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四百六十六章 彼岸的秘密

  “萬古以來,即使是承載天命、執掌乾坤的仙帝,也無法掌控天地真道,最多隻能掌握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雜×誌×蟲∥”李七夜說道。
  “這、這怎麼可能?”秋容晚雪呆了一下,感到不可思議。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仙帝是無敵的,承載天命,執掌乾坤,而李七夜卻說仙帝也不能執掌天地真道,不能掌握真正的天地大道,這樣的話說出來,隻怕沒有人能相信。
  “世間不可能的事情太多了。”李七夜笑著說道:“事實上就是如此,想要真正掌握天地真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什麼?”秋容晚雪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李七夜望著遠處,說道:“原因很簡單──生命!即使是仙帝,也不可能憑空創造生命。比如說沒有種子、沒有樹根,或者連一片樹葉都沒有,仙帝就算無敵,也不可能憑空生長出一棵樹來。”
  “如果有種子,仙帝有手段可以讓它一夜之間長成參天大樹;或者一根樹枝,仙帝也可以讓它紮根於泥土,生長成樹木;或者是一片樹葉,仙帝也有可能以最逆天的手段讓它生出根須,最終生長成大樹。”
  李七夜頓了一下,才又說道:“如果什麼都沒有,仙帝就不可能生出一株參天大樹,仙帝不能憑空創造生命,就算他想逆天而行,想創造生命,也必須要有創造生命的根本才行!憑空創造生命,那是賊老天的事情,說文雅一點,那是天地真道的事情,明白沒有?”
  秋容晚雪整個人愣在那,李七夜的這一席話震動她的心神,宛如為她打開了一扇前所未有的門戶,讓她看到了一條從來沒有觸摸過的大道,似乎在這一刻,讓她走入了大道的殿堂一般。
  仿佛在此之前,她一直都隻是在大道殿堂之外,雖說已經身為王侯,修練了很強的道法,擁有很強的道基,但那似乎都隻是照搬而已。
  就像是前人建築好的房子,她不過是搬進去,再裝潢一番住下罷了。而今,她好像明白了應該怎樣建築房子,或者說,應該一磚一瓦建造出自己的房子!
  看見秋容晚雪的神情,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想的沒錯,這就是開創屬於自己的大道,就算修練了仙帝之術,那也不過是前人的道而已。沒有自己的道,在未來,又談何建國封神?沒有自己的道,又如何能得到天命的承認,又如何能承載天命!”
  秋容晚雪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創大道,那是大賢才能接觸到的範疇,她現在隻是王侯,還有很遠的距離,但是李七夜這一席話卻讓她受益匪淺。
  李七夜帶著秋容晚雪繼續前行,走了沒多久,她卻注意到了一個奇異的景象,就在天空之上。如果不遠望天際,很難注意到上麵的東西,但若是留意到了,就會發現那竟然有一個國度。
  在天穹的最深處,竟然有仙光吞吐,有神焰沉浮,隱約間還可以看到有宮殿古樓聳立,那似乎是一個廣闊無比的國度,似乎是另外的一個世界,每一座巨大宮闕仿佛都承載著三千世界一般。
  這樣的一個國度屹立在九天之上,高居於天穹雲端,看起來是那麼的夢幻,看起來是那麼的不真實。
  “那、那是什麼?”秋容晚雪指著九天之上的國度,好奇地問道。
  李七夜遠眺那個國度,淡淡說道:“你可以稱它為『上天國度』,至於它究竟是什麼,那就無需多去追究了。”
  “上天國度。”秋容晚雪不由喃喃覆述,突然反應過來,忍不住問道:“公子來過這?”
  “不。”李七夜搖了搖頭,“我也是第一次來這,這地方不是那麼容易來的,而且在一般情況下,這也不允許外人進入。不過現在情況有些不同,若不是因為一些事情,我也沒必要來此。”
  秋容晚雪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情,但她隱隱覺得與祖流主人有一定的關係。
  李七夜每走一個地方就停下來,好像是在觀摩什麼,又好像是在參悟什麼。
  說來也奇怪,這片大地上有五光十色衝天,但是每一個地方的顏色都不同,有的地方是黃金色,有的地方是白色,也有的地方則是冷色……
  見到李七夜的舉動,秋容晚雪奇怪地問道:“公子參悟的是什麼?”
  “功法、章序,談不上參悟,隻是看上一眼。這的東西實在太過龐大複雜,難以一眼看透。”李七夜說道。
  “功法、章序?”秋容晚雪呆了一下,不由舉目四望,但這的一切雖然都是天地大道所衍化,她卻未能看出其中有什麼功法。
  李七夜笑了一下,帶著秋容晚雪爬上一座筆直高聳的山峰,把眼前的山河盡收眼底。
  “你看這方天地,腳下的筆直山峰,乃是劍道之式;再看前麵那片鬱鬱的森林,那是壽輪之法;還有前方那條滔滔江河,那是一門橫天之術;再看那座殘山,乃是一門尚未完成的叩天之功……”李七夜一一指給她看。
  秋容晚雪仔細看去,卻依然無法看出其中的玄奧,不過被李七夜點醒之後,她的確隱約有一點感覺,比如他7--們腳下的這座高峰,現在隱隱能感受到有劍氣在波動。
  “我天賦淺陋,無法參悟玄奧。”秋容晚雪慚愧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這不怪,此地的玄奧已經遠遠超出你的想像,就算是我欲窺全貌,隻怕也需要不少的時間。”
  “公子為什麼不參悟這的所有功法呢?”秋容晚雪不由問道。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可說是功法無數的地方,一座山便是一門功法,這麼多功法就在眼前,不論是誰都會垂涎三尺,恨不得全數領悟。
  “這的功法不適合我。”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是屬於你們鬼族的功法,我完全不適合修練。”
  “再說,就算我參悟了這的功法,也沒有什麼作用。留下這些功法的人,那是極為逆天之輩,同樣的一座山,橫看成嶺側成峰,每一個人的領悟不同,每一個人的見解不同。此地隻是留下了大道的架構而已,所以每一門功法,每一個人的參悟完全不一樣,甚至會有天壤之別……”說到這,他頓了一下。
  “……如果你想參悟透它的真正本源,要嘛你達到了跟這個人一樣的境界,要嘛就是擁有足夠驚天的見識,擁有無上的天賦,細細剖析,抽絲剝繭,才可能探究本源。當然了,想要追溯這每一門功法的本源,絕對需要大量的時間。”
  李七夜笑著說道:“而就算你參悟了這一門功法之一二,隻怕也難以傳授給他人,各個的見解不同,領悟便不一樣,絲毫之差,便是天壤之別!不過,若你能參悟其中一些功法之一二,倒是會對於你們受益匪淺,因為這是你們鬼族的本源!”
  “我們鬼族的本源?”秋容晚雪聞言一愣,感到不可思議。
  李七夜點頭道:“可以這樣說,至少你們鬼族的參悟是起源於此。如果讓你們知道這塊地方是鬼族的無上道土,那必將了不得!”
  秋容晚雪完全被震撼得呆住了,如果說這個地方是他們鬼族修道的起源,那麼,這的功法就是他們鬼族修士的根源之術了!
  “這、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秋容晚雪久久難以回過神來,好不容易才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可思議地詢問李七夜。
  李七夜說道:“一片廢棄之地,有一個人把廢棄的天地萬道扔在這,然後這就成了垃圾回收之地。”
  “廢棄之地、垃圾回收之地?”秋容晚雪秀目睜得大大,訝然道:“這、這怎麼可能,這不是我們鬼族的參悟起源之地嗎?”
  “對你們來說確實如此,在很久遠以前的時代,你們鬼族的很多修道之術是從這傳出去的,或者說是這個人傳出去的。不過對他來說,這就是廢棄之地、垃圾回收之地。”
  “為、為什麼會把這麼強大的功法廢棄在這?”秋容晚雪看著這一片天地。這麵隻怕藏有無數的功法,若是能參悟所有功法,恐怕會有無數人為之瘋狂。
  李七夜望向遠處,輕聲說道:“因為他失敗了!所以他把失敗的嚐試全部丟在了這。比如我們腳下的這座山是劍式,此乃金也;而那座森林,雖是壽輪之法,事實上乃是木也;前麵的汪河雖是橫天之術,但此乃水也……也就是五行,明白不?他曾嚐試以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借此逆天。”
  “借此逆天?”秋容晚雪不由說道。
  “創造生命。”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不過,他顯然沒有成功。看這就知道了,他曾經是作過無數的嚐試,卻都沒有成功。”
  “創造生命?”秋容晚雪心中劇震,剛剛李七夜才說過,創造生命是蒼天的事情,沒想到竟然有人逆天而為。
  

Snap Time:2018-11-13 04:07:15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