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987章營救智囊

  
  昏暗的祭壇四周彌漫著Y冷的氣息,小廣場上匍匐在地的人慢慢起身,冷冷的看著被押上來的三個人,眼睛滿是冷漠殺氣,三名被鐐銬鎖死的人低著頭,無精打采的,身體虛弱不堪,披著五彩羽衣的人擺擺手,另外四名同樣打扮的人迅速散開,分別占據了石碑四周方位,距離石碑三米多遠。
  這個舉動嚇了羅錚一跳,見這些人過來時還以為被發現了,待看清楚情況後鬆了口氣,忽然響起鐵雕剛才的驚疑聲,不由好奇的打量著前方,以鐵雕的能力絕不會被嚇住,忽然發聲肯定有原因,可惜周圍人太多,不便細問。
  這時,身披五彩羽衣的人不知道從哪拿出了一把彎刀,彎刀長不過七寸,看上去不像是金屬打造,黝黑無比,透著血腥氣息,朝被綁的三人走去,很來到其中一人跟前,一把掐住對方臉頰,腳下用力一蹬,對方腳下一軟,跪倒在地。
  緊接著,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手上用力,將對方臉抬起來,強迫對方看著石碑上的圓球,那把黝黑的彎刀放在了對方喉嚨上,忽然用力一拉,一道血箭狂飆出來,受害者身體猛烈掙紮,但被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死死按住,動彈不得,嘴角被掐住,喊不出來。
  鮮血汩汩外冒,順著胸口往下,流在地麵上,地上很出現一大灘鮮血來,空氣中多了一股濃烈的血腥殺氣,很,受害者掙紮的動作漸漸減弱,頭一歪,死了,雙目圓瞪,帶著不甘和憤怒,死不瞑目。
  “呼啦——!”身披五彩羽衣的人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怒吼。
  “呼啦——!”周圍所有人都跟著怒吼起來,仿佛在發泄,在抗爭。
  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朝另一個人走去,如法炮製,動作幹淨利落,顯然沒少幹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殺了人後依然怒吼一聲“呼啦”,周圍人跟著應和,場麵冷漠而無情,彌漫著濃烈的死氣。
  這時,身披五彩羽衣的人雙手高舉,仰著頭,又一次發出了“呼啦”的怒吼聲來,仿佛在喊,在傾訴,在抗爭,透著幾分不甘和冷漠,身邊的人也跟著怒吼起來,冷漠氣氛更加濃烈了幾分。
  最後一名被用來獻祭的人忽然抬起頭來,搖搖頭,讓長長的頭發散開到兩側,瘦弱的臉龐上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石碑方向的原始,透著幾分不甘和不屑,嘴角抽動,冷冷的笑了,全身上下更是散發著一股桀驁不訓的氣息,就像一隻不甘被馴服的猛虎,雖然柔弱,但氣勢不凡。
  “真的是智囊。”羅錚忽然聽到耳邊響起了鐵雕驚訝的聲音,緊接著,羅錚感覺到一陣風刮了過去,知道鐵雕出手了,不由大驚,沒想到那個被用來獻祭的人居然是智囊,難怪監獄麵沒人,原來被帶走了。
  來不及多想,羅錚也朝前麵狂衝過去,之前的人被殺是因為不認識,不能因為不相幹的人丟了自己性命,壞了計劃,但智囊被拿來獻祭就不同了,再不救就晚了,什麼危險,什麼計劃,等等,都通通見鬼去吧,當務之急是救人。
  蹭蹭蹭——羅錚疾步如飛,三兩下就衝到了身披五彩羽毛的人跟前,正準備動手挾持,就發現對方被打倒了,耳邊響起了鐵雕憤怒的聲音:“你救人,我斷後,兄弟,沒聽你話,對不住了。”
  進入地下基地之前羅錚和鐵雕有過約定,絕對不能衝動,更不能貿然行事,但智囊有生命危險,鐵雕豁出去什麼都不顧了,羅錚理解的苦笑一聲,一個箭步衝到智囊跟前,抱起智囊就撒開腿狂衝而去,一邊喊道:“別動,來救你的。”
  被抱著的智囊沒有動,而是好奇的看著羅錚,可惜除了戴著的墨鏡,其他什麼都看不見,便看向其他方向,卻發現身披五彩羽衣的人已經被扭斷了脖子,周圍好幾個人都捂著脖子倒在地上,脖子上鮮血狂飆,看不到動手的人。
  “走!”鐵雕怒吼一聲,更多人捂著脖子倒地,憤怒到了極點的鐵雕大開殺戒,什麼都不敢不顧了。
  羅錚知道情況緊急,以鐵雕的能力根本不用擔心危險問題,抱著智囊頭也不回的朝一條通道狂衝而去,事發突然,等周圍人反應過來時羅錚已經衝進通道,鐵雕也緊追上來,見敵人嗷嗷叫著追上來,手上搶奪過來的武器毫不猶豫的開火了,子彈精準的將衝殺在前的敵人紛紛擊倒在地。
  身處敵營,任何一秒鍾都是彌足珍貴的,羅錚放開速度順著來時通道狂奔而去,鐵雕也緊跟在後麵,兩人速度全開,很就身後的人甩掉,道路不熟,羅錚循著最大通道狂衝過去。
  兩人狂衝了幾百米,前麵出現十幾個人,鐵雕手上的槍子彈已經打完,怒吼一聲,將槍砸了過去,腳下用力一蹬,不管不顧的衝殺上去,搶奪過來的那把詭異的彎刀上下飛舞,精準的撕開了前麵目標的喉嚨。
  來的隻是普通遊擊隊成員,哪是鐵雕的對手,加上通道不大,近身後不利於開槍,一分鍾不到就全部被鐵雕割喉斃命,無一幸免。
  “再點。”鐵雕沉聲喝道,加速朝前衝去。
  羅錚知道鐵雕這是要去前麵殺出一條血路,趕緊跟上,懷的智囊聽出了鐵雕的聲音,不由笑了,艱難的說道:“是鐵雕兄弟?你是?”
  “是他,我是幽靈,有什麼出去後再說吧。”羅錚沉聲說道,抱著智囊狂奔,目光堅定的盯著前方,敵人已經被摔在身後,隻需要注意前麵忽然出現的敵人就好,抱著人無法投入戰鬥,一切隻能靠鐵雕了。
  往前衝了幾十米,羅錚看到地上滿是屍體,喉管被割開,鮮血還在汩汩外冒,好幾個甚至還沒有完全死透,羅錚來不及多看,聽到前麵有打鬥聲和喊聲,不由的加了步伐,虎目中湧上來一抹擔憂。

Snap Time:2018-11-16 09:08:09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