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祖流的主人

  若是外人看到這一幕,還以為李七夜是瘋了,竟然跟一尊石人說話。じ雜誌蟲じ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坐在石椅上的石人竟然是柔化起來,剛剛明明還是一尊石人,但是,它身上冷硬的條線就像融化了一樣,由一尊石人變成了一個人。
  這個人本是半臥地坐在石椅之上,此時他坐了起來,筆直坐在石椅上,雙眼一打開,露出了深邃無比的眼睛,似乎這雙眼睛是可以通往古今一樣。
  雖然他的容貌被神冠的垂旒所擋,但是,這一雙眼睛卻能讓人看得一清二楚。
  石人突然活了過來,這把秋容晚雪嚇了一大跳,在這個時候,她才明白,坐在石椅上的根本就不是石人,那隻不過是沉睡而己。
  “你應該知道,這並不歡迎你。”坐在石椅上的人終於開口了,他的聲音好像是從另外一個地方傳來一樣,雋永而讓人難於捉摸,聽聲音,根本就聽不出是男是女。
  當秋容晚雪仔細看這位祖流的主人之時,她心麵一震!祖流主人身上隱隱的血氣,讓她可以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活人,不是鬼,不是那種沒有血肉之軀的執念,這絕對是一個活人,有血有肉。
  有了這樣的發現,秋容晚雪在心麵嚇了一大跳,祖流是酆都城最強大最神秘的傳承,而它的主人竟然是一個活人,若是這樣的消息被人知道,這是多麼的讓人震撼。
  在酆都城內,任何一個傳承都是由酆都城的鬼使所組成,外來的修士根本就是不可能加入酆都城的任何一個傳承。
  現在,祖流的主人竟然是一個活人,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對於祖流主人的話,李七夜毫不在乎,從容不迫地說道:“你這不也見我了嗎?這怎麼能說不歡迎我呢。”
  “不管是什麼”祖流主人的聲音響起,說道:“過去的也好,現在的也好,總之,這沒有你所需要的東西!”
  李七夜笑著說道:“話不要說得這麼絕情好不好,我們是不是朋友?我們是不是生死之交?”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秋容晚雪呆了一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酆都城的鬼使不可能與修士交朋友,但,退一步想又覺得不是不可能,眼前祖流的主人不是鬼使,是一個活人。
  但,這讓秋容晚雪在心麵也奇怪,李七夜竟然與祖流主人交上朋友,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是,我並不認識你!”祖流主人的話說得很直接。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你這話是自欺欺人,以前的我也好,現在的我也好,不管怎麼變,你都知道,我還是那個我!別人看不出來,但,你卻不可能看不出來!”
  秋容晚雪聽得有些奇怪,但是,她當然不知道,李七夜所說的以前的我指的是陰鴉時候的李七夜,這樣的秘密秋容晚雪當然不知道了。
  “就算我現在不是當年那個戴著帽子的小鬼,但,我依然還是我,你說是不是?”李七夜笑著說道。
  千百萬年以來,李七夜並非是一直以陰鴉的真身出現,很多時候他是用各種手段變換成其他模樣出現,他是把自己的真容、自己的痕跡隱於時間長河的幕後。
  “你自己知道!”祖流主人的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樣,帶著三分的冷意,說道:“自從你從酆都城騙走了那個人之後,你就應該知道,你是酆都城不受歡迎的人。若不是我,隻怕你連酆都城都進不來,早就受到追殺!”
  “話不要這樣說,我真要來酆都城見你,誰都攔不住我,你說是不是?我這個人一向都是情深義重的人。”李七夜笑著說道:“當然了,以前發生的事情,我是十分感激……”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流祖的主人是冷冷一哼!
  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當時的事,你也不能說怪我,說我把人家騙走了,那就肯定大錯特錯。是他要離開,這樣的事情怎麼能怪到我的頭上。”
  “你敢說你沒有慫恿他逃出去?”祖流主人的聲音響起,雖然聽不出他的聲音是男是女,但是,聽聲音就知道他對李七夜是很不爽。
  “呃”李七夜幹笑了一聲,說道:“這個嘛,該怎麼說呢,我隻是談談心事,聊聊外麵世界精彩而己,僅此而己,其他的事情我是什麼都沒做。”
  “沒有你的幫助,他能離開酆都城,這話你覺得會有人相信嗎?”祖流主人很明顯的不爽李七夜。
  “呃,這個嘛。”李七夜幹笑了一下,然後說道:“這事,這事該怎麼說呢,其實這是他本身的一個大造化,他沒有這樣的造化,不論是誰來了,也是幫不了他,你說是不。既然他有這樣的大造化,說明這是天意,我所做的事情,那隻不過是順手推舟而己。”
  “再說了,以後的事都與我無關,那隻是他的努力而己。”李七夜笑著說道:“他離開酆都城之後,我就沒怎麼見過他了,後來嘛,他有那樣的成就,這隻能說離開這的確是天意,你應該選同這樣的說法吧。”
  秋容晚雪聽得有些奇怪,她不知道他們兩個口中的他是誰,但,她知道兩件事,一,李七夜與祖流的主人是認識的,而且交情還很好,二,李七夜幫某一個人逃出酆都城!
  這個時候秋容晚雪明白,李七夜曾經來過酆都城,說不定這幾年來他一直都是進出酆都城,不然不可能與祖流的主人那麼熟。
  然而,秋容晚雪並不知道,這並不是在這幾年前或者這幾年內發生的事情,當然,那個離開的人,也不是在幾年前離開。
  李七夜與祖流主人所談的事情,不是這幾年或者幾年前所發生的事情,而是幾十萬年前的事情,那是很遙遠的事情!
  對於李七夜的話,祖流主人明顯是冷哼了一聲。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這一次來,也不敢為難你,我想知道夜海變清的事情,希望你能告訴我一些事情。”
  “不知道”祖流主人說道:“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告訴你!”
  對於祖流主人的態度,李七夜不由為之沉默起來,過了很久,他對秋容晚雪柔聲地說道:“你在外麵等我,我還有一點事情。”
  秋容晚雪也不問為什麼,她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從退出大殿。
  秋容晚雪離開之後,李七夜看著祖流主人,輕輕地歎息一聲,然後索性就地盤坐起來,看著祖流主人,與他耗起來了。
  “當年的事,我的確是不應該把他弄出酆都城,這的確是壞了酆都城的規矩。”李七夜苦笑了一下,說道:“但,我的確是動了愛才之心,你知道,他能得到這樣的造化,這算是天意。不管他是人是鬼,但,你應該明白,他有成為仙帝的資質,最後也是證實了這一點。我是履行諾言,離開酆都城之後,我是沒有怎麼幫過他,但,他的確是成為仙帝,這不是嗎?”
  “你也應該知道,當年發生這樣的事情,萬一一步走錯,就是引來滔天之變!”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但,他一直都是走對了,他並沒有對酆都城不利,你說是不,他隻是想走出去而己,事實上,他成了仙帝,也是沒少維護酆都城!你不覺得讓那一方多一個強敵,這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嗎?”
  祖流主人沒有作聲,沉默起來,李七夜也是靜靜地坐在那,也沒有說話。
  “恭喜你,你最終還是奪回了你的身體。”沉默了很久之後,祖流主人開口說道。
  李七夜露出笑容,說道:“有誌者,事竟成。我也希望你有一天能走出酆都城!歲月太遙遠了,你說是不是。”
  “我想要離開,隨時都能離開!”祖流主人隻是說了這麼一句冷冷的話。
  “但,你並沒有離開,你說是吧。”李七夜輕輕地歎息說道:“萬載何等悠長,但是,你卻長眠於此,你的歲月,除了沉睡還是沉睡。我知道你不願意,但,我還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出去走一走。歲月不一定要漫長,重要的是要精彩!”
  “我的事,我自己會作主。”最後,祖流主人說道。
  李七夜說道:“不過,這一次是一個機會,你不覺得嗎?這一次我想大幹一場!首先,你必須告訴我夜海的事情!我要知道夜海的具體情況,同時,我想再跟你借一樣東西。”
  “第一凶墳的鑰匙嗎?”祖流主人冷冷地說道。雖然李七夜說了這麼多,但是,似乎他對李七夜還是有不滿的地方。
  “不”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以你我兩個人的交情,第一凶墳的鑰匙你就不要說借了,好不,你直接取給我如何?這一次我也算是厚著臉皮來找你!”
  “那以前幾次怎麼又沒有厚著臉皮來?”祖流主人冷聲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6 02:47:03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