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五百九十七章 離別不流淚

  不管祖界那鬼地方的地下躺著是什麼樣的鬼物,他都要將那個地方翻遍!不管如何,他都要拆了祖界!他要知道一件事!
  見李七夜這樣的神態,藍韻竹在心輕輕歎息一聲,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勸不了李七夜。雜誌蟲
  “回去吧,告訴諸老,不用管我這件事,再多人來也是送死,我自己足夠應付祖界,不需要為我擔心。”最後,李七夜對藍韻竹說道。
  說完,李七夜輕輕吻了一下藍韻竹的頭額,而藍韻竹心一震,在這一刻,她感覺自己要失去李七夜!她不由得張開手臂,一下子摟住李七夜的脖子,也不管有外人在此,忍不住吻起李七夜。她吻得那麼熾熱,吻得那麼動情,哪怕青澀,她也大膽向李七夜吐出丁香小舌,一次又一次吻吮著李七夜。
  看著他們兩個人吻得如此熾熱,吻得如此動情,站在旁邊的仙凡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臉兒發紅。
  好不容易他們兩個人才分開,李七夜看著粉臉燙紅的藍韻竹,不由得莞爾一笑,他說道:“丫頭,以後回飛懷村看看,你祖先留有東西給你們。”說著,在藍韻竹耳邊輕語。
  李七夜將飛懷村的一些秘密告訴藍韻竹,換作別人,哪怕是飛揚仙帝的後代,李七夜也不見得願意告訴他,但是,他卻將這些秘密告訴藍韻竹,這足夠說明藍韻竹的分量。
  聽到李七夜的話之後,藍韻竹不由得為之一震,好不容易,她深深呼吸了口氣,最後她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你自己保重!活著回千鯉河!”
  最終,藍韻竹轉身就走。直到走遠,她都不敢回頭再看李七夜,因為她怕自己一回頭就再也控製不住自己。
  “希望你能凱旋歸來,愚山老仙國的大門隨時敝開,隨時歡迎李兄前來作客。”仙凡也向李七夜道別!
  當藍韻竹與仙凡離開之後,李七夜輕輕歎息一聲,他舉步欲走,但又停了下來,最後,他舉步走向酆都城。
  李七夜來到酆都城,但是他沒有進去,他隻是站在酆都城門口,他本欲舉步進去,但是最後還是止住步伐!
  看著酆都城,李七夜心有著千百般的滋味,甚至有千言萬語,他不知道從何說起。他本想再見祖流主人一麵,但是他也不知道見了之後能說什麼?告別嗎?他們已經告別了!
  或者,以前他身為陰鴉的時候,他曾幾次出入酆都城,他離開的時候並不悵然,或者說並沒有千百般的滋味。因為他知道他總是能回來,哪怕過了萬年,哪怕過了十萬年,哪怕過了百萬年,他總是能再歸來,他能活到很久很久。
  不論歲月如何漫長,不管他離開多久,他總會與祖流主人有相見的那一天!但是這一世不同,他不知道,這一次告別了,能不能再相見?他相信能再相見,但世事難料,又有誰知道呢??看著酆都城,李七夜有千百般的感慨,各種滋味紛遝而至。以前,他與祖流主人之間因為冥渡仙帝的事情,的確有些別扭。對於他私自帶走冥渡仙帝的事,祖流主人的確發飆很久。
  但是這一切都過去了,他們泯然一笑,李七夜也相信祖流主人一直以來支持著他,就像他當年一直支持祖流主人一樣。
  在李七夜沉默地站在酆都城外的時候,祖流內,坐於石椅中沉睡的祖流主人突然睜開雙眼,似乎一雙眼睛能看穿億萬天地一樣。
  李七夜站在酆都城外好一會兒之後,最後他輕輕地歎息一聲,轉身就走。
  “怎麼,要離開也不告別一聲嗎?”在李七夜轉身欲離開時,身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李七夜轉過身來,隻見城門內站著一個朦朧的影子,是祖流的主人。雖然祖流主人的真身沒有到來,但是一縷神念卻來了。
  看著朦朧的影子,李七夜不由得輕輕歎息一聲,不由得苦笑地說道:“我知道在沉睡,所以,我就不打擾了。”
  祖流主人的影子冷哼一聲,毫無疑問,對李七夜這樣的答案十分不滿意。
  他們相望,不由得沉默了一下,李七夜是千言萬語,但是無從說起,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你還是打算去送死嗎?”最終,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不到最後,又有誰知道鹿死誰手呢?我相信我能笑到最後。有些事情應該有一個了斷,不論是為了我自己,又或是為了幽聖界,又或是因為酆都城!”
  “我的事我自會了斷!再說,你覺得幽聖界需要你當英雄嗎?”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萬古以來,曆史是勝利者書寫,若是你戰死了,不會成為英雄,隻怕會成為惡魔,至少在很久的未來,你會在鬼族的世世代代口中成為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一個欲屠滅鬼族的惡魔!”
  “那又如何?”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根本不在乎別人說什麼,更不在乎後世說什麼,否則,千百萬年以來,我就不會隱身在幕後了!”
  “你覺得活膩了嗎?想找一個不一樣的死法?”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她並沒有勸李七夜,但是,很明顯,連她都不希望李七夜攻打祖界。
  “不隻因為你,也不隻因為祖流地下躺著那種鬼物!”李七夜輕輕地歎息說道:“對我來說,我不管麵有什麼鬼物!這有我的個人恩怨,我想知道一個答案!不管如何,哪怕撕裂祖界,我都會把答案翻出來!”
  “因為那個人嗎?”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祖流主人,沉默了很久,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輕地歎息:“算是吧,也不完全是。總之,有些謎團在我心縈繞著,我需要一個答案!”
  “你會死得很難看!你真認為起源鎖矛真的能殺死那鬼物?”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就算能殺死那鬼物,但是遇到了它,隻怕你不見得有出手的機會!”
  祖流主人的話聽起來是打擊李七夜,但是不是打擊,李七夜心一清二楚。
  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說道:“我現在需要的不是打擊,這實在太打擊我的信心,實在太打擊我的士氣了!我需要一點鼓勵!”
  祖流主人冷冷地看著李七夜,沉默不語,似乎對她來說,說出鼓勵的話是那麼的困難一樣。
  “你活得不耐煩,你想尋死,這個我懶得管你!”最終,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還欠我!你別想一走了之,你欠我的,就算你成了鬼也必須還我,你知道不!”
  “會的,我會好好活下來還債。”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最終,李七夜深深地看了祖流主人一眼,不再說什麼,然後轉身就走。
  “記住,你做鬼也必須還我的債!”站在城內,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
  “放心吧,雲兒,我不會死的,總有一天,我會再來酆都城!”李七夜走遠,但是淡淡的笑聲傳來。
  聽到“雲兒”這個稱呼,祖流主人一震,恨恨地說道:“別這樣叫我,小鬼頭,我比你更老!”
  “是嗎?”李七夜已走遠,但是他的聲音依然傳入祖流主人耳中,在笑聲中,他說道:“等我再來酆都城,讓我再看看你的容顏,看你是不是真的比我老!”
  最終,李七夜完全消失了,城門內的影子也慢慢消失。而祖流之內,坐在石椅之中的祖流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自覺的濕了眼角。
  “你要活著回來!”最終,祖流主人喃喃說道。
  李七夜離開第一凶墳之後沒多少日子,第一凶墳就開始關閉,當第一凶墳要關閉的時候,就算有人想繼續留在麵也不行,第一凶墳關閉時會將留在麵的人彈出來,任何人都不例外。
  第一凶墳好幾世才開啟一次,這一次的第一凶墳之旅,有人歡喜,有人絕望,有人豐收,也有人一無所獲,甚至賠上了性命。
  這一次第一凶墳之旅,對整個鬼族來說絕對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就算是鬼族中有不少門派收獲豐厚,但是對他們來說依然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對整個鬼族來說,損失太慘重了,不說死在李七夜手中的人,就是死在無頭顱之人的鬼族強者也足夠讓鬼族元氣大傷。十多萬的強者,包括幾十位老祖,甚至是萬世古國的不朽存在都慘死,至於祖城更是全軍覆滅,連城主都慘死在天陵!
  這一次對鬼族來說乃是一次大劫,一次浩天大劫,特別是對一般的大教疆國來說,更要了他們的命根子。有些大教疆國就隻有那麼一位老祖,甚至這些大教老祖為了攀附祖界,這一次血祭行動特別積極,傾巢而出,所有強者都加入這一次血祭行動。
  然而無頭顱之人出手,古聖之上的所有強者被血祭,這讓那些傾巢而出的大教疆國元氣大傷,甚至從此一蹶不振,這樣的損失要了他們的命根子。
  

Snap Time:2018-11-21 14:41:25  ExecTime: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