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醫有毒》全文閱讀

作者:木嬴  嬌醫有毒最新章節  嬌醫有毒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嬌醫有毒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七章世子(14-11-21)      第二百二十六章德才兼備(14-11-21)      第二百二十五章登門(14-11-21)     

第二百二十五章登門

  
  可憐一對小兄妹,盼著疼弟弟,除了摸摸外,說話聽不懂,連吃都不許給。
  塵兒思兒看著知晚喂離兒吃奶,就直砸吧小嘴,他們斷奶成功還沒兩個月呢,這一會兒奶癮犯了,想吃的不行。
  知晚摸摸兩人的小腦袋,讓他們吃奶那是絕對不行的,回頭再戒不掉怎麼辦,隻能給他們喝牛奶和羊奶,想起來,知晚就覺得有愧與他們,當初為了回侯府,把他們丟給錢嫂和春香照顧,雖然沒餓著,可到底不是自己奶大的,還連累春香和兒子分離,一個月隻能回小院幾趟,有時候還是娘把兒子帶來給她看。
  一想到這些都是某男害的,就忍不住在心底咒他,覺得塵兒就應該多尿他幾身,抱斷奶之仇。
  離兒吃完了就睡,塵兒思兒就趴在小床邊上,小心的摸著他,然後摸著小床道,“弟弟睡的是我的床。”
  “也是我的床,”思兒咯咯笑道。
  知晚靠在大迎枕上,看著三個寶貝兒子女兒,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
  外麵,一身婦人裝扮的白芍邁步進來,手端著托盤,麵放的是烏雞湯。
  幾個丫鬟出嫁了,可是知晚沒有提大丫鬟,還是讓她們繼續做,她們也不願意離開。
  錢嫂忙過去接了托盤,瞥了白芍的肚子道,“你也是懷了身子的人了,沒事在院子待著就成了,怎麼還來這幹活?”
  白芍臉皮微紅。隻要別人一提她懷了身孕,她就忍不住臉紅,“我在屋子閑的無聊。這些活一點都不費勁。”
  說完,趕緊轉移話題道,“方才信國公夫人登門了。”
  知晚眉頭輕挑,王爺回來也兩個多月了,一直忙於戰後的事,無瑕分心其他,聽說信國公未免尷尬。告了病假,兩個多月沒有上朝了。
  如今邊關的事已經了結的差不多了。王爺也空閑了下來,這個時候登門,顯然是為了王爺認祖歸宗的事。
  如今王爺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甚至連皇上都奈何不了他。
  這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相公啊,板上釘釘的大皇子,皇上想封太子,他還不稀罕。
  隻要認回了王爺,等於是認回了一個皇帝,外加兩個小王爺一個小郡主,這些人中,最不稀罕的估計就是知晚了。
  紫珠院,正屋。
  王妃也預料到了這一天。知道信國公府遲早會來人,隻是沒想到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了。
  這不是耽誤她做麵膜嗎!
  葉嬌衾嫁給了承郡王。有了京都在水一方的一成股,王妃是既羨慕又惋惜,要是其餘二十幾個在水一方也有一成股的話就好了。
  女兒也懂事,承郡王有在水一方的股,手有打八折的玉牌,那些美容護膚的好東西。不要錢的買,隻要承王妃有一份。她就有一份。
  她的日子是越過越滋潤了,兒子兒媳婦都好,就是王爺身世的事有些心煩。
  她在擔心王爺要是真的認祖歸宗的,是不是要從鎮南王府搬到信國公府去。
  她從嫁進來起,就一直住在紫珠院,對這的一草一木都極有感情,舍不得走。
  可是不走似乎又說不過去,畢竟鎮南王府是從鎮國公府改建而來,總不能讓鎮國公府那些人搬走吧?
  隻是信國公府又怎麼能和改建了許多的鎮南王府相提並論?
  信國公府她不是沒去過,老實說連鎮南王府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就憑鎮南王府權勢滔天,信國公府日漸頹敗就感覺的出來了。
  不過聽說最近,信國公府門庭若市,上門巴結送禮的人數不勝數,信國公這一病,至少給信國公府帶來了兩三萬兩銀子的入賬。
  王妃躺在小榻上入神,臉上抹著的可是十兩銀子,不物盡其用就浪費了,哪怕她貴為王妃,也舍不得啊!
  一想到這麼點東西就值十兩銀子,王妃的心肉疼的緊,都飛知晚的口袋去了。
  左右信國公夫人也不是她正經婆婆,王妃就讓人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一刻鍾後才邁步出去。
  王爺回來兩個月,王府謝絕外客,王妃也沒有出去做客,信國公夫人一看王妃的臉色,有性驚,“王妃的皮膚看起來倒是比十八歲的姑娘還要水嫩。”
  哪個女人被誇年輕都心高興,尤其是王妃都三十好幾了,笑道,“女兒孝順,送了一堆極品麵膜回來,皮膚是越來越好了,信國公夫人不妨多試試,年輕一二十歲不是問題。”
  信國公府人聽得咋舌,在水一方的極品麵膜,那是一般人用的起的嗎,隻是怎麼是女兒送的,“在水一方不是郡王妃開的嗎,怎麼不是她送的?”
  王妃端茶輕啜,笑道,“郡王妃是個出手大方的,每個月派人給我送來五百兩的購物卷,買什麼隨我。”
  信國公夫人有些倒抽氣,每個月五百兩,一年下來那就是六千兩啊,可沒哪個兒媳婦有這麼大方的,越郡王妃可是她名義上的孫媳婦。
  一想到信國公,府上下都求著他認王爺,偏他膽怯了,兒子太霸道強勢,孫子重孫子個頂個的嚇人,這是認兒子孫子還是認回祖宗啊,他也沒法強要王爺認祖歸宗,先等等吧,隻要兒子孫子好,他就心滿意足了。
  國公爺是心滿意足了,可是她們不滿意啊,憑什麼白白便宜了別人,孫子將來做皇帝,信國公一脈能少了好處?
  信國公夫人一忍再忍,這不是實在是忍不下去了,誰來府,總會問一句,鎮南王什麼時候認祖歸宗?
  她們哪是衝著國公府來的,是衝著鎮南王來的!
  一杯茶喝完,信國公夫人還是沒有開口,王妃也不催她,就東拉西扯的閑聊著。
  最後還是信國公夫人耐性不夠,問道,“王爺沒有查三十幾年前的事嗎?”
  王妃淡淡的笑著,“這些日子王爺忙的腳不沾地,連進內院的時間都沒有,老夫人那也沒有去請安,查沒查我也不清楚。”
  王妃幾乎是確定了信國公是王爺親生父親的事了,對信國公夫人也不知道怎麼辦好,軟了不行,硬了也不行,不過她倒不怕信國公夫人敢把她怎麼樣,她沒那個膽量。
  信國公夫人想那事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京都也傳的沸沸揚揚的,也就不藏著掖著了,“王爺是國公爺親生子的事京都傳了也許久了,這些日子更是傳的厲害,國公爺怕上朝和王爺撞上尷尬,已經兩個多月沒上朝也沒有出國公府了,總不能一輩子這樣避著。”
  (打算明天挖個新坑~到時候求大家支持nn)
  熱門
  

Snap Time:2021-01-24 07:50:51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