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4章 兵臨城下(18-12-18)      第3493章 一戰落幕(18-12-18)      第3492章 真愛(18-12-18)     

第444章 封天五道門

  對於夜殺的冷嘲熱諷,神燃皇子冷笑了一下,傲視夜殺,說道:“夜殺,我神燃國的實力就足夠踏滅你,你覺得你夠實力,上一次怎麼逃之夭夭呢!”
  說到這,神燃皇子頓了一下,冷笑地說道:“夜殺,本皇子不與你動手,原因很簡單,那是我姐要親自出手,這一次我姐親自駕臨,你好自為之吧。雜=誌=蟲”
  被神燃皇子如此揭傷疤,夜殺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同時,這對於他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威脅,若是神燃鳳女出手,對他極為不利,更重要的是,在幽聖界誰人敢動帝座大人的未婚妻一根毫毛。
  事實上在場的年輕修士聽到神燃皇子的話,都不由為之心麵一凜,神燃鳳女要親臨,這絕對是一件大事情。神燃鳳女本身就是南遙雲出了名的天之驕女,天賦極高,道行極深,更讓人震撼的是,她是帝座的未婚妻,這是最讓人忌憚的事情。
  “,,皇子殿下,夜殺兄。”此時摩天門的傳人摩利刀站起來打圓場,笑著說道:“這麵夜殺兄是多有得罪的地方,神燃殿下與鳳女乃是心懷奇誌、海納百川的天之驕子,胸襟非我輩所能相比。夜殺兄得罪的地方,應該是向神燃國賠個不是。夜殺兄,你說是不是。”
  神燃國、摩天門、神行教,都是屬於遙雲的大教疆國,摩利刀作為摩天門的傳人,他與神燃皇子的交情不錯,與夜殺也有交情,現在,他是站出來打圓場。
  而神燃皇子冷哼一聲,沒有和解之意,而夜殺是心高氣傲的人,他也知道神燃鳳女是得罪不起,但是,他又拉不下麵子向神燃皇子他們低頭。
  “這麵夜殺的確是有不妥當之處。”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聲音響起,隨之一陣喀喀的聲音響起,一個人走進了古院。
  這個人走了進來,讓無數人都不由為之側目,眼前這個人,與其說是一個人,不如說是一具骨頭更適合。
  眼前走來的是一具骨骸,是一具金色的骨骸,這具骨骸沒皮沒肉,無毛無筋,隻有骨架,他整具的骨骸竟然像黃金鑄造的一樣,整具骨架看起來是堅硬無比,而且他眼眶之中竟然跳躍著青金色的火焰,兩個眼眶中跳躍的火焰,看起來像是靈魂之火,又像是一雙眼睛。
  “青金子”見到這具黃金骨架走來,在場的不少人為之動容。
  “白骨聖族的傳人。”看到這個黃金骨架走了進來,連陪在李七夜身邊的秋容晚雪都不由為之動容。
  白骨聖族,乃是幽疆一個強大無比的鬼族,該族天生是骨架,不像其他的鬼族一樣有血有肉,該族作為鬼族的一大分支,他們十分的特別,沒有血肉,隻有骨架。
  該族最大的特點就是骨架極為堅硬,甚至可以說他們骨架能擋寶器的攻擊,而且,該族的弟子道行越深,骨頭顏色就越深。
  像眼前青金子乃是白骨聖族的傳人,他的骨頭已經是黃金色,而且他一雙靈魂之火的眼睛也是青金色,這就意味著他的道行極深,實力極為強大。
  青金子走來,看著夜殺,說道:“夜殺,你應該向神燃皇子賠個不是,以神燃皇子的胸襟,必能諒解。”
  青金子這樣一說,讓夜殺進退兩難,作為殺手的他的確是強大,但是,如青金子、神燃鳳女這樣的存在,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青金子的確是很強大,曾有傳言說,他的骨架能擋得住聖皇真器的轟殺。要知道,就算是同作為聖皇的存在,也不敢說能以自己的肉體承受聖皇真器的轟殺,而青金子還遠未達到聖皇境界,竟然能承受聖皇真器轟殺,可想而知他的黃骨架是有多麼的堅硬了。
  摩利刀也忙是打圓場說道:“夜殺兄,冤家欲結不欲解,這也是一個緣份,大家退一步是海闊天空……”
  被青金子與摩利刀如此的勸說,這讓很高傲的夜殺也不由為之動搖。
  “哼,道歉也不難,你親自去跟我姐低頭認錯!”神燃皇子冷笑一聲,傲然地說道。
  發生這樣的事情,讓夜殺很難堪,不過幸好神燃皇子不再繼續談這事,而青金子也是向神燃皇子打招呼。
  “神燃殿下,聽聞鳳女親臨,不知帝座大人來否。”青金子十分客氣地跟神燃皇子打招呼。
  事實上,論聲望,論地位,論實力,神燃皇子還不夠資格讓青金子如此客氣,事實上,作為鬼族一大分支的白骨聖族,他們的實力也完全比神燃國強大。
  而青金子對神燃皇子如此客氣,甚至勸夜殺向神燃皇子道歉,無非是看著他姐姐神燃鳳女的情麵上,更重要的是想與萬骨皇族的帝座攀上關係。
  提到“帝座”這個名字,在座的年輕一輩修士在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帝座,這個名字在幽聖界絕對是如雷貫耳一般的存在。
  出身於萬骨皇座,這已經足夠引人矚目了,而作為萬骨皇座的傳人,帝座這是注定著不凡。一門三帝的傳承,作為傳承的帝座,這是何等的了不得,何等的驚豔絕世!
  正是因為如此,在幽聖界很多人稱帝座之時,都要增加一個“大人”的稱謂,這足夠是體現了他在幽聖界的地位。
  “若是第一凶墳開,我姐夫必到,第一凶墳的不死仙術,唯有我姐夫才有資格得之。”神燃皇子傲然地說道。
  提到自己的姐夫,神燃皇子的確是充滿了傲氣,充滿了榮耀。不過,有帝座這樣的姐夫,這的確是足夠讓他驕傲。他姐夫是當今幽聖界聲名最響亮的年輕一輩,也是被人稱之為最有可能成為仙帝的人。
  “帝座大人親臨。”聽到神燃皇子如此驕傲的話,此時不少人暗暗抽了一口冷氣,也沒有人敢嘲笑神燃皇子的傲氣,對於很多人來說,像有帝座這樣的人作為姐夫,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神燃皇子這話說得太傲了,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但是,提到帝座,不論在座是怎麼樣的天才,但,都不得不服氣。若是說傳說中的第一凶墳有所謂的不死仙術,那麼,帝座無疑是最有資格得到的人之一。
  青金子忙是笑著說道:“若是帝座大人親臨,在下必定拜見,以聆聽帝座大人的大道詣旨。”
  青金子可不是什麼弱者,在幽疆早就有傳聞他已經踏入了聖尊境界,他的實力甚至比夜殺、摩利刀這樣的天才還要強,然而,現在青金子都如此的謙遜,這足夠可以說明帝座的強大與可怕。
  事實上,沒有人會笑青金子,換作其他的人也是一樣,不論怎麼樣驕傲的天才,若是遇到帝座也一樣是驕傲不起來。
  “我姐夫來了之後,一定會告訴青金兄。”神燃皇子也笑著說道。
  此時讓不少人為之相視了一眼,甚至以最低的聲音討論,有人在討論帝座親臨的事情,也有人在討論第一凶墳要開啟是不是真的。
  “第一凶墳真的要開了嗎?”有年輕修士談到第一凶墳的時候,不由躍躍欲試。
  而有人談到帝座之時,不免為之悵然一歎,喃喃地說道:“帝座親臨,多少人黯然失色。”這話不是沒有道理,若是帝座真的來了,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黯然失色,不敢與之爭鋒。
  在眾人談論之時,李七夜帶著秋容晚雪坐在一角,閉目養神,等著小鬼的到來。
  “夜殺盯著我們。”過了好一會兒,坐在李七夜身邊的秋容晚雪低聲地說道。
  此時,夜殺那雙陰森森的眼睛的確是盯著李七夜他們兩個人,那雙陰森森的眼睛跳動著殺意。在此之前他的確是想殺李七夜他們兩個人,想得到他們兩個人身上的寶物,後來被大智和尚插了一足才未成功。
  現在又遇到了李七夜與秋容晚雪,這讓夜殺在心麵又動了殺意,不過,此處人多耳雜,他不敢貿然動手而己。
  聽到秋容晚雪的話,李七夜依然閉目養神,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慢吞吞地說道:“不用管這種蒼蠅蚊子,他想死,我會成全他。”
  秋容晚雪不由沉默起來,她並不懷疑李七夜的自信,不過,這樣的話若是讓被夜殺聽到了,那一定會抓狂。
  秋容晚雪畢竟是出身於小族,作為族長的她,更多時候是選擇退讓,與咄咄逼人、目無餘子的李七夜相比起來,那是完全不同。
  夜色漸晚,而趕來參加拍賣的人那是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大教疆國的弟子,甚至是傳人,當許多人都趕來之後,各倨一角,也有三五成群,靜靜地等待著拍賣的到來。
  當夜幕降臨之時,突然之間古院中央冒出了一個人,沒有人看清楚他是怎麼樣冒出來的,似乎,他一直都站在那一樣。
  這樣突然冒出了一個人,這把不少人都嚇了一大跳,大家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諸們官爺,你們能來參加小鬼拍棺,實在是讓我很高興。我們廢話也不多說,從現在開始,拍棺開始。”突然冒出來的人,笑盈盈地說道。
  

Snap Time:2018-12-19 23:36:24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