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五百零一章 仙凡

  大家都知道,神燃鳳女乃是帝座的未婚妻,神燃鳳女敗走,身為未婚夫,帝座肯定會為神燃鳳女出頭,但是,沒有想到會走到生死決戰的地步。&雜誌蟲&
  但是,細細一想,帝座一開口便是生死決戰也不足為怪。李七夜不止大敗神燃鳳女,而且還斬殺神燃皇子,既然雙雙都撕破臉皮,到了無法和解的地步,帝座肯定會為自己小舅子報仇!
  此時,不少人屏住呼吸看著這一幕,都想看一看李七夜到底應不應戰!事實上,很多人都期待著這一戰。
  “帝座道友,我們護教人還在閉關中。”寶龜道人搖了搖頭,說道:“隻怕現在不能由你的願,如果你想決戰,得要待到我們護教人出關之後。”
  寶龜道人這樣的話引得不小的騷動,不少鬼族的修士為之不滿。
  “哼,姓李的一定是不敢露臉,他肯定是不敢應戰!”有鬼族的修士冷哼地說道,特別的不滿。
  也有鬼族修士冷笑地說道:“人族螻蟻就是如此,欺軟怕硬,哼,姓李的小輩算什麼東西,帝座大人斬殺他輕而易舉!現在隻怕他早就被嚇破了膽,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這隻怕由不得他!”帝座聲音霸道,冷冷地說道:“最好讓他立即出關,否則後果自負!”
  “怎麼樣的後果?”這個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說道:“難道不成你要變成瘋狗來咬我不成?”
  這個時候,李七夜悠然而至,他在藍韻竹的陪同下走了出來,他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帝座,說道:“要戰嗎?”
  李七夜出現,頓時讓那些鬼族的人閉上嘴巴,而人族的修士一看頓時為之興奮,有人族修士冷笑,看了一眼剛才說話的鬼族修士冷笑地說道:“帝座又算什麼,李七夜是我們人族少年仙帝!區區一個帝座也能擋得住我們人族少年仙帝的步伐?”
  在幽聖界,人族與鬼族的關係本來就不是很好,特別是一些鬼族仗著自己勢大人多,對人族不屑一顧,這讓很多人族修士感到憋氣。
  現在李七夜橫空出世,血屠鬼族,這讓許多人族修士覺得為之揚眉吐氣。
  這樣的話頓時讓鬼族修士不爽,立即反譏,冷笑說道:“一個姓李的小輩算什麼東西,看著吧,我們帝座大人三招之內必將他斬殺。”
  “帝座就了不起?跟我們的人族少年仙帝比起來,一根蔥都不如,我們少年仙帝也一樣在三招之內斬殺。”人族修士也立即反擊。
  一時之間,不少看熱鬧的修士唇槍舌劍,不少人加入這兩個陣營,現在鬼族看不起人族,人族也看不順眼鬼族。
  而在千鯉河營地這邊,帝座高坐於九天之下,他俯視著李七夜沉聲說道:“就怕你不戰!”
  “要戰,隨時都奉陪!”李七夜也不由得磨了磨拳頭,有些躍躍欲試。最近他悟了一門功法,正想試試它的威力,毫無疑問,對他來說,帝座是一塊很不錯的磨刀石!
  “好!時間你選!”帝座霸氣無比,沉聲說道:“你的狗命本座要定了,從現在起,你的狗命唯有我可取!本座要用你的首級告訴所有人族螻蟻,敢與本座為敵,殺無赦!”話一落下,他取出他的令旗擲向千鯉河的營地。
  帝座的令旗可有著不小的威力,一旦被他的令旗插上,這個地方必是他的敵人,而且外人絕對不能插手。
  “鐺”的一聲響起,帝座的令旗還沒有插在千鯉河的營地上,在空中就被一道寒光擊中,這道寒光如同金翎,一擊中令旗,頓時將令旗粉碎。
  竟然有人出手毀了帝座的令旗,這頓時讓人大吃一驚。要知道,毀帝座令旗,那就是與帝座為敵。在幽聖界,敢與帝座為敵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此時,大家才發現在空中已經站著一個人,一個全身穿著神甲的人。當金翎一般的寒光擊碎令旗之後,這道寒光飛回神甲的手臂之上,那是神甲的一塊金片。
  大家都沒有看清楚虛空之上什麼時候站著一個人,這個人全身被神甲所包裹著,看不清他的麵目,看不清他的身材,甚至是男是女都無法看清。
  這件神甲很大,比普通男子還高出半截,吞吐著五色的光芒,而且,在五色光芒中,神甲浮現五大異象,有神樹擎天,有天火焚滅,有大地厚重,有汪洋無窮,有神藏開啟,這五大異象沉浮不止,十分壯觀。
  事實上,這何止壯觀,而是十分震撼人心。這五大異象沉浮之時宛如一個仙界被打開一樣,似乎這具仙甲來自於仙界,甚至有可能這副仙甲可以通往仙界。
  “這,這是什麼人?”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全身神甲所包裹的人,不少人都麵麵相覷,不由得喃喃地說道。
  在場許多修士中,甚至很多人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但是,一個很多人都不認識的人卻偏偏敢毀帝座的令旗,這也太囂張了吧?
  “仙凡”看到突然冒出來的人,帝座一雙眼睛璀璨,如同神燈一樣,兩股神光從雙眼中射出,落在這具神甲上,似乎他要看透這具神甲,看一看麵的人一樣。
  “鬼族又有什麼了不起!”神甲中響起一個如同金屬清脆的聲音,這聲音聽不出是男是女,聲音十分有韻律節奏,似乎金屬交鳴一樣。
  “敢視我人族如螻蟻!”神甲中的人說道:“那就先讓我領教領教鬼族的所謂天才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仙凡,你真以為是本座的對手嗎?”帝座凝視神甲,沉聲說道。
  而神甲之內響起的聲音說道:“帝座,等你成為真正的仙帝再來說這句話,你離仙帝還遠著呢,也敢在我麵前大言不慚!”
  “仙凡,你想戰也不難,待本座了結此間之事,隨時奉陪!”帝座沉聲說道,氣勢如虹,咄咄逼人。
  神甲中被稱之為仙凡的人說道:“何需等待,擇日不如撞日,就趁現在吧!”
  突然冒出一個人叫仙凡的人,一個全身被神甲所包裹的人,甚至是看不清人的人,突然挑釁帝座,如此霸氣囂張的人,竟然很多人沒聽說過他的名字。
  “仙凡”陪在李七夜身邊的藍韻竹不由得驚訝地說道:“他終於跑出來了,這家夥夠逆天呀。”
  至於更多人根本就不認識仙凡,甚至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聽過。
  “仙凡,是誰呀,什麼來頭,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竟然敢挑戰帝座大人?”鬼族的很多修士相相麵覷,不由得為之奇怪。
  “這是人族的強者嗎?”連人族的修士都很奇怪。很明顯,這個叫仙凡的人是為人族出頭,但是,在人族中好像沒有聽過這樣的一個名字。
  “仙凡”有一位來自於遙雲的大人物一擊掌,說道:“我想起來了,在十多年前愚山老仙國曾經有一個傳人就是叫仙凡,後來失蹤,再也沒有露過臉。”
  “愚山老仙國的傳人?”聽到這話,不少人為之動容,就算是鬼族的修士都不敢小覷。
  愚山老仙國乃是一門雙帝的傳承,以帝蘊而論,愚山老仙國或者比萬骨皇座少了一位仙帝,但是,不見得愚山老仙帝就比萬骨皇座弱。
  要知道,曾經有傳說地愚仙帝年輕時在第一凶墳中得到大造化,甚至後世有人認為地愚仙帝在第一凶墳中開啟一個無上寶藏,所以,很多人認為愚山老仙帝擁有驚人無比的底蘊!
  “愚山老仙國的傳人?”有人不由得喃喃地說道。事實上,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愚山老仙國的傳人。
  很久的一段歲月以來,愚山老仙國雖然威懾天下,但是似乎變得低調,而且很少過問外界之事。
  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愚山老仙國的掌門是誰,不知道愚山老仙國的下一代傳人是誰!因為愚山老仙國自從低調之後,就慢慢淡出很多人的視野。
  “我也想起來了,愚山老仙國的確立過傳人,聽說當時還邀請一部分傳承前去參加大典,不過,聽說當時隻邀請遙雲的帝統仙門,包括千鯉河。”有一位遙雲的掌門也想到這件事,不由得說道。
  仙凡,愚山老仙國的傳人,但是他在幽聖界卻是聲名不顯,甚至神秘無比,他的出身無人能知,甚至是男是女都沒有人知道。
  當年愚山老仙國立他為傳人的時候並沒有告示天下,而隻邀請極少一部分人參加觀禮,隻有像千鯉河這樣的帝統仙門才被邀請,而且不包括鬼族!
  此時,帝座與仙凡在空中對峙著,帝座冷視神甲,至於仙凡,他整個人被神甲包裹著,外人根本看不到他是什麼樣的神態。
  “這家夥了不得,在愚山老仙國是怎麼樣的來曆?”身為這一場風波的主角,李七夜反而被晾在一邊。他看著五大異象的神甲也為之驚訝,問身邊的藍韻竹。
  藍韻竹看了一眼自己師尊,當年傳位盛會寶龜道人是參加了,也知道一些秘密。然後她說道:“具體來曆說不清楚,聽說是人族出身,事實上愚山老仙國對於他的身分很保密,而且他本身也十分低調。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被立為傳人之後,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9 02:37:0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