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四百二十九章 解惑

  平靜坐在船頭的李七夜看了坐在身邊的秋容晚雪一眼,不由笑了笑。☆雜誌蟲☆論美豔嫵媚,秋容晚雪遠比不上陳寶嬌,不過,陳寶嬌沒有秋容晚雪的成熟風韻,也沒有秋容晚雪那份莊重雅氣。
  陳寶嬌是屬於傾國傾城的紅顏禍水,她是屬於絕世無雙的尤物,讓人一看就為之心醉神馳,讓人為之驚豔失神。
  而眼前的秋容晚雪也的確是豔麗動人,特別是她那成熟的風韻,那宛如水蜜桃的氣息,也是讓人為之怦然心動,讓人是越看越喜歡。
  “秋容族長有話要說嗎?”李七夜看著秋容晚雪那豔若桃李的容顏,閑定自在地說道。
  秋容晚雪看著比自己小很多的李七夜,看著眼前完全讓人看不透的小男人,她心麵有著說不出的感慨。不論是容貌,還是氣勢,李七夜看起來似乎是很普通,普羅大眾。
  但是,與他接受的越多,就越人覺得他整個人充滿了神秘,充滿了魅力,似乎他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擁有了可怕的吸引力,讓任何人都難於逃脫!
  “李公子此番來酆都城為的是什麼呢?”秋容晚雪在心麵沉吟了一下,最終她問道。她希望與李七夜好好談一談,如果他們在酆都城繼續在一起的話,畢竟,他們對李七夜是一無所知!
  李七夜並沒有回答秋容晚雪的問題,笑著反問地說道:“那秋容族長來酆都城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秋容晚雪不由看著李七夜,而李七夜迎上她的目光,直視她的明眸深處,兩個人相視了一會兒,秋容晚雪不由別過頭去。
  秋容晚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在心麵沉吟了一會兒,最後她認真而緩重地說道:“既然我們同在一條船上,也是同舟共濟。如果李公子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訴李公子,這一次我來酆都城,乃是尋找我族遺失的一件東西。”
  秋容晚雪想與李七夜敝開來談一談,她是沉吟了一番之後,才告訴李七夜。
  “原來是如此。”李七夜莞爾一笑,明白秋容晚雪的顧忌,他笑著說道:“也不怕告訴秋容族長,我這一次來酆都城,也是為了尋找一件東西。”
  “李公子尋找的是什麼東西呢?”秋容晚雪不由問道。
  李七夜不答反問,看著秋容晚雪豔若桃李的容顏,說道:“秋容族長,你們雪影鬼族遺失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李七夜這樣問,秋容晚雪不由沉默起來,這件東西對他們雪影鬼族關係重大,她不能輕易告訴外人。
  見秋容晚雪謹慎起來,李七夜不由莞爾,他笑著問道:“我們不談這個話題,我們不如談談天黑那件事情吧,那一天突然天黑之時,秋容族長可看到有異樣?”
  從彭壯那李七夜已經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這一次李七夜還是想求證一下,原因很簡單,彭壯每次說起第一凶墳巨手的事情,秋容晚雪都喝止了彭壯,李七夜知道,秋容晚雪肯定知道一些東西。
  李七夜這樣一說,秋容晚雪不由回過頭去看彭壯他們,此時彭壯他們遠遠地坐在船尾,他們背對著他們兩個人,似乎根本就沒有留意他們兩個人一樣。
  “這麼說來,李公子是為這件事而來了。”秋容晚雪在心麵早就有這個疑問了,因為一開始李七夜就是對這個問題很關心。
  李七夜也沒有隱瞞,笑了笑,說道:“可以這樣說吧,我相信秋容族長是知道一些東西,不如你來告訴我如何?”
  秋容晚雪沉吟了一會兒,最終她不由看著李七夜,而李七夜從容不迫,等待著她的答案,秋容易雪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點了點頭,說道:“彭壯說的巨手之事,這的確是沒有錯,天黑那瞬間,我正好在吞納天地之氣,所朝方向正是第一凶墳!”說到這,她不由停頓了一下。
  “然後呢。”李七夜並不著急,因為他心麵有底了,他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秋容晚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說道:“在天黑結束瞬間,我看到了一件事情,第一凶墳應該是要開了!”說完了這話,她不由如釋重負。
  這一點彭壯就不敢肯定了,彭壯是看到了一隻巨手,但是,天黑之後,彭壯就被嚇呆了,而秋容易雪一直盯著第一凶墳的方向。
  在天黑結束瞬間,她看到了第一凶墳竟然打開了,在當時她自己都完全被震撼了,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很久以來第一凶墳都沒有打開過了,而且,她也聽說過,打開第一凶墳必須要有鑰匙,但是,在當世沒聽說過有人得到第一凶墳的鑰匙。
  正是因為如此,秋容晚雪才覺得這件事十分蹺蹊,她覺得這麵隱藏著有她所不知道的秘密,也正是因為如此每次彭壯說起這事的時候,她是喝止了。因為她不希望這件事情給雪影鬼族帶來麻煩。
  “原來是這樣。”聽到秋容易雪這樣的話,李七夜笑了笑,現在他完全可以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了,現在他必須拿到打開第一凶墳的鑰匙,他必須進入第一凶墳。
  秋容晚雪此時看著李七夜,說道:“既然我也告訴了李公子想知道的事情,李公子可否也告訴我一件事情。”
  “請說。”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我這個人無所不言,隻要我知道的事情,一定會十分樂意告訴你的。”
  “李公子為何能預測到夜陽魚出現的地點呢?”秋容晚雪問道。現在他們的收獲已經足夠震撼人了。曾經有一位帝統仙門的傳人帶著一件無上寶物來夜海,他在夜海足足捕足了一年,也不如李七夜他們在這捕捉一個月的夜陽魚多,所以,使得這件事懸在了秋容晚雪的心中。
  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原來秋容族長不相信我呀,這件事我所說都是真話,我自小就是直覺很敏感,所以在一個地方呆久了,直覺就特別的靈,這可以說是天生的吧。”
  秋容易雪頓時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她被李七夜擺了一道,她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這種鬼話!如果夜海的夜陽魚那麼容易用直覺來預測,隻怕早就被人捕光了。
  見秋容晚雪那豔如桃李的容顏是氣憤得漲紅,李七夜不由莞爾,這麵的秘密他是不可能告訴別人的。
  要知道,他曾經在酆都城花費了無數的心血,千百萬年以來,第一凶墳曾經打開過好幾次,第一凶墳的打開,至少有一半的次數背後是有李七夜這隻陰鴉的影子。
  要找到打開第一凶墳的鑰匙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必須與酆都城的原住居民打交道,對於酆都城的鬼來說,想跟他們打交道,那也是很容易的事情,隻要你有足夠的夜陽魚,說不定能得到很多你想得到的東西,當然,前提是要找對人,不,找對鬼!
  李七夜曾經幾次打開第一凶墳,有時是他一個人來,有時是與其他人來,每一次都是需要大量的夜陽魚,所以,為了夜陽魚,李七夜可以說是研究夜海很久很久了,他曾經用一個時代留在了酆都城!
  可以說,在這世界隻怕再也沒有什麼活人能比他更了解夜海了,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酆都城了。
  “李公子,就算你不願意說出實話,也無需用這樣的借口來誆我吧。”秋容晚雪不由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心麵不由為之氣憤,作為族長的她,一向都是精明,做事謹慎,但是,這一次卻被李七夜擺了一道,這怎麼不讓她心麵氣憤呢。
  “這麼說來秋容族長是被我傷到心了。”李七夜一驚,說道:“若真是如此,那我是應該好好補償補償一下秋容族長才對,秋容族長一片情意,我竟然是辜負了。”
  “你”秋容晚雪被氣得酥胸起伏,波濤洶湧,不由怒視李七夜。她都不由握了握粉拳,這小鬼也太囂張了吧,竟然敢調戲她,這實在是氣死她了,在以前她還覺得這小鬼還蠻乖巧的,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這回事,這小鬼根本就是裝出來的,這小鬼是夾著尾巴的大灰狼!
  而李七夜從容不迫,閑定悠然,一點都不怕秋容晚雪生氣,迎上秋容晚雪的目光,似乎一副無辜的模樣。
  對李七夜這種裝可憐的模樣,秋容晚雪也一點折都沒有,她想發怒都發不起來。
  而李七夜與秋容晚雪在談事情之時,坐在船尾的彭壯六小則是交頭接耳,在低聲說起李七夜與自己族長來。
  “嘿,我覺得李兄跟我們族長蠻配的。”彭壯壓低聲音,輕輕地說道。
  “不可能吧。”六小中唯一的女弟子側首說道:“李兄跟我們差不多年紀,族長比我們大多了。”
  “俗話說,年齡不是距離。”彭壯這小子在使壞,低聲地說道:“我覺得族長是蠻看重李兄的,你們沒看到嗎?族長一直都很留意李兄,她不是常看著李兄發呆嗎?”
  今天能幾更,就看大家的月票了
  

Snap Time:2018-11-17 07:04:40  ExecTime: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