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遇嬌蠻女今天起

  “好大膽的奴才!”一見到白翁擋回自己,這個青年立即冷笑一聲,雙目一厲,冷聲說道:“你既然知道本公子的來曆,應該知道本公子收拾你這種奴才是小事一樁。±雜誌蟲±識相的給本公子滾,本公子與你的主子再說兩句,讓他明白這國都是誰的地盤!”
  若是以前,白翁或者會退讓一步,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他可不想惹得李七夜不快,讓好好一樁事吹了。
  白翁態度強硬,他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烈傑公子,小老當然知道這是誰的地盤,這乃是妖皇陛下的地盤!若是烈傑公子有什麼意見,你可以找古鬆妖王說一說,但是,現在請你立即離開。”話一落下,他招了一下手。
  駐守在府邸的弟子立即擋了過來。駐守在這府邸的弟子,不少出於古鬆妖王門下,特別是這一次為了保護李七夜的安全,古鬆妖王可是將自己得力的弟子都調過來了。
  所以,此時白翁一個手勢,這些弟子立即將這個青年擋了回去,這些守衛弟子中,一個身為古鬆妖王大弟子的強者氣場極強,他冷冷地對這個青年說道:“烈傑公子,請回吧,不要來打擾我們公子,否則莫怪我們不客氣!”
  這個青年被如此威脅,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是此時古鬆妖王這一方的弟子人多勢眾,他吃虧,所以,他臉色一冷,看著在一旁風輕雲淡站著的李七夜,冷哼一聲,一副好心的模樣冷笑道:“國都風雲叵測,小心一點,萬一卷入一個漩渦,到時連泡都不會冒一個。身為長居於國都的人,給你一個善意的提醒,早點離開國都才是上上之策。”說完,他轉身便走。
  這個青年的話,與其說是善意的提醒,不如說是威脅。
  對這個青年的話,白翁也很不悅。青年走了之後,他忙對李七夜認罪道:“公子,這是小老兒防護不周,請公子責罰。”
  “小事而己,哪來這麼多排場。”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白翁忙說道:“公子請放心,此時我立即與妖王反映,上稟陛下,讓烈家的人絕對不敢來找公子的麻煩。”?對白翁來說,李七夜這樣的無雙藥師萬載難求,萬一惹到他不高興離開,這樣的大罪他可擔擋不起。
  “找麻煩?”李七夜不由得笑了起來,緩緩說道:“如果他要找麻煩,就讓他來吧,我還真喜歡別人找我的麻煩。”
  他不找別人的麻煩就好了,別人跑來找他的麻煩?這是活得不耐煩了。
  雖然李七夜這樣說,但是白翁依然不免擔心,他提醒道:“公子,這個青年乃是國都烈家的公子,烈家在國都有著不小的勢力,他們家族在國都之內擁有一口火源,甚為玄妙。”
  “擁有一口火源?”李七夜聽到這話,略為驚訝,隨口問了一句。
  白翁忙說道:“是的,烈家發跡比較早,他們在國都中心地段占了一大片土地,這個地方聽說是一塊小寶地,地下有一口火源。正因為如此,烈家一直以來都擁有不錯的爐神,這也讓烈家在藥道上有不錯的造詣,他們可以說是國都的藥道世家。”
  聽到白翁的話,李七夜不由得笑了一下。國都地下的一口火源,他不由得莞爾一笑。
  白翁說道:“其實,烈家在巨竹國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大勢力,他們的實力還比不上妖王。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烈家與慶家是表親關係,慶家是我們巨竹國的第一藥道世家,有時候皇庭還是需要仰仗慶家,正是因為如此,才讓烈家囂張不少。不過,公子放心,這不是什麼大事,陛下一聲令下,慶家也不敢對公子指手劃腳。”
  李七夜笑了一下,什麼話都沒有說。對他來說,像烈家、慶家這樣的小角色,他懶得過問,這種角色,識相的就離他遠一點,不識相就直接碾死!
  李七夜帶著石浩與白翁走入國都的鬧市中,行走在這鬧市中,李七夜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不由得笑了笑。
  事實上,又有誰知道,作為巨竹國的國都,眼前繁華無比的大城,很久以前不過是一片荒山野嶺而己。曾幾何時,這乃是一片默默無聞之地,在那遙遠的時代,這鮮有人來往,可以說這是一片荒蕪的大地。
  直到後來,在這片大地上,他種下一株翠竹,慢慢地,才為這片大地聚攏生機,聚攏活力,後來這才慢慢有人安居樂業。
  直到後來,巨竹國的始祖建立巨竹國,定都於此,這片荒蕪的大地才建起龐大的城池,最終成為一個繁華之地。
  白翁對於國都還算熟門熟路,他帶著李七夜連看了好幾間寶齋古店,欲為石浩挑一口爐神,雖然連逛幾家寶齋古店,為石浩買了一些其他煉丹之物,但是卻未能挑到一口適合的爐神。
  一連逛了好幾個寶齋古店都沒有挑到適合的爐神,一路上,白翁隻是作陪,他可不敢為李七夜作主。他知道,以李七夜這樣的煉丹水準,遠不是他所能相比,所以,李七夜挑爐神的眼光也絕對不是他能相比。
  在最後一間古齋挑選爐神的時候,白翁中途離開了好一會兒,而李七夜帶著石浩逛了一遍,雖然這店主推薦十幾個很不錯的爐神,甚至是大有來頭的爐神,但是李七夜都沒有看上眼。
  至於石浩,他完全搭不上話。他隻是一個小藥師,見識有限,在他看來,普通一尊爐神已經很不錯了,至於大有來頭的爐神,他想都不敢想,所以,在這事上,他隻能完全由李七夜作主。
  當李七夜帶著石浩逛完這家古齋之後,白翁氣喘籲籲地跑回來了。他一見到李七夜,忙說道:“公子,我剛出去打聽到今天在石人坊有一場拍賣,聽說前半場壓軸的拍賣品就是一尊爐神。拍賣已經開始了好一會兒,我為公子弄到入場券,公子去看一看不?”
  “石人坊的拍賣呀,這次不隻一尊爐神。”在白翁說完時,這家古齋的老板忙說道。
  來的時候,白翁已經暗中交代過老板,說李七夜乃是古鬆妖王的貴客,古鬆妖王是巨竹國的十八大妖王之一,在巨竹國誰人不知?所以,這老板也知道李七夜是貴不可言的貴客。
  這家古齋的老板說道:“聽說,石人坊這一場拍賣有兩尊爐神,第一尊放在前半場,作為壓軸寶物拍賣;而第二尊爐神具體來曆不知,石人坊不對外宣布,但是聽說這一尊爐神來曆嚇死人,放在後半場拍賣,而後半場拍賣隻有貴賓才能參加。”
  “來曆嚇死人的爐神?”李七夜不由得摸了一下下巴。他倒有點想看一看這麼一尊來曆嚇死人的爐神究竟有何來曆。
  “公子去不?”白翁也算會揣摩心思,不然,他就不會專程去一趟打聽石人坊的拍賣,還為李七夜弄到入場券。
  “走吧,既然有來曆嚇死人的爐神,那去看一看又有何妨呢?”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這一次出來,本就是要為石浩挑一尊爐神。對藥師來說,爐神可以在外麵得到,特別是一些凶險的地方更有機會遇到好的爐神。
  不過石浩道行有限,去凶險的地方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李七夜索性為他買一尊好的爐神。
  石人坊是國都最大的拍賣場,可以說,能在石人坊拍賣的東西都是好東西,或者是大有來頭的東西。
  而且,石人坊的拍賣不是誰都可以參加,每次舉行拍賣,石人坊都會放出入場券,隻有擁有入場券的人才能參加拍賣,而在巨竹國,能拿到石人坊入場券的人非權即貴。
  這也不得不說白翁十分用心。石人坊的入場券那麼不容易弄到,他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為李七夜弄到入場券。
  早在此之前,石人坊的拍賣就已經開始了,當李七夜他們三個人趕到石人坊的時候,石人坊外麵早就停滿異獸珍禽、神車寶轎。看著這些異獸珍禽、神車寶轎,就讓人知道參加石人坊拍賣的人非權即貴。
  李七夜他們三個人來到石人坊外,還未進去,突然間,一陣轟鳴之聲響起,一輛神車碾碎天空,瞬間降落於石人坊外。
  神車停下,麵走出一個少女來。這個少女走出來,一看到李七夜,明眸一凝,目光如箭,冷冷地說道:“這真是冤家路窄呀!”
  看到這輛神車上的標徽,陪在李七夜身邊的白翁臉色大變,嚇得雙腿不由得發軟。
  這個少女開口,李七夜慢慢轉過臉來,見這個少女盯著自己,李七夜才慢條斯理地說道:“你是誰呀,我們認識嗎?”
  這個少女被李七夜這樣的神態氣得發抖,這個少女就是昨晚李七夜遇到的那個高傲的少女。雖然說,李七夜一副不認識她的模樣的確有點誇張,不過,李七夜也的確沒將這麼一號人物放在心上,若不是又遇到這個少女,他都忘了昨晚的事,至於高傲的少女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高傲的少女被氣得吐血,被氣得發抖,這甚至比李七夜與她為敵還讓她憤怒。李七夜這副不記得她是誰的模樣,簡直就讓她氣得要抓狂。
  

Snap Time:2018-11-15 19:14:02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