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三百八十六章 神秘的藍衣少女

  “幽聖界本來就是鬼域,這地下還不知道躺著有多麼巨大的大鬼呢,就算千群島是九十九個凶鬼所化,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雜ξ誌ξ蟲”李七夜笑了起來。
  論對千群島來曆的了解,這世間隻怕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他了,當然,躺在地下爬不出來的存在不算!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藍衣女子眨了盈盈有神的秀目,說道:“傳說九十九個凶鬼的屍體化作了千群島之後,他們的毛發生長成了樹木,這樹木就是鬼槐樹。傳說鬼槐樹的樹膠就是凶鬼的詛咒之血,誰若是染上了這詛咒之血,便會受到詛咒。”
  “大叔,你可是要小心了,萬一被詛咒了,傳說會化作石頭。”藍衣女子不失俏皮地說道。
  對於藍衣女子這樣的話法,李七夜是笑了起來。
  藍衣女子忍不住問道:“大叔,你這是笑什麼,這可是有板有眼的傳說,可不是我瞎編胡扯的故事。”
  李七夜乜了她一眼,悠然自在地說道:“詛咒,你知道世界最可怕的詛咒是什麼嗎?”
  “是什麼?”藍衣女子都不由好奇,側首看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指了指鼻子,悠然自在地說道:“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最可怕的詛咒,那就是我。什麼凶鬼詛咒,那算得了什麼,就算是蒼天之詛,對於我來說,那也隻不過是浮雲而己。”
  “大叔,你這是三句不離本行,牛皮吹上天。”藍衣女子忍不住抿嘴輕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懶得理會她,其中的秘密,又焉是這麼一個女孩子所能知道的。
  “大叔,你收割那麼多的樹膠幹什麼。”藍衣女子不死心,跟在李七夜身後。她明顯是比李七夜大,但是存心調戲李七夜,所以是一句一句的大叔叫起來,叫得響亮。
  李七夜停了下來,瞅著藍衣女子,笑著說道:“你真想知道我要幹什麼?”
  “願聞其詳。”藍衣女子神態還是很莊重,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是綽約多姿,動人而又讓人為之不敢輕褻。
  李七夜眯著眼睛看著藍衣女子,當李七夜一雙眼睛眯了起來的時候,藍衣女子芳心突了一下,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在這一刻,直覺告訴她,李七夜這個神態意味著危險!
  在此時,她感覺李七夜就像是洪荒猛獸一樣,而她則是被盯上的無助小羔羊。
  “想知道秘密也不難。”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這個人一向都很仁慈,樂意把秘密跟人分享的,這樣吧,我正缺一個黃臉婆做飯,你就留下來給我燒火煮飯吧,說不定你會看得懂其中的秘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藍衣女子不由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兒,女孩子對於自己的容貌一向來都是很敏感,沒好氣地說道:“我才不是黃臉婆。”
  “差不多了。”李七夜很隨意地說道:“就算不是,也離黃臉婆不遠了。你留下來給我燒火煮飯,做一個黃臉婆,那也是不至於辱沒你。”
  藍衣女子頓時無語,甚至有抓狂的衝動!雖然說作為天之驕女的她,並不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容顏,但是,今天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她就真有抓狂的衝動。
  以她容顏,以她的美貌,就算在遙雲不能排第一,那也是前幾,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現在在李七夜口中成了黃臉婆了。
  更讓她抓狂的是,李七夜根本就不把她當作一回事。以她的天賦,以她的出身,那是當今天耀眼最傑出的天之驕女。
  在遙雲,她絕對是最頂尖的年輕一輩,不論是容貌,不論是道行,不論是天賦,都少有人能及!平日她若是出行,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彥願意追隨她,在遙雲,不知道有多少年輕天才為了欲一睹她的芳容可謂是煞費苦心。
  今日到了李七夜口中,那根本就把不把她當作一回事,竟然讓她做燒火煮飯這樣的俗瑣之事,給他燒火煮飯也就算了,更讓她感到氣憤的是,好像她能給他燒火煮飯是一件榮幸的事情一樣。
  “不願意就算了。”李七夜都懶得多看她一眼,繼續收割著樹膠。
  “好,我留下便是。”藍衣女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忍下了這一口氣。
  李七夜輕輕地揮了揮手,說道:“天色不早了,那你先回去吧,給我做好午飯,待我回去能吃得上。”
  藍衣女子被氣得哆嗦,她可是天之驕女,現在好像是成了他的傭人一樣!藍衣女子有一股抓狂的衝動,但是她還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忍住,忍住,千萬忍住,以後再慢慢收拾這小鬼也不遲,到時候看這小鬼還怎麼樣囂張!
  藍衣女子被李七夜氣得哆嗦,最後她還是回去給李七夜燒火煮飯了。如果外界有人知道這樣的事情,那絕對是眼睛都會跌得一地。
  午時,李七夜回到所住的島嶼,一進屋就聞到了一股焦味,當看到桌上那有些燒焦的飯菜之時,他搖頭笑著說道:“我說是吧,你這水平做燒火煮飯的黃臉婆還是差是遠。”
  藍衣女子被氣得吐血,她堂堂天之驕女,竟然給人下廚燒火煮飯,這樣鄙俗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要做的。
  雖然說,飯菜是焦了一點,但,這好歹也是她一番心意!更何況,這也不能怪她,她自小拜入師門修道,基本沒有做過這種鄙俗瑣事,她能做出這樣水平的飯菜來,那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小鬼頭,不吃就拉倒!”藍衣女子被氣得吐血,都忍不住咆哮地說道。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從容不迫地敲著桌麵,悠然地笑著說道:“注意形象,注意形象,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動不動就咆哮,像隻母老虎的,這成何體統。保持淑女姿態,淑女,知道什麼是淑女嗎?這不需要我來教你吧。”
  藍衣女子差點是吐血身亡,忍不住憤怒地盯著李七夜,她都快被這個小鬼氣死了。
  “好吧,看你一番誠意的份上,我就好好嚐一嚐你的飯菜吧。盛飯。”說著,李七夜把碗遞給了藍衣女子。
  藍衣女子有狠狠揍一頓這家夥的衝動,這小鬼也太自以為是了吧。而李七夜看著她笑著說道:“怎麼,這可是你自己願意留下來做黃臉婆的,修道之人,要有一顆心,別動不動就半途而廢。”
  藍衣女子都快吐血身亡了,憤憤地給李七夜盛了一碗飯。
  如果外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是感到不可思議,絕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藍衣女子不知道是多少青年才俊的心目中神女,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擠破頭希望能得到她的青睞。對於許多青年才俊來說,她不止是高高在上的天才,還是讓人不可攀越的神女。
  然而,今天他們的神女卻留下來給人燒火煮飯,盡做黃臉婆之事,更別說還被人嫌棄。
  當李七夜細嚼慢咽的時候,藍衣女子都不由有點小小的期待望著李七夜,畢竟,她還是第一次下廚,不免是有點成就感,她都很想問一問李七夜味道怎麼樣。
  “馬馬虎虎,還過得去。”最終,李七夜笑著給藍衣女子的飯菜作了這樣的評價。
  “不吃就拉倒。”藍衣女子也不由來脾氣了,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不理李七夜,坐在一邊,她這模樣,倒是有幾分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丫頭,別以為自己屈委,我留下你,那是看得起你。若是我點頭要招婢女,莫說你們遙雲這些大教疆國,就算你們祖界的仙子神女,也得給我下來做婢女。”
  藍衣女子不由抬了起頭來,盯著李七夜一會兒,沒好氣地說道:“喲,大叔,你吹牛皮越吹越離譜,你知道對於整個幽聖界來說,祖界是意味著什麼嗎?”
  “有什麼意味著什麼。”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躲在地下不敢出來而己,如果他們那隻真正的大鬼能爬出來還有幾分了不起,不然,在我眼中看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淨吹牛皮。”藍衣女子沒好氣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毫不在意,依然是悠然自在地吃喝著。
  藍衣女子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她完全搞不明白了,她本想是看看這小鬼是何方神聖,現在這樣一鬧,她自己都糊塗了。
  眼前這個小鬼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嘛,論天才,論人傑,論俊彥,她是見多了。
  但是,眼前這小鬼,看起來似乎根本無法與天才人傑相比,但是,卻是囂張得一塌糊塗,似乎天地雖大,無物能入他法眼一樣。
  一時之間,她就有些搞不明白,完全搞不明白眼前這小鬼頭是哪來的自信。
  如果說他是狂妄無知,但,看起來他不像是那種狂妄無知的人,如果他不是狂妄無知,那又是何處而來的自信呢?
  

Snap Time:2018-11-19 11:47:2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