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四百二十四章 酆都鬼城

  “族長,我們現在去哪?沒有夜陽魚,我們這什麼都買不到呀。雜☆誌☆蟲”另一個弟子不由說道。
  “去夜海,隻有夜海才能網到夜陽魚,我們隻是路過這。”秋容晚雪說道。
  “嘿,那我們快點。”彭壯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為之興奮無比,恨不得現在就飛到了夜海。
  而秋容晚雪倒不是第一次來,她也並不是急著立即就趕去夜海,她是有意讓彭壯他們開開眼界,多長長見識。
  走過了一個街口的時候,彭壯他們看到了一個青年在那擺攤在賣東西,他竟然是用精璧來做交易,這讓彭壯就不由好奇,立即湊過頭去問道:“你們酆都城不是用夜陽魚作交易的嗎,怎麼你竟然用精璧了,你有什麼賣,讓我看看?”說著興奮地瞄向他攤上的貨物。
  而彭壯的過份熱情卻招來了這個青年狠狠的眼色,他瞪了彭壯一眼,沒好氣趕人,說道:“老子又不是鬼,我是人,錯,我是鬼族!”
  這個青年如此劇烈的反應,把彭壯嚇了一大跳,他忙打開天眼一看,才發現對方不是一個鬼,這使得彭壯尷尬無比,立即道歉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還以為你是鬼,不,不,不,是執念,是執念。”說著,他立即灰溜溜地跑了。
  看到這一幕,跟在隊伍中一直沒說話的李七夜都不由莞爾,彭壯這群小子根本就是對酆都城了解很少。
  事實上也不怪彭壯他們,雪影鬼族本不就是一個小族,在雪影鬼族來說,一般的弟子根本就沒有機會來酆都城這樣的地方,所以他們對酆都城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在酆都城有不少外麵來的人留下來做買賣,在這不止是隻有鬼,還有很多年輕的修士,以後看人多開天眼。”秋容晚雪提醒彭壯他們說道。
  “原來是這樣呀,他們跟鬼住在一起也不怕?”在六個年輕弟子中的一個女弟子不由有些毛骨悚然說道。
  想一想整個酆都城的居民都是沒有生命的執念,住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就跟住地真正的鬼城沒有什麼區別,整個古城都是鬼,想一想都讓人毛骨悚然。
  “在酆都城,隻要你不去惹他們,酆都城的鬼也不會來招惹你。最好不要去惹他們,在酆都城與鬼為敵是沒有好下場的!”秋容晚雪對他們幾個提醒說道。
  事實上,秋容晚雪說得是沒錯,而來酆都城的人要麼是看熱鬧而來,要麼是求財而來,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與鬼為敵,更多的時候,他們需要與酆都城的鬼作交易,所以,來酆都城的人都不願意與鬼為敵,或者與鬼作衝突。
  在酆都城,若是與鬼為敵,隻怕是很難活著離開酆都城。
  秋容晚雪帶著彭壯他們六個人與李七夜邊走邊看,最終花了足足的兩天時間才抵達了他們的目的地夜海。
  進入酆都城,想要有收獲,那麼第一站必須是夜海。因為酆都城的通用貨幣不是外界的精璧,而是夜陽魚,而夜陽魚隻有夜海才有。
  夜海與其說是海不如說是湖,事實上,它是一個很大的湖,當站在夜海之前,很多人都會毛骨悚然。
  眼前的海水竟然是黑色的,當你站在夜海邊之時遠眺整個夜海,就會讓人感覺陰氣森森,整個夜海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惡鬼張開了血盆大嘴一樣,隨時都能把人吞噬。
  “夜海,我來了,衝吧。”一看到夜海,彭壯他們六個年輕弟子不單是沒有害怕,反而是興奮無比,特別是彭壯,恨不得現在就跳入海中去撈夜陽魚。
  “別胡來。”秋容晚雪斥喝住了彭壯他們六個,沉聲地說道:“一旦踏入夜海,就再也出不來,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族長這樣的話,彭壯他們幾個人都被嚇了一大跳,立即住了腳步,不由毛骨悚然,一個弟子不由說道:“真的嗎?”
  “夜海是一個凶險無比的地方,任何人踏入海中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再也出不來,就算是大賢也一樣。”秋容易雪莊容地警告彭壯他們幾個。
  “那我們怎麼去打夜陽魚。”彭壯不由問道。
  “找擺渡舟,隻有擺渡舟才能進入夜海。”秋容晚雪說道:“沒有擺渡舟進入夜海便是自尋死路。”
  “那”一個弟子眼尖,立即看到海邊停著一艘小舟,但是,他們還未來得及反應,隻見有十幾個青年搭著這艘小舟進入了茫茫的夜海。
  秋容晚雪帶著他們幾個人尋找擺渡舟,但是,一連找到了好幾艘擺渡舟,都被人搶了先,都被人租走了。
  每一艘擺渡舟都有一個擺渡使掌駕,不過這讓彭壯他們很奇怪,擺渡使和酆都城的其他鬼看起來不一樣,擺渡使都是有身體的人,身上甚至散發出了微弱的血氣。
  “擺渡使是人還是鬼?”當看擺渡使的時候,彭壯他們都不由有些毛骨悚然,每一個擺渡使都看起來穿著古老,有點像是從墓中爬出來的古屍,特別是那一雙眼睛,充滿了鬼氣,讓人看了都不由毛骨悚然。
  “沒有人知道,擺渡使一直都在這擺舟,而且,擺渡舟也隻有擺渡使才能駕駛。”秋容晚雪搖頭地說道。
  “擺渡使跟酆都城的鬼一樣嗎?都是不可以離開酆都城?”有一個弟子看擺渡使身上竟然有微弱的血氣,忍不住問道。
  “這不一定。”一直都像乖寶寶不說話的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也有傳說曾有擺渡使離開過,而且成就了無敵。”
  “離開酆都城?”這個弟子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為之一呆,說道:“真的假的?”
  秋容晚雪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這隻是一個傳說,這個人便是冥渡澤的祖師,但,這隻是限於傳說。”
  “這個傳說我聽說過。”彭壯一拍大腿,興奮地說道:“說的是冥渡仙帝!有傳說認為冥渡仙帝是來自於酆都城,很有可能是一個擺渡使!”
  “正是冥渡仙帝。”秋容晚雪說道:“但,這隻是傳說,冥渡澤從來不承認這樣的說法,而且,夜海的擺渡使是無法離開這的,從來沒聽說過有擺渡使離開過夜海!”
  冥渡仙帝,乃是在千鯉仙帝之前的一位仙帝,關於冥渡仙帝的來曆有很多傳說,被人傳得更廣的是有兩個,一個認為冥渡仙帝乃是冥河上的一個擺舟鬼差,而另一個傳說則認為冥渡仙帝是來自於酆都城的夜海。
  這個傳說認為,冥渡仙帝乃是夜海上的一個擺渡使,後來曾經得到了一個了不得的奇遇,竟然從死人變成了活人,從此擺脫了夜海,離開了酆都城,最後成為了無敵的仙帝。
  不管是冥渡仙帝來自於冥河的傳說,還是來自於夜海的傳說,這都隻是傳說,沒有得到任何的考證,而且,作為冥渡仙帝的傳承冥渡澤更是否認了這種說法。
  後世更多的人認為冥渡仙帝乃是出身於鬼族,這一點也的確是得到了冥渡仙帝那個時代的很多人承認。
  秋容晚雪帶著李七夜他們連找了好幾艘擺渡舟都被人搶了先,秋容晚雪沉吟了一下,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說道:“李道友,你幫我看一下他們,我去尋找一下擺渡舟。”
  相比起彭壯他們幾個血氣方剛做事冒失的年輕弟子來,而看起來像乖寶寶的李七夜反而更讓人信任,他給人一種穩住的感覺,所以,秋容晚雪才會臨時托於李七夜。
  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族長放心,大家就在這等著你回來。”這對於他來說可是一個機會,他正好問一問彭壯有關於第一凶墳的事情。
  秋容晚雪看了李七夜一眼,最後吩咐了彭壯他們幾個,然後就匆匆去找擺渡舟了。
  當秋容晚雪離開之後,李七夜問彭壯說道:“彭兄弟,你說的黑天那個時候那一隻巨手是怎麼樣的?”
  “李兄對這件事是十分感興趣呀。”另一個弟子忙是笑著說道。他們對李七夜沒有什麼惡感,相反,他們對李七夜是有著不小的好感。
  “那一天突然天黑下來,把我嚇壞了,所以現在聽彭兄說有巨手的事,所以不免是興趣十足。”李七夜閑定自在,笑著說道。
  “說到這事,我也被嚇壞了,聽說當時族長與諸老都立即去了祖地,怕發生大事了。”提到這事,其他五個弟子都不由來興趣,七嘴八舌地說起來。
  “天黑那一瞬間,我的確是看到了一隻巨手,隻是一瞬間而己,絕對不是我眼花。”彭壯信誓旦旦地說道。
  事實上,很少人相信彭壯的話,因為隻有彭壯看到了那隻巨手,事實下當時也恰好彭壯是望向第一凶墳這個地方。
  “那是怎麼樣的一隻巨手?”李七夜十分感興趣地說道。
  “這個,這該怎麼說呢,那是一隻很大很大的手,似乎它自成天地,那隻手就像是一個星空,或者說是一個世界,有星辰,有日月,突然出現的時候,好像是這巨手要換了我們的天空一樣……”彭壯仔細地想著當日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8 18:49:12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