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六百五十章 養花之道

  李七夜一口道出自己獨家配方的玄機,這讓慶餘不由得為之臉色一變,但是他很快就回過神來,或者,這隻不過是李七夜撞了大運,隨口說中而己。&雜誌蟲&
  慶餘冷冷地說道:“那又如何?凶星花性凶,它能如此凶殘,與它所生長的環境有著很大的關係。凶星花生長於陰暗凶險之地,這才使得它擁有凶殘的習慣,而避塵聖水正好是驅除祛化陰氣的靈藥……”
  “……以避塵聖水驅除祛化凶星花的陰氣邪性,再輔之肥水養之,讓它擁有更好的生長環境,這能讓它安定下來。隨著日長月久,凶星花的凶性會被祛除,總有一天,它會生長成為一朵神花。”
  雖然慶餘與李七夜為敵,不過,他也的確有兩把刷子,他在藥道上還是有著不小的造詣。
  “慶公子不愧是巨竹國第一藥師,這樣的解決之法的確很妙。”聽到慶餘的這一席話之後,不少藥師不由得為之驚歎。
  “的確了不起,以肥水改變靈藥的習性,隻要日長月久,這絕對能將一朵凶花培栽為一朵神花。”另一位年輕藥師也不由得為慶餘這樣的手段折服。
  紫煙夫人並不是一位藥師,在此之前,她對慶餘這般手段也是十分讚賞。她對李七夜說道:“慶餘的肥水的確有效,這朵凶星花自從以這肥水澆養之後,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變得溫馴得很,而且長勢也十分喜人。”
  李七夜看了一眼慶餘,笑了笑,說道:“這隻不過是假象而己。避塵聖水對於一般的靈藥的確起到祛陰除邪的作用,凶星花是何等靈藥,此乃是珍貴品種,極為罕見,它本身就具有靈性。避塵聖水不隻能祛陰除邪,它對凶星花而言還是大補之物……”
  “……若是有避塵聖水澆灌,這必能讓幼年的凶星花迅速生長。既然有大補之物送上門來,何需捕捉其他的獵物?索性偽裝起來算了,天天有大補之物澆灌,這何樂而不為呢?”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出來。
  “哼,好一個胡言亂語的藥師。”慶餘冷笑道:“避塵聖水大家都知道能祛陰除邪,何來大補之說?若是避塵聖水是大補之物,早就有許多藥師拿來當肥水。”
  “慶兄弟這話的確在理。”此時皇甫豪也開口說道:“避塵聖水乃是祛陰除邪之用,何來大補之物的說法?避塵聖水的用途也算是藥師的常識,此乃眾所周知之事。”
  此時,皇甫豪也力挺慶餘,說道:“以我看,慶兄弟這獨家配方的肥水的確成效卓然,凶星花經這肥水澆養之後,已經剔除凶性,再這樣下去,這朵凶星花隻怕真的會被栽培為一朵神花。”
  皇甫豪都開口了,這讓慶餘頓時精神一振,胸膛一挺,神氣了不少,他瞪視李七夜,頗有咄咄逼人之勢。
  皇甫豪乃是天才藥師,號稱當世年輕一輩的第五天才藥師,他在藥道上的造詣沒有任何人敢質疑,他的話十分具有說服力。
  所以,當皇甫豪站出來力挺慶餘之時,這讓在場不少藥師都望向李七夜。
  本來就有不少藥師對李七夜不滿,現在皇甫豪這樣一說,有藥師不由得出言相諷道:“就算煉丹了不得,也並不意味著養藥了不得。藥道分為養藥、煉丹!若是對養藥不精通,就莫信口雌黃詆毀他人的名譽!”
  “就是嘛!避塵聖水乃是祛陰除邪之物,這是基本的常識。慶餘公子以此物養凶星花,那是再好不過,這樣的配方可以說是獨一無二。”有另外一位藥師也是出言相諷,冷笑道:“連這樣的基本常識都不知道,嘿嘿,若是這樣的人出席藥師大會,那簡直丟夠了臉。”
  “信口雌黃!”此時,慶餘膽氣更壯,看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若是沒有證據,就別信口開河。李七夜,你剛才的話已經是詆毀我慶家聲譽!你現在向我慶家賠罪道歉還來得及!否則,我慶家對於居心叵測、詆毀我慶家名譽之輩,絕不手軟!”
  此時慶餘氣勢淩人、咄咄逼人,剛才他被紫煙夫人的皇威所壓,無力挑釁紫煙夫人的皇威,但是,現在被他抓到李七夜的把柄,他又怎麼會輕易放過如此難得的機會,他肯定趁著這個十分難得的機會反撲!
  對慶餘來說,借著這個難得的機會,他不打壓李七夜不會罷休,若是條件允許,他甚至會要了李七夜的性命。
  “藥道之術乃是一門嚴謹的學問,身為一名藥師,應該抱著謹慎的態度,切莫口若懸河、信口雌黃。”此時皇甫豪也緩緩說道。
  皇甫豪的地位與聲望非同小可,此時皇甫豪明顯聲援慶餘,這不隻讓慶餘膽氣更壯,這也讓其他本對於李七夜不滿的藥師更有挑戰李七夜之意。
  對於李七夜一下子陷入被人的圍攻中,紫煙夫人不由得皺頭直眉。慶餘是何用心,皇甫豪是何用心,在場的其他藥師又是何居心,她作為一代妖皇,能不明白嗎?
  紫煙夫人正欲開口為李七夜解圍,但是,李七夜輕輕擺了一下手,笑了一下,緩緩說道:“我的話就是證據。”
  “你的話就是證據?”慶餘冷笑道:“你這等信口雌黃、暗中傷人的小人之言也能作為證據?哼,這株凶星花經我餘家獨門配方的肥水澆灌之後,已經祛除凶性,溫和無害。它在這生長了已經有幾年,不隻生長速度很快,而且連一隻蚊子都不會傷害……
  “……這種種跡像已經表明這朵凶星花已經被祛除凶性,開始生長成為一朵神花。而現在到了你的口中,竟然說這朵凶星花凶性不改,你這是什麼意思?是眼紅我們慶家的獨門配方,還是想中傷我慶家,詆毀我慶家的聲譽?如果,今天這件事情若是不給一個交代,我們慶家絕對不會罷休!”
  此時,慶餘對李七夜步步逼近、咄咄逼人,大有置李七夜於死地之勢。
  “就是嘛。”連皇甫豪都聲援慶餘,此時也有其他藥師開口支援慶餘,有藥師開口說道:“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具備,竟然敢口出狂言,詆毀慶家,這樣的小人應該受到懲罰。”
  對於慶餘的手段,對於這些應聲蟲一樣的藥師,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他笑了笑,說道:“這麼說來,你對你們慶家的獨家配方信心十足了?”
  “哼,事實勝於雄辯,就算你怎麼狡辯都無法否認事實,我慶家的獨家配方改變了凶星花,將一朵凶花澆養成一朵神花。”慶餘冷笑道。
  李七夜微微一笑,緩緩說道:“如果你要事實的話,我倒可以給你一個事實。據我所知,凶星花對於尖嘯之聲極為敏感,至於凶星花是不是蛻變了本性,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你所說可是真的?”此時,慶餘看著李七夜,他雙目一凝,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攤手道:“據我所知是如此。不過,個人建議你還是不要試,這不是一件好事。”
  “是嗎?”此時,慶餘冷笑起來,看著李七夜說道:“你這樣一說,我反而要試一試。如果你所說的方法失效呢,那你該當如何?”
  此時,慶餘已經擺明了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他來意不善,不扳倒李七夜絕對不會罷手。
  慶餘的話反而讓李七夜一笑,說道:“以你的意思,那該當如何呢?”
  “很簡單,就按照剛才的辦。如果正如你所說這都是假象,那麼,我就算被凶星花攻擊,甚至是被攻擊至死也是活該,這是我藥道不精。如果並非如此,那麼,你這不隻是詆毀我慶家聲譽,更是無中生有、中傷我慶家,那你自己填爐神火源吧。”慶餘冷笑道。
  慶餘這樣的話一出,紫煙夫人不由得臉色一沉。慶餘這樣的做法太過分了,擺明要置李七夜於死地。
  慶餘說出這樣的話來,這讓在場其他藥師不由得屏住呼吸,這是以命相賭,可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雖然說不少藥師對李七夜不爽,但是還不至於要李七夜償命。
  現在慶餘卻想要李七夜的命,這讓其他藥師不敢再說什麼。
  至於聲援力挺慶餘的皇甫豪,他此時十分鎮定地站在一旁,臉上帶著笑容,擺明隔岸觀火,必要之時再煽風點火,火上澆油。
  對慶餘的話,李七夜不由得露出笑容。慶餘想置他於死地,這是毋庸置疑,李七夜不由得一笑,眯了眯雙眼。
  若是熟悉李七夜的人,一旦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神態,一定會打一個冷顫,一定會心發毛,李七夜這樣的神態,這說明李七夜要殺人了。
  李七夜露出笑容,攤了攤手,笑吟吟地說道:“這樣隻怕不好吧,以我看,這朵凶星花已經成了氣候,萬一弄不好,隻怕會搭上你的性命。”
  “嘿,那我應該多謝你的操心了。”慶餘冷笑一下,說道:“不過,你的操心就免了。我對我慶家的獨家配方信心十足,如果你怕死不敢賭,那就直說,現在跪下來磕頭認錯還來得及,當然,這比丟失性命好十倍。”
  

Snap Time:2018-11-18 13:46:22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