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六百八十一章 真言一箭

  一直以來,不知道多少人讚美她的美麗,怎麼樣的讚美之詞都有,但是,在今天,她在李七夜眼中隻不過是一塊石頭而己,一塊磨礪石,這比李七夜罵她為醜丫頭還讓她抓狂。Ψ雜ω誌ω蟲Ψ至少,醜丫頭還是個人,一塊磨勵石,那什麼都算不上。
  “姓李的,本姑娘不殺了你,誓不為人!”箭無雙忍不住怒吼道。
  “誓不為人?”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說道:“醜丫頭,你本來就不是人好不好,你們箭家乃是石人族,你覺得呢?”
  箭無雙差點吐血,她恨恨道:“姓李的,廢話少說,出手吧,你有什麼本事盡管使出來,本姑娘絕對接招!”
  “既然如此,那我也隻有辣手摧花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看著箭無雙,緩緩道:“醜丫頭,聽我一聲勸,雖然說你們箭家號稱箭道無雙。不過,我這一箭你接不下來,哪怕就像剛才你那無敵一箭那樣,你無敵的一箭依然擋不住我這一箭。既然剛才你給了我一個機會,那,我現在也給你一個機會,趁我還沒有出手之前,你換一件兵器,還有一點活下來的機會。”
  “好大的口氣!”箭無雙不由得冷冷一哼。莫說是箭無雙,此時如果有第三個人在場,都一樣覺得李七夜這話太狂了。
  如果說李七夜其他功法比箭無雙強大,別人或者覺得還有可能,但是如果說是比箭,在箭道上與箭家爭雄,說實在話,在整個石藥界,乃至整個九界,隻怕沒有幾個人或者幾個傳承敢在箭道上爭雄。
  第一箭仙帝能被號稱為第一箭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浪得虛名,他在箭道上的造化的確萬古以來無人能及。
  “姓李的,你有什麼本事就盡管使出來,本姑娘今天就以手中的弓與你戰個死活!”箭無雙冷冷說道:“本姑娘倒要看看是你的一箭無敵,還是我箭家的箭道無敵!”
  毫無疑問,心高氣傲的箭無雙這是維護她箭家在箭道上的威名。這個時候她若是換兵器,豈不是向李七夜示弱?豈不是說她箭家的箭道不如李七夜?
  “勇氣可嘉,可惜遇到了我。”李七夜笑著說道:“不否認,你們箭家的箭道的確無敵。可惜,你手中的碎星弓不是你祖先的那把弓,如果是你祖先的那把弓,的確有機會跟我一爭,但碎星弓不行。”
  “行不行,你試一試就知道了。”箭無雙冷聲道:“記住,我會砍下你的狗頭,我一定會殺死你!”
  “有自信,雖然傲了點。有這樣的自信的確不是一件壞事。”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現在我有點喜歡你了,醜丫頭,現在向我投降還來得及。我身邊缺一個像你這樣喜歡張牙舞爪的打手,不,說準確一點,我身邊缺這麼一個有勇氣、有銳氣、有傲氣的戰將。你現在效忠於我,說不定未來第一戰將的位置能坐得下來。”
  箭無雙此時已經氣得無話可說。她高傲,然而眼前這個小男人比她更傲更狂,氣死她了!這個小男人竟然要收她為打手,她可是堂堂的箭家千金小姐。
  “廢話少說,出箭嗎!”箭無雙冷喝道。
  李七夜看了看箭無雙,然後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有點可惜了,不過,既然你有心尋死,那我便成全你。”說著,緩緩地拉起九語真弓。
  “噗”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一箭射出,這一箭乃由四個真言組合,“臨、兵、鬥、者”這四個真言化作一箭。一直以來,李七夜殺敵都是以九個真言中的一個真言化箭,然而,現在,李七夜卻以一句真言化箭,四個真言成一句,這一句真言化箭威力難以猜想。
  四個真言化出的一箭射出之後,看起來十分普通,這一箭甚至可以說射得不快,隻是一射而出,跟普通的弓手射出沒什麼區別。
  但是,箭無雙這一次並沒有托大,她顯得十分謹慎,因為如果她敗在李七夜手中,就辱沒了她箭家在箭道第一的威名。
  “嗡”的一聲,瞬間,箭無雙也射出一箭,這一次箭無雙射出的一箭並不是霸道凶猛的一箭,這一箭射出也不快。
  但是,在這兩箭相遇的時候,箭無雙這一箭瞬間無比璀璨,這一箭竟然化作一尊真仙,真仙橫掃於天,鎮守萬域,封鎖九界。
  隻有在這一塊,別人才知道箭無雙的這一箭乃是守勢,而且是世間可怕的一箭守勢。
  仙守天城!這一箭乃是箭家箭道最強大的一招守勢,這一箭可以守住仙帝寶器的一擊,它極為強大,一箭射出之後,可以說固若金湯,無法攻破。
  “嗤”在仙守天城這一箭下,李七夜的“臨、兵、鬥、者”這一箭也爆發了,在這瞬間,這一箭宛如化作一道血箭一樣,一支滴著真仙之血的箭。
  “轟”的一聲,一箭射在仙守天城之上,瞬間,仙守天城這一箭崩碎,而李七夜的血箭也瞬間消失。
  “呃”箭無雙一下子張嘴,但是想叫出來卻無法叫出聲,這個時候,她的衣裳慢慢地被鮮血染紅。
  箭無雙被李七夜的“臨、兵、鬥、者”這一箭射中,這一箭不至射碎仙守天城這一箭,還殺了箭無雙。
  這一刻,箭無雙的生命正在流逝,她感受到死亡的來臨,她的一雙秀目開始慢慢閉上了。
  “嗡”的一聲,就在箭無雙將要死亡的那一瞬間,她體內爆發出仙光,帝威浩然,宛如她體內有仙帝複活一樣。在這瞬間,仙光裹住箭無雙的身體,接著,仙光一閃,將箭無雙瞬間帶走,一下子消失在天邊。
  看著箭無雙被仙光包裹著帶離這,李七夜也沒有追上去,隻是目送仙光裹著箭無雙消失在天邊。
  當箭無雙消失在天邊之後,李七夜揉了揉鼻子,喃喃說道:“箭家,果然名不虛傳,手段的確非凡,能將人從瀕死之中救回來!就算這手段比不上死而複生,那也足夠逆天了。”
  對這一箭,李七夜心清楚得很,一箭之下,可謂屠神滅魔,“臨、兵、鬥、者”一箭,威力極為強大,很難有存在能承受這一箭,不管有多麼強大的肉身,不管有多麼強大的真命,如果被這一箭射中,那是必死無疑。
  不過,箭無雙終究是箭家的千金,千寵萬愛聚於一身,她是箭家的掌上明珠,箭家在她身上加持了無比逆天的手段,如果她受到致命的擊殺時,在她臨死的瞬間,這無比逆天的手段能救活她,而且將她帶回箭家。
  箭家終究是帝統仙門,底蘊十分沉厚,擁有這樣逆天的手段也不足為奇。
  李七夜收回了九語真弓,轉身就走,臨走的時候,李七夜眯了一下雙眼,盯著天邊的一個方向看了一眼,他什麼都沒說,隻是笑了一下就離開了。
  在天峰山脈外的某一個地方,一個很秘密的地方,那停著一輛馬車,一輛很普通的馬車,這樣一輛馬車不論行駛在哪都不會引人注意。
  這輛馬車前麵坐著一個老嬤嬤,老嬤嬤也不知道有多少歲數了,這個老嬤嬤坐在馬車前麵,宛如是西落的夕陽,給人一種枯老到已經弱不禁風的感覺。
  這個時候,馬車中響起輕輕的一聲歎息,這一聲歎息雖然很短,但是卻十分有韻律,十分有節奏,聽起來十分悅耳。
  這歎息之聲響起時,讓人一聽就知道馬車之中乃是一個女子,雖然不知道馬車中的女子長得如何,但是,她的歎息之聲聽起來是那麼的迷人。
  “小姐,怎麼樣了?”馬車之內的歎息之聲響起的時候,好像昏睡了一般的老嬤嬤一下子醒了過來,問道。
  “結束了,他已經離開了。”馬車之內響起聲音。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十分悅耳動聽,甚至可以說無法用筆墨來形容,聽到這聲音,讓人為之陶醉。
  就算不知道這女子長得是什麼模樣,但是,聽到這聲音,就已經讓人陶醉了,讓人喜歡上了她!
  “誰勝了?”老嬤嬤不由得問道:“是箭家那個丫頭嗎?”
  “不”馬車內響起女子的聲音,說道:“是李七夜,若不是箭家替箭無雙加持了最逆天的護命手法,隻怕此時她已經慘死。”
  “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老嬤嬤也有些意外,說道:“箭家丫頭雖然心高氣傲,目中無人,但她的確有兩把刷子,年輕一輩隻怕沒有幾個人是這丫頭的對手!”
  “何止是有兩把刷子。”馬車內的女子說道:“這個李七夜隻怕是恐怖絕倫,隻怕比任何人都恐怖。”
  “小姐,這也太誇張了吧,他隻不過打敗了箭家丫頭而己。”老嬤嬤不由得說道。她們都有著驚天的來曆,可以說她們的來曆足以傲視天下。
  “不”馬車內的女子沉聲說道:“雖然我無法親眼看到這一戰,但是,多多少少能感受得到。李七夜並沒有真正出手,他隻是拿箭無雙磨礪一下自己。如果他真的出手,那就很難說了。”
  

Snap Time:2018-11-16 04:53:23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