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千鯉仙帝

  在這個時候,在混沌之中隱隱能看到一個影子,但是,這個影子被混沌縈繞,看不清是男是女,隻能看到一個朦朧的影子。ζ雜↑誌↑蟲ζ
  如果千鯉河的諸位長老看到這個影子,絕對會被嚇了一大跳,這個影子與他們祖師千鯉仙帝的影子是一模一樣。
  看著混沌中的影子,李七夜不由為之沉默起來,而混沌中的影子則是開口說道:“恭喜你,你終於取回了自己的身體,隻可惜,我未能等到今天。”
  “萬古一逝,千鯉,你還是在這。”李七夜最終是輕輕地歎息地說道:“要知道,你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間了。”
  “我知道。”混沌中的影子說道,他的聲音很有節奏,他的聲音似乎是大道綸音,讓人根本聽不出來是男是女。
  “我等著你回來。”混沌中的影子說道:“也是這。雖然我已經不在了,但,意誌依存,我對這片大地的執念,依然還在。”
  “或者,在這等著,並不希望我來取走這的東西。”李七夜索性坐了下來,笑著說道。
  混沌中的影子沉默了許久,最終他輕輕地說道:“當初你和我造就了這一片奇跡,最初的目的是什麼呢?”
  “正是因為造就了千鯉河,我才沒有回來過,如果我以前想要取走它們,早就把它們取走了。不過,當你的徒子徒孫不值得擁有這些東西的時候,我的東西,我應該把它們取走。”李七夜說道。
  “那你覺得現在的千鯉河還值得你留下它們嗎?這片天地的生靈,沒有了這些東西,諸多生靈再也無法成道。”混沌中的影子說道。
  李七夜不由為之沉默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也輕輕地說道:“我就知道你留有執念在這,這次回來,我也想看看故人。”說到這,他不由為之悵然歎息。
  “你能繼續把東西留在這,是千鯉河的福氣,是這片天地所有生靈的福祉。”在混沌中的影子說道:“這片山河,有著我的留戀!”
  “那就讓它們留在這吧。”李七夜沉默了很久,最終有些無奈,苦笑了一下,說道:“似乎我是無法拒絕你的要求。”
  “但,當年你卻拒絕了。”在混沌中的影子最後輕輕地說道,這話說得很輕很輕。
  提及當年之事,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雖然你是仙帝,但,你也應該知道,仙魔洞的不死,你也難於成功,就算成功了,你也會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就像當年我培養明仁他們一樣,我的初衷不是讓他們去為我送死……”
  “……就是你,那也是一樣。每一個時代,出一位仙帝不容易,仙帝的存在,不止是無敵九界,也是鎮守天地,這個你應該明白的。用一位仙帝換我,這不是我的初衷。在這世界,還沒很多快樂的事情,還有很多讓我們可以去做的事情,是一隻鴉也好,是一位帝師也罷,對於我來說,我培養出來的人,不是工具,更不是替死鬼。”
  說到這,李七夜悵然為之歎息一聲。
  “你孤獨嗎?”過了很久,混沌中的影子輕輕地問道。
  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當習慣了,就不會覺得孤獨。千百萬年以來,有明仁,有吞日,還有像你等等這樣的人陪我度過,我應該快樂才對。”
  過了很久,混沌之中的影子輕輕地歎息一聲,在這一聲歎息中,似乎充滿了悵然。
  “我給你找到了一件東西。”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混沌中的影子說道。接著,混沌中飛出了一件東西,落在了李七夜的麵前。
  李七夜一看眼中的東西,不由為之動容,說道:“天藏瓶!”說著,不由伸手輕輕地摩挲著這個古瓶。
  “我知道你找這件東西找了很久了,你沉睡之後,我曾開了天地,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找到了它。”混沌中的影子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收起了天藏瓶,最後是笑了笑,說道:“你不說這件事,我都快忘記了,當年的確是對東西很感興趣,想琢磨一下傳說中的天藏山,後來卻把這件事擱了下來。”
  “因為你是一個大忙人嘛。”混沌中的影子響起了笑聲,這笑聲十分的悅耳。
  李七夜也不由莞爾一笑,當年的一切,在今天都曆曆在目,可惜,時間久遠,一切都塵封在記憶深處,今天又勾起了當年的回憶。
  “我看看你如何?”過了很久,混沌中的影子開口說道。
  李七夜看著混沌中的影子,沉默了很久,最終輕輕地歎息一聲,慢慢地走入混沌之中,眨眼之間,他消失在混沌之中。
  在黃金神殿之上,當藍韻竹仰首觀望黃金神柳的時候,她竟然看到一隻一隻如海葵的精靈在黃金神柳上飄動。
  不,那不是海葵,那是陰陽仙葵,而且還是陰陽仙葵皇,看到這麼多的陰陽仙葵皇連藍韻竹都不由為之動容。
  要知道,一隻陰陽仙葵皇的價值可以與八變魂草相媲美,可以與二三百萬年的藥王相媲美,而且,這還有轉為赤金的陰陽仙葵皇,這種仙葵皇比三百萬年的藥王還要珍貴。
  他們千鯉河一直都會有人下陰陽潭捉仙葵,但是,很少捉到過陰陽仙葵皇,更別說是赤金的陰陽仙葵皇了。
  看到這麼多的陰陽仙葵皇藍韻竹都不由為之動容,她想捉幾隻回去,但是,不論她施展如何的神通,都無法捉到這些飄動在黃金神樹下的陰陽仙葵皇。
  “在黃金神柳之下,你是不可能抓到陰陽仙葵皇的。”在藍韻竹在想辦法捉到一隻陰陽仙葵皇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李七夜的笑聲。
  藍韻竹一回頭,就看到李七夜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邊了。
  “死小鬼,竟然敢把我扔在外麵!”一看到李七夜,藍韻竹就忍不住發飆,對李七夜張牙舞爪,恨恨地說道:“看本姑娘把你揍扁不!”
  “丫頭,不是我要把你扔在外麵,是你進不去。”李七夜笑著說道:“黃金神殿,不是誰都能進的去的。”
  藍韻竹氣得牙癢癢的,冷哼一聲,她一回過神來,又立即盯著李七夜,說道:“你從麵拿走了什麼東西?”
  “這樣看著我幹什麼?”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就算我拿走了,也是拿走屬於我的東西。不過,你們千鯉河幸運,罷了,念在你們祖師的份上,我就把那些東西留下來了。”
  “真的?”藍韻竹盯著李七夜,將信將疑,好像要看一看他身上是不是藏有寶物一樣。
  李七夜沒有好氣地瞪了她一眼,說道:“如果我要拿走這的東西,你們千鯉河又耐得我何?這算是與你們千鯉河緣份未盡吧。”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藍韻竹不由呆了一下,在恍惚間,她好像是看到了李七夜黯然神悵的模樣,但是,這肯定不是為了寶物。她認識李七夜到現在,在她看來,李七夜一直都是談笑風聲,從容優雅,她從來沒見過李七夜失意的模樣。
  在這恍惚之間,藍韻竹都不是十分肯定,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究竟是什麼事情能讓李七夜黯然神悵呢?這讓藍韻竹心麵是十分好奇。
  就在藍韻竹奇怪之時,李七夜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隻陰陽仙葵皇竟然慢慢飄落於李七夜的手掌上,李七夜輕而易舉地把這隻陰陽仙葵皇捉住了。
  “不可能吧。”藍韻竹看到這樣的事情,不由秀目睜得大大的,她也學著李七夜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然而,陰陽仙葵皇理都不理她。
  “你是怎麼做到的?”藍韻竹覺得不可思議,瞅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神秘一笑,說道:“這是個秘密,這樣的秘密不是你可以知道的。當然,今晚我們圓房,我或者考慮一下告訴你。”
  “去死吧”藍韻竹頓時粉臉通紅,一腳狠狠地踹在李七夜身上。
  李七夜笑了起來,然後縱身而起,一下子消失在柳葉之中,沒有一會兒,李七夜從上麵落了下來,此時,他手中已經拿著一頂帽子,這是一頂用黃金柳條編織成的帽子,編織成帽子的每一條黃金柳條都垂落一道道細如金絲一樣的法則神鏈,看得人不由心神搖曳。
  “這是什麼?”看李七夜手拿著一頂柳條所編織的帽子,藍韻竹不由問道。
  “黃金柳冠。”李七夜笑著說道:“可惜,不是送給你的,你這個做未婚妻的太不盡職了,所以不能送給你。”
  “我才不稀罕呢。”藍韻竹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氣得牙癢癢的。
  “我們走吧,有一隻陰陽仙葵皇,我們足可以贏你們的護法。”李七夜最終看了一眼黃金神殿,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
  藍韻竹看著李七夜,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這的事情,我必須向掌門匯報。”
  她終究是千鯉河的弟子,這的黃金神柳對於千鯉河來說太重要了,她必須向宗門說明。
  

Snap Time:2018-11-19 19:58:4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