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古城(下)

  可以說,天古城的凡人都見慣了光怪陸離的修士,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雜☆誌☆蟲
  反而第一次來天古城的南懷仁他們倒是看得目瞪目呆,他們反而更像是土包子、鄉巴佬,好像是第一次進大觀園一樣,看得眼花繚亂。
  在天古城進出的修士太多了,來自於五湖四海,有坐著飛行寶物而來的,有跨空而至的,也有騎蟲王而來……
  隻見,天空上有巨艨轟鳴,飛入了天古城,衝入了天穹上的古殿;在大街上,有修士騎著一隻巨大的蜈蚣,龍走蛇行,一下子消失在大街盡頭,在人們的頭頂上,更是有古竹如龍一般,從天際遠處生長而至,插入了古城內的高樓之上,有修士踏著古竹片刻而至……
  反而,李七夜他們騎著一隻巨大的蝸牛,顯得太不怎麼起眼了,可以說是談不上什麼驚奇。
  李七夜他們一行唯一吸引目光的就是李七夜身邊的李霜顏與陳寶嬌了,兩大絕世美女,不論是走到哪,都是那樣的璀璨奪目,都是那樣的引人矚目。
  李霜顏乃是寒梅傲雪,讓人駐足遠觀,至於陳寶嬌就更加不用說了,傾國傾城的尤物,實在是讓人垂涎三尺,讓人為之傾倒!
  在天古城內,車水龍馬,同時,在這,鋪店酒肆無數,而街邊的小販走卒就更多了。一旦進入天古城,就會被起伏不止的吆喝聲淹沒。
  “天王花,一觀而神動,再觀而飛仙。隻換真器,換聖尊真器,必須是大賢法印!”在大街上,吆喝之聲起伏不止。
  “海動飛船,移動的堡壘,由古聖祭煉,一共有三十六層防禦,八層攻擊,換七變七足的命丹!”
  “六文寶金,三文成詞,兩文殺伐,一文淨聖,乃是極世罕見的寶金,隻賣聖皇級別的精壁,價格可以商量。”
  在天古城,除了大教疆國、帝統仙門所開設的店鋪、拍賣場之外,還有許多修士會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賣或者是換其他的東西。
  俗話說,財不可露白,好東西敢拿出來這賣,要麼是有絕對的實力,又或者是背後有靠山,要麼就是騙子!
  很多小販吆喝著,招攬著生意,也有修士把自己的東西往街邊一擱,盤坐在那,有人詢問也不出聲,隻等有緣人。
  當然,在天古城乃是龍蛇混雜,在這騙子太多,當然,多數的騙子也隻能是騙一騙沒有見過世麵的鄉巴佬。
  “聖皇指骨,傳說中的無敵聖皇,十一指伐天聖皇,曾經是一位橫掃大中域的聖皇,曾以聖皇之力挑戰大賢的存在,他的第十一根手指乃得天地煉化,他去世之後,留存於世間。快來看了,聖皇指骨,價格從優。”有小販吆喝說道。
  本來是騎著蝸牛的李七夜他們,因為南懷仁他們第一次來天古屍地,所以,就沒有再騎蝸牛,而是步行在大街上。
  李七夜與李霜顏他們還好,南懷仁他們幾個弟子,不用看,都能看得出來他們臉上寫著“第一次來”這四個大字,任何人一看都知道他們是鄉巴佬。
  所以,才剛走過一個街口,南懷仁他們幾個就被小販熱情地拉到了他們的攤前,推薦著他的寶物。
  “幾位仙帝爺,你們看,聖皇指骨,這是小的豁出小命才從天古屍地得到的,這是伐天聖皇的第十一根手指骨,天地之指,乃是承受了聖皇一生的神威,一段指骨的威力不亞於聖皇寶器。”這個小販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寶盒,打開給南懷仁一開,寶盒一打開,頓時有一股皇威衝出,小販又立即合上了寶盒。
  “聖皇指骨!”突然冒出來的皇威,都把南懷仁、駱峰華他們幾個小子震撼了一下。
  “這是什麼價?”南懷仁這小子貪心,忍不住問道。
  “爺,我們好說話,三百塊聖皇精璧如何?”在小販眼中,南懷仁、駱峰華、張愚乃至是做事沉穩的屈刀離都是土包子。
  事實上,這也沒怪他們,洗顏古派沒落之後,他們的確是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麵。
  “聖皇精璧!”不用說,南懷仁、駱峰華他們臉色就一下子鱉了,他們根本就拿不出這樣的東西。
  “爺,這樣吧,我見這位仙子乃是前途無量,未來必能登仙帝,小的隻求個善緣。血本大拋賣,給我一千塊真命精璧!”小販也是善觀顏色,立即改口說道。
  一時之間,南懷仁、屈刀離他們是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由瞅著許佩。張愚、駱峰華他們成為正式弟子不久,相對比較窮一點,南懷仁、屈刀離他們倒有一點的存蓄。
  “第十一指?天地之指?”一直在街邊站著看熱鬧的李七夜笑著走過來,說道:“說到天地之指,我倒是看過。指呈琥珀,指尖骨刺鐵血,一指破天,銳不可擋。讓我看一看你的天地之指是成色多少,成色好,聖皇精璧也是值得的。”
  李七夜一開口,這個小販立即臉色一變,二話不說,一卷攤位,轉身就走。作為在這混了那麼久的人,他那雙眼睛還能不毒嗎?李七夜一開口他就知道遇到識貨的行家,再留下行騙就是自討苦吃。
  突然的變化,讓南懷仁他們幾個小子是目瞪口呆,南懷仁依然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說道:“可,可是,剛才那盒中的指骨乃是透露出一股皇威。”
  “你這是鬼迷心竅!”李七夜沒好氣地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南懷仁的後腦勺上,笑罵道:“天古城存在世間多久了?在天古城,最古的行當就是騙子!這一行業在天古城是流轉了無數的歲月了,手段窮出不層。不要說是皇威,你給我時間,仙帝之威我都能給你弄一縷。剛才盒子一開就閉,你也隻是一個瞬間的感覺而己,屁個皇威。”
  被李七夜一巴掌拍過來,南懷仁倒被拍醒不少,搔了搔頭,說道:“這,這還真的是。”
  “你這小子,就是貪心。你還好意思自認為自己擅長察顏觀色,這樣都受騙,那就跳樓自殺吧。”李七夜笑罵道。
  南懷仁幹笑起來,事實上,屈刀離他們也都不好意思幹笑。這也不怪他們,像天古城這樣的地方,他們也是第一次來,第一次見世麵,愣頭愣腦的,也不足為怪。
  “命宮,完整聖尊古屍的命宮,從未開啟,有無寶物,有無功法,看各人機遇!”一條街都還沒走下去,南懷仁他們幾個小子又被一個小販拉進了街邊的一個小房子。
  隻見那擺著一副木棺,麵躺著一具古屍,古屍頭顱卻完整無比,頭顱之中卻散發出了一縷縷的神華,宛如麵有寶物存在一樣。
  “命宮能存下來嗎?修士死,命宮塌!”屈刀離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這個小販忙是說道:“修士死,命宮塌,壽輪碎,這說法是沒錯。但是,在特地的情況之下,在法則的封存之下,修士死了,還是有一定機率把自己的命宮、壽輪留下來的。曾經有仙帝把自己的命宮留給了後代!這是古屍乃是我從天古屍地中挖出來的,以推斷,他生前隻怕是一位聖尊。他的命宮保存完好,我們也未開啟過。有沒有好東西,不得而知。所以,我們不賣高價,隻是賭一賭這命宮,不知道幾位有沒有興趣出價賭一把?”
  和剛才的小販相比起來,眼前的小販不單是修士出身,而且,更加專業。
  “大師兄認為呢?”許佩看著李七夜,低聲地問道。
  此時,南懷仁他們幾個小子也學聰明了,都望著走進來的李七夜。
  李七夜笑著點頭,說道:“這位道友說得沒錯,在一定條件之下,就算是修士死了,命宮、壽輪都有一定的機率保存下來,這樣的情況是十分罕見。若是完整的命宮被保存下來,那麼,它將會承載著這個修士的一生道威!如果說,一位仙帝真的把自己主命宮留下來,那就太嚇人了,連仙帝真器都不見得能比得上它!”
  “是吧,這位道友是一個識貨之人,幸會,幸會。我乃是做本份生意的人,絕對不會騙諸位,這絕對是我從天古屍地挖出來的聖尊古屍。”這個小販一副從容的模樣,笑著說道。
  此時,南懷仁他們都不由為之動容,聖尊的命宮,就算是麵沒寶物,那也驚人無比呀,這一時間,都讓他們幾個不由為之麵麵相覷,為之心動。
  “你這古屍是不是從天古屍地挖出來的,我把刺一劍就知道了。”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說著拔出了李霜顏所抱著的六道劍。
  李七夜一拔劍,這位小販臉色大變,立即攔著李七夜,忙是說道:“道友,道友,此乃是古屍……”
  “如果他躺再繼續躺著,你信不信我把他的頭顱砍下來當夜壺。”李七夜手中的六道劍一橫,吞吐著黑白光芒。
  這個小販臉色大變,立即鞠首說道:“得罪,得罪,道友乃是高人,高人,我們走。”
  小販話一落下,躺在那的古屍一下子筆直站了起來。
  “啊”許佩都被嚇得一聲尖叫,突然詐屍,南懷仁他們幾個都嚇得連退了好幾步。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小販與“古屍”已經逃之夭夭了,這個時候南懷仁他們才明白過來,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古屍,而是活人!
  

Snap Time:2018-11-16 15:26:0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