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七百零六章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在這個時候,不管是誰,沒有幾個人敢隨便開口,這涉及皇甫世家、晶海教、蹄天穀如此強大的存在,誰都不敢亂說。雜※誌※蟲
  晶海教乃是帝統仙門,在藥域威名赫赫,至於蹄天穀更不用說了。一門雙帝,自從藥國、翦龍世家、禦獸城這樣的存在變得低調之後,蹄天穀威名最為響亮,當今,也是數蹄天穀最為霸道,誰得罪蹄天穀,是沒有好下場的。
  此時此刻,紫煙夫人被晶海藥聖他們困住,她一下子明白這是一個圈套,而她一不小心就掉入這個圈套之中。
  紫煙夫人在這個時候心明白這個圈套不是衝著她去,而是衝著她少爺,隻不過,她途中破壞了這個圈套,讓敵人將計就計,掉入這樣的一個圈套中。
  紫煙夫人終究是一代妖皇,終究是一國之君,此時,她依然能沉住氣,環視一下四周,目光從晶海藥聖他們身上掃過。
  在這一刻,紫煙夫人心明白今天這件事情不會善終!因為,今天她要麵對的敵人不隻是一、二個人,而且是好幾個大教傳承,還是帝統仙門!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策劃了很久的陰謀,而且策劃這場陰謀的就是蹄天穀、晶海教、皇甫世家這樣的強大傳承。
  “紫煙夫人,你好狠心呀!”蹄天穀的長老也是藤丹王的師父,他厲叫道:“我藤兒隻不過與你們賭了一局而己,你們竟然懷恨於心,今天竟然殘忍殺害了他。你們殘害我們蹄天穀的弟子,這還有天理嗎?”
  此時,蹄天穀長老一副悲戚的模樣,痛失愛徒,似乎特別的傷心。
  蹄天穀長老這話一出,讓被驚動趕來觀看的不少賓客修士不由得為之一凜。殺害蹄天穀的弟子,這可是一件驚天的事情,更何況,藤丹王乃是蹄天穀的得意門生!
  “付長老,我可沒有殺你徒弟,你可別血口噴人。”紫煙夫人沉聲道。她終究是一代妖皇,經曆過無數風雨,明知道中了圈套,此時她依然能沉得住氣。
  “紫煙夫人,鐵證如山,我徒兒屍體與他藥童的屍體就在腳下,你還想狡辯?”蹄天穀的付長老厲聲叫道。
  “鐵證如山?”紫煙夫人冷冷地說道:“我來到這的時候,他們已經死了。不過,付長老你們倒就是巧了,竟然在我發現屍體的時候一下子出現,這未免太巧了吧。”
  “紫煙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冷聲道:“我與付兄、藥聖約定,今晚本在此賞月論道,並且帶門下弟子齊來,讓門下弟子也切磋切磋。沒想到我們趕到的時候,卻看到紫煙夫人你殺害了藤賢侄他們。”
  “紫煙夫人,難道你與姓李的小畜生謀害我們皇甫世家的傳人還不夠嗎?”皇甫世家首席元老森然道:“你們未免太狠毒了吧,隻要是與你們結怨的人一個都不放過,要將他們全部殺死才罷休嗎?難道,這天地沒有天理了嗎?”
  “你們一口咬定我殺了藤丹王他們,你們有鐵證嗎?”紫煙夫人麵對眾敵,依然沉穩不動,冷冷地說道。
  “鐵證就在你的腳下!難道我藤兒慘死在你腳下這還不夠嗎?”蹄天穀的長老厲聲叫道:“紫煙夫人,雖然同為聖皇,也是一代妖皇,但,也應該知道殺人償命!”
  “付兄,或者這件事有不一樣的地方,或者,有些事情不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此時晶海藥聖緩緩說道:“紫煙皇主聽命於李七夜,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這樣的事情隻怕紫煙皇主不敢擅自作主,是李七夜授意紫煙皇主所為吧。”
  “藥聖這樣一說,也不是沒有道理。”晶海藥聖這樣一說,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沉吟了一下,然後對紫煙夫人沉聲說道:“紫煙夫人,你要知道,這件事可不是一件小事。謀害蹄天穀的弟子,這是要與蹄天穀為敵!難道說,紫煙夫人為了一個姓李的小輩,希望巨竹國向蹄天穀開戰嗎?”
  晶海藥聖也一副打圓場的模樣,沉聲道:“紫煙夫人,如果你是被逼無奈,或者說是李七夜逼你殺死藤丹王他們,趁現在事情還未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時,紫煙夫人還有得選擇……”
  “……如果紫煙夫人是受逼殺害藤丹王,隻要紫煙夫人交出真正的凶手李七夜,說不定還能將功贖罪。到時候,我倒能為你向付兄說說情,如此一來,蹄天穀也不會將責怪在巨竹國身上,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乃是李七夜。”說到這,晶海藥聖咳嗽了一聲說道。
  此時,在外麵旁觀的賓客不由得屏住呼吸,沒有人敢插嘴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一旦鬧不好,就是國與國之間開戰!
  “這說得不無道理。”此時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冷冷地說道:“紫煙夫人,這一切事情的罪魁禍首都是李七夜,他才是真正的元凶,我們不能讓真凶逍遙法外!如果紫煙夫人願意供出李七夜,蹄天穀說不定能揭過此事。此事關係重大,若是巨竹國與蹄天穀開戰,這可不是明智之舉。”
  紫煙夫人早就明白這圈套是衝著少爺而去,現在晶海藥聖他們將事情往少爺身上推,那麼,答案呼之欲出。
  “我都有些可憐藤丹王,身為蹄天穀的弟子,最終竟然被拿來犧牲,就算他是蹄天穀長老的弟子,最終也像一顆棋子一樣被丟棄,出身這樣的門派,實在可憐至極,隻怕,他到死都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紫間夫人冷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
  “紫煙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蹄天穀長老厲聲吼道:“你們謀殺我蹄天穀弟子,竟然還敢血口噴人,汙蔑我蹄天穀!紫煙夫人,你真以為你巨竹國強大到無法無天嗎?你真以為你們巨竹國有了守護神靈就能為所欲為嗎?”
  “無法無天?”此時一個悠閑的聲音響起,說道:“這何需巨竹國無法無天,我就是無法無天,我就是天法,我就是蒼天。”
  此時,一個人登上山峰,這正是李七夜。李七夜身後跟著鐵蟻,鐵蟻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躲在李七夜身後,好像怕被人踩到一樣。
  “李七夜”一見到李七夜,蹄天穀長老厲吼一聲,頓時,他一下子衝了過來。
  何止是蹄天穀長老,在這那間,晶海藥聖、皇甫世家的首席元老及眾多的強者一下子衝了過來,一下子將李七夜圍得水泄不通,將李七夜層層圍住。
  剛才還被圍困住的紫煙夫人一下子被晾在一邊,這個時候,反而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凶手。
  一時之間,旁邊觀望的不少賓客為之一凜,特別是一些有來曆的大人物,在這一刻感受到不一樣的氣氛。
  “姓李的,你殺害我藤兒,納命來!”蹄天穀的長老厲吼道。
  就算是被團團圍住,李七夜依然能沉得住氣,悠閑自在。他看了看蹄天穀長老,笑著說道:“哦,藤丹王死了嗎?這實在太讓我意外了。”?“姓李的,你心知肚明!”晶海藥聖陰森森地說道:“藤丹王隻不過是與你賭了一局而己,他隻不過在言辭上有所不當,得罪了你而己。然而,你卻懷恨在心,指使紫煙皇主殺害藤丹王。你心思狠毒,殘害同道,這罪不可赦!”
  “是嗎?”李七夜不由得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一個蹄天穀弟子而己,這有什麼了不起?我要取他性命,還需要指使別人嗎?我隻需要一伸手就能捏死他。再說,區區一個藤丹王而己,對我來說,也算不上什麼人物。我要殺他,前兩天的時候早殺了,還會給他機會活著離開?”
  “片麵之辭!”蹄天穀的長老厲聲道:“你以為你這樣的辯解就會讓人相信嗎?我藤兒他們死在紫煙夫人腳下,這鐵證如山!紫煙夫人乃是你身邊的人,對你唯命是從,隻有你才能指使她殺死我藤兒!”
  “還有這樣的一出戲呀。”李七夜一點都不在乎,就算蹄天穀長老他們指控他殺死藤丹王他也不放在心上,他雙手環抱於胸,一副看戲的模樣,看著蹄天穀長老他們笑著說:“你們這一說,我覺得這件事跟真的一樣了……”
  “……好吧,既然你們那麼投入,我不陪你們演這樣的一出戲,我還真有點過意不去,畢竟演一場戲也不容易,更何況殺死自己徒弟演戲,那就更不容易了,大家說是不是?那好吧,我殺了你徒弟,藤丹王,你們要拿我怎麼樣呢?”此時,李七夜完全不在乎的模樣。
  紫煙夫人不由得為之一凜,她少爺明知有陰謀,卻還要往陰謀麵跳,她想開口說話,但是李七夜隻是擺了擺手,打斷了她。
  “殺人償命!”蹄天穀的長老厲喝道:“你殺了我徒兒,血債血償,以命抵命!”
  “付兄,冷靜一點,冷靜一點。”此時晶海藥聖忙說道:“我們也不是顛倒是非、不分黑白的人。你李七夜這樣一說,好像是我們陷害你一樣。”
  說到這,晶海藥聖咳嗽一聲,緩緩說道:“雖然說藤丹王慘死,這已經是鐵證如山,但是,我們還是會給你一個公證審判的機會。再說,我們在千鬆山是為樹祖賀壽,在這見血也不是一件好事。”
  “哦,這樣說來,那還真是要感謝你們大恩大德,慈悲為懷。”李七夜笑著說道:“好吧,那給我一個公正的審判機會,不知道我該怎麼做呢?”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不隻是晶海藥聖他們,就算是旁觀的很多賓客都不由得為之愕了一下。
  實體書抽獎已進入核對期,抽到實體書的讀者請留意私信,版主繁華落盡花空會一一通知大家,大家把聯係地址發給他,繁華整理好之後,我再一一把實體書寄給大家。
  第二更在下午四點,晚上再回來統計月票!!!!!
  

Snap Time:2018-11-16 19:38:25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