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三百九十九章 來自千鯉河的壓力

  當李七夜回到了居住的島嶼之後,靜溪國主已經在那等候著了。/雜誌蟲/
  “李公子,千鯉河那邊讓我傳話,不知道你考慮好了沒有。”靜溪國主都有點左右為難,他夾在李七夜與千鯉河之間是很難做,但是,這份苦差又不得不落在他的肩上。
  “看來千鯉河還是很著急的嘛。”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靜溪國主在心麵不由苦笑,千鯉河能不急嗎?藍韻竹可是千鯉河的傳人,千鯉河不知道是花費了多少的心血才把她培養出來,現在若是嫁了出去,千鯉河不抓狂那才叫怪呢。
  靜溪國主忙是取出一個寶盤,上麵竟然放著一排丹藥,一聞之下,丹藥散發出讓人神精氣爽的藥香。
  “李公子,這是千鯉河的一點小心意,千鯉河希望你能早點下決定。”靜溪國主把寶盤放於李七夜麵前說道。
  “五變命丹。”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怎麼,千鯉河先讓我嚐嚐甜頭?不過,區區五變命丹,這也太差了一點了。”
  “千鯉河並不是說這五變命丹就打發公子的意事,千鯉河隻是希望雙方是一個好的開始,這隻是小小的心意。”靜溪國主忙是打圓場說道。
  李七夜都懶得多去看,隨手把五變命丹塞給了身邊的陸白秋,風輕雲淡地說道:“這東西以後你留著自己用吧。”
  陸白秋不由呆了一下,五變命丹,不要是對於她這樣才一隻腳跨入王侯的堂主,就算是對於很多強者來說,五變命丹也是十分珍貴,要知道,五變命丹乃是古聖級別的命丹,若是王侯服用,也是能大有裨益!
  對於陸白秋來說,像五變命丹這樣的東西,不是她一個小國堂主所能擁有了,在靜溪國之內,諸老想求得五變命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然而現在五變命丹在李七夜手中就像是扔垃圾一樣扔給了她,根本就是懶得多看一眼,這樣的手筆實在不是他們靜溪國這樣的小國所能相比的。
  靜溪國主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帝統仙門的人就是不一樣,這不是一般的大教疆國的弟子所能相比的,出手奢侈,連五變命丹都不放在心上。
  “李公子打算什麼時候回複千鯉河呢?”靜溪國主忙是問道,他夾在李七夜與千鯉河之間,實在是不好做,這一份苦差事實在是不好交待。
  “如果千鯉河真心要退婚,就讓藍韻竹親口跟我說吧,他們一群老頭子瞎折騰什麼。”李七夜完全不放在心上,笑了笑說道。
  靜溪國主心麵不上苦笑,有點欲哭無淚,這樣的差事他完全是沒辦法交差了。李七夜這也實在是霸道得讓人無語,千鯉河的諸老哪個不是跺跺腳能驚八方的人物,在年輕一輩,少有人敢對他們不敬,現在李七夜根本就沒把人家放在心上。或者,這就是出身於帝統仙門弟子的底氣吧。
  靜溪國主本是欲離開,但,他又不由頓了一下,欲言又止,反複了二三次。
  “國主有什麼話就盡管說吧。”李七夜見靜溪國主欲言又止,就笑了一下,說道。
  靜溪國主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公子還是早點給千鯉河一個回複比較好,聽千鯉河上邊的人說,千鯉河雖然是想雙方友好地解除這一樁婚約,但是,也有人主張以高壓的手段解決。”
  “高壓的手段解決?”李七夜眯著眼睛,露出雪白的牙齒。
  靜溪國主不由苦笑地說道:“公子也應該知道,千鯉河培養出一個傳人不容易,千鯉河內部,有不少人主張是竹仙子在千鯉河內部找道侶,千鯉河當然是不希望竹仙子外嫁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樣的事情李七夜能理解,事實上,這樣的做法是很大教疆國的傳統做法。
  “聽說千鯉河有幾位元老的態度是很強硬。”靜溪國主也不由提醒了一下李七夜。
  事實上,對於靜溪國主來說,不論李七夜與藍韻竹兩個人之間的婚約是如何,結也好,分也好,他都希望這件事早點結束,他靜溪國夾在他們兩個人之間是十分痛苦的事情,這件事拖得越久,他就越難做。
  “強硬?”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著說道:“我倒是喜歡強硬。好吧,既然千鯉河要我早一點結束這件事情,我就去一趟他們千鯉河吧。”
  “去千鯉河?”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靜溪國主不由嚇了一大跳,臉色都不由大變。
  李七夜這樣一說,讓人完全聽不到友好的意思,大有上千鯉河一口氣端了千鯉河的意思。
  “放心了,我這個人一向都是愛好和平的,千鯉河既然樂意跟我談,那我就親自去一趟,跟他們好好談談。”李七夜笑咪咪地說道。
  陸白秋與靜溪國主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相信李七夜這樣的話才叫有鬼,一言不和便動手殺人,如果他是愛好和平的話,那麼,全世界的人都吃素了。
  “李公子真的是要去千鯉河?”靜溪國主都不由苦著臉說道:“若是李公子不想友好解決,那是自投虎口。”
  當然,他不是擔心李七夜的安危,他是不想這件事情鬧得最後拆破了天,若是他們靜溪國卷入了其中,隻怕是難於脫身!
  “虎口?”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這個人沒有太多的愛好,就是喜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靜溪國主不由苦著一張臉,早知道李七夜會做這樣的事情,打死他也不說,現在好了,這不止是沒有打消李七夜的念頭,反而把李七夜引上了千鯉河。
  但是,靜溪國主仔細一想,如果李七夜去了千鯉河,這對於他們靜溪國來說未償不是一件好事,畢竟李七夜留在這,他們靜溪國夾在李七夜與千鯉河之間,實在是不好做。
  “白秋隨我去不?”李七夜決定了就行動,對陸白秋說道:“當然,你不想去我也不勉強你。”
  陸白秋不由望著靜溪國主,靜溪國主不由猶豫了一下,最後他都放棄了,苦笑了一下,歎息說道:“陸堂主自己決定吧。”
  這樣的事情,禍福不知,靜溪國主都放棄了為陸白秋作決定了,是禍是福,就看陸白秋她自己的造化了。
  陸白秋猶豫了一下,最後對李七夜說道:“我隨你去!”
  靜溪國主輕輕地歎息一聲,什麼都沒有說,轉身離開了。
  當靜溪國主離開之後,陸白秋立即問道:“我們現在就去千鯉河嗎?”此時,她在心麵也作好了麵對狂風暴雨準備了,雖然說此行千鯉河是禍福未知,但是,對於她來說或者是開開眼界的好機會,畢竟千群島這片天地太小了。
  “如果你沒有什麼要交待的話,我們就走吧。”李七夜說道:“我倒還真有點期待去一趟千鯉河!”說到這,他不由一笑,千鯉河,一個讓人懷念的地方。
  “迷失神島呢?”陸白秋不由問題,她看得出來,李七夜是衝著迷失神島而來的。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想上迷失神島,那有那麼容易的事情,慢慢等吧,等他們來足夠人了,總會有機會的。”隻要有足夠的鮮血,隻要死得足夠多的人,才有登上迷失神島的機會。
  當然,這樣的話李七夜並沒有說出來而己。
  陸白秋也沒有什麼好交待,李七夜動身去千鯉河的時候她就跟著去了。
  事實上,靜溪國離千鯉河還是很遠,當然,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這不是距離,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達到。
  千鯉河,作為千鯉仙帝所開創的帝統仙門,以河流的名字而命名。作為一個帝統仙門的傳承,他們可以說是掌控著千鯉河兩岸的絕大多數疆土。
  雖然千鯉河並非是直接掌控所有的疆土,但是,千鯉河兩岸的多數傳承門派、疆國皇族都是依附於千鯉河。
  千鯉河的實力很強大,影響力也是很強大,千鯉仙帝作為幽聖界的在諸帝時代的最後一位仙帝,他的餘威依然還在。
  千鯉河雖然以河流的而命名,但是,千鯉河的祖地宗土並不是建在千鯉河的源頭,它是建在了千鯉河內最為廣寬的千鯉湖之中,占據著整條千鯉河的中樞。
  當站在千鯉湖之時,任何人都不覺得這是一個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海洋!有這樣的感觀也不足為奇,事實上千鯉湖堪稱整個幽聖界最大的湖泊,極為廣闊,當站在湖邊觀看的時候,乃是湖瀾壯闊,宛如是汪洋大海一樣。
  關於千鯉湖,有著很多的傳說,而且,千鯉湖也是藏著很多的秘密,在南遙雲曾經有傳言認為,千鯉仙帝就是出身於千鯉湖!正是因為他是出身於此,所以才會自號為千鯉,而且把宗門建立在千鯉河之上,把帝基築在了千鯉河之下。
  當然,這隻是止於傳聞,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千鯉湖麵所隱藏的秘密,就像千鯉仙帝一樣,一直都是十分的神秘。
  當站在千鯉湖邊,任何人都感受到水氣彌漫,靈氣撲麵而來,宛如整個千鯉河就像是天地靈氣的聚寶盆,把海量的天地靈氣聚集在了這。
  

Snap Time:2018-11-20 06:19:0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