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三百三十四章 域神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當然明白這不是原有的天地,要知道,這可是處於祖脈之上,乃是生機盎然的地方,現在眼前的天地成了一片死地,毫無疑問,這是域神造成的傷害。※雜ミ誌ミ蟲※
  焚天煮海,到了域神這樣的境界,這並不是一句空話,這是事實。若是域神真的發狂,那必定是毀滅整個天道院。
  李七夜踏上了這片赤地,越是往麵走去,氣息越是炙熱,隨著越到深處,大地損壞的越是利害,當踏入一定深處之時,整片大地支離破碎,沒有完整的地方,就算整個大地被狂暴無比的力量撕裂一樣。
  最終,李七夜見到了域神!域神,曾經是人皇界兩尊神之一,與洗顏古派的蝸神齊名,齊稱尊於世。
  如果說你認為域神是俯視九天十地、掌執六道八荒的無敵強人,那就是大錯特錯!
  域神是一棵鬆樹,他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棵成道的鬆樹,一棵曾經是古老無比的鬆樹,傳說是生長在虛空門的鬆樹,後來由天道院的一位先祖從麵帶了出來。
  至於域神來自於虛空門,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外人是無法得知,事實上,萬古以來,世人皆認為虛空門並不存在,隻不過是以訛傳訛而己。
  李七夜並不止一次見過域神,事實在在他作為陰鴉的時候,曾經是見過域神好幾次,可以說,那個時候域神是風采無雙,就算他保持著鬆樹本相的時候,讓人一看到那颯然的鬆姿,都知道這是一棵得道的古鬆。
  但是,今天李七夜再一次見到域神的時候,域神已經變了模樣,一棵古鬆生長在這片赤地之上,已經枯萎,樹葉凋零,變得光禿禿的,枝杈上所剩的鬆針已經是寥寥無幾,就算是樹杈都是斷裂不少。
  李七夜仔細圍著域神看了一遍,看到域神的傷口之時,他不由臉色一變。眼前這棵鬆樹已經枯萎,這不是重點,重點的是,眼前的鬆樹已經有一半的枝杈焦黑,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好像是天降大劫一樣。
  當然,是不是天劫造成的傷害,李七夜一看就知道。李七夜仔細觀看鬆樹焦黑的地方,這像被雷劈一樣的傷口完全是斷了生機,這是致命的傷害,就算是域神這樣的存在,也難於治愈這樣的傷口。
  李七夜仔細地一遍又一遍地觀看傷口,最後從焦黑的傷口中拔出了一支黑針,這支黑針細小無比,吞吐著黑光,宛如是吞噬著時光一樣,讓人觀之畏懼。這樣的東西與其說是黑針,不如說是黑芒更適當一些。
  “時空亂芒!”看到手中的這支黑針,李七夜不由臉色為之一變,喃喃地說道。
  這樣的黑針小泥秋也帶回了一支來,當見到這支黑針的時候,李七夜就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
  “世界樹,真的要出現了嗎?”李七夜看著手中的黑芒,不由喃喃地說道。
  這支黑芒所涉及的東西,世人說不清楚,但是,李七夜卻知道,同時,這與域神的出身有著一定的關係!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收起了手中的黑芒,對鬆樹輕輕地呼叫道:“域神,域神,你可有感覺,有沒有感受到一種吞噬的感覺……”
  然而,不論李七夜如何呼喚,域神都沒有反應,似乎,他已經失去了生機,已經是一株經受天劫的垂死古鬆。
  “域神域神”李七夜呼喚著域神,然而,域神卻一點回應都沒有。
  但是,李七夜並不死心,依然是輕輕地呼喚著域神,他知道域神還活著,隻不過域神把自己鎮壓起來,陷入了沉睡而己。
  就在李七夜進入了天道院最深處的時候,天道院的五大院之外,突然是仙光衝天,一縷縷的仙光衝起,璀璨無比,當衝起的仙光籠罩著整個天道院的時候,無數的仙光把天道院照耀得像仙境一樣。
  衝起的仙光懸浮在了天道院上空,最終,懸浮的仙光慢慢落下,落入了天道院之內,就在天道院的五大院所在區域,仙光交織成了一個門戶,門戶古老無比,仙光流轉不息,映照出了異象,而且異象變換不止。
  透過門戶,能看到門戶之內的種種景象,時間,門戶內映出了巍峨高上九天的神山,門戶之中,時而映出了幽深無比的巨穀,時而映出破落古殿……
  “古老門戶開啟了!”就在這一天,一個驚人無比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天道院,甚至是傳遍了整個天道院!
  當這個消息一傳出去,一片嘩然,無數人都興奮不己,很多人往天道院湧去,多少人從天下八方趕來,為的就是欲入古老門戶!
  “軋軋軋”就在許多修士往天道院湧去的時候,一陣陣沉重的聲音響起,天道院卻封閉了山門,把所有人擋在了山門之外。
  在此之前,基本上是所有人都撤出了天道院,隻有天道院的學生留了下來,特別是大世院、閑世院的學生。
  諸大教疆國全部撤出天道院這也是能理解的,天道院設下圈套,把密謀聯盟一網打盡,這讓很多大教疆國都不由為之心寒,天道院這樣的手段太狠了,特別本來就是心懷不軌的人更是心驚肉跳,索性撤出了天道院,在天道院外等候著,以免得天道院突然發狠,關門打狗,如果真的是那樣,到時候他們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天道院這是什麼意思!”天道院突然關閉了山門,把所有人拒於門外,頓時引來了無數修士的不滿。
  “古老門戶開啟。”天道院的一位長老露臉,沉聲向所有人宣布地說道:“進入古老門戶,欲尋得奇遇。除了被本院列入名單之中的大教疆國的弟子不能進入之外,其他的修士,不分出身,不分門派,不分來曆,隻要低於三百歲的修士都可以進去。”
  “為什麼低於三百歲的修士才可以進去!”當聽到這樣的宣布之後,立即有很多老一輩的修士不滿!
  天道院的長老說道:“機會,留給年輕人,若是老一輩的強者進去,年輕一輩,特別是出身散修的小輩,有何能與老一輩相爭!”
  “我讚同!老一輩的強者都進去,我們還不是喝湯,甚至連湯都沒得喝。”對於天道院這樣的決定,立即得到了許多年輕一輩的修士擁護。
  不用說,老一輩的修士遠比年輕一輩強大,而且擁有更多的資源,若是老一輩的修士都有機會進去,年輕一輩的修士那是完全處於劣勢。
  “你們天道院出爾反爾!”頓時,有修士不滿,說道:“你們天道院在此之前,曾揚言古老門戶是人人共享,現在你們卻不遵守諾言!”
  “你們老一輩人可派子弟進去!”對於老一輩的修士不滿,天道院的長老平靜地說道:“天道院此舉,是稟於公平的原則!”
  “我覺得天道院此舉沒有什麼問題,我們這麼多老東西跑進去,那豈不是以大欺小,以老欺少。”當然,也有很多小門小派的老一輩修士讚對。
  天道院的決定,對於小門小派乃至是散修是大有益處,像大教疆國的老一輩修士,實在是太強大了,到時候莫說是聖尊,說不定連老不死都跑出來,到時候小門小派甚至是散修,拿什麼來跟這些大教疆國爭奇遇?
  而年輕一輩不同,年輕一輩道行相差還是沒有那麼的大,就算是天才了得,但是,天才終究是受於少數,天道院這樣的決策,對於大量資質天賦普通的年輕一輩修士受益不小。
  而間接受益的就是小門小派乃至是散修,天道院這樣的決策,大量的小門小派或散修當然是讚同支持了。
  接著,天道院的長老宣布了一個長長的名單,最後,沉聲地說道:“在此名單之內的教派疆國弟子,不許進入!”
  這個名單很長,涉及了大量的大教疆國、帝統仙門,連搖光古國、青玄古國這樣的存在都列入了這名單之中。
  “為什麼我們就不能進去!”門派被列處名單的強者立即抗議,大聲地說道:“如果說老一輩一不能進,把機會留給年輕一輩,我們也就忍了,現在,為什麼連我們年輕一代都不能進去!你們天道院如此出爾反爾,還有信譽可言嗎?”
  “天道院的信譽,是對朋友、盟友乃至是中立門派疆國而言,而不是對於敵人!對於敵人,我天道院不趁勝追擊、一擊殲滅,那已經是仁慈盡至了,還想入我天道院古老門戶!這是癡人說夢!”天道院長老態度強硬!
  “天道院莫血口噴人!”有不滿的大教強者立即大聲抗議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不滿,天道院長老風輕雲淡,說道:“既然貴派對於自己宗門有這樣的信心,如果認為未攻打我們天道院,那麼,隨時可以來我天道院認屍,看有沒有貴派的弟子!”
  天道院長老的話,頓時讓該派的強者臉色大變!
  

Snap Time:2018-11-22 01:59:2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