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古屍地(上)

  “當然,不然的話,我又怎麼會拿’先民九語’來換它呢,若隻是帝物而己,不足換’先民九語’。÷雜∫誌∫蟲÷”李七夜笑著說道。
  陳寶嬌為之動容,不由說道:“可是,古掌櫃可是說此乃是驕橫仙帝賜於他們祖先的東西,難道這有假?”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不,這一點倒真的是沒假,此物的確是驕橫仙帝賜下,但是,它不是帝物,乃是仙令紙。”
  “仙令紙是什麼東西?”李霜顏都不由接著問道。如果眼前這三張黃紙不是帝物的話,以她的目光而論,她完全看不出這三張黃紙有什麼珍貴的地方。
  李七夜把三張黃紙拿於手中,輕輕地揣摩,最後,說道:“仙令一出,神魔退避。仙令九紙,蒼天賜之。”
  聽到李七夜如此說,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難怪三張紙會比帝物要珍貴,仙令紙,的確是磅大氣的名字。
  “事實上,古家後代都誤解了他們祖先的意思。”李七夜笑著說道:“古家祖先,的確是有恩於驕橫仙帝,後來他賜下了九紙仙令紙。在那個時代,古家祖先卻用掉了六紙,可以說,仙令紙一出,無所不求。剩下三張傳下來之後,古家後世視之為榮耀,誤以為此乃是驕橫仙帝所賜下的帝紙,認為在驕橫仙帝的時代,隻要此紙一出,驕橫仙帝可以滿足他們古家的任何要求。可惜,古家祖先死得有點早,沒說清楚仙令紙之事,不然,隻怕這最後三張的仙令紙也說不準被用掉了。”
  仙令紙,在遙遠的時代,作為陰鴉的他,也曾見過一次,可惜,當時匆匆,被驕橫仙帝得去,他並沒有得到這九張仙令紙!
  笑了笑,李七夜收好了仙令紙。區區三張黃紙,在別人眼中看來,那是不值錢的東西,但是,李七夜卻知道,三張仙令紙,那可是救命的東西。
  李七夜他們居於九聖妖門的別院之中,九聖妖門的弟子早就有輪日妖皇的吩咐,以最高規格款待李七夜一行。
  在別院住下來的第二天,李霜顏接到了她師父的消息,對李七夜說道:“戰神殿諸老隻怕沒有那麼快到,戰神殿傳來口信,隻有等幽冥船出來之前他們才會趕過來。”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戰神殿的那群老頭,做事一向都是擺譜,譜兒大得很,又酸又臭又長!”
  對於這樣的話,李霜顏隻能是笑了一下。這件事情九聖妖門作不了主,就算是戰神殿擺譜,他們也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九聖妖門以後還需要仰仗戰神殿。
  “走,我們先玩我們的,那群老頭等他們來了再說。”李七夜招呼來了南懷仁眾小,笑著說道:“我們閑著也是閑著,在這曬太陽,不如進天古屍地取寶物。”
  “入天古屍地取寶物!”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眾小頓時為之精神一振,南懷仁這個貪財的小子更是口水直流,興奮地說道:“嘿,嘿,嘿,大師兄,我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呢。”
  屈刀離他們倒不敢像南懷仁那樣向李七夜討要寶物,盡管是這樣,他們聽到進天古屍地取寶物,也不由為之興奮,就算不能得到寶物,進天古屍地見見世麵也好。
  “就算是取到寶物,第一個輪到的也不是你!”李七夜沒好氣地一巴掌抽在他的後腦勺上,笑罵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我是能等的,等到最後一個也行。”南懷仁一點都不介意,厚著臉皮,死纏爛打。
  李七夜笑了一下,搖了搖頭。盡管是如此,他是不會虧待追隨他的人!
  “就憑我們幾個能行嗎?”一向寡言少語的屠不語都不由為之擔憂,說道:“天古屍地的地屍可不好惹。”
  “我們隻是去取寶而己,又不是去打架,就我們幾個綽綽有餘。”李七夜笑了起來,吩咐李霜顏把箱子取出來。
  李霜顏把古掌櫃送的一箱東西取了出來,箱麵有一套破舊的衣服,一個未開封的盒子,還有一根像小銅槌一樣的東西,還有一件像小銅鑼一樣的東西。
  李七夜淋浴焚香之後,換上了那套破舊的衣服,背上了那個未開封的盒子,一手拿銅槌,一手拿銅鑼。
  李七夜突然打扮成這樣,不止是南懷仁眾小,就算是李霜顏他們都不由有些傻眼。
  “你這模樣,像鄉下的貨郎。”跟隨在李七夜身邊的陳寶嬌看到他這一番模樣,都忍不住想笑,一笑傾國傾城的她,都忙捂著嘴,收斂住笑容,但是,依然有幾分的笑意。
  被陳寶嬌這樣一說,大家看著李七夜,都覺得李七夜這一番打扮真的像是鄉下的貨郎,不知情的人,真的會以為他是鄉下的貨郎!
  眾人看到李七夜這一番的打扮,都想笑,但又不敢笑,就算是老一輩的石敢當這樣的人物都不由憋著笑意。
  “呃,師兄,你,你打扮成貨郎幹什麼?”南懷仁都忍不住笑著說道。
  “交易。”李七夜倒顯得莊重,徐徐地說道:“我們進天古屍地去,與死人做一番買賣。”
  “跟死人做買賣!”聽到這樣的話,眾小都不由毛骨悚然,跟死人做買賣,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離譜到透頂。
  “大師兄,死人會做買賣嗎?”膽子小一點的許佩都不由臉色發白。
  李七夜笑著說道:“這就要看是怎麼樣的死人了,也要看是誰來做這樣的買賣,懂行者,便能做買賣,不懂行者,那是自尋死路。走了,我們去天古屍地,今天就讓你們開開眼界,什麼叫做跟死人做買賣!”
  這樣的事情聽起來荒誕離譜,甚至是讓人毛骨悚然,眾小既是悚然,又忍不住興奮,他們還真沒見過跟死人做買賣這樣離譜的事情。
  “跟死人做買賣!”連牛奮都不由喃喃地說道。
  天古城就是停近天古屍地而建,雖然說,天古城離天古屍地很近,這事說來也奇怪,天古屍地是死屍無數,葬下無數的死人,但是,萬古以來,從來沒聽說過有地屍離開過天古屍地,或者說進入天古城!這是一件讓人想不透的事情。
  站在天古屍地之外,南懷仁他們一時之間都看傻眼了,一開始,他們以為天古屍地放眼看去都是白骨的地方,在他們想象中,天古屍地,應該是荒涼的赤地,甚至是鬼氣衝天。
  然而,眼前的天古屍地卻是青山綠水,放眼望去,山巒起伏,有巨嶽如牛臥,有山脈如龍盤,霧氣彌漫,在這片起伏無盡的天地間,有巨樹擎天,也有飛泉直掛……
  若不是能看到一些棺木,別人還真以為這真的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在眼前這片天地間,雖然是山巒起伏,巨樹擎天,飛泉直掛。但是,的確是能看到不少的棺木,當強大的修士打開天眼遠眺之時,能看到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有懸崖之上,掛著一具又一具的棺木,有的是銅棺,有的是石棺,更有的是金棺……
  也有棺木擺在一座獨峰之上,氣勢無比磅,一峰承一棺,宛如被直送青天一樣。
  也有的銅棺是浮在了死潭之上,寂靜無比,偶爾間會有毒蛇遊過,看得讓人毛骨悚然!
  “這,這就是天古屍地?”屈刀離都不敢相信,眼前這樣的地方就是人人談之色變的天古屍地,他一開始還以為這能看到屍骨如山的景象。
  “不是說天古屍地到處都是地屍嗎?怎麼沒看見有地屍?”駱峰華都不由奇怪地說道。
  “看著那群修士。”在這個時候石敢當指了一下剛衝入天古屍地的修士,說道。
  李七夜他們怕站的地方,是起伏不止的山巒,在此時,有一個門派的修士一口氣衝入了山巒,似乎他們是有目的而來,他們是看準了一個峽穀的入口,麵可能有寶物,他們一口氣衝了進去。
  然而,就在他們衝入峽穀的時候,突然之間,在叢林中,在峽穀內,石洞中,一下子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影子,全部都是死人,所穿的衣服各有不同,也是來自於天地各方,各個門派,這一具具的死人冒了出來之後以不可思速的速度衝殺向這群修士。
  “殺”這個門派的弟子已經作好了拚殺的準備了,一聲大喝,立即向死人斬殺而去。
  而死人沒有叫喊,沒有吆喝,寂靜地撲殺向這群修士,說來也詭異,一具具的死人竟然祭出了寶器,有神劍,有陰旗,有怒槍……一件件的寶器、真器挾著呼嘯的陰邪之氣,斬殺向這群修士。
  法則之聲錚錚作響,這一個個死人不單能祭出寶器,更是能演化功法!
  “啊”一個修士被一個死人一刀劈死,隻見刀起赤焰卷,宛如火龍咆哮一樣!
  “這是赤焰門的龍炎刀法呀。”看到這一幕,石敢當動容地說道:“這個地屍生前隻怕是長老級別的人物。”
  昨天大家投票很熱情,雖然說沒達到我們的目標,不過,我們保穩第二的成績,這實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這三天來說,對於大家而言都不容易,對於蕭生而言,也不容易,度日如年,忐忑不安。
  這是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蕭生也是承受著很大壓力,幸好的是,這三天來,都有大家的陪伴,大家與我一同齊肩作戰。
  在此,蕭生感激不盡,沒有我們的努力,就沒有今天的成績!!
  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一戰到底,無人能擋!!!!!!!!!
  

Snap Time:2018-11-19 23:32:1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