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六百六十四章 皇甫家的對策

  李七夜這話一出,紫煙夫人頓時臉色大變,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巨竹國的機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就算知道的人也不會泄露,然而,李七夜卻一口道破。∥雜×誌×蟲∥
  紫煙夫人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已經慢慢適應李七夜帶來的驚奇了,仔細想,紫煙夫人也明白,金散療傷本來就是藥道的一部分,李七夜藥道無雙,他能看得出來,這也不算是驚奇之事。
  紫煙夫人苦笑了一下,然後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沒錯,我的確遭過雷劫。”
  說到這,紫煙夫人輕輕歎息一聲道:“巨竹國已經好幾代未出過大賢了,現在老祖封於時血石中,情況也不妙,血氣已枯,老祖在時血石中不知還能塵封多久。所以,在這一世,我渴望能突破大賢境界,希望能盡綿薄之力。”
  千百萬年以來,很多老祖乃至無敵的人物塵封在時血石中,埋葬在地下,但是,千百萬年以來,又有多少老祖最終還是死在時血石中。
  雖然說時血石能塵封一個人,但是時血石也不是萬能,隨著時光的流逝,哪怕是塵封在時血石中的人也會血氣流失,雖然是很輕微的血氣流失,但是時間久了,哪怕是輕微的流失也是驚人無比。
  特別是那些本就壽元已涸、血氣已枯的老祖塵封在時血石中,更難以堅持。
  也正是因為這樣,越是奄奄一息的老祖越不願意出世,因為這種狀態的老祖,基本上再次出世的話都難逃一死。
  李七夜看了紫煙夫人一眼,然後淡淡說道:“放心吧,所要的東西我會幫拿到的,藥國的藥師大會我會親自去走一趟。”說到這,他雙眼眯了一下。
  紫煙夫人默默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在皇甫世家中,皇甫世家的家主接到從巨竹國傳回來的消息,頓時驚呼一聲道:“什麼”
  當聽完傳回來的消息之後,皇甫世家的家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在場的皇甫世家諸老也不由得麵麵相覷,他們都臉色難看,甚至怒容滿臉,在怒容中也有著震驚。
  “巨竹國這是欺人太甚,先傷豪兒,又殺我們老祖,我們與巨竹國誓不兩立!”有長老不由得憤怒地說道。
  好一會兒,皇甫家主回過神來,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看著眼前的諸老,沉聲道:“此乃我們皇甫世家的奇恥大辱,諸老有什麼見解?”
  在場諸老不隻是憤怒,也為之震驚,當然,對他們來說,不報此仇,實在難以咽下這一口氣。
  皇甫世家他們一直以來自視很高,他們是藥道世家,雖然他們皇甫世家沒有出過藥帝,但是他們皇甫世家的藥道可以說是從藥國的旁支傳出來,他們在藥道上的造詣,遠不是慶家這樣的世家所能相比。
  更讓皇甫世家自傲的是,他們皇甫世家曾與藥國幾代聯姻,這讓他們皇甫世家在藥域乃至整個石藥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俗話說,不看僧麵也看佛麵,所以,在藥域中很多大教疆國看在藥國情麵上,都對皇甫世家照顧不少,這也讓皇甫世家很自傲。
  在皇甫世家看來,在藥域沒人敢惹他們皇甫世家。現在巨竹國不隻打傷了他們的傳人,還殺了他們老祖,這怎麼不讓他們憤怒呢?
  皇甫世家的諸老雖然憤怒,但還算沒有失去理智,因為這一次去巨竹國的老祖乃是他們皇甫世家最年輕的老祖,他們這樣的一位大賢級的老祖都慘死在巨竹國,這讓他們在憤怒中又有著震驚。
  “或者,我們應該請出三位老祖!”有元老沉吟道。
  這話讓在座諸老都不由得相視一眼,因為這已經是他們皇甫世家最強大的底蘊,這三位老祖也是他們皇甫世家的最後三位老祖,塵封了很久遠的歲月。
  “巨竹國如此凶殘無道,肆意殺害同道,或者,我們可以請藥國出來主持公道。”另外一個長老建議道。
  這樣的建議讓在座諸老與皇甫家主在心都沒有把握。雖然說,皇甫世家與藥國聯姻,但是,他們所聯姻的對象都是郡王,他們想見藥國的直係也就是外人所說的王室,十分困難。
  這一點,皇甫家主與皇甫家的諸老也知道,想請出藥國,隻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家主可以找拓世王,拓世王若是願意相助,我們或者能請出藥國。”一位元老說道:“巨竹國雖然有守護神靈,也沒什麼了不起,隻要藥國願意出麵,就算是神皇也一樣惹不起。”
  “這個建議不錯。”皇甫家主不由得沉吟一下。拓世王乃是藥國的郡王,他娶了皇甫世家的女兒,可以說,他與皇甫世家關係極深。
  這一代,皇甫世家與藥國的重要紐帶也在於這位拓世王身上。
  藥國乃是石藥界的龐然大物,也是石藥界最古老的門派傳承之一,但是,這麼一門三帝的傳承、出了四位藥帝的門派,他們卻是十分低調。
  特別是藥國的皇室,外人根本就很難見到他們,就算皇甫世家號稱與藥國幾代聯姻,但是想見皇室也比登天還難。
  “家主,此計可行。”有元老沉聲說道:“拓世王乃是藥國的年輕才俊,功勞赫赫,深受藥國上層看好。若是有拓世王為我們說話,再加上有明仙子這層關係,遊說藥國還是大有希望。”
  “是呀,家主,明仙子與我們也是表親關係,若是能見得到明仙子,那就更好了。”另外一個元老也不由得說道。
  被諸老如此勸說,皇甫家主不心動是假的,他肯定咽不下這口氣,這樣的大仇對於他們皇甫世家來說,乃是奇恥大辱,現在他執掌皇甫世家,若是不能洗盡恥辱,實在是問心有愧。
  雖然諸老如此說,不過皇甫家主心沒把握。他身為家主,與諸位常常閉關的元老不同,他負責與諸多大教疆國打交道,特別是藥國的聯係乃是由他這位家主直接負責。
  現在藥國與他們皇甫世家的關係,皇甫家主心很清楚。雖然說藥國的傳人明夜雪與他們皇甫世家是表親關係,事實上,雙方是很表很表的表親,那層次表親關係隔了好幾代人。
  事實上,皇甫家主也隻見過明夜雪一次而己,那還是她沒有成為藥國傳人之前,自從明夜雪成為藥國傳人之後,他們皇甫世家靠這層很疏的表親關係想見到她,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事實上,皇甫家主乃至他們整個皇甫世家,一直都想打通這一層外戚關係,如果能得到明夜雪承認他們這一層外戚關係,那他們皇甫世家就真的攀上了高枝,抱上了大腿。
  問題是他們皇甫世家一直未能打通這層關係,皇甫家主也曾經幾次想拜見明夜雪,但是卻一直未能成功。
  事實上,上次在石人坊的時候,皇甫豪欲砸重金買上那尊爐神,就是想借著這件東西打通這一層關係。
  “家主,雖然說想見皇室很難,但是,我們皇甫世家終究還是與明仙子有一點外戚關係。我們去打點打點,有拓世王為我們鋪道,我們還是有一定的機會。”不少長老不由得強烈讚同。
  皇甫家主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下了很大的決心,不論如何,他們都要打通與藥國的關係。
  “好,我親自去藥國一趟,我一定會為老祖報仇。”皇甫家主沉聲道。
  一位元老沉吟了一下,說道:“巨竹國有守護神靈,我們未來欲與他們開戰,是否向古聖祖請示一下。”
  古聖祖指的就是皇甫世家現在還幸存的三位老祖,是最古老也是最強大的老祖。
  皇甫家主重重點頭道:“我這就去晉見古聖祖,請示一下他老人家的意見。”
  “不用來見我了,發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此時,在室內一個蒼老低沉的聲音響起,雖然未能見其人,但是其聲卻充滿神威。
  “古聖祖。”一聽到這個聲音,室內諸人都伏拜道。
  蒼老低沉的聲音響起,說道:“你們所說之事我己了解。家主可以去藥國一趟,但,不是為了遊說藥國為我們出頭,是打通這一層關係,若能背靠藥國皇室,對我們皇甫世家比什麼都重要。”
  “弟子明白。”皇甫世家的家主伏身遵從。
  “但,有一件事不可為。”蒼老低沉的聲音說道:“皇甫世家的所有弟子不準去巨竹國報仇,同時,皇甫世家的弟子不準再踏入巨竹國,否則逐出門牆!”
  古聖祖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諸老不由得為之一驚,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老祖會說這樣的話。
  “可是,老祖”皇甫家主頓時為之大驚。他們皇甫家傳人在巨竹國丟了半條命,他們皇甫家老祖與三位元老、五位長老及不少強者全部喪命於巨竹國,讓他們皇甫世家不報此仇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鐵令,任何人都不例外。”低沉蒼老的聲音響起,他的威嚴任何人都不敢反對。
  “是”雖然皇甫家主心不甘,但還是一樣遵從古聖祖的命令。
  

Snap Time:2018-11-17 06:25:0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