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一百五十六章 跟我鬥富(下)

  李七夜一開口,可謂是讓這位掌櫃驚容,南懷仁不識寶物,不過,掌櫃倒給了李七夜不小的情麵,指了指三張黃紙,解釋說道:“此紙乃是驕橫仙帝傳於我祖先。∪雜Ψ誌Ψ蟲∪”
  若是平日,別人讓他解釋,他都懶得解釋,但是,這一次李七夜一開口,讓他有知音之感,給了南懷仁不小的情麵。
  “驕橫仙帝!”聽到這話,不止是石敢當,就算是牛奮都不由動容,抽了一口冷氣。
  南懷仁都不由被嚇了一跳,抽了一口冷氣,說道:“傳說中的人族第一位仙帝,一生不敗的仙帝!”
  驕橫仙帝,太多傳說了,雖然不是第一個承載天命的人,卻是人族第一位仙帝。傳說,驕橫仙帝一生無敵,不論遇到怎麼樣的強敵,天魔也好,古冥也罷,都是橫推過去,一生不敗,無人能敵!
  要知道,仙帝承載天命,掌執乾坤,就意味著無敵,但是,在還沒有成為仙帝之前,誰都不敢說一生無敵。就算是明仁仙帝,在年少的時候也失敗過。事實上,在年少的時候,多數的仙帝都被強敵敗過,這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大道多艱,勝敗本是常事。
  但是,驕橫仙帝,一生不敗,這已經是讓他充滿了傳奇,充滿了迷離的色彩!
  掌櫃一開口,還真的把南懷仁他們幾個小子嚇了一大跳,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古意齋還有這麼古老的來曆!還有如此驚人的來曆。
  “我祖上有恩於仙帝,所以仙帝賜下了九紙。如果我祖先有什麼需求,隻要寫在紙上,都能得到滿足。在那個時代,隻要我祖先寫紙一張,便無處不可去?無物不可求?我祖先一共用掉了六張帝紙,剩下三張,一直成為我們古意齋的鎮店之寶!”提到自己祖上的榮光,掌櫃都不免有三分的得意。
  “這是帝物呀。”屈刀離他們都不由為之動容,眼前三張毫不起眼的黃紙竟然是帝物,這怎麼不讓他們動容呢。
  “言為帝物,但,更勝帝物。”李七夜笑著說道。
  掌櫃也忙是露出笑容,說道:“還是先生識貨,此紙對我們古意齋有著不一般的意義。它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是帝物。”
  李七夜也是笑了一下。而南懷仁他們忍不住看向其他的兩件東西黃鍾與石頭。但是,掌櫃不再談剩下的兩件東西,南懷仁雖然是好奇,也隻好忍著不問。
  李七夜欣賞完了這三件東西之後,慢步於這店內,店內的寶物可以說是真多,從寶器到命丹,從道外奇兵到異藥寶樹,無奇不有,讓南懷仁他們都看得眼花繚亂。
  李七夜漫步欣賞,掌櫃忙是在身邊相陪,他不開口向李七夜介紹,任由李七夜慢慢欣賞!若是一般的客人,還不止於能讓他親自相陪。
  看著如此多的寶物,南懷仁他們都看得眼花繚亂,就算是出身於大門派的李霜顏、陳寶嬌看到許多珍貴的寶物,也不由為之動容。敢開如此的寶鋪,這足夠說有這古意齋是藏龍臥虎!
  “那條是龍嗎?”在頭頂上,懸浮著許多的真器寶兵,甚至有些還沒有開封,被鎖在了寶盒之中。在這沉浮不定的一件件寶器之中,有一條小金龍在遊動著,好像是水的魚兒一樣,悠哉悠哉地遊動著,這條三尺長的小金龍全身金光燦爛,看起來跟真龍沒什麼區別。
  觀察了這條小金龍很久了,駱峰華都忍不住問。
  “那是遊龍索,乃是道外奇寶!”掌櫃回答說道。
  道外奇寶,指的是不在壽寶、真器、寶器範疇之內的兵器,道外奇寶很特殊,威力也極大,而且,道外奇寶鑄造也十分不容易,所有,往往很多時候道外奇寶比寶器更珍貴。
  “這,這遊龍索賣嗎?”駱峰華都不由有些喜歡這件道外奇寶,忍不住問道。
  掌櫃點頭說道:“在我們店內,除了三件鎮店之寶外,其他的都賣。這件遊龍索不是修士所鑄,它乃是一頭金蛟死了之後沉於海中,它的龍筋融入了北海混元金之內,承汪洋之精華,受天地之煉化,成為了一條寶索。此遊龍索標價乃是七百八十五萬古聖精璧!看在這位公了的情麵上,你給七百八十萬塊的古聖精璧便可。”
  “七百八十萬古聖精璧!”聽到這樣的價格,駱峰華是不由打了個哆嗦,不要說他,就算是洗顏古派,隻怕都不見得能一口氣拿得出這麼多的古聖精璧。
  聽到這樣的報價,莫說是駱峰華,就是屈刀離他們都不敢再看這些寶物了,這的東西簡直就是奢侈品。
  南懷仁他們隨著李七夜逛了一大圈,雖然寶物都無比的惹眼,他們最多也隻能是看看,連價格都不用問了,這的東西都是精品,普通的東西,隻怕不會在這賣。
  而李七夜一路看下來,也沒有開口說話,隻是含笑不語,最多是偶爾點了點頭。
  最終,李七夜駐足於窗櫥之前,目光落在一個木箱之上,這個木箱看起來並不珍貴,而木箱之中放有四件東西,一件是看起來有些破舊的衣服,另一件是一個長盒,盒子是沒有開封,另外兩件是像是黃銅鑄造的東西,一個像是小銅槌,另一個像小銅鑼,十分古怪。
  當李七夜駐足於此的時候,李霜顏不由秀目一凝,仔細打量著這箱子麵的東西,她明白,在外麵的時候李七夜就已經看上了這箱子的東西了。
  李霜顏追隨李七夜這麼我,她更清楚,能讓李七夜看上的東西,那絕對不簡單。
  “這箱東西什麼價?”李七夜仔細觀看了這箱東西之後,確定無誤,然後詢問掌櫃。
  “回先生話,此物不是我們店的,乃是一個故人寄賣,故人開價是八百萬王侯精璧!”掌櫃忙是說道。
  一開價都是幾百萬,這實在是把屈刀離他們幾個小子嚇得一大跳,這的東西實在是貴得離譜。
  南懷仁可是李七夜的狗腿子,最會看李七夜的臉色了,李七夜一站在這,他就知道李七夜看上這箱東西了,所以,此時他是打了個哆嗦,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說道:“掌櫃,這價格也太坑了吧,八百萬王侯精璧?那我是能買到上好神石的王侯真器了!”
  這一次掌櫃倒好說話,他搖了搖頭,說道:“此箱東西,我也看不出珍貴之處,但是,故人開價如此,我也沒辦法。”
  “掌櫃,跟你朋友打個招呼,能不能便宜一點?我大師兄能喜歡的東西可不多。”南懷仁乃是狗腿子,他當然會為李七夜撈好處了,所以,不用李七夜開口,他都為李七夜砍價。
  “這個……”掌櫃不由沉吟了一下。
  “區區八百萬王侯精璧而己,掌櫃,這箱東西我要了。”此時一個傲氣的聲音傳來,一人跨入店中,爽朗地笑著說道。
  南懷仁他們一看來人,不由膩歪,從外麵走進來的人乃是九聖妖門的大弟子冷承峰!
  在魔背嶺的時候,冷承峰是跟青玄天子走在一起,不過,他運氣好,他本來是回九聖妖門請帝器的,帝器沒請到,反而是逃過一劫!
  此時,冷承峰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笑容,當然,他笑容在南懷仁他們眼中看來是說多虛假就有多虛假!
  冷承峰帶著笑容,向李霜顏打招呼,說道:“師妹,聽掌門說你已來天古城,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師妹。”
  對於冷承峰,李霜顏輕輕點頭打了聲招呼,也沒有說什麼。
  李霜顏的態度說本是心麵喜悅的冷承峰碰了一鼻子灰,他不由冷冷地斜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了一聲,說道:“洗顏古派的確是沒落了,區區八百萬王侯精璧都拿不出來!這點小錢都沒有,也敢來逛天古城第一店古意齋!”
  李霜顏正欲開口,但,李七夜卻輕擺了一下手,笑眯眯地看著冷承峰,說道:“這麼說來,你是要買下它了?”
  “區區八百萬王侯精璧,小數目而己!”見李霜顏對李七夜的態度,冷承峰心麵就更不舒服了!事實上,冷承峰在心麵是一直喜歡李霜顏,隻不過,作為九聖妖門的大弟子,與天才的李霜顏一直是競爭對手,更何況,冷承峰自視甚高,自認為他能配得上李霜顏,所以,十分矜持!
  現在李霜顏與李七夜走在了一起,他心麵不好受的滋味可想而知了。
  “掌櫃,這箱東西我要了,給我打包!”冷承峰斜視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連區區八百萬王侯精璧都拿不出來,如此窮酸,哼,未來我師妹的彩禮拿得出來嗎?”
  冷承峰咄咄逼人,李霜顏欲開口,但,最終是化作了一聲歎息。作為同門,她並不希望走到反目仇視的地步,不過,她了解李七夜,知道冷承峰這是自討沒趣!
  此時,掌櫃不由看著李七夜,李七夜先開口,隻有李七夜不要了,他才能再賣給下一個顧客。
  “掌櫃,別管誰先來,我追加二百萬!總之,今天這個箱子我要了!”見掌櫃看著李七夜的時候,冷承峰氣大財粗,對掌櫃說道。
  冷承峰這樣的態度,讓李霜顏都不由搖了搖頭,這樣做是太過份了。而南懷仁他們更是怒目相視,但是,又沒辦法,一千萬的王侯精璧,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天文數字。
  “有錢就了不起呀!”南懷仁心麵不爽,被冷承峰這樣一壓,他們是憋了一肚子氣,比吞了一隻蒼蠅還惡心。
  “小子,你還真說對了,有本事你們買下來呀,隻要我出不起價,我就拱手相讓。”冷承峰不屑地看了南懷仁一眼,然後看著李七夜冷笑地說道:“不過,隻怕就算是把你們洗顏古派賣了,也湊不夠這麼多的錢!”
  冷承峰這樣的話,頓時讓屈刀離他們不由怒目相視,隻有石敢當、牛奮這樣的老狐狸還能沉得住氣。
  “千萬王侯精璧,我們還能出得起!”火辣辣性格的陳寶嬌就忍不住這口氣了,對李七夜說道:“公子,我們買下就是!”
  雖然說陳寶嬌已經離開陳家,但是,她還是有點積蓄,更何況她父母寶貝自己的女兒,在臨別的時候是偷偷給她留了不少的財產。
  自己師妹跟李七夜走在一起,這已經讓冷承峰心麵不爽了,現在還有一個絕世無雙的陳寶嬌,可以說是讓冷承峰嫉妒。
  “哼,洗顏古派也就隻能出靠女人吃飯的小白臉!”冷承峰不屑地說道。
  “師兄”李霜顏也覺得冷承峰太過於咄咄逼人,欲開口,但,卻被李七夜攔住了。
  李七夜看了一眼冷承言,說道:“你真的是要買這箱東西?”
  “我買定了!”冷承峰冷笑了一下,說道:“就算我不買,憑你也能拿得出八百萬王侯精璧?”
  “你?”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就憑你也想跟我搶東西?掌櫃,我要了。”
  “掌櫃,一千二百萬!”冷承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本公子最近發了一筆,其他的不多,就是精璧多!”
  掌櫃都不由看著李七夜,冷承峰出如此高的價,而李七夜隻出八百萬的話,他當然是會賣給冷承峰了。
  “黃鍾昆吾,一鳴動天。”李七夜悠然地說道。然後含笑地看著掌櫃。
  一聽到李七夜這話,掌櫃頓時臉色大變,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都感到不可思議!
  一時間,掌櫃發呆得都說不出話來,他都忘記了回複李七夜的話了,好一會兒,掌櫃打了個激靈,這才回過神來。
  

Snap Time:2018-11-19 00:20:16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