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五百七十九章 衛神侍衛長

  對於修士來說,泥宮開辟了第十二個命宮,已經是極限,不可能再開辟出另一個命宮,否則,不隻泥宮會崩潰,連其他命宮也會崩潰!
  此時,一陣轟鳴聲響起,李七夜的十二個命宮浮現,一個命宮打開,如手掌一樣的枯樹樁飛了出來,這是李七夜在千群島所得到的樹樁。●雜/誌/蟲●
  此時,樹樁的千萬條根莖紮根於李七夜的泥宮中,而根樁上生長出來那一條嫩綠的新枝瞬間紮入水池中。看起來嫩綠嬌弱的新枝此時在李七夜的催動之下宛如神矛一樣,瞬間刺入水池深處,在這那間,這嫩綠的新枝就像紮根於水池中一樣。
  此時此刻,嫩綠的新枝像是吸著水池中的清水,一股股的清水似乎吸入了李七夜的泥宮之中。
  吸收水池最深處的寶汁,李七夜頓時身體一震,本因為開辟命宮而枯竭的泥宮此時宛如得到滋潤一樣。
  “該來了。”李七夜精神一振,深深地呼吸一口氣,血氣浮沉,血海大開,壽輪轉動,壽血就像紅寶石一樣滾動著,壽輪轉得越快,所化的血氣越濃鬱,而壽血也越旺盛,道基璀璨,催動著樹枝吸收著水池最深處的寶汁!
  與此同時,李七夜的身體陣陣轟鳴,體劫來臨了,鎮獄神體的體魄一次又一次碾壓著體魔,一次又一次碾滅體煞……
  衛神侍衛長親臨,而且是親臨第一凶墳,這消息在第一凶墳傳開之後十分的震撼!
  雖然衛神侍衛長以低調的姿態前來,但是身為祖界的衛神,就算再低調也低調不到哪去,他所過之處異象叢生,天現瑞雲,地湧金泉,大道鳴和,青鸞隨行。
  衛神侍衛長穿一身神甲,威嚴神武,他諸身乃是神瑞環繞,無上法則像流光一樣隨行,當他徒步而行時,日轉星移,宛如天地隨行一般。
  如此逆天強大的存在,讓人不由得為之忌憚,讓人不由得為之動容。這一等級的人物,莫說是大教老祖,就算是傳說中的強人都要退避三舍。
  更何況他身後有著祖界支持,不管他有多強大,就連不朽存在、無上之輩都不敢輕易得罪這樣的人物!
  衛神侍衛長親臨,祖城一些不出世的老祖親自隨行,不管衛神侍衛長有多強大,他代表著祖界,所以祖城不出世的老祖都出世親自護行。
  衛神侍衛長駕臨天陵之時,祖城的城主親迎,神態不失恭敬。
  要知道,祖城的城主那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已經活了一世,依然血氣驚人,衛神侍衛長不見得比他強大多少,但是來自於祖界,代表著神界的意誌,所以,就算是逆天無敵的祖城城主也一樣不敢輕怠。
  “一個祖城城主都已經很驚人了,再來一個衛神侍衛長,這樣的架勢,誰敢惹是生非?就算是傳說中的強人都不敢在這造次。”看到這個架勢,就算是鬼族本身都毛骨悚然。
  “造次?誰敢造次,在這節骨眼上造次,那不是自尋死路?”有鬼皇搖了搖頭說道。
  雖然說祖界乃是鬼族的祖界,甚至有傳說認為鬼族的始祖就沉睡在祖界之中,但是在鬼族之中多數的傳承,特別是像帝統仙門這樣的傳承,在心對祖界並無好感。
  鬼族的諸多門派傳承哪怕表麵對祖界十分歡迎,對祖界十分恭敬,但是,心依然是有著不小的抗拒,或者正確地說是防備。
  對於鬼族的各派各傳承來說,他們當然不願意哪一個存在淩駕在他們之上,特別是帝統仙門,像萬骨皇座這樣的巨無霸,更不希望有存在淩駕在他們之上,甚至幹涉他們的事務,或者號令他們!
  這是任何門派任何傳承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千百萬年以來,沒有人知道祖界真正存在的意義,沒有人知道祖界真正存在的目的。
  雖然有傳說認為鬼族的始祖依然沉睡在祖界,也有消息傳言,在遙遠無比的歲月,祖界為鬼族抵擋來自於外界的可怕惡魔強敵,庇護著幽聖界,為幽聖界保留了淨土。
  但是這都是傳說,不論是始祖、還是祖界庇護著幽聖界,這都是很遙遠的傳說,至少在世人所知的歲月未見祖界真正出過手,至少未見祖界真正出手狙擊過惡魔!所謂的始祖更是沒有人見過!
  這種傳說對於幽聖界的鬼族來說,隻限於傳說,更多的大教疆國,特別是知道一些東西的帝統仙門,對祖界一直以來都很忌憚!
  千百萬年以來,一些帝統仙門對於祖界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甚至不願意與祖界走得太近,沒有人知道原因,甚至連帝統仙門本身都不清楚,因為這是來自於他們仙帝祖師的告誡!
  祖城城主將衛神侍衛長迎入營地,衛神侍衛長坐定之後,祖城城主讓其他人退下,隻留下他與衛神侍衛長。
  “城主,迷失神島準備得怎麼樣了?”衛神侍衛長也不算托大,對祖城城主還算客氣地說道。
  “回侍衛長,暫時隻怕不能進去,迷霧太強了,我們慘死了兩個老祖都未能登上去。”祖城城主忙說道。
  “什麼時候才能登上迷失神島?”衛神侍衛長沉聲說道。
  祖城城主沉吟了一下,說道:“以我看,第一凶墳能消耗迷失神島的迷霧,現在迷失神島的迷霧一天比一天薄弱。算時間,在第一凶墳關閉之前我們能登上迷失神島!”
  “沒有那個時間!”衛神侍衛長搖頭說道:“我們必須在這短時間內登上迷失神島,登上之後,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若是讓第一凶墳消耗迷霧,隻怕在第一凶墳關閉時,我們還不能辦妥事情!”
  “侍衛長,這隻怕沒有辦法,侍衛長也能看出這迷霧是詛咒,是極為強大和邪惡的詛咒,隻怕立下這詛咒之人是萬古無敵的存在。立下這樣的詛咒,就是為了阻止別人登上迷失神島。這樣的祖咒我們無法破解,唯有等!”祖城城主沉吟說道。
  “城主,隻怕我們沒有時間等!這件事情已經驚動了天神大人,天神大人讓我親自帶來手諭,就是加快辦成這件事!”衛神侍衛長鄭重地說道:“城主,並非我要在你麵前端架子,這件事非同小可,是天神大人讓我督辦,城主應該明白。”
  “這件事驚動了天神大人?”聽到這話,祖城城主也臉色大變。他作為祖城的城主,也隻不過見過一次天神而己,他知道天神的無敵!
  “沒錯,天神大人讓我下界,就是為了讓我督辦此事。若不是還未到門戶開啟的時日,天神大人不方便下界,否則,天神大人隻怕早就親自下界督辦此事了!”衛神侍衛長沉聲說道。
  這樣的話讓祖城城主嚇一大跳。天神親自下界,這是很久很久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這樣的事情若傳出去,那實在太嚇人了。
  “侍衛長,迷失神島上究竟有什麼東西呢?”祖城城主忍不住問道。
  事實上,身為城主,他也不清楚迷失神島上究竟有什麼東西!
  衛神侍衛長看了祖城城主一眼,沉哼一聲,說道:“城主,有些事不要知道為好,知道得越少對你越好!”
  祖城城主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得幹笑一聲,隻好說道:“既然侍衛長這樣說,那我就不便多問,是我多嘴了。”
  衛神侍衛長看了看祖城城主,最後隻好說道:“白兄,你我兩個人的交情也不擺官家架子,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這事乃是天神大人欽點,我隻不過是跑腿的而己,萬一搞不好,上麵會有更大的人物下來。”
  衛神侍衛長也是一個人物,知道輕重,雖然說他是從祖界下來的人物,但是祖城城主是可以直通祖界的人,以地位而論,他比祖城城主高不到哪,他想在幽聖界成事,還是有很多地方要倚仗祖城城主,所以他也對祖城城主客氣不少。
  “侍衛長客氣了,就如侍衛長所說的那樣,我們兩個人的交情何需如此客氣呢?”祖城城主忙說道:“我也隻是隨口問兩句而己,並沒有他意。”
  衛神侍衛長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坦白跟兄弟說,事實上迷失神島上有什麼我也不清楚,或者隻有天神大人清楚!但是天神大人有令,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登島,島上若是有變化,需要立即通報天神大人。所以此事重大,你我肩上的擔子很重,此事想成,還需要白兄的大力支持!”
  “侍衛長客氣了,隻要侍衛長有需要,一聲吩咐便可,侍衛長的事便是我的事。”祖城城主忙說道。
  衛神侍衛長沉吟地說道:“迷失神島被下了詛咒,我們等不及讓第一凶墳消耗這詛咒,必須提早登上迷失神島,在第一凶墳關閉之前,我們需要足夠的充足的時間與天神大人溝通,登島之後必有大動作,需要大量的時間。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提早破解這詛咒!”
  大災難來臨,更精采卻將到來!!!!!!!
  

Snap Time:2018-11-21 15:50:24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