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四百四十章 神燃皇子

  秋容晚雪則是側首細想,一會兒她不由動容地說道:“劍玄,這不是冥渡澤的傳人嗎,聽說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他竟然當和尚去了?”
  “應該是他吧。雜誌蟲”李七夜笑了起來,大智和尚跑到飛懷村外去建大智寺,當起了和尚,這隻怕不止是為了探飛懷村的奧秘,也是為了躲著某一個人。
  秋容晚雪想到大智和尚的話,不由看著李七夜,說道:“公子可是有未婚妻了?”
  “怎麼,吃醋了。”李七夜悠閑地看著眼前這位成熟動人的女子,笑著說道。
  秋容晚雪不由又氣又惱,瞥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不覺得你太自戀了嗎?好像我會喜歡你一樣。再說了,小心你家的未婚妻吃醋才對!”
  雖然秋容晚雪是氣惱,但是,依然不失儀態,那種優雅還是十分讓人欣賞喜歡的。
  “這個嘛,你倒放心。”李七夜笑了起來,悠閑自在,說道:“還沒有我搞不定的女人,我真要娶她,那絕對不會為吃醋這樣的事情操心。”
  “沒有人說你是自戀狂?”秋容晚雪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本是成熟豐韻的她,此時這番小女兒態,實在是嫵媚動人,讓人都不由怦然心動。
  “是有人這樣說過我。”李七夜慢條斯理,笑著說道:“不過嘛,這不叫自戀,這叫實力。我是李七夜,沒有擺不平的事情,你說是嗎?”
  秋容晚雪已經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在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心麵也不免是苦澀一笑,或者他這話說得有道理。
  中城,其實在酆都城沒有中城這樣的稱呼,隻不過這座城池坐落在酆都城中部,外來的修士稱之為中城。
  中城這座城池很古老,也是十分熱鬧,可以說中城是酆都城內的大城之一。當進入中城之後,隻見是人山人海,當然,行走在街道上,人也有,鬼也有,事實上,來到了酆都城,大家都不是十分刻意去分人與鬼,大家都明白,酆都城是鬼城,隻要來過酆都城的人,都會慢慢習慣人鬼相處,更何況,酆都城的鬼不是真正的鬼,隻是執念而己,與外來修士相處融洽。
  當李七夜與秋容晚雪進入中城之後,很快就打聽到了小鬼拍棺的地點,而且得知拍賣時間是下午時分開始。
  “鬼城有拍賣?沒聽說過鬼城有拍賣場。”進入中城之後,秋容晚雪也不由好奇。
  雖然說,在酆都城常年都有外來的年輕修士,但是,多數的年輕修士都不願意在酆都城內呆很久,能呆上三五年的,基本上是為了某一件東西而來的人。
  正是因為如此,酆都城雖然常有人來,但卻很少人長久住在這,更別說有人在這建立門派、賣場之類的了。
  在酆都城,就算是有賣場,那隻不過是臨時的賣場而己。秋容晚雪來過好幾次酆都城,但是拍賣會,還是第一次聽到。
  “偶爾會有。”李七夜說道:“若是小鬼的拍賣會,那就了不得了,絕對是高質量的拍賣會,拿出來拍賣的東西,那絕對是了不得。”
  “小鬼?”秋容晚雪不由好奇地說道:“是酆都城的鬼嗎?”酆都城本地居民舉行拍賣會,秋容晚雪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這個嘛。”李七夜不由眯了眯眼睛,笑了笑,說道:“這個隻怕沒有人知道,是人是鬼,這一直以來是個謎,有人說他是鬼,有人說他是人。”
  秋容晚雪看著李七夜,覺得李七夜知道些什麼,但,李七夜沒有說,她也不去問。
  小鬼拍棺是在中城內的一個古院中舉行,說它是古院,不如說是一個廢院,那是一座很大的古宅,隻不過這古宅已經廢棄了很久,古宅都已經倒塌了,隻留下了一個殘破的院子,這個院子很大,足可以容入千人。
  當李七夜與秋容晚雪來到舉行拍賣的古院之時,早就已經不少人已經在那等待著了,這全部都是外來的年輕修士。
  事實上,小鬼拍棺這個拍賣會的消息已經傳出去好幾天了,也沒有人知道這消息是誰傳出去的,不過,酆都城一直以來都沒有拍賣會,突然冒出了一個叫小鬼拍棺的拍賣會,這頓時引得不少外來修士的好奇。
  不論是為了拍賣而來,還是為了湊熱鬧而來,總之有不少年輕修士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紛紛趕來參加這一場拍賣會。
  這場叫小鬼拍棺的拍賣任何人都可以來參加,並沒有資格的限定。
  不過,這一場拍賣會還真的不像什麼正宗的拍賣會,很多人來到了古院之後,根本就沒有人來招待,大家隻能是各自選一個地方,有人是席地而坐,也有人是浮在空中,還有人索性是搬來了自己的樓宇……
  秋容晚雪跟李七夜來到古院之後,發現已經有幾百個人在古院中等待著了,連他們曾經在五界門遇到的摩天門傳人摩利刀也來了。
  身材高大的摩利刀站在人群之中,顯得是鶴立雞群。事實上,讓他鶴立雞群的不止是他的身高,以他的身份與實力,也的確是足可以讓他鶴立雞群。
  “不少是大教疆國的弟子。”看到古院中前來參加拍賣的年輕修士,秋容晚雪也頗為動容,說道:“最近酆都城來了很多人呀。”
  “以後會越來越多。”李七夜說道。若是天下人都知道第一凶墳要開的話,會讓幽聖界無數的大教疆國、帝統仙門蜂湧而至,不論是對於誰來說,第一凶墳都是充滿了誘惑。
  秋容晚雪跟在李七夜身邊,張望了一下古院,她不由奇怪地說道:“為什麼沒有酆都城本地的居民,難道隻限製修士才可以參加?”
  突然間,酆都城舉行拍賣會,現在來的全部都是外麵來的年輕修士,然而,酆都城的本地居民、酆都城內的那些門派的鬼使都沒有來。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說道:“如果你是酆都城的鬼,如果你知道小鬼,你也不會來參加這樣的拍賣。”
  “小鬼很可怕嗎?”從李七夜的話中秋容晚雪聽出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不由問道。
  “小鬼嘛。”李七夜不由眯了一下眼睛,說道:“這要看你怎麼樣定義可怕這兩個字,你說他可怕,他的確很可怕,你說他不可怕,那麼,他一點都不可怕。”
  “不說就算了,繞彎子幹什麼。”秋容晚雪不由有些惱氣,白了他一眼,三分的嫵媚讓人看得心麵癢癢的。
  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總之,別嚐試著去搞明白小鬼的來曆,這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是對誰來說。”
  李七夜這樣的警告讓秋容晚雪心麵一凜,對於李七夜來說,什麼事都是風輕雲淡,現在他卻是如此警告她,這麵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嘿,嘿,嘿,看來我是沒有來遲。”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陰森森的聲音響起,霧氣凝集,現場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夜殺”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在場的不少人心麵一凜,離夜殺很近的人都不由後退了幾步。
  而夜殺卻是十分享受別人對他的畏懼,他陰陰地笑著說道:“我又不是吃人的妖魔鬼怪,用得著這樣誇張嗎?”雖然他嘴上是這樣說,但是,神態卻是十分享受。
  “夜殺,少在這炫耀耍威風!”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傲的聲音響起,傲然地說道:“南遙雲又不止隻有你這個俊傑豪雄!”
  此時,一個青年帶著一群年輕弟子而來,這個青年身上是神焰跳躍,他身上神聖氣息讓人覺得他是天神之子,受到了諸神的庇護。
  “神燃皇子。”看到青年走了進來,在場不少的年輕修士迎了上去,以迎接這個青年。
  來人正是神燃國的皇子,神燃鳳女的弟弟,他帶著神燃國的弟子而來,氣場極大,頗有傲視所有人的氣勢。
  “原來是神燃皇子,失敬了。”夜殺看到神燃皇子,冷冷地一笑,森然地說道:“神燃皇子不也是揚威耀武。”
  神燃皇子冷傲地看了夜殺一眼,說道:“那又如何,你既然覺得自己囂張,這話就跟我姐說去!”
  神燃皇子這話說得很霸道,咄咄逼人。不少在場的年輕修士都隻能是旁觀,不敢攪和這樣的事情。
  神燃皇子這樣咄咄逼人的話,讓夜殺不由臉色一變,雖然他的確是一個很囂張的人,但是,提到神燃鳳女,他這個殺手的確是忌憚三分。
  這不止是因為神燃鳳女是一個很強很強的天之驕女,更讓人忌憚的是神燃鳳女的未婚夫帝座!
  在幽聖界,不論是誰,一提到帝座都會忌憚三分!幽聖三傑之一!萬骨皇座的傳人,一門三帝的道統傳人,這是何等的可怕!
  在幽聖界的年輕一輩,不論是怎麼樣的天才,都不願意與帝座這樣的人物為敵。
  夜殺憋了一肚子的氣,他自信自己的道行不比神燃皇子差,他甚至有把握暗殺神燃皇子,但是,現在卻被神燃皇子壓住了。
  “神燃皇子,隻有自己的實力才能代表著一切。”夜殺不由冷森森地說道。他說這話就是在諷刺神燃皇子是狐假虎威,借他姐姐的威風打擊人而己。
  

Snap Time:2018-11-18 11:41:11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