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六百三十八章 烈家滅亡

  他出手便是仙帝精璧買下這隻藥道雞,別人認為他瘋了,但是,事實上他是大賺特賺!一下子買下三件珍稀無比的東西,還有什麼比這個還值得?
  看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收起這東西,然後拍了拍身邊的萬爐神,吩咐道:“去吧,在國都地下有一口火源,這火源曾加持過神性。雜ξ誌ξ蟲雖然它比不上你吞食的無上火種,但這火源曾出於我手,神性不錯,去吞噬它,順便幫我解決一些小問題。”
  萬爐神聽到李七夜吩咐之後,一下子鑽入地下,眨眼之間消失不見了。
  古鬆妖王離開李七夜的臥室之後,他吩咐白翁照顧好李七夜,然後立即啟程入宮,進宮晉見妖皇。
  在皇宮中已經召開一場很大的秘密大會,巨竹國最強大的十八位妖王都到了。
  “陛下,李公子不見得樂意入宮來見呀。”在會議中,古鬆妖王忙說道。
  紫煙夫人輕輕點頭,說道:“石人坊的事我也聽說了。”
  “這架子未免太大了吧,難道還要陛下親自去見他不成?”在場的另一個妖王沉聲說道。這個妖王乃是十八大妖王之一,飛鷹妖王。
  紫煙夫人輕輕搖頭,說道:“這並不怪他,以他無上的丹術,隻要他放出風聲,石藥界大把人搶,就算帝統仙門也一樣樂意將他供奉起來。這樣的無雙藥師,不論走到哪都很搶手。像他這種出手闊綽、一身是寶的人,隻怕也不缺什麼,能讓他動心的東西隻怕很少。”
  說到這,紫煙夫人輕輕歎息一聲,說道:“我巨竹國廟小,想留下這樣的藥師隻怕不可能。”
  “陛下,不如您親自去一趟,親自見見李公子。以我看,李公子對我們巨竹國還是有些不一樣的感情。若是陛下親自求賢,說不定公子會為陛下求賢心渴所動。”古鬆妖王不由得建議道。
  古鬆妖王此時也很清楚,似李七夜這種不缺錢不缺寶的無雙藥師,隻怕用錢財寶物很難打動他,或者可以用其他的東西打動他。
  “若是李公子願意,我親自去一趟又有何妨?一代無雙藥師,值得我親自相迎。”紫煙夫人虛懷若穀,也覺得有道理。
  “這、這不妥吧,陛下終究是一國皇主,不如由我等相迎。”另一個妖王說道。
  “不。”紫煙夫人輕輕搖頭,說道:“一國皇主,那又如何?每一代藥帝,連仙帝都奉為上賓,這位李公子未來必能成為藥帝,我區區一國皇主親自相迎,也是應該的。”
  “這位李公子能不能留下來還很難說。”飛鷹妖王沉吟道:“陛下也不得不做打算。若是這個李公子不能留下來,藥師大賽人選陛下也應該考慮好。”
  飛鷹妖王與慶家有點關係,所以,他也不免為慶家說上一、二句好話。
  “這個我自有主張。”紫煙夫人頷首說道。
  另外一個妖王不由得說道:“陛下,或者皇甫世家的皇甫公子有這個興趣……”
  “此事無需再提。”紫煙夫人打斷這位妖王的話,皇威浩然,讓人不敢逼視。妖皇終究是妖皇,紫煙夫人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而剛才提這件事的妖王立即閉口,不敢再提此事。
  “明日我親自去迎接李公子,若是他能入宮小住,那再好不過。”最後,紫煙夫人下了命令說道。
  “陛下,陛下,發生大事了。”就在紫煙夫人下令之後,一位心腹急匆匆地衝了進來。
  見這個心腹如此模樣,紫煙夫人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說道:“發生什麼事如此慌張?”
  “烈家完了”這個心腹急聲道。
  “烈家完了,怎麼完了?”一個妖王不由得站起來,為之驚訝地說道。
  烈家雖然不是什麼無敵世家,但是,在國都中,他們的實力不俗,更何況他們乃是藥道世家,號稱國都藥道第一家。
  這樣的一個世家在一夜之間完蛋,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場的十八大妖王與紫煙夫人不由得為之一驚,他們都知道烈家還有好幾位老祖活著。雖然說烈家的老祖無法與大教疆國的老祖相比,但是,也算是一號人物。隻要烈家有這麼幾位老祖在,烈家不會那麼容易倒下。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仔細說來。”一位妖王忙對這位心腹說道。
  這個心腹忙道:“這事就發生在剛剛不久,烈家地下的火源突然爆開,將烈家的祖地爆毀了。而烈家這幾位老祖欲去鎮壓,但是卻被這熾熱可怕的火源燒成了灰。聽說,炸開的火源火焰卷天,衝入烈家,燒死了烈家的公子烈傑。下邊弟子傳回消息,火焰瞬間擊穿烈傑的石心,雖然他屍體完好,但卻魂飛魄散。”
  聽到這個心腹的話,在座妖王不由得相視一眼。烈家號稱國都第一的藥道世家,能有這樣的稱號,除了國都沒什麼強大的藥道世家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是因為烈家擁有地下一口火源。
  聽說這一口火源不隻讓烈家一直擁有不錯的爐神,而且還能讓烈家煉丹事半功倍。在國都,曾經有藥師十分不屑地說道:“烈家的藥道之術隻不過是三流而己,沒有這一口火源,烈家什麼都不是。”
  雖然這話聽起來偏激,不過也有一定的道理,烈家在藥道上的確沒有太多出眾之處,否則他們擁有如此一口火源,早就騰飛崛起了。
  “烈家能成名,烈家能煉出好丹,很大程度上是仰仗這一口火源呀。”一位妖王不由得喃喃說道:“若是烈家這一口火源廢了的話,烈家會一落千丈,隻怕從此一蹶不振。”
  “沒落是肯定的了。”十八位妖王中一位藥師出身的妖王說道:“烈家的藥道也就靠那幾個老頭支撐著,後輩不足為道。現在這幾個老頭燒成了灰,而年輕一輩有點出色的烈傑死了,最重要的火源也毀了,烈家差不多可以退出藥道了。”
  紫煙夫人坐在龍椅上,沉吟了一下,說道:“這不可能呀,烈家的這一口火源傳承了很久,他們烈家世世代代都守著這一口火源,這口火源一直以來都很穩定。而且這口火源擁有神性,不是那種變化多端或者狂暴的火源。這麼一口如此穩定的火源怎麼可能突然炸開呢?毫無征兆。”
  紫煙夫人能成為皇主不是沒有道理,她的確有過人之處。一聽到這樣的消息,她就覺得其中不妥。
  紫煙夫人如此一說,眾妖王也不由得相視了一眼,覺得這樣的說法有道理。紫煙夫人如此一說,古鬆妖王想到一件事,打了一個激靈。
  古鬆妖王忙站了起來,對紫煙夫人說道:“陛下,我倒想到一件事,或者這其中有一定關聯也不一定。”
  “何事?快快說來聽聽。”紫煙夫人忙說道。烈家在國都也算大家族,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她覺得這其中必有蹊蹺。
  古鬆妖王忙將烈傑堵李七夜的事情說了一遍,這件事情白翁乃是一十一五跟他匯報。現在烈家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這讓古鬆妖王不由得想到這件事情。
  “聽我屬下匯報,李公子曾開口言道烈家那口火源必定消滅。”說完這件事之後,古鬆妖王說道。
  “李公子可是離開了你府邸?”紫煙夫人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得站了起來,說道。
  古鬆妖王搖了搖頭,說道:“我離開時,李公子依然留在府邸中,依我看,他沒有出去的意思。”
  聽到這話,紫煙夫人不由得沉吟了一下,飛鷹妖王說道:“或者,這隻是一個巧合,年輕人說上幾句狂傲的話,這也是正常。”
  “是呀。”另一個妖王說道:“烈家高手不少,更何況他們有幾位老祖在,若是一個外人潛人烈家不被人發現,隻怕不可能吧。至少,對年輕一輩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現在這件事看來,烈家並沒有發現外人,隻是他們那口火源炸開而己。”
  紫煙夫人沉吟了一下,輕輕搖頭,說道:“隻怕沒有那麼簡單。可以斷言,烈家的那口火源不可能毫無緣故突然炸開,而且火源炸開竟然殺了烈傑。烈家這麼多人,為什麼火焰隻殺烈傑呢?”
  紫煙夫人不隻賢明,而且她也是一個有智慧的皇主,紫煙夫人如此說,讓諸位妖王不由得相視一眼。
  “若這不是一場意外,隻怕有兩種情況。”此時,那位藥師出身的妖王也不由得沉吟了一下,說道:“不過,這兩種情況極為罕見。”
  一位妖王忙問道:“老孫,你別就賣關子了,這兩種情況是怎麼樣的情況,說來讓大夥參詳參詳。”
  這個藥師出身的妖王沉吟地說道:“事實上,這兩種情況我也隻是聽說而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情隻存在於傳說,是不是真的隻怕說不準。”
  “妖王不妨說來聽聽,真假也不重要,現在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紫煙夫人說道。
  

Snap Time:2018-11-19 19:30:02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