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六百二十七章 石人坊

  她是什麼人?出身高傲,人中龍鳳,天之驕女,更不用說她美貌絕世,名動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俊傑天才愛慕,不知道有多少皇子豪傑追求,在藥域乃至是石藥界,不知道有多少人為她茶飯不思。∩雜Ψ誌Ψ蟲∩
  不知道有多少優秀的年輕一輩見她一麵之後便神魂顛倒,難以忘懷。
  而眼前不知死活的家夥倒好,昨晚三番兩次與她為敵,甚至口出狂言,狂妄無知。今天再次相遇,竟然說“你是誰呀”,一副不認識的模樣!
  李七夜這樣的神態,對高傲少女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李七夜這樣的神態,甚至比李七夜昨晚滿口毒牙、出言不遜還可惡,讓人有殺死他的衝動!
  好不容易,高傲的少女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她壓住想殺李七夜的衝動。李七夜一副“你誰呀”的神態,而高傲少女也擺出一副極為高傲的姿態,傲視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傲高貴,高高在上,讓人覺得高不可攀,氣勢淩人。她本來就是一個很強大的強者,當她有意擺出這種高傲的姿態時,更讓人覺得她就像是巔峰上的明珠、廣寒宮的仙女,高不可攀,隻怕很多人在她這樣的氣勢下會矮了大半截。
  高傲的少女以極高傲的姿態俯視看了李七夜一眼,這一刻,似乎在她眼中李七夜就如螻蟻一樣,如路人甲路人乙一樣。然後,她不屑再看李七夜第二眼,轉身就走,眨眼之間消失在石人坊之中。
  高傲少女那淩人的氣勢,讓跟在李七夜身邊的白翁與石浩不由得打了個哆嗦,他們可不比李七夜,在這樣的氣勢下,他們立即矮了大半個身子,根本無法抵抗這個高傲少女的氣勢。
  當高傲少女走了之後,他們才如釋重負。剛才高傲少女還在的時候,那種高高在上、氣勢淩人的氣勢,讓他們感覺就像一座大山壓在他們心頭上,讓他們喘不過氣來。當她走了之後,他們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當高傲少女進入石人坊,白翁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不由得打了個哆嗦,見李七夜要進石人坊,他心不由得嚇了一跳,忙拉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袖,提醒李七夜說道:“公子,你可知道剛才那位姑娘的來曆?”
  “來曆,什麼來曆呀?”李七夜一副淡然的模樣,事實上,他也不關心這個。
  李七夜一副淡然的模樣讓白翁頓時無語,他都不知道李七夜這是神經大條,還是目無餘子。
  白翁深深地呼吸一口氣,不由得壓低了聲音說道:“公子,那位姑娘可是箭家的人呀,如果小老沒猜錯的話,她就是箭家的千金小姐。”
  “那又怎麼樣?”李七夜默不關心。事實上也是如此,他管高傲少女是什麼來曆呢,這種玩意他根本就懶得放在心上。
  “那又怎麼樣?”李七夜的話讓白翁忍不住拔高聲音,簡直就要嚇死人了。
  就是跟在身邊的石浩也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雖然石浩沒見過什麼大世麵,但是石藥界赫赫的大傳承他還是聽說過,特別是藥界的帝統仙門,對他來說更是如雷貫耳。
  “是、是、是第一箭的箭家嗎?”石浩不由得有些結巴地說道。
  白翁忙說道:“除了第一箭的箭家,我們藥域還有幾個箭家。”說到這,他忙提醒李七夜說道:“公子,箭家可是帝統仙門,它創於第一箭仙帝之手,它在我們藥域可是龐然大物一樣的存在,赫赫有名。”
  白翁還怕李七夜不知道箭家的強大,他低聲說道:“我們巨竹國雖然強大,但,跟箭家一比就差得遠了。箭家的勢力涉及千萬之廣,在箭家所轄之下,像我們巨竹國這樣的大國隻怕有十幾個!”
  “那又怎麼樣?”對白翁的話,李七夜依然是那一句話。
  對於李七夜這麼一句話,白翁徹底沒了脾氣,似乎他連箭家都沒有放在眼,白翁還能說些什麼?
  “好了,不管什麼箭不箭家,我們進去吧。”李七夜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風輕雲淡地說道。
  李七夜默不關心,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箭家。箭家,乃是藥域的帝統仙門,創於第一箭仙帝之手,帝蘊驚人。
  第一箭仙帝乃出身於石人族,而且他是混血出身。他自小用箭,擅長於箭,最終以箭問道,承載天命,成就仙帝。
  像箭這樣的兵器,在真正的無敵強者中並不多見。第一箭仙帝,竟然是以箭成道,足可見他是何等的了不起。而他被稱為第一箭,這也是名符其實。在那個時代,第一箭仙帝的確箭道無敵,傳說,他曾經一箭射殺過一位仙人。當然,這隻是傳說,沒有人知道這是真是假。
  當李七夜他們三個人進入石人坊的時候,前半場的拍賣已經接近尾聲,而且此時已經開始拍賣最後一件的壓軸寶物。
  “這是一尊爐神。”拍賣場上,一尊爐神被請了上來,這尊爐神看起來如朱雀,獨腳而立,張嘴仰天。
  當這一尊爐神被請了出來,就讓人感受到熊熊熱浪,感覺這尊爐神內蘊藏著世間最霸道的火源一樣。
  “這一尊爐神來曆驚人。它成於藥域極南的天火地穴中,它的火源更是最凶猛的火源之一,此火源乃是朱雀神火!”當這尊爐神被請出來,拍賣師介紹道。
  在石藥界,藥師最多,今天,在這拍賣場中藥師也很多,一聽到這尊爐神的火源竟然是朱雀神火,不少藥師抽了一口冷氣。
  “朱雀神火!”
  在藥師眼中朱雀神火這樣的火源,絕對是極品火源,這樣的一尊爐神在任何藥師眼中,都是一件瑰寶。
  “朱雀神火”隨李七夜進來的白翁,聽到這話都不由得動容,一雙眼睛盯著這一尊爐神移不開眼睛。在他眼中看來,這樣的一尊爐神簡直就是無價之寶,他這一生中能得到這樣的一尊爐神就已經滿足了。
  “這是真的假的?”有藥師看著這尊爐神,有些不敢相信,忍不住問道。
  “這是以我石人坊的名譽擔保,經我們石人坊的三位藥師親自鑒定,這尊爐神的火源絕對是朱雀神火。”拍賣師鄭重地說道。
  “起拍價多少?”在買家中,一個青年站了起來,大聲說道:“這尊爐神我要定了。”
  還真是冤家路窄,這個青年正是今天早上堵李七夜路的烈家傳人烈傑。
  烈傑這樣囂張的態度的確讓人不滿,不過,烈家也的確有著雄厚的財力,作為藥道世家,向來都不缺錢。
  “既然大家都那麼喜歡。”這位拍賣師立即說道:“那我們就開始吧,沒有起拍價,大家可以隨意出價。”
  “我出五千聖尊精璧。”一聽到自由報價,烈傑搶著說道。
  “我出六千聖尊精璧。”立即有在場的藥師搶著說道。
  “同是六千聖尊精璧,品質介於寶聖尊。”另外一個世家的大人物立即報價道。
  一般來說,談到精璧,比如說談到聖尊級所享用的精璧,指的是最低一級小聖尊品質的精璧,除非有特別指定,所以,一般所談,都是這個等級最低一級的精璧為起步。
  “這尊爐神如何?”在諸多人搶著報價的時候,雙眼熾熱的白翁不由得問身邊的李七夜。他覺得這一尊爐神已經是極品,絕對適合石浩。
  “不錯。”李七夜看了一眼就懶得再多看了。
  “不錯,不錯而己?”白翁話都說得不利索了,說道:“這、這、這尊爐神的火源可是朱雀神火呀!”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白翁完全沒了脾氣。在他眼中,這尊爐神已經是極品了,然而到了李七夜口中,隻不過不錯而己,這就是差距。
  “另一尊的爐神什麼時候拍?”對於眼前這尊爐神,李七夜興趣缺缺,這樣的一尊爐神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下半場才拍,下半場拍賣要在上麵舉行。而且,下半場拍賣,要不是至尊貴賓,要不是拍下前半場三件拍賣品或者消費八千塊聖尊精璧的買家才能參加。當然,至尊貴賓可以不需要參加前半場的拍賣。”白翁揚了揚下巴,指了指右邊的一個入口。
  “那就走吧,參加下半場,這已經沒什麼好看的。”李七夜說著,往入口走去。
  “可是”白翁呆了一下,在他呆了一下時,李七夜已經往入口走去了,白翁與石浩忙跟了上去。
  右邊那個入口通往下半場拍賣場,入口有拍賣場的人守著,所以,當李七夜一抵達這個入口時,立即被攔住了。
  “閣下請出示至尊令,若是沒有,請回。”拍賣場兩個侍衛攔住李七夜的去路,冷冷地說道。
  “都沒有!”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不過,你們應該歡迎我進去才對,這是你們石人坊的榮幸。”
  李七夜這樣的話太囂張了,這兩個侍衛頓時臉色一變,一個侍衛冷冷說道:“是想來找碴是吧。”
  “哼,找碴,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你找錯地方了。”另一個侍衛立即冷笑一聲,大手一伸,向李七夜抓去。
  

Snap Time:2018-11-20 08:18:54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