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醫有毒》全文閱讀

作者:木嬴  嬌醫有毒最新章節  嬌醫有毒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嬌醫有毒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七章世子(14-11-21)      第二百二十六章德才兼備(14-11-21)      第二百二十五章登門(14-11-21)     

第二百二十七章世子

  
  對於鎮國公府的繼承人和王府分家的事,王爺怎麼說的,沒有人敢反對,也沒有權利反對,王爺如今還是族長,族中人沒有誰願意沒了王爺這棵大靠山。
  王爺打定主意把國公爺交給他的權利繼續轉交給國公爺的親孫子們,不過這對王爺來說,不過是斷了根肋骨而已,修養幾日就沒事了。
  但是,府上下都知道王府富有,可是王府富有到什麼程度,可沒人知道,就是老夫人都不清楚,王府在王爺的手達到了頂峰。
  好在當年國公爺過世時候,公中留下多少東西都有記錄,這是王府的習慣,也是各大的世家的習慣,一個家族的興衰榮辱跟這些分不開,一代家主過世,留下的東西沒有他接手的時候多,那就是失敗的,守成都做不到,更談不上振興了。
  公中的賬冊一摞摞的搬到紫珠院,讓三位太太一同看,上麵有國公爺的印章,那印章已經陪著國公爺下葬了,做不了假。
  三位太太越看越是眼熱,珍奇古玩,善本字畫,還有玉雕珊瑚樹,光是珊瑚樹都有兩百多株,她那麼高的有兩株,半人高的有十株,還有大東珠,小東珠,都是用鬥量的。
  富可敵國,不是一句空話!
  可是當她們看到是二十年前的賬冊時,心頓時涼透了。
  她們之前看到的那些麵最多隻有十分之一是國公爺留下的。餘下的都是王爺掙回來的。
  公中的鋪子也在王爺手擴大了一倍不止,皇上賞賜的田地更是不知道多少。
  王妃翻著賬冊,臉上不露聲色。心也是驚濤駭浪,王府內院是王妃再掌管,但是外院是王爺在打理。
  每月往內院撥錢,外院有多少錢,她也不清楚,原來這麼驚人。
  讓出三成給她們,那得是多少啊。給一成也足夠了。
  王妃有些心肝肉疼,可王爺都把話放出去了。她還能說什麼,王爺這是要報答國公爺的栽培之恩啊!
  賬很好分,就是把現在的減掉二十年前留下的,再把二十年前的收益取最好的收入。乘以二十,餘下的都算是王爺的。
  這樣做,王妃已經很厚道了,三位太太想到還有一成收入,就不計較太多了,免的傷了情分。
  除明顯是皇上賞賜的,價值無法估算的外,其餘所有的東西都折算成銀子,大約是三百萬兩的樣子。離開之前,會給她們一人三十萬兩。
  三位太太沒差點樂瘋,幸好這時候有人潑冷水。是四太太潑的,冷不丁的蹦出來一句,“王府百年傳家,所得的收入還抵不上在水一方一年的收入。”
  光是京都的在水一方每年光門票收入就一百六十萬兩,接近兩百萬兩了,大越朝多少地方有在水一方啊!
  本來很高興。現在一聽到在水一方,就都有些抑鬱了。要是能得在水一方一成股,這輩子就吃喝不愁了。
  抱著這麼個搖錢樹,難怪王府鬧這麼大的動靜,臨墨軒還是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人家不在乎那點小錢!
  知晚是不怎麼關心,不過在床上躺著做月子,除了逗孩子玩外,也隻能聽聽這些熱鬧了。
  葉歸越坐在床邊,抱著思兒,一隻手還握著知晚的手,輕輕的揉捏著。
  知晚望著葉歸越,問道,“父王已經打算重建鎮南王府了,咱們再跟著去新王府不妥吧?”
  葉歸越切切的看著知晚,妖冶的鳳眸滿是笑意,“我有自己的郡王府,塵兒和離兒也有各自的王府,不會沒地方住的。”
  這個她當然知道了,實在不行,她還能住在水一方,“要是曆州不是離京都這麼遠就好了,咱們可以住在別院。”
  知晚愁啊,她一想到將來要做太後,要住在皇宮,還要端著架子,就愁得直皺眉頭。
  “王府密道那些東西怎麼辦?”知晚笑問。
  王爺怎麼可能隻有三百多萬兩的東西,要知晚算,至少也要加一倍!
  不過王爺錢再多,知晚也沒有一絲想要的心,錢,她絕對夠用了,將來兒子做皇帝,那錢才是真正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了。
  知晚抱著離兒,輕輕的搖著他,“父王那麼多私有財產,信國公府不可能不分一點去,還有楚沛,總要認回來的,還有二少爺,兩個都是嫡子,將來誰繼承王位,還有的爭。”
  葉歸越伸手捏知晚的鼻子,眸底燦如星辰,“父王說了,他的財產分成四份,繼承他兵權的拿一份,另外一個拿三份,讓他們自己挑。”
  兵權和爵位是在一起的,這是有得必有失啊,還真是不好選擇。
  這會兒,王妃和葉世瞻也在為這事發愁呢,卉和郡主挺著個肚子,也糾結著,魚與熊掌,哪個都想要。
  王妃看著葉世瞻,“瞻兒,你是想繼承王位,還是多拿些錢?”
  葉世瞻猶豫的看著王妃,“兒子並不擅長打戰,而楚沛已經是將軍了,父王的那些屬下,心肯定有側重,隻是這爵位……。”
  他舍得掉兵權,但是舍不得爵位,兵權那東西,就憑他是鎮南王的兒子,隻要有才能,還搶不過來嗎?
  可是爵位也能自己掙回來,錢也可以,可是讓他舍棄一樣,他還真的難以決定。
  卉和郡主在一旁,道,“我想楚大少爺要選的話,他肯定選兵權爵位,他有酒中酒的股份,不缺錢。”
  王妃在一旁,思岑了好半天道,“我看還是要三份財產吧,隻要拿其中幾萬去收買朝中大臣,說服皇上封你做個郡王不是難事。”
  就算楚沛做了鎮南王,他兒子也隻能是郡王了,隻隔了一代而已,一代能掙兩百萬兩回來嗎?
  而且將來越郡王做了皇上,往後多跟他交好,就是封王也不是不可能,越郡王能給他王位,但是能給他兩百多萬兩嗎?
  母子三人算計了半天,最後一致決定要錢。
  優先選擇權在他們這,第二天,王妃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王爺,王爺麵無表情的看了葉世瞻一眼,眼底是失望之色,葉世瞻忽然就後悔了,可是話已經說出去了,他沒有後悔的餘地。
  三天後,皇上就賜封楚沛為鎮南王世子。
  徐公公去楚府宣旨的時候,楚夫人又是高興,又是抹眼淚。
  高興的是兒子前途無量,抹眼淚是兒子再也不是她的了。
  她這輩子就生了一個女兒,還出嫁了,楚夫人怕日子難過,從旁支過繼了一個八歲大的孩子。
  楚沛表示他這輩子都是她的兒子,以後會常帶容清絮回來看她,楚夫人連連點頭。
  說了一堆離別的話,徐公公聽得眼眶都紅了,笑道,“王爺說了,在新鎮南王府建好之前,世子爺還住在楚家,多陪陪楚夫人。”
  楚沛,“……。”
  他怎麼不早說啊,他還以為要拿著聖旨趕緊去認爹呢,虧得他還心酸酸的,楚沛抱著楚夫人和容清絮。
  楚夫人則希望那新府邸要建他個三五十年才好養大的,畢竟是自己親手,哪舍得送走啊?
  楚家上下倍加珍惜剩下的日子,楚夫人日日下廚為兒子兒媳婦燒菜做飯,楚沛都不想認爹了,他打定主意,以後每個月,不管娘願意不願意,他都帶容清絮回來住上三五天,有事沒事就來蹭頓飯……。
  轉眼,二十多天過去了,知晚出月子了。
  當年塵兒思兒沒有大辦滿月酒,離兒的滿月酒,王爺特地叮囑了王妃,要辦的熱熱鬧鬧的。
  這也許是他再鎮南王府辦的最後一個宴會了,算是緬懷吧。
  熱門
  

Snap Time:2020-11-28 22:12:33  ExecTime: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