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千帝門(下)

  “真的沒有辦法親近自己的先祖了嗎?”有修士依然忍不住問道。∩雜Ψ誌Ψ蟲∩
  對於這樣的問題,許多大教古派的元老都回答不上了,最終,出自於飛蛟湖的老龜王說出了一個方法,他輕輕地說道:“或者,有一種方法可以拜見自己的祖先,那就是傳說中的拜祭。”
  “如何拜祭?”這隻老龜王身邊的眾妖都不由問道。
  “不知道。”老龜王搖了搖頭,說道:“我活了不少年頭,對於拜祭也隻是耳聞而己,從來未親眼所見,隻怕世間已無人懂拜祭儀式!”
  在冥河渡口,出現在這的一些寶主地仙也是被一些古老的修士認出來了。
  “那,那,那不是千帝門最後一代門主嗎?”一位來自於東百城的天魔族老朽無比的古聖看到一位地仙冷冷地站在冥河岸邊,動容無比地說道。
  “千帝門”聽到這個門派,很多大人物都為之動容,那怕是帝統仙門,都是臉色一變,這個名字如同魔咒一樣。
  “千帝門很可怕嗎?”有晚輩見自己的師尊變色,就不由好奇。
  “一門四帝,四帝連代!”老一輩的真人古聖臉色凝重,對門下弟子說道:“千帝門,曾出過四位仙帝,而且,每一代的仙帝都是相承接,在這四代仙帝之中,再也沒有其他門派的修士能成功突圍,奪取天命,這四個時代的天命都被千帝門所包攬了!”
  聽到這樣的話,多少晚輩為之臉色大變,青玄古國一門雙帝,這已經是震撼著整個中大域了,青玄古國,一門雙帝,在當世已經無人能撼動。
  一門四帝,這是讓人無法想象,更可怕的是,一門四帝,竟然是連代,這簡直就是萬古奇跡,如此的奇跡,隻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一門四帝,四帝連代,既然如此無敵的帝統傳承,為何還會滅亡呢?”有晚輩聽到如此的傳奇,也不由問門中長輩。
  長輩歎息一聲,最後輕輕地說道:“在千帝門的第四代仙帝之後,出了一個更了不得的人物,鴻天女帝!最終,連神魔都退避的千帝門還是滅在了鴻天女帝的手中。傳說,千帝門極有可能是培養出第五代仙帝,可惜,卻偏偏與鴻天女帝同一個時代,最終,極盛而無敵的千帝門最終走上了滅亡之路!”
  “鴻天女帝”聽到這樣的話,這一個名字給年輕一輩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一代女帝,滅掉了四帝傳承,這是何等的逆天,何等的無敵!
  當眾多大教古派都啟程前往冥河渡口,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才老神在在地打算啟程。
  “大家就留在天古城吧。”這一次入天古城,李七夜對眾小說道。
  此次前往冥河渡口,李七夜不帶眾小前去,連屠不語他們都沒帶,隻打算帶李霜顏與陳寶嬌去。
  事實上,南懷仁他們都很想去冥河渡口,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隻好打消念頭。
  “這一次,有點特別,此次就不挖寶物了,隻是幫戰神殿埋好古棺。”李七夜最後說道:“所以,此次大家就別去了,反正不挖寶物,去了冥河渡口,萬一惹上地屍,我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李七夜這樣說,眾小也不再說什麼,他們也不敢為李七夜添麻煩。
  最終,李七夜帶著陳寶嬌、李霜顏坐上了四戰銅車,踏上了前往冥河渡口的古路。
  伴隨在李七夜身邊的李霜顏看著李七夜,她覺得李七夜有心事,自從冥河出現之後,李七夜便閉關不出,把自己鎖了起來,一呆就是三天,今天出來之後,就立即啟程去冥河渡口,這讓李霜顏覺得怪怪的。
  李七夜身邊的人,沒有人更能理解李七夜了,別人不能捕捉到李七夜的情緒,但是,李霜顏卻能,所以,今天她覺得李七夜有心事。
  “你怎麼了?”四戰銅車上路之後,見李七夜沉默不語,李霜顏輕聲關心問道。
  李七夜望著天空直瀉而下的冥河,久久沒有說話,過了很久,李七夜才看了她們兩個人一眼,說道:“我打算上幽冥船。”
  冥河出現的那一個晚上,陳寶嬌與李霜顏的話勾動了他的心事,這三天閉關,他雖然跟人說是修練,事實上,他在琢磨領悟一件東西!
  “上幽冥船!”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李霜顏與陳寶嬌兩個人都不由為之臉色大變。
  大家都知道,幽冥船一直以來都是隻有死人才能上的,活人上幽冥船,這不是去送死嗎?
  “公子,你年紀輕輕,不用借幽冥船增壽,更不需要借幽冥船重生再活一世。”陳寶嬌臉色大變,忙是勸說李七夜。
  “我上幽冥船,不是為了增壽,也不是為了重生再活一世。”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李霜顏都不由臉色凝重,看著自己的公子,忍不住說道:“你這樣上幽冥船,這是等於去送死。這一次來天古屍地,我們隻為把戰神殿的老祖送上幽冥船,你何苦呢!”她意識到,李七夜上幽冥船,那必是有所為,但是,她並不希望李七夜上幽冥船,這是等於去送死!
  陳寶嬌也忙是跟著李霜顏勸說道:“公子何必上幽冥船呢,你還有著大好時機,賭這一把不值得。不如戰神殿的買賣我們都不都不去做了,直接回洗顏古派算了。”雖然說她對公子是信心十足,但是,一旦上了幽冥船,再大的信心,也隻怕是化為烏有!
  對於所有人來說,上幽冥船是等於去送死,隻有垂死之人或者已死之人,才會死馬當活馬醫,若是還能活上幾十年的人,都不願意上幽冥船送死,畢竟,選對幽冥船的機率很底很底!
  “放心,我會活著回來的。”對於兩個侍女的好心相勸,李七夜灑脫一笑,說道。
  李霜顏見他心意已決,就不再勸,看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後輕輕地問道:“你此次上幽冥船,意欲何為?”
  李七夜不由望著天古屍地的最深處,摸了摸自己的一宗寶物,最終說道:“我打算去一個地方,或者,隻有乘幽冥船才能抵達這樣的地方!”
  說到這,他都不由出神了,天古屍地的最深處,他不止去過一次,麵的不少地方他都去過,但是,有一些地方欲入而無門!
  正好他手中有一件東西最近被他琢磨出一些門道來,冥河從天而降的那一個晚上,李霜顏與陳寶嬌的話勾引起了他的一些回憶,對於天古屍地,有一些謎,他還是想打探打探。
  “小心一點,一定要活著回來!”最終,李霜顏隻能有這麼一句話叮嚀。
  與李霜顏與陳寶嬌的沉重相比,李七夜倒是一派輕鬆,笑著說道:“我還有兩個風姿絕世、迷人可愛的女侍在身邊,又怎麼舍得那麼早死去呢,如此的豔福不好好享受,那豈不是對不起我自己!”
  “少做美夢!”李霜顏聽到這樣的話,如寒梅傲雪的粉臉都不由為之一紅,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至於陳寶嬌,則是抿嘴輕笑。兩個絕世美女,一個是寒梅傲雪,一個是煙視媚行,各有千秋,讓人看得神魂顛倒。
  李七夜他們乘四戰銅車而入,途中所遇到的修士並不多,事實上,李七夜他們可以說是最晚的一批修士了。
  或者是因為所有地屍地湧往冥河渡口,又或者是因為冥河出現的原因,在通往冥河渡口的古道上,屍氣薄弱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就算道行淺的人,行走在古道之上,都不受屍氣的影響,若是換作是平日,早就被屍氣所汙,化作了地屍。
  眼看李七夜他們將要抵達冥河渡口了,遠遠都能眺望到冥河渡口的時候,李七夜他們一行卻被人擋住了道路。
  一人擋在古道之上,明顯是衝著李七夜他們而來,什麼人都不擋,偏偏擋住了四戰銅車的去路。
  一個少女,擁有絕世風華,但是,卻殺氣衝天,任何人見到她,都不會留意她美麗無比的貌容,而是驚畏於她身上的殺氣。
  少女一襲黑衣,懷抱黑劍,擋在古道之上,宛如一把出鞘的血劍,殺氣滔天,讓人感覺是鮮血淋漓!任何人見了,都不由退避三舍。
  就是有一二個落後的修士本是跟著李七夜他們四戰銅車而來,但是,一見到少女擋道,都臉色大變,紛紛躲得遠遠的。
  白劍真,劍神聖地的傳人,擁有絕世風華的容貌,卻從來沒有人注意她的美麗!
  白劍真突然堵住了李七夜的去路,這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一時之間,留在冥河渡口的許多修士都紛紛來觀看。
  “白劍真!”看到黑衣女子,不論是哪一個傳承哪一個門派的天才弟子都臉色一變,誰都不願意去招惹這尊女殺神!
  對於很多年輕一輩的修士來說,白劍真在年輕一代或者不是最強大的天才,但是,她絕對是最可怕的天才,她劍一出鞘,必然飲血,她那可怕的殺意,任何人都退避三舍!
  

Snap Time:2018-11-14 23:25:10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