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夜世花

  但是,這個水潭不是夠強大就可以進去,進入這個水潭不在乎有多強大,而是在於有沒有參悟!
  巨闕聖地的老祖的確強大,眨眼間就走了四十步,但是,四十步之後就舉步維艱了,在這個時候,他取出了帝器,借著帝器的無敵,強橫地往水潭中推進。雜誌蟲
  巨闕聖地的老祖雖然強大,但是,論天賦、論悟性,哪怕他作為老祖,也不如天輪回這樣的絕世天驕!
  見巨闕聖地的老祖進去了,也有一些強者跟著進去,他們不是去追李七夜,他們是想得到機緣。
  而更多的人在潭邊選擇觀望,想看一看情況再決定。
  “嘩啦”就在這個時候,水潭的漩渦中竟然一條條的肥魚躍起,然而這一條條肥魚竟然晶瑩剔透,這一條條躍起的肥魚竟然是透明的,似乎這一條條的肥魚乃是由潭水化成一樣。
  “嘩啦、嘩啦”的聲音響起,一條條肥魚高高躍起,落入水中的時候向四處遊動,而且躍起來的肥魚越來越多。
  當肥魚躍起夠多的時候,在漩渦中慢慢地浮起一隻巨龜,這隻巨龜竟然也跟肥魚一樣晶瑩剔透,宛如潭水所化的一樣。
  而且,這巨龜背後背著一個巨大的石碑,這個石碑如同水龜一樣,也是一樣晶瑩易透,像是潭水所化,當這個水龜浮現之時,肥魚全部靠過來簇擁著這隻水龜。
  水龜馱著這麼一塊的水碑,而這塊水碑似乎與整個水潭為一體,當它被馱出來的時候,似乎連潭水都跟著上漲一樣,似乎,水碑是它,而水潭也是它!
  而藍韻竹一看到水龜背上的那塊水碑,她不由得為之動容,雖然隻是一塊水碑,但是這水碑的款式跟打開眾仙遺失藥園的那塊古碑一樣。
  “這,這能打開墳秘之地?”藍韻竹急忙對李七夜說道。
  “這個水潭本身就是水域墳秘之地的一部分,不過,想進入核心地帶,還必須打開這塊石碑。不管它,現在墳秘之地不重要,我們要進入墳秘之秘!”李七夜依然盯著漩渦說道。
  當水龜馱著水碑浮上來之後,一條條水魚立即簇擁著水龜。當所有水魚圍在水龜周邊的時候,水魚開道,水龜馱著水碑慢慢離開漩渦。水龜離開了漩渦,它馱著水碑在水潭慢慢遊弋!
  當水龜離開漩渦不久,漩渦深處出現一個小小的洞口,洞口黑漆漆的一片。
  “嘩啦”的水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黑漆漆的洞口浮出一朵花蕾,這一朵花蕾眨眼之間立在漩渦之中。
  “剝”花開之聲,這很輕很輕的花開之聲響起,但是,當很輕輕很的花開之聲響起的時候,在場所有人,甚至包括了整個水域的所有修士,都聽到了這一聲很輕很輕的花開之聲。
  就是這麼一聲很輕很輕的花開之聲,讓聽到這很輕很輕的花開之聲的修士心都跳了一下,這輕輕的花開聲,似乎能讓所有人的心跳漏跳一拍,這讓人感到窒息,甚至心驚肉跳。
  這個時候,這朵花蕾慢慢開放,這是一朵如蓮花一樣的花朵,但是,這麼一朵花卻是通體墨黑,這墨黑如同黑夜一般。
  當花蕾開放時,天空竟然暗了下來,一朵朵的花瓣開放,一朵花瓣就代表著一個黑夜,慢慢綻放的黑夜取代了白天。
  “這、這、這是怎麼了?”天空突然變成黑夜,讓所有人都一驚,而水潭邊所有修士看到這一幕,完全被震撼住了。
  花開天黑,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這已經顛倒了黑白陰陽!
  “這、這、這是無敵的花,這絕對是世間最強大的花!”看到這一幕,有大教老祖駭然失色。
  在這瞬間,十幾個身影衝入水潭中,這十幾個身影一出現,可怕的氣勢橫掃天地,就像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從地下爬起來一樣,突然十幾個逆天之輩衝了出來,連天地都不由得顫抖了一下。
  這十幾個身影全部都是那些躲在暗中不願意出來的大教老祖,甚至是有帝統仙門的老祖,但是,這一刻,這些躲在幕後的老不死什麼都顧不上了,隻要能奪到這朵花,就算他們賭上性命也值得!
  這十幾個老祖拚命衝入水潭,他們都恨不得能一下子衝到水潭中央,恨不得第一個奪到這朵花!
  “絕世寶物,臨世機緣!”看到這麼多的大教老祖都衝出去了,其他修士還能沉得住氣嗎?也不知道是誰嚎叫一聲,眨眼之間,無數的修士都像餃子下鍋一樣,許多的修士衝入水潭。
  “動手”當所有的花瓣綻放之後,李七夜對藍韻竹沉喝道。
  藍韻竹已經準備好了,李七夜一聲令下,她瞬間跨步而出,在這那間,天命輪回,一條星河橫亙於天地之間,當這一條星河卷下之時,天地隨之輪回,日月隨之交替,這一刻,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
  在這那間,水域時而為白天,時而為黑夜,時而一半白天,一半黑夜……
  命河天回,這是千鯉仙帝所創的天命秘術,此時,藍韻竹替換天地,無盡的輪回瞬間將這朵通體墨黑的花兒攏入輪回之中。
  但是,花朵綻放,看起來脆弱嬌小的花朵在綻放時卻有著可怕的力量,一片片的花瓣開放,似乎要撐裂九天,力量似乎要撕裂輪回一樣。
  然而,就在這那間,一個人影出現,當這個人影在輪回中浮現之時,宛如天命所歸,又宛如千鯉仙帝親臨!
  當這人影浮現之時,天命歸來,隻見璀璨如星河的大道一卷,將這朵花兒攏入其中,開放的花朵慢慢合攏,最終合攏成一朵花蕾。
  最終,花蕾落入藍韻竹的命宮中,藍韻竹施用他們祖師所創的“命河天回”,終於將這朵花兒收入了命宮中。
  “成功了”藍韻竹也不由得驚喜,她感受到這朵花兒的強大與可怕,她能得到這朵花兒,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機緣!
  “也隻有以這朵花為藍本所創的天命秘術才能得到這朵花,這叫天命所歸。”李七夜也為藍韻竹高興。
  當年,他本來希望千鯉仙帝能得到這朵花,可惜,千鯉仙帝運氣差了那麼一點點,否則也能得到這朵花。千鯉仙帝沒有得到,現在徒子徒孫得到了,這也是天命所歸!
  “不”看到這麼一朵絕世無雙的花兒被藍韻竹奪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抓狂,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嫉妒得眼紅,他們恨不得現在就搶過來。
  特別是那些大教老祖,他們不惜一切出手,但是都沒有機會得到這朵花兒,這怎麼不讓他們恨到發狂呢?
  “如此強大,這是什麼花?”藍韻竹不由得問道。雖然她還未嚐試這朵花的威力,但是,收下這朵花的時候,她就知道這朵花可怕無比了。
  “夜世花,隻怕世間隻有這麼一朵了。”李七夜說道:“它不隻強大那麼簡單,特別是你修練『命河天回』,它應該有更大的玄妙,有更大的作用,否則那就太讓人失望了。你們祖師未擁有這朵花都能成為仙帝,你現在擁有了這朵花,更應該有所作為。”
  “大叔,有你在,你覺得我有機會成仙帝嗎?”藍韻竹瞥了李七夜一眼,說道。這並不是說藍韻竹沒信心,就算是與幽聖三傑相爭,她都有信心放手一搏,但是,遇到李七夜,她反而完全沒有信心了。若是與幽聖三傑爭天命,她相信她自己還有機會,但是,與李七夜爭天命,她覺得絕對沒有機會。
  “對自己要有信心。”李七夜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
  然後,李七夜看著漩渦洞口,說道:“我要進去了,錯過這個機會,以後再也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了。”
  “我跟你進去。”藍韻竹忙說道。
  李七夜打開命宮,枯樹樁飛出,瞬間紮根在這個洞口,枯樹樁一下子打開一個黑色的道門,隨著李七夜一聲大喝,道門一下子將他們兩個人吸了進去。
  李七夜與藍韻竹被黑色的道門吸了進去,當藍韻竹與李七夜進去之後站穩,藍韻竹張眼一看,眼前乃是茫茫虛空一片。
  與在此之前木域的墳秘之秘不同,這乃是一片虛空,似乎他們被傳送到另外一個星空,在這,沒有生命,沒有萬物,隻有無盡的虛空。
  “我,我們往哪去?”藍韻竹看著眼前這無盡的虛空,不由得問道。
  李七夜遙望這片天地,最後一指遙遠的天宇,那是星辰閃爍,說道:“往那,如果沒有錯,那有我所需要的東西。”
  “是什麼東西?”藍韻竹不由得問道。單是一朵夜世花都已經讓她為之動容,這麼一朵夜世花,哪怕是對藍韻竹來說都已經是一個大機緣。
  但是對李七夜來說,似乎算不了什麼,甚至可以說他所圖的不是外人視如舉世無雙之寶的墳秘之秘,他所圖的另有所物。
  “不知道。”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第一凶墳有五大域,有五個墳秘,就算是我,也不敢肯定每一個墳秘之秘背後的東西。但是,墳秘之秘是有因果的。”
  

Snap Time:2018-11-15 12:02:53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