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五百七十二章 土域爆發

  有人不甘心,留下來,想再試一試能不能得到傳說中的大機緣,而更多的人則離開了這個水潭,前往水域其他地方,甚至更多的人離開水域。∫雜∠誌∠蟲∫
  因為水域最好最珍貴的寶藏都被千鯉河一掃而空,其他寶物得之不易,不如換另外一個地方試試。
  “我們走吧。”李七夜跳上千鯉河的巨大鯉魚。在寶龜道人的催動下,鯉魚衝上天空,離開水潭。
  鯉魚飛馳在水域的茫茫海麵上,寶龜道人問李七夜,說道:“公子,我們下一步要去哪?”
  “你們這一次收獲已經很豐厚了,用不了太久,第一凶墳也差不多要關閉了。”李七夜說道:“你們可以撤離第一凶墳。回去吧,回千鯉河去。”
  “那公子呢?”寶龜道人說道:“不如讓我們留下,待到第一凶墳要關閉之時再離開也不遲,說不定公子有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
  李七夜不由得眯了一下眼睛,看著遠處,說道:“不,你們幫不上忙,我打算去一趟天陵,你們留下也幫不了我。”
  “去天陵?”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藍韻竹忙說道:“不如我隨你一同去吧。”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隻怕不行,這一次我不能帶去,我要去天陵的死途,你不能進去,我必須一個人進去。”
  “去天陵死途!”聽到這樣的話,莫說是藍韻竹,就是寶龜道人與千鯉河的諸老都被他嚇了一大跳。
  藍韻竹都以為聽錯了,嚇了一大跳,說道:“你真是要去天陵的死途?這、這是去送死呀!”
  “沒錯,我必須去天陵的死途一趟!”李七夜鄭重地點了點頭,說道。
  寶龜道人他們臉色大變,寶龜道人不由得擔憂地說道:“公子,那可是死途,不論是誰進去都不可能活著出來。如果公子想得大機緣或者是想磨礪一下,不如去生途吧,至少生途還有可能活著出來,就算是九死一生,都有可能活著出來,但是死途不行,不論是誰,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是呀,公子,去生途便行,何必去死途?”連千鯉河的一位元老都勸李七夜,說道:“生途雖然九死一生,至少還有一生,死途那是十死無生!”
  天陵在土域,有人說天陵是土域的核心地帶,而且持有第一凶鑰匙的人在離開第一凶墳之時,可以用鑰匙在天陵換一個機緣!
  天陵有兩條路可以進去,一條是生途,一條是死途。雖然說號稱生途,事實上也是危險無比,進去的人基本上是九死一生!但是,盡管如此,千百萬年以來依然不少逆天強者或者天才俊傑都願意去生途走一走,除了有傳說中的大機緣,甚至是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之術外,生途也是一個很好的磨礪之地。
  至於死途就不用說了,進去的人沒有人活著出來,從來沒有人知道麵有什麼。有人說,那常年被死氣籠罩著,不論是誰進去都會死去;也有人說,那有惡鬼盤踞,進去的人都會死在那。
  不管如何,千百萬年以來,很多不信邪的人進去之後再也沒有活著出來,其中甚至包括一些無敵之輩。
  “死途,那可真的是死地,絕對不可能有人生還,莫抱著僥幸。”連揚老都不由得擔憂李七夜,說道:“那地方傳說曾經有一位被封為神皇的人進去,最終沒有人見到他活著出來。”
  “這個我知道,死途,十死無一生。”李七夜平靜地說道:“但是,我還是要進去,我有一件事未了,必須去一趟。再說,就算是死途,那是對別人而言,我能活著出來的,這個你們放心吧。”
  寶龜道人他們見李七夜心意已決,已經無法勸說,隻好輕輕歎息一聲,叮嚀李七夜小心,除此之外,無法再多說什麼。
  “我陪你去。”藍韻竹站在李七夜身邊忙說道。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我不能帶你進死途,隻有我一個人能進去。”
  “放心,我不跟著你去死途,我跟著你去土域,陪你抵達到天陵為止,剩下的路你自己走。”說到這,藍韻竹眨了眨眼睛,有三分俏皮,說道:“再說,連第一凶墳都來了,竟然沒有去中央域的土域看一看,豈不是很可惜?我去開開眼界也好。”
  李七夜看了她一會兒,然後點頭同意。
  李七夜與藍韻竹在道門之處與寶龜道人他們揮手道別,寶龜道人他們離開第一凶墳,而李七夜他們兩個人傳送向土域。
  當寶龜道人他們離開之後,李七夜兩個人也踏入道門,瞬間被傳送出去。
  當傳到土域之時,藍韻竹站穩之後張眼一看,眼前一片朦朧,一股泥土的氣息撲麵而來,似乎這特別幹燥一樣。
  放眼望去,整個土域茫茫一片,似乎整個土域籠罩在一層迷霧中一樣,天空上聚集的霧氣不論怎麼樣都散不去一樣。
  在土域中,山河起伏,無盡的大地似乎沒有盡頭,但是,在這山河之間,竟然聳立起一個又一個的石碑,這是墓碑。
  在這土域的山河中,有著無數的墳墓,有的墳墓隻是小小一個墳頭,立有一碑,也有的墳墓巨大無比,比一座巨嶽還巨大,立在墳墓之上的石碑巨大得可以擘天!也有墳墓懸於高空之上,神秘無比,也有巨墳架於兩條大脈之間,更有墳墓築於江河之上,一條巨大的江河隻盤繞著這麼一座墳墓而轉,最後江水流入墳中消失不見……
  在這土域之中,有著數不盡的墳墓,在這土域之中,有著千奇百怪的墳墓,怎麼樣的墳墓都有!
  隻要你能想像到的墳墓形狀,在這土域中都能找得到,似乎,九界之中的各種墳墓都聚集在這。
  這有著一座座的墳墓,有大有小,各式各樣,但是不論是怎麼樣的墳墓,不論墳墓多大多小,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每一個墳墓都有一塊墓碑,而且每一塊墓碑沒有銘刻上任何字,每一塊墓碑都空白無字。
  正因為如此,沒有人知道這一個個墳墓之中埋葬的是什麼人,更不知道這墳墓建於什麼時代。
  看著這起伏無盡的大地上有著無數的墳墓,藍韻竹不由得為之動容,看著眼前這麼多的墳墓,可想而知這葬著多少人。
  看著無數的墳墓,藍韻竹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喃喃說道:“如此之多的墳墓,乃是千百萬年積累而成,還是一下子葬下的?”
  “這個隻怕沒有人知道,至少,在鬼族所知的年代,土域的千萬之墓就已經有了。或者,它是在很遙遠的歲月之前一個又一個的時代所葬下,又或者,在遙遠無比的某一個時代,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所以葬下無數的存在。”李七夜看著這片天地的無盡墳墓,緩緩地說道。
  “遙遠的時代,那究竟是什麼時代?”藍韻竹不由得問道。
  李七夜輕搖頭,說道:“這個隻怕難有人知道,或者,至少要追溯到荒莽時代之前,又或者有我們所不知道的時代。傳說,為人所知的時候,第一凶墳一開始之時,土域就已經葬有千百萬的墳墓,後世從來沒有人能在這下葬過一個墳墓!”
  關於第一凶墳土域的千百萬墳墓一直是個謎,從來沒有人知道這無數的墳墓是什麼時候葬下,它究竟是無數時代葬下積累而成,還是一個時代所葬下。
  如果是一個時代所葬下,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能讓如此多人突然間同時葬在這?試想,能葬在第一凶墳這樣地方的人,隻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如果這麼多的人突然葬在這,應該有過記載才對。
  但是,關於第一凶墳土域千百萬墳墓卻無任何記載,後世之人甚至連這千百萬座的墳墓是什麼時候葬下的都不知道。
  看著這無數的墳墓,藍韻竹不由得為之失神,說道:“這千百萬墳墓所葬都是何方人物呢?”
  “這個隻怕也沒有人能給答案。”李七夜笑了一下,輕輕搖頭,說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被葬在這的人生前都很了不得。不隻是他們墳中有了不得的奇遇,同時,這每一座墓墳都強大無比,除了墓墳本身強大之外,它被強大無匹的力量鎮守著,不是了不得的人物,沒有這樣的待遇。”
  李七夜這一點說得的確沒錯。土域有千百萬的墳墓,而每一個墳墓都可以說是一個凶地,甚至可以說每一個墳墓都足以讓人致死。
  在土域中,每一座墳墓似乎都有強大的力量鎮守著,似乎,整個土域在冥冥之中,有著一尊無敵的仙王默默注視著這的每一座墳墓一樣。
  這使得每一座墳墓都被強大無比的力量鎮守著,沒有人能在這挖墓。
  這的許多墳墓除了有一些極為可怕的凶物之外,還有著莫明的凶險,甚至有些墳墓有著可怕的死屍或骷髏守著。
  今天五更,個人爆發,明天統計月票,求月票!!!!!!!!
  

Snap Time:2018-11-18 12:24:1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