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六百九十四章 賭藥材

  藤丹王乃是藥藤出身,又是燃火成道,有著驚人的馭火之術,所以,他天生就是煉丹的好苗子。=雜∥誌∥蟲=
  可以說,藤丹王得到了蹄天穀藥師的真傳,雖然說比不上袁采荷他們這種赫赫有名的四大天才藥師,但是在石藥界年輕一輩的藥師中,藤丹王也有著不小的名氣。
  正是因為如此,藤丹王才敢挑戰李七夜,點名李七夜以藥道決戰勝負。
  此時,在場的修士都看著李七夜。在石藥界來說,以藥道決勝負很正常。不論是以煉丹決勝負,還是以藥理決勝負,這樣的事情在石藥界藥師之間,乃常常發生。
  這也是石藥界與眾不同的地方,在這,藥師地位尊貴。
  “既然有人一定要看一看我的藥道,也罷,那就比劃比劃。”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手一抖,隻聽到錚錚錚的聲音響起,戴在他手上的手套此時脫落。
  手套閃爍著古舊的光澤,宛如古銅所鑄。此時,李七夜隨手將這雙手套扔給了紫煙夫人,說道:“這副手套名為眾神之手,這不隻一件寶物那麼簡單,好好參悟吧,它的價值不比任何仙帝寶器差。”
  接過這一副手套,紫煙夫人不由得愣了一下。她沒想到如此貴重的東西少爺竟然隨手扔給了她,風輕雲淡,宛如不足為道一般,簡直就像扔大白菜一樣。
  眾神之手,聽這個名字就知道這副手套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若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這一副手套的價值不下於任何一件仙帝寶器,那麼,如此一件寶物它是何等珍貴!
  一件仙帝寶器,雖然它的價值遠比不上仙帝真器,但依然是無價之寶,莫說對沒有仙帝寶器的門派而言,就算是對帝統仙門而言,一件仙帝寶器都會供奉起來,不會輕易動用。
  然而,現在李七夜卻將一件仙帝寶器級的寶物隨手扔給紫煙夫人,隨手扔給自己身邊的人,毫不珍惜,宛如扔了一根大白菜一樣,微不足道。
  一時之間,這不隻紫煙夫人愣了一下,在場很多人都愣了一下。這樣大的手筆,簡直嚇死人,隻怕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敗家的敗家子,將仙帝寶器級的東西隨便送人,就算是帝統仙門的傳人也不可能敗家到這樣的程度,這簡直就是無雙敗家子!
  此時,不知道多少人羨慕著紫煙夫人,這可是一件堪比仙帝寶器的寶物呀!此時,很多人心都有點明白難怪紫煙夫人會如此青睞一個無名小輩。
  換作其他人,就算是效忠一輩子,隻怕也換不來這樣的一件無價之寶。
  紫煙夫人很快回過神來。她默默地收下了眾神之手,雖然口上沒說什麼,但是,她心感激無盡。
  “比藥道,你要怎麼比法?”此時李七夜瞥了一眼藤丹王,懶洋洋地說道。
  藤丹王看著紫煙夫人收起的眾神之手,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這可是頑世仙帝留下的寶物。他作為帝統仙門的弟子,當然明白仙帝寶器的價值。
  雖然說藤丹王乃是蹄天穀的弟子,但是他不可能擁有一件仙帝寶器,在蹄天穀中,年輕一輩若是能擁有仙帝寶器,隻怕唯有作為傳人的金烏太子了。
  現在看到紫煙夫人手中的眾神之手,這怎麼不讓他垂涎三尺呢?
  聽到李七夜的話,藤丹王好不容易才收回目光,他深呼吸一口氣,冷笑一聲,說道:“對藥師來說,當然是比命丹了。既然是決鬥,你敢不敢添點彩頭?”
  “彩頭?怎麼樣的彩頭?”李七夜老神在在看著藤丹王,笑了一下道。
  此時藤丹王取出一個藥盒,神態鄭重無比,對李七夜沉聲道:“我們就以煉一爐命丹決勝負,誰煉得好,就誰勝出。我這有一株一百五十萬年的小藥王,如果你勝出了,這株小藥王就歸你,你敢不敢賭!”
  說著,藤丹王打開藥盒,一股藥香飄了出來,在場的人一聞到這樣的藥香,都有著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這是石葩呀,一百五十萬年的石葩實在太少見了。如此一株小藥王,乃是煉壽藥的極品呀。”在場修士中有很多是藥師出身,其中一位老一輩的藥師一看到藥盒中的小藥王,不由得驚歎一聲。
  “這石葩曾被人稱之為小仙藥,一百五十萬年的石葩是何等的珍貴呀。”在場不少人紛紛引首觀看,都為之驚歎,很多藥師出身的修士不由得羨慕垂涎。
  對藥師而言,特別是年輕一輩的藥師,想接觸到上百萬年的靈藥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像石葩這樣比較罕見的小藥王,那就更顯珍貴了。
  而藤丹王也不免有點得意,畢竟,對他這樣的年輕藥師來說,存貨中擁有這麼一株罕見珍貴的小藥王,的確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敢賭嗎?”藤丹王不免有所得意,看著李七夜挑釁地說道:“當然,就怕你輸不起,若你輸了,隻怕拿不出小藥王來賠我。當然,如果你拿剛才那雙手套賠我,我也能接受。”
  毫無疑問,藤丹王對眾神之手垂涎三尺,當然,一株小藥王的價值不可能抵得上像眾神之手這樣的寶物。
  “你倒是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李七夜懶得多看他一眼,說道:“既然你要添點彩頭,那我就添一點。我這有一株靈藥,就添作賭資。”說著,他也拿出一個藥盒。
  “什麼靈藥?”藤丹王不放在心上,不屑地看了一眼李七夜的藥盒,在他看來,像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藥師能拿得出什麼靈藥?能拿出三、五十萬年的靈藥已經很了不起了。
  “一株銀楓草而己。”李七夜取出藥盒,毫不在意,漫不經心的模樣好像這藥盒中裝的是很普通的靈藥一樣。
  “銀楓草雖然說是煉壽藥的重要藥材,但是想與石葩同等價值,至少也一百二十萬年的藥齡,幾十萬年藥齡的銀楓草價值不能與石葩相比。”見李七夜隨便地拿出藥盒,在場的修士都心生輕慢,有藥師搖了搖頭說道。
  事實上,很多藥師看來,李七夜這樣一個無名小藥師,他能采摘到怎麼樣的好藥?像他這種藥師,能采摘到三、五十萬年的靈藥就已經是中大獎了。
  藤丹王也以為李七夜藥盒中的銀楓草隻不過是三、五十萬年的藥齡,所以,他冷笑一聲,不屑地道:“如果你以三、五十萬的銀楓草賭我這株石葩,那你就是在做春秋大夢,以我看,還是拿出剛才那手套當賭資……”
  然而,藤丹王話還沒有說完,就像中了邪一樣看著李七夜的藥盒。
  “三、五十萬年的銀楓草我倒沒有,我這株銀楓草藥齡一般,隻有三、四百萬年而己,它勉強算是三百六十七萬年。”此時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什麼,三、四百萬年——”一聽到這話,在場的修士不由得為之一震,特別是藥師,頓時向李七夜的藥盒看去。
  此時,隻見李七夜已經打開藥盒,藥盒中乃是一團銀光,麵的銀楓草宛如純銀所鑄一般,美麗無比。
  “這、這、這真是三、四百萬年的藥王,這、這、這是煉壽藥的最好藥材呀!”場中不乏識貨之人,看到這樣的一株銀楓草都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
  “好藥呀,一株藥王,三百多萬年的藥齡,我、我還真沒見過。”有一位年輕的藥師更是咽了一口口水,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藤丹王已經呆在那說不出話來了。剛才他還嘲笑李七夜,但是,現在他那一百五十多萬年的石葩與李七夜這株三百六十七萬年的銀楓草一比,有著天壤之邊,他這麼一株小藥王顯得特別的寒酸。
  對於藤丹王來說,他自己身為一名年輕藥師,擁有一株小藥王已經是一件值得得意的事情了。
  然而李七夜卻拿出三、四百萬年的藥王!
  三、四百萬年的藥王,這對任何一位藥師來說都是無價之寶,如此藥王可以說是大賢專享的東西。
  此時,不少人看著李七夜藥盒中的銀楓草,不知道有多少人口水真流、垂涎三尺,如此一株藥王,有很多藥師一輩子見不到一株。
  “藥王呀,我見過最好的銀楓草也不過是一株二百八十萬年的藥齡而己。”在場一位老藥師不由得垂涎三尺。
  在此之前,還有人小看李七夜這樣一個無名小輩,現在李七夜隨手就拿出三、四百萬年的藥王,頓時讓人刮目相看,隻怕任誰都想不到這個看起來不起眼而且還是默默無名的藥師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家底。這讓人好奇這個名不顯聲不傳的李七夜究竟是何來曆呢?
  陪在李七夜身邊的紫煙夫人也有些無語。她知道李七夜出手會嚇死人,在石人坊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一擲萬金,但是,她沒想到李七夜隨便出手就是一株藥王。
  而且,看他模樣這好像不是一株藥王一樣,似乎這是一株蘿卜,不足為道,那種風輕雲淡的模樣,讓任何人看了都覺得敗家到這程度已經是無人能比。
  今二更在下午四點,晚上回來統計月票,現在還差二十多票。
  

Snap Time:2018-11-18 05:22:13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