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四百三十五章 搬山

  李七夜這話讓秋容晚雪不由苦笑了一下,對於他們雪影鬼族來說,就算是一般的寶物,那都是很不錯的寶物了,至於傳說中的神器,她就不敢多想了。雜の誌の蟲
  不過,秋容晚雪還是相信了李七夜的選擇,說道:“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李七夜笑著說道:“在這片沙漠之中五個角落之中分別有五座山,隻要把五座山推到中央,它就能打開這片沙漠。沙漠打開之後,有沒有寶物,就看各人的運氣了。”
  李七夜如此熟悉,讓秋容晚雪不由看著他說道:“你不是說沒有來過酆都城嗎?”
  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我說我來過,作為族長的你,會讓我跟著來嗎?我沒有看錯的話,秋容族長可是疑神疑鬼,一直懷疑我對你們不懷好意。”
  被李七夜如此一說,秋容晚雪不由臉兒一紅,這讓她這個雅致成熟的女人更是添增了三分韻味,宛如是熟透的水蜜桃,快要滴出水來一般。
  “開個玩笑。”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不要當真。”事實上他也沒有責怪秋容晚雪的意思,畢竟她作為族長,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的。
  秋容晚雪沒有好氣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如果你本身不可疑,會讓人疑神疑鬼嗎?”她這個神態,讓成熟雅致的她又多了三分小女人的韻味。
  李七夜不由笑起來,說道:“走吧,我們找到五座山,把它們推在一起,看一看這一次我們能不能撞上大運。”
  李七夜與秋容晚雪在這片廣闊的沙漠終尋找起來,果然,很快就被他們找到了一座山,這座山也不算高大,隻能說是普通的山而己,唯一不同的是這山是通體烏黑。
  “我們推吧。”找到了一座山,秋容晚雪忙是說道。
  李七夜搖頭說道:“你推不動,你跟著我就行了。給我護法一下,以免有人心懷不軌。”說著,他雙手按在山體上。
  “走”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血氣翻滾,沉喝一聲,以最大的力量推動著這座山。
  以李七夜的道行來說,搬山倒海,那不是一件難事,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對於他來說是輕如鴻毛,甚至可以說,他一隻手都可以提起來。
  但是,這一座山卻很沉重,就算李七夜以最大的力量推著它,它也隻是滑動起來而己。換作是普通的山峰,被李七夜如此一推,隻怕早就一下子被推飛到天邊了。
  “軋軋軋”在李七夜的推動之下,整座山滑動起來,它竟然沿著一個奇怪的軌跡滑動,好像山底座是安裝了導軌一樣。
  秋容晚雪忙是緊跟在李七夜身後,她不敢掉於輕心,把神識放開,張望四周,警惕戒備,以怕有人坐收漁利。
  不過,幸好也沒有人選擇這個山口,整個沙漠也就隻有他們兩個人而己。
  “軋軋軋”在李七夜推動之下,這座山沿著一定的軌跡向沙漠中央滑去,而且速度並不快。
  這個時候,秋容晚雪也明白為什麼別人不選擇這個山口了,李七夜的實力她是親眼所見,捏死王侯如捏死蟻螻,現在推動著這座山都不是那麼容易,若是讓她來推,她絕對是推不動。
  “軋軋軋”李七夜推著這座山往沙漠中央滑去,這座山的沉重遠遠超出人的想象,換作其他人隻怕是難於勝任,就算是李七夜實力驚人,這對於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隨著李七夜一直往前推,當把這座山推到了一半的路程之時,李七夜已經是揮汗如雨,沒多少功夫他全身都濕透了。
  “放下來休息一會。”見李七夜都累得直喘氣,秋容晚雪不由關心地說道。
  李七夜一邊推一邊搖頭,說道:“這是不行的,如果你一放手,它就會滑回原位,那就是做白功,你必須一口氣把它推到沙漠中央,不然,你永遠湊不齊五座山。”
  李七夜這樣一說,秋容晚雪不由為之動容,難怪別人都不願意選擇這個山口,莫說是她,就算是對於古聖強者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李七夜終究還是擁有這個實力,雖然這山是沉重無比,但是,在他的堅持之下,最後還是一口氣推到了沙漠的中央。
  當這座山被李七夜推到沙漠中央的時候,聽到“喀嚓”一聲,好像是有什麼鎖定了這座山,李七夜這個時候才鬆開手。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實在是累垮了,全身濕透,宛如從水撈出來一樣,站都難於站得穩。
  “你沒事吧。”秋容晚雪大驚,忙是抱住要打了一個踉蹌的李七夜,擔心問道。
  李七夜喘了一口氣,說道:“先讓我躺著休息一下,實在是累垮了,這玩意的確是一個挑戰。”
  秋容晚雪忙是抱住他,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坐了下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這才開始恢複血氣。
  “感覺怎麼樣?”感受到了李七夜的血氣像潮水一樣回流,秋容晚雪這才鬆了一口氣,關心地問道。
  李七夜露出笑容,悠然自在,享受地說道:“很舒服,安睡美人懷,這的確是舒服,再多多休息就好了。”
  秋容晚雪回過神來,頓時臉兒通紅,此時她是緊抱著李七夜,兩個人十分親蜜,而且,李七夜此時頭枕著她的身上,一派愜意享受的模樣。
  “你”秋容晚雪又羞又氣,欲把李七夜推出去。
  李七夜輕擺手,製止她,笑著說道:“別生氣,秋容,如果我真心要占你便宜,用這種手段,對於我來說,實在是有辱於我。我真心要享受這種美人豔福,我直接可以把你收了,把你吃透,讓你甘心當我女人,我還是有這個自信和把握的。放心吧,這隻是開開玩笑,小情調而己,並沒有輕褻你的意思。”
  說著,一派輕鬆自在,愜意享受,雖然他的確是頭枕著她的身上,但,神態自然,並沒有猥瑣輕褻之意。
  秋容晚雪頓時間不由無語,好一會兒,她就不由說道:“你一直都是這樣自大狂妄嗎?你不覺得自己太囂張太狂了嗎?”
  “一直有人這樣說我。”李七夜笑著說道:“對於我來說,我要裝成自謙,要麼我要成為偽君子,要麼我是萬古聖賢,可惜,我兩者都不是。我有這個實力,有這個資格,這對於我來說,是平常之事,當然,對於別人來說,我那是囂張狂妄。”
  “好大的自信。”秋容晚雪都不由沒好氣地說道:“九界之大,強者無數,藏龍臥虎,太過於自信,不是一件好事。”
  “那是對於別人而言。”李七夜舒服而享受,愜意一笑,說道:“九天十地,強者無數,無敵之輩也有,但,這並不影響我。我是李七夜,這就足夠了。”
  秋容晚雪不由呆了一下,“我是李七夜,這就足夠了”,這話普通得很,但是,此時在李七夜口中說出來卻是霸氣無比,簡直就是睥睨九天十地,傲視萬古。
  這一句話,這已經是足夠說明了一切。好一會兒,回過神來,秋容晚雪不由看著笑臥於自己懷中、頭枕著自己的小男人。
  而此時,這個小男人卻閉目養神,臉上帶著寧靜而享受的笑容,似乎世間的一切對於他來說都是那麼的從容。
  看著這麼一個小男人,秋容晚雪不由看呆了,他就是一個讓人永遠看不透的謎團,整個人充滿了神秘,似乎讓人永遠都看不膩一般。
  自信從容,平凡深邃,似乎,這才是眼前小男人最大的魅力,就像大道之章,充滿了誘惑,充滿了吸引力。
  好一會兒,秋容晚雪輕攏著這個小男人的頭發,不由輕撫著他的臉龐,緩緩地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然而,閉目養神的李七夜隻是露出淡淡的笑容,並沒有回答秋容晚雪的問題。
  最終,李七夜花了很大的功夫終於把沙漠中的五座山峰推到了沙漠中央,當這五座山峰湊在了一起之時。
  “喀”的一聲響起,五座山峰所圍著的空地竟然像寶盒一樣打開,當空地打開之後,李七夜忙是望去,但是,這麵空空如野,什麼都沒有。
  “可惜,那東西不在這。”李七夜看著空空如野的空地,不由失望,搖了搖頭,歎息地說道。
  秋容晚雪看到麵什麼都沒有,也不免有所失望,她回過神來,想到李七夜剛才的話,不由問道:“你是在尋找什麼?”
  很明顯,李七夜是衝著某一件東西而來的,這讓秋容晚雪在心麵為之好奇,究竟是怎麼樣的東西才能吸引住李七夜。
  李七夜看著她,笑著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快說唄。”秋容晚雪不由瞟了他一眼,不失嫵媚,成熟的風韻讓人為之傾倒。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我要找的東西乃是能打開第一凶墳的鑰匙!”
  “第一凶墳的鑰匙!”秋容晚雪不由為之一震,動容無比,看著李七夜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Snap Time:2018-11-15 12:56:48  ExecTime:0.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