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六百八十章 死而複生

  見一箭射穿真命,箭無雙不由得放下手中的長弓,長噓了一口氣,她一向都心高氣傲,自信無比,但是,這一次她卻心驚肉跳,李七夜根本就沒有出手,她一次又一次轟殺,都難以殺死他,如果李七夜出手,後果不堪設想。∮雜誌蟲∮
  這一下終於讓箭無雙鬆了一口氣,她最無敵的一箭終於殺死了李七夜。
  然而,就在箭無雙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剝”的一聲響起,在李七夜的眉心處浮現一朵白花,白花有十八片花瓣,在這那間,白花慢慢綻放,在白花慢慢綻放時,十八片花瓣中有一片竟然亮了起來,閃爍著光芒。
  就在這瞬間,李七夜那被射死的真命出現在這一片白花中,當那片閃爍著的花瓣光芒灑落在真命之上時,“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間,李七夜已經被射死的真命竟然萬法衝天,如巨浪一樣衝天而起,滔滔不絕,真命演化無盡的大道。
  隻聽到“剝”的一聲,李七夜的真命再次飛回李七夜的命宮中,此時此刻,李七夜筆直地站了起來。
  在這電光石火中,李七夜整個人都被繞繚不散的灰白死氣所籠罩,在這死氣中,李七夜的一切都一下子恢複原樣,不論是被射碎的命宮,又或者被射穿的頭顱,都在這瞬間恢複到原來的模樣,就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切都在瞬間回到原點,在死氣中,一切歸原!
  “死亡的滋味。”此時,李七夜感慨地歎息一聲。那朵白花飛入了李七夜的體內,一下子消失,這朵白花的十八片花瓣依然隻有一片閃爍著光芒。
  “咚、咚、咚……”見到李七夜複活,箭無雙頓時臉色大變,她一下子連退了好幾步。
  箭無雙高傲無比,她一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有人比她強,她也一樣不怕,就算有人能打敗她,她也一樣不怕。她出身帝統仙門,深知道失敗並不是什麼可恥之事,就算仙帝都有失敗的時候,不要說其他人。
  所以,箭無雙從來不怕失敗,隻要她有一顆無敵的心就不會一直失敗下去,隻要她自信還在,她就不怕失敗!
  但是這一次與失敗無關,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這一次終於被嚇住了,她臉色駭然。
  死人,箭無雙見多了,但是,被她親手殺死的人竟然能複活,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箭無雙十分肯定她最後一箭絕對殺死了李七夜,箭無雙十分有自信,如果是被她殺死的人,不管什麼樣的人,大賢也好,天才也罷,哪怕就像葉傾城這種第一天才,也一樣不可能複活。
  在她這一箭下,如果死了,絕對是死了,就算大羅金仙都救不了!
  但是,李七夜卻活過來了,而且他還活得好好的,絲毫損傷都沒有,好像根本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世間從來沒有功法可以讓人死而複生,當然,這是指的是真正的死了!
  箭無雙臉色發白,就像看到世間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看著李七夜。
  箭無雙當然不知道,李七夜修練了《死書》,而《死書》中的死記乃是死書的四大要之一。剛才那朵十八瓣的白花就是死記,當李七夜每死一次的時候,就會點亮十八片花瓣中的一片花瓣。
  對死記而言,死亡是有好處的,在死記中有著這樣的一句真言:“三死積一緣,六死化一物,九死換一生,十八鼎蒼天!”
  對死記來說,死得越多,好處就越多,死三次能積一緣,死六次能化一物,死九次能換一生,死十八次可鼎蒼天。
  當然,不是說死就死。比如說,像李七夜這樣的境界,要殺死他哪有這麼容易?而且,每死一次之後,他死亡的困難度就提升一階。這意味著李七夜越想死,那就越難。
  就算李七夜想自殺,也無法殺死自己,到最後,李七夜想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然,老死不算,若是活到壽元己盡而老死,就算是死書四大要也救不了他。
  李七夜長長地籲了一口氣。他終於死了一回,這對他來說,是不容易的事情,他的確選對人了,箭無雙,這的確是不錯的磨礪石。
  “可惜你還是弱了,如果剛才一箭像祖先年輕時那般霸氣,說不定我還真不好受,就算能活過來,隻怕也需要在床上躺上一、二年。還是差了一點,以後需要努力,當然,今天要活著離開才有努力的機會。”李七夜籲了一口氣,十分舒服的模樣。
  換作別人,死亡絕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但是李七夜此時卻宛如十分享受一樣,很享受這種死亡。
  箭無雙也不知道李七夜的確說得對,如果箭無雙太強大,如果這一箭射殺了他,那就會在他身上留下永的傷害,就算李七夜依靠死記複活,他依然難以驅逐這種永傷害,需要很長的時間療傷。
  而箭無雙的實力對李七夜來說,剛好適合。箭無雙最無敵的一箭剛好能射殺他,而又不會留上永傷害。
  “你、你、你修練的是什麼邪術?”箭無雙臉色大變,神態驚悸,緊盯著李七夜。
  “邪術?”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說道:“如果我修練的是邪術,那麼,世人修練的功法連入門的邪術都不如。醜丫頭,我修練的乃是世間最堂皇、最正道的功法,乃是大道最終極的奧義,你懂不。”
  若是在此之前李七夜叫她為醜丫頭,箭無雙一定會發飆狂怒,但是,這一次,箭無雙麵無表情,隻盯著李七夜,神態變得無比凝重,什麼話都沒說。
  過了好一會兒,箭無雙冷冷地說道:“你是有意拿我來試你的邪術,你是拿我來做磨礪石!”
  “答對了,可惜,沒獎。”李七夜悠閑自在,笑了笑,說道:“你還不算太笨,終於被你猜到了。”
  箭無雙冷哼一聲,秀目盯著李七夜,目光如箭。
  “如果現在逃走的話,還有點機會,說不定我心情一好,饒了一命。”看著依然冷傲的箭無雙,李七夜笑著說道。
  箭無雙臉色一沉,依然冷傲,依然十分自信,冷聲道:“逃?本姑娘從來不逃。既然本姑娘能殺你一次,就能再殺你第二次。哼,本姑娘倒要看看你能複活幾次,隻要你複活一次,本姑娘就殺你一次,一直殺到你再也不能複活為止!”
  “你錯了。”李七夜笑著輕輕搖頭道:“如果你依然用手中的碎星弓,想殺人還真是有點困難,真的不容易。你用碎星弓殺了我一次,想再殺我第二次,基本上不可能,除非你現在就踏入大賢境界。要不,你再換一件兵器,不過,我可提醒,至少要比碎星弓強大很多。”
  說到這,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就算你帶祖先的仙帝寶器來,仙帝寶器的一擊也不見得像剛才那無敵的一箭能強大到哪去,除非能打出帝屠了,又或者你帶了祖先的那把弓來。不然,想再次殺死我,還真的不容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箭無雙氣得牙癢癢的,她恨不得將李七夜身上的一塊肉咬下來。
  “好,算你了不得,你有種將你修練的功法名字告訴我,本姑娘一定有辦法殺死你,讓你永遠不能翻身。當然,如果你膽小怕死,那就算了。”箭無雙冷笑道。
  箭無雙這樣的話讓李七夜撫掌大笑起來,說道:“醜丫頭,雖然你很讓人討厭,一點都不讓人喜歡,不過,至少你還不算是一個草包,比起那種胸大無腦的女孩子,你還強那麼一丁點,至少你會激將法……”
  “……告訴你,這樣的激將法對我來說完全沒有用。”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說道:“並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隻不過,我怕你聽了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如果我告訴你之後,你連聽都沒聽說過,那就太打擊你的自信了。好歹你也出身於帝統仙門,如此孤陋寡聞,那不是讓你丟臉了?”
  箭無雙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吐血,這是她聽過最讓她抓狂而且還是讚美她的話,這樣的話讓她氣得粉臉漲紅。
  不過,李七夜的毒牙箭無雙也不是第一次領教,她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冷笑道:“你除了牙尖嘴利之外,還有什麼本事!”
  “我本事多著呢。”李七夜悠閑地笑了起來,慢條斯理地說道:“不過,我現在有一點舍不得殺你。當然,你不要誤會,不是說我喜歡你,而是說,有這麼一塊那麼好的磨礪石,我還真舍不得扔了,暫時而言,像你這樣適合的磨礪石,想找到還真有些不容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箭無雙恨得咬牙切齒,將玉齒咬得格格作響,她現在就想撲過去狠狠地咬下李七夜的一塊肉,否則,難以消她心頭之恨!
  箭無雙又怎麼能不恨呢?她心高氣傲,她不隻道行強大,天賦很高,而且她美貌絕世。可以說,她是石藥界出了名的美女。
  第二更在下午四點,晚上再回來統計月票,如果達到月票數,第三更大約在晚上七點這樣子。
  

Snap Time:2018-11-13 02:39:51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