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六百五十一章 凶星花吃人了

  慶餘越來越過分,這讓紫煙夫人臉色一沉。ξ雜★誌★蟲ξ李七夜是巨竹國的貴賓,慶餘如此羞辱李七夜,這是存心與她過不去,如果不是剛才李七夜攔了一下,她隻怕會親自出手。
  李七夜輕輕歎息一聲,十分無奈,他好像一副鴨子趕上架的模樣,輕輕歎息,攤手說道:“既然你一定要賭,那我也沒辦法,那就賭吧,是輸是贏,看來是聽天由命了。”
  見李七夜這副模樣,慶餘不由得冷笑一聲,此時,在他看來,他已經是勝券在握,這個時候,李七夜在他眼中已經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放心吧,填火源不會死得太痛苦,隻是眨眼之間被燒成飛灰而己。”慶餘冷笑道,他那幸災樂禍的神態一覽無遺。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既然是如此,那你開始吧,尖嘯一聲便可。”
  慶餘冷笑一聲,看著李七夜道:“既然你如此急著去投胎,那也罷,我就送你一程。”說著,他長嘯一聲,嘯聲十分尖銳。
  嘯聲落下,隻見那朵凶星花依然沒什麼動靜,慶餘大笑起來,指著李七夜說道:“姓李的,現在你該填火源……”
  “呼”就在這那間,慶餘話還沒有說完,凶星花突然一閃,整朵巨花就像血盆大嘴一張,瞬間將慶餘的大半身體吞了下去。
  “不”慶餘的慘叫聲從花朵內傳了出來,但是已經遲了,凶星花就像饑腸轆轆的凶獸,三五下將慶餘吞了下去,眨眼之間,慶餘沒了蹤影,而花朵傳來一陣咀嚼之聲,好像是凶星花大快朵頤一樣。
  一陣咀嚼之後,凶星花“噗”的一聲,好似打了一個飽嗝,然後再也沒有動靜了,跟剛才一模一樣,宛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突然的變化讓在場的藥師都嚇呆了。這來得太突然,他們都認為慶餘勝券在握,絕對不會有事,然而,沒想到,在這眨眼間,慶餘整個人被凶星花吞食,甚至是屍骨不留。
  如此可怕的一幕,這怎麼不讓在場的藥師嚇傻呢,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
  “我的媽呀”好不容易,有藥師回過神來,就像見了鬼一樣,尖叫一聲立即後退,臉色煞白。
  其他的藥師回過神來之後,臉色大變,極速後退。一時之間,這些藥師都離這朵凶星花遠遠的。連慶餘都被這朵凶星花一口吞了下去,若是他們再靠近,說不定下場跟慶餘一樣,被凶星花吞食,屍骨無存。
  突然的變化,皇甫豪不由得臉色一變。他聲援慶餘,根本就不在乎慶餘是怎麼樣的下場,他隻不過是想借慶餘之手試探一下李七夜而己。
  沒想到這一切竟然被李七夜說對了,凶星花竟然一口吞食了慶餘。他當然不會關心慶餘的死活,他關心的是李七夜的強弱!
  身為一代妖皇,紫煙夫人無動於衷地站在那,以她的實力,她絕對能救下慶餘。不過慶餘乃是自尋死路,她又何必因此得罪李七夜,因此惹得李七夜不快呢?
  李七夜不由得笑了一下,論對天下靈藥丹草的了解,還有人能與他相比嗎?凶星花對於尖嘯之聲何止敏感,凶星花一旦聽到尖嘯之聲,就會立即攻擊發出尖嘯之聲的生靈!麵所涉及的藥理,不是慶餘這種等級的藥師所能明白。
  “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都說了,不要賭為好,竟然不相信我的話,現在好了吧,自己的性命都搭進去了,這是死無葬身之地。”李七夜笑了笑,攤了攤手,從容不迫地說道。
  慶餘對他動了歪心思,李七夜會饒恕他才叫怪事。既然慶餘對他動了殺心,那麼,他就隻有死路一條。
  此時,在場的藥師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看著眼前這朵凶星花,他們覺得毛骨悚然。此時,這朵凶星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依然星光閃爍,看起來很漂亮。
  但是,這個時候所有的藥師都不敢再靠近這朵凶星花,他們都明白這朵凶星花凶性不改,依然會捕獵各種獵物。
  正如李七夜所說那樣,這隻不過是一種假象而己,凶星花隻不過是想借避塵聖水大補而己。
  其他的藥師不隻驚疑不定,他們心也為之一凜。在此之前,他們都以為慶餘勝券在握,他們也覺得慶餘的理論十分可行,甚至可以說其中所涉及的藥理乃是常識,隻要是藥師都應該知道。
  然而,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事實上並非這麼一回事,就像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避塵聖水並沒有改變凶星花的凶性,隻不過是偽裝起來而己。
  現在,他們這些藥師所知道的常識竟然被李七認打破,這讓他們難以置信。
  一時之間,整個場麵陷入寂靜,在這藥園中,隻有微風吹動的聲音,此時,在場不少藥師都不由得目光投向於李七夜。
  就算這些藥師在此之前對李七夜十分不爽,但是,這個時候他們也都意識到李七夜絕對是有真材實料的人,不然巨竹國不會輕易選上他。
  剛才還嘲笑李七夜的藥師心不由得為之一寒,幸好嚐試的不是自己,而是慶餘,否則他們的下場就像慶餘一樣,被凶星花一口吞下去,屍骨無存。
  在眾人之中,能平靜的或者隻有紫煙夫人了,她曾親眼見過李七夜的無雙丹術,慶餘在藥道上的造詣與他相比,根本不足為道,慶餘有這樣的下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隻能說,這樣的藥道水準,被凶星花吃掉也不足為奇。”李七夜笑了一下,看著此時看起來很安靜的凶星花,悠閑地說道:“看來這朵凶星花好一段時間不需要再進食了。”
  “你這是算計他!”此時,冷冷地聲音響起,皇甫豪沉聲說道:“你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你慫恿他送死!”
  李七夜轉過臉來瞥了他一眼,風輕雲淡地說道:“是又如何?殺一個人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挑釁我就要有自尋死路的覺悟。”
  李七夜如此凶猛如此霸道的話讓不少藥師心為之一凜,特別是剛才嘲笑李七夜的藥師,下意識地不由得後退好幾步,與李七夜拉開距離,他們可不想像慶餘這樣死得不明不白。
  “你太狠了”皇甫豪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如此陷害同道,殘殺道友,這會被世人不容!”
  皇甫豪突然說得大義凜然、正氣堂皇,無非是想借題發揮而己。
  李七夜都懶得多看他一眼,看著藥園緩緩地說道:“別在我麵前裝衛道之士,趁大爺我心情還不錯的時候,趁大爺我還不想血染這片樂土之時,現在就給我滾,夾著尾巴滾回你皇甫家,否則真的惹怒了我,不隻將你屠了,就是你皇甫世家也連根拔起!”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在場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這話實在太囂張了,在場藥師不由得麵麵相覷,他們怎麼樣都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敢如此對皇甫豪說這樣的話。
  皇甫豪可不隻號稱為第五天才藥師,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修道天才,他已經登臨聖皇,傲視年輕一輩。
  更何況身為皇甫世家的大公子,他的來曆可是赫赫有名,威懾藥域。
  現在李七夜根本就不將皇甫豪放在眼中,開口便要屠皇甫豪,更揚言要將皇甫世家連根拔起,這樣的話未免太囂張了吧。
  在場不少藥師都覺得李七夜說這樣的話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甚至可以說狂妄無知。當然,也有一些藥師是冷笑一聲。李七夜惹上皇甫豪,這是自尋死路,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就是陪著李七夜的紫煙夫人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都不由得為之苦笑了一下,她都不得不說李七夜這話說得太囂張了。
  如果說要屠掉皇甫豪,那還不是一件難事,但是要是想將皇甫世家連根拔起,那就困難了,就算是他們巨竹國也無法做到。
  一聽李七夜這話,皇甫豪頓時臉色一變,瞬間臉色難看到極點。他皇甫豪在藥域可是赫赫有名的天之驕子,走到哪都被人恭敬三分!他們皇甫世家更是一流的大教疆國,與藥國聯姻,在藥域,敢動他們皇甫世家的人隻怕沒有幾個!
  “好,好,好……”皇甫豪怒極而笑,冷冷地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本座倒要看一看你有什麼能耐!今日本座要親手剝你的皮,抽你的筋!”話一落下,他一步踏前。
  本來在此之前皇甫豪還要找點借口教訓教訓李七夜,沒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不知死活,竟然往刀尖上撞,這正好成全了皇甫豪。
  皇甫豪冷笑一聲,一足抬起,瞬間向李七夜踩去。皇甫豪乃是聖皇級的大人物,當他一足踩下時,聖皇之威浩然無敵,一足更如巨嶽一樣鎮壓而下。
  皇甫豪以這般無敵的姿態一腳踩下,似乎,在他眼中,李七夜宛如一隻蟑螂,不足為道,一足就能碾死李七夜。
  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腳踏了一下地麵,喝道:“滾”
  李七夜話一落下,“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響起,大地搖晃起來,在這那間,地下宛如有巨龍一樣,聽到嘩啦一聲,地下的泥土竟然像是一條巨龍一樣衝天而起,在這電光石火中,泥土中有一道影子抽擊而來,宛如長鞭一樣。
  

Snap Time:2018-11-13 06:39:50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