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六百四十五章 一口道破

  “我會見皇甫豪的。ミ雜※誌※蟲ミ”紫煙夫人冷聲道:“但,不是現在,也不是他們皇甫世家的老祖在場的情況下!如果皇甫世家想威脅我,我隨時奉陪!巨竹國皇主不是怕事之輩!”
  說到這,紫煙夫人吩咐這位心腹道:“傳話皇甫豪,今日本座不見客!”
  紫煙夫人乃是一國之主,她已做了決定,十八妖王也不再發表看法,而這位心腹應了一聲,趕忙出去了。
  李七夜留在古鬆妖王府邸安心修練。雖然這一次他是回巨竹國看一看,他還需要去一個地方,但是此時他不著急,因為對他來說,這個時候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七夜留在古鬆妖王府邸內,這些日子可以說是閉門不出,足不出戶,他將自己關在室內苦練不輟。
  在室內,李七夜以封天五道門封了整個房間,不讓任何人打擾。李七夜神態莊重,他盤坐於地上,閉目運轉功法。
  此時,李七夜周身一道道神環舒張,法則衍化,大道磅,壽輪轉動,不停煉化著血氣,一滴滴的壽血從血氣中被煉成之後,如同玉珠一樣滾落於壽輪之內。
  不過,此時李七夜的重點不在於壽功或者命功的修練上。此時,李七夜的頭頂上三魂沉浮,每一道的魂魄如擁有生命一樣,其上銘刻著天地間最終極的生命奧義。
  當然,這不是李七夜那三魂六魄中的三魂,這是李七夜以《死書》的無上法則從真命中拓印下來的死魂!
  此時,李七夜頭懸十三個命宮,第十三個命宮垂落世間最無上的法則,銘刻著沉浮不定的三道魂魄,同時,來自於生命之柱上最繁複深奧的道法加持煉化著三道魂魄。
  李七夜演化最強的秘術,一次又一次淬煉著這三道魂魄,讓這三道魂魄承載著世間最強大的法則。
  死魂,這是《死書》的四大要之一,甚至可以說死魂是四大要之首。對於修練《死書》的李七夜來說,隻要他死魂中的三道魂魄其中一道魂魄不死,他就不會死,除非是他壽元己盡老死。
  對這三道魂魄,李七夜將它們分開,以最玄奧最強大的法則加持煉化它,讓這三道魂魄藏於世間最終極的大道中。
  這對李七夜來說隻是開始而己,當他煉好三魂,他會將三魂以最強大的手段封藏在三件東西上,最後,又將這三件東西藏在三個最逆天的地方。
  隻有這樣,最終李七夜才能達到不死的地步。未來,就算有人知道他的秘密,就算有人想滅他三魂,但是,想找到他的三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七夜經過一天又一天的加持煉化之後,終於將三魂加持煉化成功。最終,李七夜長籲了一口氣,收起已經加持煉化成功的三魂,站了起來。
  “公子終於出關了。”當李七夜一邁出房間時,古鬆妖王已經在門口等候著,他見到李七夜,滿臉笑容迎了上去,恭敬無比。
  此時,隻有李七夜仍住於府中,石浩與白翁都已經離開。石浩成了皇庭藥師,被送去重點培養,而白翁乃是石浩的看護人,所以白翁也跟著去了。
  “公子出去走走嗎?”古鬆妖王見李七夜出關,忙說道:“要不公子去皇宮走走,昨天我們陛下也來拜見公子,隻是見公子閉關,所以不敢打擾。陛下曾叮囑我,若是公子有暇,一定要去皇宮走走。”
  “去皇宮走走?”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我正有這個意思,我想去你們皇宮後麵看一看,或者能開開眼界。”
  “公子想去皇宮後麵走走?”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古鬆妖王不由得雙眼一亮,忙說道:“恰巧,明天在皇宮後的藥園有一場盛宴,我國不少年輕一輩的藥師都出席了。公子不妨看一看,我們皇庭藥園若是能得公子的指點,那是我們巨竹國之幸。”
  “是嗎?”李七夜隨口應了一下,看著遠方。他的目的當然不隻去藥園看一看,他要看的東西不是這個。
  “而且,我們藥園之後便緊鄰著我們巨竹國的竹園,此乃是我們巨竹國巨竹神靈所居住的地方。我們巨竹國擁有讓世間無數藥師垂涎三尺的仙露,而外人很少人知道,我們的仙露便在這竹園之中。”古鬆妖王忙向李七夜介紹道。
  古鬆妖王身為巨竹國的棟梁,他當然希望李七夜能留下來當巨竹國的客卿,所以他有意提起仙露這事,以引起李七夜的興趣。
  聽到古鬆妖王的話,李七夜收回遠眺的目光,看了看古鬆妖王。
  見李七夜這樣的神態,古鬆妖王頓時心暗喜,知道李七夜對他們巨竹國的仙露感興趣,忙道:“公子,我們巨竹國的仙露可以說是舉世無雙,乃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仙物,就算是藥國的藥帝,都曾經欲求我們的仙露一滴而不得。若是公子有緣,能從竹園得到仙露,我們巨竹國樂意為公子錦上添花,公子所得的仙露都送予公子。”
  古鬆妖王說這樣的話,無非是誘惑李七夜,同時也在紙上劃一個餅,他這是空手送給李七夜一個人情而己。
  他們巨竹國的竹園連他們巨竹國曆代強者都進不去,更不要說是外人,古鬆妖王現在這樣一說,等於送人情給李七夜。
  聽到古鬆妖王的話,李七夜不由得笑了一下,說道:“妖王,這是你的意思,還是紫煙夫人的意思呢?”
  “,,。”古鬆妖王忙笑著道:“這是我們巨竹國上下的一點意思。”
  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妖王,你這話或者能誆得了別人,但是誆不了我。我問你,你知道你們巨竹國的仙露究竟有什麼妙用嗎?”
  “這個……”被李七夜這樣一問,古鬆妖王一時之間答不上。雖然一直說他們巨竹國有仙露,甚至連藥帝都垂涎,但是,在巨竹國,特別是他們這一代人,對他們的仙露了解得少之又少,他們連自己的仙露有什麼妙用都不清楚。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妖王這是畫了一個餅給我。外人或者不知道,但是我卻知道一二。你們的竹園外人根本進不去,事實上,隻怕你們現在巨竹國也沒有人能進得了。再說,妖王你真的確定仙露就在竹園中?隻怕你們自己也不知道,你這隻是誆一下別人而己。”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古鬆妖王尷尬無比。他本來是想誘惑一下李七夜,在他看來,李七夜不一定知道這些事,然而,現在李七夜卻能一口道破,這讓他尷尬無比。
  “這個,這個,這個……”古鬆妖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也沒有想到會被李七夜一口道破。
  李七夜說道:“妖王無非是想讓我動心,把我留在巨竹國。不過,妖王選錯人了,換作其他人,或者會被你說動,可惜你遇到了我。”
  李七夜這樣一說,古鬆妖王頓時誠惶誠恐,忙伏拜於地,對李七夜說道:“公子,此乃在下自作主張,自作聰明,給公子下了圈套,望公子你……”
  看了看誠惶誠恐的古鬆妖王,李七夜輕輕擺了擺手,說道:“起來吧,這事就此罷了。你也不算有惡意,無非是希望我留在你們巨竹國當客卿而己。”
  得到李七夜赦免之後,古鬆妖王這才鬆了一口氣,低頭認錯道:“這都是在下自作聰明,陛下也不讚同這樣的作為。”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多說什麼,然後看了一下遠處,對古鬆妖王說道:“既然明日你們藥園有盛宴,那我就去走走吧,看一看也好。”
  “公子能出席,乃是讓盛宴添增無數色彩。”古鬆妖王呆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會去,他回過神來驚喜地說道:“我去向陛下匯報。”
  李七夜也未阻止,他看著天空,看著那傲立於九天的巨竹,隻見陽光從竹葉間灑落,讓人心神寧靜,宛如這株巨竹一直庇護著這天地一方,為這一方天地帶來安寧,帶來和平。
  事實上也是如此,千百萬年以來,巨竹一直守護著巨竹國的國都。
  第二天,巨竹國的藥園中舉行一場盛宴,巨竹國國內諸多教派傳承的年輕一輩有潛力的藥師,乃至鄰國不少年輕一輩有資質的藥師,都出席這一場盛宴。
  紫煙夫人舉行這一場盛宴,目的本是一場散席宴。因為在此之前,紫煙夫人曾經放話,隻要有實力的年輕一輩藥師替巨竹國出席藥師大會,巨竹國有賞。
  這使得不少有實力的年輕藥師不遠萬而來,欲通過巨竹國的考驗。但是,現在李七夜答應出席藥師大會,不再需要這些年輕一輩的藥師,所以,紫煙夫人欲舉行一場遣散宴席。
  紫煙夫人可以說是一個賢主,所以,她在藥園舉行遣散盛宴時,不隻是邀請經過考驗的藥師,沒有通過的藥師也在邀請之列。
  對於通過考驗的藥師,突然麵對遣散,心多多少少有著不愉快,因為他們原本有機會被選上替巨竹國出席藥師大會。
  

Snap Time:2018-11-19 21:25:02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