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二百零七章 真正的無敵(上)

  “蝸神已經不在世了!”此時,青玄遠山也盯著牛奮,沉聲地說道:“你是什麼人!”知道了牛奮的來曆,那怕是作為青玄古國的皇族,他也為之動容!
  若是洗顏古派的守護神還在世,聖天教算什麼東西!就是蝸神一個人就能滅掉整個聖天教!若是蝸神還在世,給聖天教十個膽,也不敢去攻打洗顏古派,雖然聖天教的老祖號稱是無敵之輩,但是,跟蝸神一比,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可稱真神的人,這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無敵!就算是他們青玄古國,在蝸神還在世的時候,也一樣不敢去惹洗顏古派!
  “什麼人?”對於青玄遠山的話,牛奮那雙牛眼掛在觸角之上,笑嘻嘻地說道:“我隻不過是我公子座下的一隻坐騎而己!不足為道的小人物!”
  牛奮這樣的話讓人為之動容,那隻老龜王都覺得不可思議,喃喃地說道:“這,這,這不可能吧,當年的明仁仙帝,都未以天牛祖蝸為坐騎!傳說天牛祖蝸是世間最強大的生靈之一,堪稱擁有真神血統!他們絕對不會給別人當坐騎的!”
  說到這,這讓老龜王為之震撼,一雙綠豆眼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收天牛祖蝸為坐騎,這是一個奇跡,能讓天牛祖蝸甘心為坐騎,這是何等了不得的事情!
  “哼”青玄遠山冷冷地說道:“這已經不是蝸神的時代了,一隻天牛祖蝸又翻得起什麼大浪來!受死!”話一落下,他手中的帝詔再一次張開。雜誌蟲
  牛奮欲衝上去,李七夜笑了一下,搖頭說道:“你還未得十八解,還不能抵仙帝意誌,退下。”
  牛奮二話不說,就退到了李七夜身邊。
  就在這個時候,帝詔竟然燃燒起來,眨眼之間,帝詔燒成灰燼,隻剩一個“攝”字!
  “轟”在瞬間,整個“攝”字化作了虛無,所有的帝蘊毫無保留噴湧而出,宛如是神泉一樣噴出了源源的帝蘊仙威,在這瞬間,一個影子出現了,一個俯視九天十地的人,一個無敵萬古之輩。
  “仙帝意誌”此時,整個天古城都為之震撼,在這一刻,宛如有一位仙帝就在站在天古城的上空一樣,俯視時天地蒼生。
  一時之間,天古城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伏拜於地上,仙帝意誌,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麵對這個影子,麵對仙帝意誌,此時連李霜顏、陳寶嬌他們都不由為之變化,作為太上長老的赤雲更是雙腿直打哆嗦,軟綿綿的,差點跪在了地上。
  “轟”此時,這個影子一隻手抓來,在這瞬間,天地乾坤都在這隻大手的掌握之中,真人古聖,在此刻比蟻螻還要渺小,不足為道。
  “滾”麵對大手抓來,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冷冷地說道。
  “噅”銅馬長嘶,轟鳴之聲響起,四匹銅馬拉著戰車躍空而起,馬蹄狠狠地踏向這個影子的臉蛋!
  這一幕把所有人都嚇呆了,這可是仙帝意誌,就算仙帝不在於世,他的意誌也不容抵抗,今日竟然有人駕馬踏仙帝意誌的臉龐,這簡直就是不把仙帝放在眼中!
  “砰”的一聲,人影的大手一擋,擋住了踢來的馬蹄,大手收攏,一下子把李七夜連同四戰銅收納入其中,帝蘊仙威如天瀑一樣垂落,欲把李七夜煉化。
  “不自量力的東西,自尋死路!”見李七夜被收入大手之中,青玄遠山冷笑地說道。
  “滾”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說道:“青玄,你還在世還差不多,一縷意誌也敢擋我坐駕!”
  話一落下,“嗚”一聲虎吼響起,頓時之間,一頭白虎躍出!
  四戰銅車,銅戰車右雕盤龍,左刻神凰,前斫麒麟,後鑿白虎。此時,鑿於銅車之後的白虎一下子躍出,虎爪撕天,向抓來的大手撕去。
  “嘶”一聲撕裂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來了,白虎躍空,撕裂了擋在前麵的一切,天穹也好,仙帝意誌也罷,都擋不住白虎的虎爪撕裂!
  “噗”時空一陣蕩漾,仙帝意誌消失了,白虎也消失了,唯有李七夜站在四戰銅車之上,高踞於天空!
  此時,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銅車出行,宛如是九天之主出巡,諸神退避,仙帝遠迎,此時,銅車立於天穹,高高在上。
  “區區一縷青玄仙帝的意誌,也想擋我座駕!”站於四戰銅車之上,李七夜從容不迫,慢條斯理,風輕雲淡看著青玄遠山說道:“取你們祖先的仙帝之兵來吧!”
  這話聽起來囂張無比、霸氣得一塌糊塗,但是,所有人都呆住了,仙帝意誌,何人能抵擋,然而,今日卻被一隻白虎撕裂,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世人又怎麼知道,四戰銅車此乃是無上之物,曾經隨李七夜上征九天,下伐地府,征戰諸神,斬殺神皇,就算是仙帝在世,四戰銅車一出,也親自相迎。
  蠶龍仙帝、血璽仙帝都曾經親迎過四戰銅車!雖然青玄仙帝無敵,但是,憑他留於世間的一縷意誌,一張帝詔,是不可能擋得住李七夜的無上座駕!
  “傳說是真的!”此時,連青玄遠山都臉色巨變,咚咚咚後退了好幾步,四戰銅車曾落入過他們青玄古國的手中!在當年他們青玄古國得到此銅車的時候,曾經有傳說認為,此銅車可以媲美於仙帝寶器!甚至有傳說說,此銅車的奧妙神奇,直追仙帝真器!
  青玄古國諸老都研究過此銅車,但,卻一直不能研究其中的奧妙,最終是賜於青玄遠山!現在若是青玄古國的諸老知道的話,隻怕是腸子都悔青了,這是等於把一件仙帝寶器拱手送人,這可曾經是洗顏古派的無上之寶!
  “青玄古國,又如何!”此時,李七夜看了青玄遠山一眼,風輕雲淡地說道。
  “殺”青玄遠山果斷殺伐,厲喝一聲,出手就是一把神刀直劈而出,神刀如練,瞬間斬向李七夜的頭顱,他欲出其不意,瞬間斬殺李七夜,奪回四戰銅車。
  “咚”銅馬躍空,馬蹄踏下,神刀當場被踢飛,出手襲殺的青玄遠山還來不及躲避,胸膛就被銅馬狠狠地踢中,狂噴一口鮮血,整個人飛了出去。
  “找死,敢偷襲我公子!”牛奮厲吼一聲,巨大的蝸牛如飛輪一樣衝了過去。
  “轟轟轟”受傷的青玄遠山本來欲擋牛奮這隻巨大的蝸牛,但是,根本就擋不住,被牛奮一輪又一輪地碾壓,最後鮮血狂噴,骨碎之聲響起,都不知道被這巨大的蝸牛碾碎了多少根骨頭。
  牛奮大手一探,把重傷不起的青玄遠山抓在手中,瞬間退回到李七夜身邊。
  這一切變化太看了,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強大如青玄遠山,在眨眼之間就成了階下之囚,這簡直就是強悍得一塌糊塗。
  “公子,怎麼處置?”牛奮抓住了襲殺李七認的青玄遠山,對李七夜說道。
  “殺了”李七夜看都懶得多看青玄遠山一眼,在他眼中,青玄遠山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敢爾”門口處的青玄古國諸多豪雄王侯又驚又怒,青玄遠山在牛奮手中,他們投鼠忌器,想衝殺上來,又不敢。
  “有什麼不敢,又不是仙帝,殺了就殺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轟”就在這瞬間,青玄古國的俯邸之內衝起了無盡的神光,在古殿玉宇的深處璀璨無比的神光照亮了整個青玄古國的洞天,瞬間,滔滔不絕的氣息彌漫整個天古城,在這瞬間,所有人都在心麵跳了一下,在這一刻,大家都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人物蘇醒了。
  就在神光之中,青玄古國洞天內沉浮著一具古棺,茫茫的神光照耀之下,一切的古殿神樓都成了透明,在神光之中托著一具古棺!
  “老祖,救我”一見到這具古棺,青玄遠山頓時為之一喜。
  見到這樣的古棺,所有人都心驚肉跳,赤雲他們更是臉色蒼白,這個時候他們意識到,古棺之中葬著可怕的存在!
  “這,這隻怕是青玄古國的九祖之一!”此時,天古城的諸多皇主掌門看到這具古棺,都不由心驚肉跳,傳說中的青玄古國的九祖,那絕對是可怕的存在!
  “放了他,交回四戰銅車,自刎在門前,本座或饒你們洗顏古派!”古棺之內響起了蒼老的聲音,這聲音雖然是蒼老,但是,他話中的威嚴不容任何人反駁!
  此時,諸多大人物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那怕古棺內的人已經是垂死之人,依然是讓人畏懼,這樣的存在,隻手可滅天地!
  “一個垂死的老鬼而己。”李七夜隻是閑定地看了一眼古棺,說道:“殺了青玄遠山,我倒要看一個老鬼能不能從棺中爬出來!”
  “好咧”牛奮興奮,大手一捏,“啊”慘叫聲響起,青玄遠山的骨碎之聲許多人都能聽得到。
  

Snap Time:2018-11-20 03:42:34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