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古老的傳說

  “此寶乃是仙帝所留嗎?”秋容晚雪不由動容,曾封一界,這樣的寶物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無敵!這樣的寶物,那絕對是可以堪比仙帝真器。雜v誌v蟲
  “不。”李七夜輕搖頭,說道:“此物並非是仙帝所留,至少世間沒有人知道它是何人所留,它的來曆嘛,可以追溯到很遠古很遠古的時代,至少是神話時代,甚至有可能是更久遠的時代。”
  “怎麼可能!”秋容晚雪不由變色,說道:“神話時代那隻不過是傳說而己,這還不是真的,世間怎麼可能還比神話神代更久遠的時代。”
  九界之中被人所知的時代一共是有四個時代,接時間順序來排列,分別是:荒莽時代,拓荒時代,古冥時代,諸帝時代。
  諸帝時代一直到現在,有人把諸帝時代止於踏空仙帝,這原因很簡單,因為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黑龍王撕裂了天命,使得九界進入了道艱時代,但,也有人認為諸帝時代現在依然還要以繼續,而道艱時代乃是太短,不能單獨劃為一個時代。
  事實上,真正有完整記載的,也就是諸帝時代,雖然說古冥時代依然還有記載,而且記載也比較完整,但,這個時代依然有所殘缺,這個時代發生的一些事情永遠成為了秘密,沒有人知道。
  到了拓荒時代的時候,記載已經是殘缺不全了。可以說,拓荒時代是九界各族奠定自己基礎,先賢們選擇了自己的紮根之地。就像是人族一樣,人族是不是起源於人皇界還很難說,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拓荒時代,人族已經在人皇界紮根,使得人皇界從此成為了人族的祖地。
  更久遠的荒莽時代,這已經是很難追溯了,在那個時代,九界各族都是很弱小,關於這個時代的記載,隻有隻言片語,很少有這一方麵的記載。
  在九界之中所有人都認為時代止於荒莽時代,這是最古老的時代。
  當然,還有一個時代,那就是在荒莽時代之前的一個時代,這個時代稱之為神話時代,因為關於這個時代已經沒有記載了,隻存於一些殘缺的神話之中,而且這個時代是不是真的存在,後人無法得知,很多人認為神話時代是不存在,隻不過是傳說而己。
  現在李七夜一說比神話時代更古老更久遠的時代,這怎麼不讓秋容晚雪為之動容呢,神話時代都已經是隻留在傳說了,若是有比神話時代更久遠更古老的時代,那是屬於什麼時代?
  “是有。”李七夜風輕雲淡,說道:“隻不過,有些事情已經是無法追溯了,太古老了,太久遠了。有一些東西,隻是成了神話,隻是成了傳說。但是,隻要你有足夠的時間,足夠的耐心,還是能發現更古老更久遠的時代所留下的跡痕,雖然那些時代的跡痕快要消失了。”
  秋容晚雪不由呆了呆,神話時代已經夠久遠夠古老了,若是比神話時代更古老的時代,她實在是不敢想象。
  “那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時代?”秋容晚雪不由說道。
  “沒有人知道。”李七夜莞爾一笑。當然,有些東西他是知道,有些東西連他都不敢肯定,如果能得到九大天寶這樣的東西,他或者能解開一些萬古無人能知的秘密。
  此時,李七夜伸手輕撫銅門,隨著李七夜輕輕撫過之時,銅門上的道紋像活了過來一樣,像是一條條河魚在遊動,而李七夜大手撫動之時,竟然會灑落淡淡的銅光,似乎李七夜是召喚了這件寶物一樣。
  “封天五道門,看來小鬼是急切需要一些東西呀,不然,不會拿出這樣的東西來交易。”李七夜都不由感慨地說道。
  秋容晚雪見道紋像河魚一樣在遊動,她隻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去看,這東西太可怕了,像是勾魂攝魄一樣。
  李七夜倒是觀看了好一會兒,最後隻是輕輕地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說。
  秋容晚雪是不敢去看這東西,不由是閉上了秀目,一會兒之後,她耳邊卻響起了李七夜調笑的聲音:“我們親愛的族長大人,今晚是不是與我共枕同眠呢。”
  李七夜的話把秋容晚雪嚇了一大跳,她一睜開眼睛,李七夜的臉龐就近在咫尺,一時之間,她都不由僵住了,因為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還躺在李七夜的懷,剛才她是驚嚇過渡,竟然忘記了自己是倒在李七夜的懷。
  此次,他們兩個人的姿態說多親蜜就有多親蜜,他們之間的氣氛說多曖昧就有多曖昧,總之,他們兩個人此時是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看來我們親愛的族長是同意跟我共枕同眠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秋容晚雪頓時粉臉通紅,全身火辣辣的,她是第一次與人如此的親蜜,這讓她羞得無地從容,她立即掙紮跳了起來。
  “亂講,哪有這樣的事情。”秋容晚雪臉兒紅得像晚霞,她都不敢抬頭來看李七夜。本是熟雅的她,此時嬌羞的模樣,嫵媚入骨,盈盈秋水的秀目都快滴出水來了。
  秋容晚雪是羞得無地從容,她感覺是全身發燙,火辣辣的,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她芳心縈繞不散,這種異樣的感覺讓她全身都酥麻麻的。
  秋容晚雪不敢久留,這的氣氛實在是太曖昧了,她轉身就走,離開這個房間。
  “翠天蟬好好地培養。”秋容晚雪剛出到門口,後麵傳來李七夜的話,說道:“這東西了不得,在未來對你們雪影族大有裨益,說不定能讓你們雪影族崛起。”
  聽到李七夜的話,秋容晚雪芳心是暖暖的,有許多說不出來的感動,這種感覺在她芳心盤繞,最後化作了一股甜蜜,這股甜蜜都把她的芳心給融化了……
  秋容晚雪離開之後,李七夜隻是莞爾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看著封天五道門,默默地把它收了起來。
  最後,李七夜拿著小木棺,放在眼前,仔細地觀看,細細地把玩,過了好一會兒,不由喃喃地說道:“連這樣的東西都出世了,還有什麼東西不可能跑出來呢,現在連天古屍地的那具木棺跑出來都不讓我覺得奇怪了。”
  最後,李七夜也收起了小木棺,他跌坐於床上,運轉功法,修練起來。
  此時李七夜整個人被混沌氣息包裹住了,陰陽血海在腦後浮現,煉化著李七夜的血氣,化作一滴滴的壽血,陰陽血海,這東西來曆滔天,若是能發揮它最終極的血氣,那麼,絕對是嚇人無比,隻可惜,以李七夜現在的道行,還不能挖掘陰陽血海的真正玄奧。
  而李七夜命宮打開之時,他頭頂上已經懸著七個命宮,李七夜已經是成功地開辟了第七個命宮了,現在他是在開辟第八個命宮,而且也快要成了。
  對於李七夜現在的基礎來說,開辟第八過第九個命宮都不是一件難事,甚至第十個命宮都不算挑戰,那怕是第十一個命宮,對於李七夜來說,都不見得是一個挑戰,最艱難的挑戰是第十二個命宮,若是有可能,第十三個命宮是李七夜一生中最艱難的挑戰。
  李七夜在挑戰第十二個命宮,若是有條件,他會挑戰十三個命宮。事實上,對於世間修士來說,十二個命宮,這已經不可能的事情了,傳說萬古以來擁有十二個命宮的人不超過三個,而且還是傳說,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擁有十二個命宮。
  到於十三個命宮,世間沒有十三個命宮,十二個命宮是修士的極限,對於世間的修士來說,第十二個命宮都已經成了無法跨越的巔峰了,世間根本沒有第十三個命宮。
  但是,李七夜的野望遠不止是成為一身雙體,這對於李七夜來說,已經沒有挑戰了,他培養過黑龍王這種一身雙體的無敵,他的野望遠遠不止於此。
  李七夜血氣流轉,真命沉浮,時而化作鯤鵬,時而化作茫茫無盡的大道,時而化作無盡的星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夜己深,李七夜突然睜開了雙眼,他雙目一凝,露出了冷冷的殺意。
  秋容晚雪住在隔牆,她是一個警惕的人,她在自己的房間布下了防禦,以免有人對她圖謀不軌。
  然而,在深夜之時,霧氣凝集,一個影子無聲無息出現在了她的房中,宛如幽靈鬼魅一般。
  夜殺,無聲無息出現在了秋容晚雪的房間之中,夜殺對於李七夜他們的寶物早就是垂涎三尺了,不說鬼河得到的寶物,就是小鬼那拍到的三具棺材也讓他垂涎三尺。
  在古院的時候人多眼雜,他不好動手搶,所以,夜殺盯上了李七夜與秋容晚雪,準備今晚動手。
  在夜殺看來,李七夜這樣的人族小輩不足為道,隻要把秋容晚雪拿下了,李七夜這樣的人族小輩那是任他處置。
  當夜殺一靠近床邊之時,沉睡的秋容晚雪心生警意,瞬間醒了過來,一醒過來看到床邊站著夜殺,這把秋容晚雪嚇得魂都飛了。
  

Snap Time:2018-11-17 10:35:4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