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四百章 去找未婚妻

  李七夜帶著陸白秋來到了千鯉湖的湖邊,隻見眼前乃是碧波滔滔,驚濤拍岸。∩雜Ψ誌Ψ蟲∩放眼望去,隻見千鯉湖之內乃是島嶼連綿,碧綠一片,在千鯉湖內,有古殿玉樓,有神橋高峰……
  在千鯉湖內,有鱗次櫛比的樓宇聳立在島嶼之上,也有古殿是沉浮在島嶼的上空,更是有寶塔沉在湖下,散發出陣陣的寶光,還有巨艨如島,出入於千鯉湖的上空,在島嶼之間,有神橋相連,有古樹攀接……
  至於千鯉湖的中央,更是瑞氣騰騰,寶氣隱隱,宛如被蒙上了麵紗一樣,神秘無比,讓人有進去窺其全貌的欲望。
  而更讓人大開眼界的不是這些景觀,而是出入於這片水澤的眾妖,在千鯉湖之內,在眾島嶼之間,有著眾多大妖遊弋,巡視整個千鯉湖。在遊弋的隊伍中,有人首蛇身的大妖,也有魚頭人身的妖王,還有背著厚殼的烏龜大妖……
  可以說千鯉河乃是眾妖很多,它是南遙雲最大的妖族與人族結合的門派,也是幽聖界妖族與人族最強大的象征!
  在千鯉湖之內,在島嶼深溝之中,時而有龍吟之聲響起,時而有蛟龍從湖中跳躍起來,掀起了驚人的浪濤。
  “那是真龍嗎?”島嶼深溝之內響起了轟鳴的水聲之時有蛟龍躍起,又立即潛入水中,陸白秋都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那隻是蛟龍而己,血統與真龍相差十萬八千。”李七夜笑著說道。
  在千鯉湖內,有太多的妖物了,放眼看去,能看到有鳳魚成群,當這成群的鳳魚飛出水麵的時候,如同一群鳳凰飛翔一樣,仙光騰騰,照亮了湖水。
  在湖內的某個礁石之上,有老龜伏坐,吞吐著天地精氣,口含丹元,雖然老龜還未成道,已經是造化驚人。
  在湖底之下,也有巨蟹吐泡,吐出來的每一個泡泡落地之後便是成了寶珠,立即有弟子收集起來。
  在島嶼峭壁之上,棲有神鸞,神鸞乃是以珍草築巢,雖然它伏於巢內,但是五色神光卻照亮了整個島嶼……
  看到千鯉湖內的種種異象,陸白秋是看得瞠目結舌,她簡直就像是齊姥姥進大觀園一樣。雖然她在千群島常常能看到大海,但是,卻沒有千鯉湖這樣的錦繡,更沒有千鯉湖這樣的奇跡!
  雖然千群島也有妖族乃是海族,但是,遠遠沒有千鯉湖那麼驚人。
  事實上,這也不足為怪,千鯉河的很多弟子強者都是出身於千鯉湖,千鯉湖乃是一個寶地,在這生長的諸多生靈最終都能得道成妖。
  當千鯉湖的很多生靈開智之後,便有機會拜入千鯉河門下,成為千鯉河的弟子!而且千鯉湖內成妖的弟子都有著很大的優勢,或者是因為他們自千鯉湖內生長,得到這片寶地的蘊養,使得這些千鯉湖內得道成妖的弟子未來的道途都大有可觀,可以說,千鯉河的高層強者有一半是千鯉湖內得道成妖的強者。
  也正是因為如此,千鯉湖被幽聖界很多人認為是一塊了不得的寶地,甚至有了不得的大人物認為千鯉湖下埋藏有驚世無雙的山寶。
  站在千鯉湖邊,李七夜心麵不由感慨無比,千鯉湖,多麼熟悉的感覺,靈氣充沛的水澤,讓人不由為之懷念。
  當站在這湖邊的時候,又有多少人知道在當年的時候,千鯉湖並不是這番光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千鯉河還未在此建派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會認為這是一塊寶地呢?
  當李七夜與陸白秋站在湖邊觀看之時,立即有遊弋巡邏的小舟靠近,在小舟上的是一位蝦妖,人頭妖身,手持寶叉,他一靠近岸邊就對李七夜與陸白秋問道:“兩位道友乃是觀光,還是要拜山!”
  對於千鯉河來說,這片湖泊盛產寶物仙珍,不知道引得多少的修士垂涎窺視,所以,一旦有外人靠近千鯉湖,立即會引來遊弋的弟子詢問。
  “告你們的長老,就說是你們的千鯉河的姑爺回娘家探望探望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這位蝦妖臉色大變,沉聲地說道:“道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小心惹禍上身!”
  在旁邊的陸白秋倒是一片善心,低聲提醒說道:“這位是竹仙子的未婚夫,這次前來乃是要見你們千鯉河諸老的。”
  陸白秋的確是一片善意,她也不希望看到這個蝦妖不知進退,得罪李七夜引來殺身之禍。
  這位蝦妖心神劇震,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在他們千鯉河隻有一個人能被人稱為竹仙子,那便是他們千鯉河的少主藍韻竹!
  這位蝦妖看著眼前不起眼的李七夜都感到不可思議,他們的公主乃是南遙雲最美麗的公主,莫說是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傳人上門求親,就是他們千鯉河也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傾心愛慕,但是,不論如何出色的天才,都未能得到他們公主的垂青。
  現在突然之間冒出了一個未婚夫,而且不論是怎麼樣看,都是平平不出色,相貌平平,氣質平平,道行平平!
  這樣天大的事情這位蝦妖都不敢貿然作決定,他深呼吸一口氣,立即說道:“你們稍等,我立即就去匯報!”說完飛奔而去,瞬間消失在煙霧之中。
  當蝦妖走了之後,李七夜看著陸白秋,笑盈盈地說道:“看來你還是蠻有善心的嘛。”
  陸白秋不由幹笑一聲,低聲地說道:“我們不一定非要與千鯉河鬧到誓不兩立的地步嗎?若是大家退一步,那豈不是海闊天空。”
  當然,陸白秋與李七夜不同,她終究是出身平凡,而且靜溪國也隻不過是二流門派,若是讓她與千鯉河這樣的龐然大物為敵,她還真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退一步?”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頭,說道:立場不在於我,在於他們。如果他們想與我為敵,沒有什麼好退步的!”
  陸白秋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雖然她跟隨李七夜不久,但是也有點了解李七夜的個性,明白李七夜是吃軟不吃硬!
  蝦妖不敢瞞報,立即把李七夜到來的消息匯報上去,很快,這個消息一下子傳到了千鯉河諸老那。
  事實上,在匯報的過程之中,有些堂主護法接到這樣的消息,都不由為之愕了一下,藍韻竹的未婚夫!有堂主護法一接到這樣的消息,第一個感覺就認為是不可能!
  藍韻竹乃是他們千鯉河的天之驕女,乃是他們千鯉河的公主,連帝統仙門的傳人都配不上她,現在怎麼可能突然冒出一個未婚夫來。
  盡管是如此,事關重大,那怕有堂主不相信這樣的消息,依然把這消息匯報上去。
  “膽子不小呀,竟然親自尋上門來了。”當千鯉門有長老接到這樣的消息之後,立即召開了坐議,有長老心麵不滿,冷哼一聲。
  也有樂意友好解除這樁婚約的長老往好的方向想,說道:“或者這個李七夜是有意來解除婚約,若是他是南遙雲混的修士就應該知道進退,應該知道天高地厚。”
  “若是他願意解除這一樁婚約,那最好不過,希望他有自知之明,哼,若是獅子大開口,到時他的如意算盤就落空了。”有長老說道。
  有更激進的長老沉聲地說道:“我們千鯉河何需與一個無名小鬼談條件呢,不管他願不願意,這一樁婚約都必須解除!給他一點好處,把他打發走,哼,若是他不知進退,就立即把他拿下!”
  “先不急著跟人家翻臉。”坐在上首的千鯉河掌門寶龜道人搖了搖頭,慢吞吞地說道:“這事情,也得先跟韻竹商量商量,看她的意思如何。”
  “掌門,韻竹是我們千鯉河的苗子,也是我們千鯉河的傳人,這絕對不可能外嫁他人!”有長老立即說道。
  另一個長老也附和地說道:“對呀,師兄,韻竹可是我們千鯉河這一世問鼎天命的希望,她很有機會成為我們千鯉河的第二位仙帝。再說了,就算韻竹真的是要嫁人,也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個無名小輩能配得上,至少也得是帝統仙門的傳人!”
  寶龜道人含笑輕輕搖頭,說道:“不管如何,先看看韻竹的意思如何,那丫頭的個性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說不定對方也是一番好意而來,何必一開始就動武呢。”
  “哼,對於這種無名小輩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魚躍龍門,他又怎麼會放棄這樣的機會呢!”有長老一開始就對李七夜抱著敵意!畢竟藍韻竹是千鯉河的苗子,很有機會成為這一世的仙帝!
  “先把客人安頓下來吧,問問韻竹的意思,再作決定也不遲。”寶龜道人含笑說道:“我們千鯉河也是有頭有臉的門派,還不至於出爾反爾。來者是客,讓弟子把他當作貴賓來招待,不可怠慢。”
  雖然有長老不滿,但是,掌門如此決定,大家也不好再說什麼。
  

Snap Time:2018-11-17 17:06:03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