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五百六十一章 暴風雨來臨

  特別是鬼族的修士更是為之興奮,不知道多少鬼族修士一下子從營地中衝了出來或者飛上空中,他們都想親眼看到這一場的龍爭虎鬥。雜誌蟲
  “終於要開始了!”特別是年輕一輩,不分種族都為之興奮,這對年輕一輩來說,遠不隻是一場龍爭虎鬥那麼簡單。
  帝座乃是天之驕子,李七夜乃是當今凶人,他們兩個人都是年輕一輩最巔峰的天才,他們之間一戰,若是能親眼目賭,對於孜孜求道的年輕一輩來說,必是受益匪淺,能親眼一觀此戰,在未來不論在悟道還是臨戰經驗,都會大有收獲。
  此時帝座那可怕的氣息狂飆,形成可怕的風暴,席卷整個水域,似乎他的風暴要撕裂整個水域一樣,讓任何人在心都不由得發怵,很難讓人想像,如此霸道可怕的氣勢竟然不是從一個大教老祖身上散發出來,而是從一個年輕一輩身上散發出來。
  “李七夜!”當李七夜走出來時,帝座目光如神矛,盯著李七夜。他此時此刻沒有狂吼,也沒有嘶叫,顯得特別的冷靜,但是,當他叫出李七夜這個名字時,宛如將李七夜的名字釘在鬼簿上一般,他的口吻讓人不寒而栗。
  李七夜走出來之後,看著橫斷天地的帝座,他當然明白怎麼一回事,他淡淡一笑,說道:“帝座!”
  “出來一戰,不死不休!”此時,帝座言簡意駭,雖然未出手,但是,那殺伐無情的氣勢已經一覽無遺。
  李七夜看著帝座,隻是淡淡一笑,說道:“戰與不戰,我倒無所謂,不過,你應該收到了遺言,神燃鳳女曾讓我轉告說讓你不要為她報仇!”
  “住口!”一提到神燃鳳女,帝座頓時厲喝一聲,瞬間,他整個人如同狂暴的神靈,可怕的氣息席卷天地,轟鳴不止。
  此時,帝座全身散發出了血氣,一縷縷的血氣化作可怕的殺機,每一道殺機宛如尖銳無匹的神矛刺裂天穹。在這瞬間,帝座可怕的殺機就像神矛一樣布羅天地,冰冷殺伐的氣息頓時彌漫整個天地,讓許多人不由得打了一陣寒顫。
  “李七夜,戰與不戰都由不得你!”帝座聲音冰冷,霸道殺伐,冷冷地說道:“你若是戰,我便放了千鯉河一眾,若是不戰,我先鎮殺千鯉河所有弟子,然後再取你頭顱!天下雖廣,無你容身之地!”
  帝座這話一出,不隻咄咄逼人,更是殺伐無情,為了神燃鳳女報仇,他不惜趕盡殺絕,甚至不惜屠滅千鯉河。
  “這一點倒不用賢侄勞心。”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慍不火的聲音響起,此時,一條巨大的鯉魚從百聖帝陣中遊了出來。
  巨大的鯉頭頂上竟然懸著一顆寶珠,這顆寶珠垂落一縷縷的仙光,似乎能照徹天地間的一切秘密一樣玲瓏珠!千鯉仙帝留下的寶物。
  “不可能”看到千鯉河的巨大鯉河從百聖帝陣中遊了出來,見鯉魚上的寶龜道人他們安然無恙,不少人大吃一驚,一位大教的掌門大吃一驚地叫道。
  “這怎麼可能?”就算作為帝統仙門的巨闕聖地諸老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大吃一驚。
  萬骨皇座的百聖帝陣他們很清楚,身處於這樣的帝陣中,沒有任何打鬥,甚至沒有任何動靜,千鯉河的鯉魚竟然能無聲無息而且平安地帶出所有人,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道路漫遠,走走歇歇,實在是不容易,幸好我們祖師留下一寶,好照明道路。”站在巨大鯉魚背上,寶龜道人緩緩地說道。
  雖然寶龜道人他們被收入百聖帝陣中,但是寶龜道人他們並不著急驚慌,因為他們擁有千鯉仙帝留下的玲瓏珠,在玲瓏珠這樣的無上寶物指引下,無聲無息地從百聖帝陣中走了出來,雖然時間花得長了一點。
  帝座目光一凝,氣勢滔天,依然冰冷殺伐!他冷冷地說道:“就算你們想幫助李七夜也無所謂,隻不過是再多殺幾千人而己!”
  寶龜道人倒沒有動怒,他緩緩地說道:“帝座賢侄是要解決私人恩怨,還是要對我千鯉河出手呢,或者說,你要向我千鯉河宣戰?”
  “哼,千鯉河又如何!”此時,祖山中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這聲音一響起,頓時大道轟鳴,這個聲音如天雷一樣滾滾響起。
  雖然祖山中的人沒有露臉,但是,當他一開口說話的時候,頓時可怕的氣息橫掃整個水域,在這一刻,任何人都感覺祖山上站著一尊無敵的存在,似乎他站在那俯視九天十地,似乎,天地一切在他腳下都變得十分渺小。
  祖山的人開口,讓所有人心顫了一下,就算是大教老祖都不由得臉色一變,因為祖山中的存在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們這一等級的存在感到壓抑。
  “這是傳說中的強人!”有大教老祖臉色一變,喃喃說道:“不知道萬骨皇座的哪一老祖親臨?”
  如此強大的氣勢,讓在場所有大教疆國、修士臉色大變,似乎此人出手就已經無人能敵了!
  “李七夜必死,你們千鯉河若是阻撓,便滅了你們所有人!”祖山蒼老的聲音霸道無比,完全是目中無人。
  這話一出,鬼族為之振奮,若不是帝座神態莊嚴,隻怕不知道有多少鬼族會開口歡呼喝采。
  “萬骨皇座的老祖開口了,李七夜死定了,現在就算神仙駕臨都救不了他。”鬼族的修士不由得為之興奮,嘿嘿一笑說道。
  “萬骨皇座的老祖呀,不管是哪位老祖親臨,隻怕這都是傳說中的強人!”有老不死輕輕歎息一聲,為之忌憚。
  萬骨皇座乃是一門三帝,他們隨位拉出一位老祖來都會讓其他大教疆國的老不死為之忌憚。
  帝座背後有萬骨皇座的老祖撐腰,這讓所有鬼族不由得為之振奮,甚至對整個鬼族來說,萬骨皇座的老祖表態就是對整個鬼族撐腰。
  現在在鬼族看來,不論李七夜有多強,他都必死無疑,以他一己之力,根本無法與整個巨無霸一般的萬骨皇座為敵!
  “殺死李七夜,讓他血債血償!”有鬼族修士不由得叫囂地說道:“與我們鬼族為敵,沒有好下場。”
  甚至有一些鬼族的大人物在暗中煽風點火,陰陰地一笑,說道:“嘿,何止是李七夜,就是千鯉河也對我們鬼族圖謀不軌,應該連千鯉河也一舉殲滅。”
  “我也覺得是,留著千鯉河是養虎為患,不如大家齊心協力,一舉將千鯉河拿下。”有鬼皇也陰陰地笑著說道。
  當然,這樣的話,這些教皇鬼皇不敢直接跟萬骨皇座的老祖說,他們都躲在人群中煽風點火。
  莫說這一次千鯉河囊括了大量有寶物,就是千鯉河所在的祖地千鯉湖,在這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為之垂涎三尺。
  現在如果萬骨皇座真的要向千鯉河開戰,那些大教疆國肯定會煽風點火,他們當然也想混水摸魚撿千鯉河的便宜。
  對萬骨皇座老祖的話,對在場鬼族的煽風點火,身為掌門人寶龜道人並不驚訝,他麵對祖山,輕輕抱拳,說道:“回萬骨皇座的老前輩,我身為晚輩,這樣的風波做不了主,還是請前輩跟我們的老祖說吧。”
  此時,千鯉河抬出一具神棺,而且神棺由長老親自抬出來,這具神棺乃是被海量的時血石包裹著,而且,用來堆疊神棺的時血石都是最好的時血石。
  如同一座山的時血石堆著這具神棺,如此海量的時血石,不隻說明這神棺中的人地位極高,也說明他的強大隻有用海量的時血石才能塵封他的歲月。
  “哼,不知道你們千鯉河哪位老祖駕臨,不知道如何稱呼?”祖山中的老祖依然沒有露臉,但是開口說話依然空目一切,依然高高在上,他就宛如是無敵的存在。
  事實上,他也的確有這樣的實力與資格說這樣的話,他活下來,已經是傳說中的存在,在他那一世,他就是逆天的強人,像他這種老祖,世間稱之為傳說中的強人,存在於大家的傳說中。
  “我的名字我也不大記得了。”而千鯉河抬出來的神棺依然以海量的時血石所封,神棺依然沒有打開,麵躺著的老祖依然沒有出世,神棺中隻響起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
  就是這麼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從神棺中傳出來,這聲音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微弱,好像垂死之人說話一樣。
  這個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時間太遙遠了,世事我都記不清了。隻記得當年世人欲擁我為神王,隻是我自愧不如,每每追思師祖的帝姿,我都感覺自己渺小,對於神王之稱一直愧不敢當,不敢登皇座。世人問我名誰姓誰,那就叫一聲藍神王吧。”
  這有氣無力的聲音說出驚人的話來,這話對於知道內幕的人來說,那是石破天驚。
  “藍神王是誰?”有修士還年輕,不知道藍神王是何方神聖。
  ^_^大戰將在,誰與爭鋒!!!!!!!!!
  

Snap Time:2018-11-22 18:37:53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