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千帝門(上)

  在第二天,天古城抬出了一具具的古棺,一個個大教疆國都開始啟程,都開始進入天古屍地!
  寶柱聖宗、江左世家、南天上國……等等一個個大教古派、疆國聖地都紛紛抬出了古棺,都開始進入了天古屍地之內。※雜ミ誌ミ蟲※
  關於不少大教疆國的古棺都引起不小的議論,特別是在此之前一直很低調的南天上國,更是引得不小的議論。
  南天上國抬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古棺,看到這古棺比很多古棺都要大,這讓不少人暗暗吃驚,在此之前曾經有很多人認為南天上國的護國神獸要死了,所以,這一次南天上國把他們的護國神獸葬入幽冥船。
  今天見到南天上國抬出了如此巨大的古棺,這更讓很多人在猜測,南天上國的確是有可能把他們的古棺葬入幽冥船!
  除了這些抬棺進入天古屍地的大教疆國之外,在這麼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之後還跟隨了許多的修士。
  原因很簡單,天古屍地的絕大多數的地屍地都去了冥河渡口,這讓天古屍地的屍氣大減,而且天古屍地很多地方因為沒有了地屍的護守,成了不設防之地,這讓很多人趕著這個千載難得的機會進入天古屍地淘金,有人是掘山挖脈,欲挖寶金,以取神石,也有人打算去翻枯骨,入險地,看能不能撿到寶器、秘笈。
  當然,就算地屍都紛紛去了渡口,天古屍地依然有著很大的危險,萬一掘到了寶主的墓墳,那就自尋死路了!一旦寶主從棺中爬出來,絕對會滅掉所有挖他墳的人!
  冥河渡口,已經存在著千百萬年了,所以,在天古屍地中已經形成了一條前往冥河渡口的道路了,所以,在這幾天之內,在天古屍地之內,能看到有著浩浩蕩蕩的修士沿著一條古路,前往冥河渡口。
  在這樣的浩浩蕩蕩大軍之中,有人抬棺,有人步行,有人踏空,有人騎獸,也有人坐車……形形色色,堪稱是天下修士都盡聚集在此!
  冥河渡口,在天古屍地的北方,可以說它離天古屍地的中心地帶很遠,但是,冥河最終卻是流入天古屍地的最深處!
  當冥河從天而降之時,落在了天古屍地的北端,當冥河在天古屍地的大地上流淌的時候,將是茫茫一片,這片領域宛如大海一樣,被無盡的霧氣所籠罩著,這是冥河之氣。被冥河之氣籠罩著的冥河,那怕你是大賢,都無法看透這茫茫的霧氣!
  而且,一旦進入了茫茫的冥海之中,你永遠都走不出來,從此消失在這茫茫的冥河之中。千百萬年以來,每當冥河出現的時候,都有了不得的人物踏入冥河,欲溯流而上,追尋冥河的源頭,但是,進去的人從來都沒有活著走出來!
  茫茫看不透的冥河流淌在天古屍地的大地上,唯有一段的河流是沒有霧氣籠罩,隻有這一段的河流才能看清楚從冥河飄出來的幽冥船,所以,這一段河流又被世人稱之為冥河渡口,這個地方就好像死人投胎的地方一樣!
  千百萬年以來,無數想葬入幽冥船的人,都是在冥河渡口等著幽冥船從冥河中使出來,當完全看清楚一艘艘的幽冥船從冥河中駛出來的時候,那才能選中一條幽冥船,把古棺葬入麵!
  當古棺送上了幽冥船之後,幽冥船將會隨著冥河一直往天古屍地最深處飄去,最後,幽冥船馱著一具具的古棺飄入了天古屍地最深處。
  如果選對了幽冥船的人,那麼,他將會得到壽元,被活著送了出來,被送出天古屍地!若是沒有葬對幽冥船的人,那麼將會成為永的地屍,他們的後世再也沒有見到他們的祖先了!
  至於幽冥船飄到天古屍地最深處的什麼地方,這沒有人知道,是萬古以來最大的謎團,曾經有得到壽元活著出來的人,都說不清楚幽冥船飄到了什麼地方,那怕他們曾經親身經曆過,也無法說得清楚這一件事情!
  冥河渡口,當冥河流淌到這之後,有幾百的河流不再是被冥霧籠罩,在這,有幾百的河流是清朗朗的一片,能看到冥河之水靜靜地流淌著。
  冥河之水,就像傳說那樣,這從地府流出來之水黃赤如湯藥,渾濁不清,雖然在這冥河之水是靜靜地流淌著,但是,站在冥河邊,不論是誰在心麵都不由為之發毛,讓人感覺這冥河之水是由無數屍體的屍水聚集而成,讓人心麵不安,似乎,在這冥河之下埋葬著無數的死屍一樣。
  此時,在冥河渡口,乃是人山人海,或者說是死人是如山如海。
  在冥河渡口,場麵十分壯觀,有地屍,有寶主甚至是有地仙,除了這些死人之外,還有來自天下各方的修士,而且,在這,乃是一具具古棺陳橫,看到如此多的古棺陳橫在這,不知情的人看得都不由毛骨悚然。
  不過,活人有活人的天地,死人也有死人的天地,地屍是不會跟活人擠在一起的,而活人也不願意與地屍擠在一起。
  對於活人來說,地屍的屍氣太危險了,而對於地屍來說,活人的生氣又何嚐不是讓他們不舒服呢?
  所以,在冥河渡口這幾百的河岸邊,不知覺間已經劃作了三個陣營,絕大多數的地屍是擠在了一起,而且,地屍比任何人都簡單,他們無棺,也無府邸,擠在了河岸邊,幽冥船還未至,很多地屍簡單而直接地躺在了地上。
  而來自天下各方的修士則是擠在了一塊,在這個地盤領域之中,各大教疆國、各聖地古宗又有著自己的小地盤,各門派各古教都占據了一個小塊地方,紮營起來,有的門派是占據了一個山頭,有的門頭則是占據了一個灘塗,也有門派是帶著府邸神樓而來,直接把自己的神樓祭於空中……
  相比起數之不清的地屍,相比起後麵還有浩浩蕩蕩趕來的諸門派修士,而出現在冥河渡口的寶主地仙就少很多很多。
  出現在冥河渡口的寶主地仙可謂是寥寥無幾,出現在這的寶主也隻是有十餘人而己,各族皆有,至於地仙,那就更少了,一二個人而己。
  寶主地仙也不會跟修士、地屍走在一起,這為數不多的寶主地仙各據一方,有的寶主地仙是帶古棺而來,也有寶主地仙是挾府邸而至,也有寶主是隻身而來。
  在這渡口,三個群體是井水不犯河水,特別是對於寶主地仙,不論是大教古派還是帝統仙門,又或者是數之不盡的地仙,都不敢去招惹他們。
  要知道,寶主地仙曾經是他們時代無敵的存在,是他們所在時代最風雲天下的人物,甚至是震懾九界。
  當然,也有大教古派在冥河渡口遇到自己祖先的情況。
  “那,那不是第八代祖師赤仙祖師嗎?”一個寶心古宗的門派,他們的一位元老看到有一位寶主帶著一團玉席盤坐在渡口的一座山峰之上,不由為之激動無比。
  這個元老看著這個寶主,揉了揉眼睛,他都不敢相信,最終,他可以完全確定這位寶主是自己宗門內的一位祖師,他是激動無比。
  “赤仙祖師!”這位元老忍不住激動,衝了過去,大聲叫道。
  此時,很多人都不由看著眼前這一幕,然而,這位寶主席坐在那,望著茫茫的冥河,看都沒有看這位元老一眼。
  見到自己有祖師,這位元老顯然是十分激動,忍不住爬上山峰,但是,這位寶主隻手一點,“砰”的一聲,元老從山上摔了下來!
  “生死相殊,回去吧。”最終,這位寶主隻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他依然閉著眼睛,望著茫茫的冥河。
  元老聽到這句話,如同雷殛一樣,頓時呆在了那,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黯然失色,回到宗門的陣營之中。
  無數的修士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為之動容,遇到自己的祖先,卻不能相近,這是一種無法說得出來的感覺!
  “這,這是赤仙祖師嗎?”當寶心古宗的元老回來之後,門下的弟子都不由動容地問道,因為這位祖師在他們宗門之中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在他的時代,曾經是橫掃整個人皇界!
  “是的。”元老黯然失色,看著坐在山峰上的寶主,不免激動地說道:“傳聞當年祖師壽盡坐化,門下弟子不甘心他老人家逝去,所以用盡辦法,把他葬入了天古屍地,沒有想到,他老人家終於得到了壽元!”
  門下眾弟子,聽到這樣的話,不由麵麵相覷,天古屍地的複活重生,這不是一句假話。
  “一旦埋入天古屍地,就生死兩殊嗎?”很多大教古派的修士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為之動容,這讓有修士忍不住問道。
  有老朽無比的修士輕輕地歎息,說道:“可以是這樣說吧,寶主地仙,一般都不願再接近自己的後人,這也是斷了他們千百萬年的念想!”
  ………………………………
  

Snap Time:2018-11-16 18:15:53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