一個交待。”
  “是嗎?”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肆意屠殺?我怎麼覺得我是防衛呢。這群老頭擺明是要我的小命嘛,我總不能坐於待斃吧。如果真的要怪我,很不好意思,我是一不小心,下手有點重,這也不能全部怪我。年輕人嘛,總是經驗不足,一不小心,下手重一點,比如說,毀天滅地,比如說,屠盡八方,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七夜這辯解之話,讓人不論怎麼樣聽,都是給人一種鮮血淋漓的感覺。
  “李公子是否正當防衛,這還需要商榷!”楓皇冷冷地說道:“但是,李公子與魔螳神王這樣的妖物相勾結,甚至是在我祖大壽之日鬧事,這就是與我千鬆山為敵!”
  李七夜看著楓皇,然後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有點意思,說起來,蠻有意思的。我一個無名小輩,被一群帝統仙門的聖皇圍攻,戰戰兢兢,眼看就要慘死在這群如狼似虎的凶殘聖皇手中,你千鬆山沒有站出來主持一下公道。現在突然之間,地下鑽出一隻螳螂為我抱打不平,你們千鬆山卻站出來主持公道了,這還真有意思。”
  李七夜的話,頓時讓不少旁觀者一時之間無語,他這樣一說,他剛才好像是落入狼群的羔羊一樣。事實上,他才是真正的狼,而晶海藥聖他們隻不過是羔羊而己。他這一頭狼假扮成羔羊,最後把晶海藥聖他們全部吃了!
  “是非曲直,日後自有斷定。”楓皇冷冷地說道:“現在你肆意屠殺,與魔螳神王勾結,若是李公子想善終這件事,聽一句勸,那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是你自己的主意,還是千鬆樹祖的主意呢?如果是你的主意,隻能說,千鬆樹祖的後人也不過爾爾而己。如果說,這是千鬆樹祖的主意,隻怕,千鬆樹祖這是老糊塗了。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這是你們千鬆山走到盡頭了。”
  

Snap Time:2018-12-17 01:21:01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