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926章圖窮匕見

  
  “我個人願意放棄比賽,但事關重大,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你們也表個態吧,另外,誰上去問一下農夫兄弟的意思,不能拖太久,必須馬上做決定,羅錚兄弟的傷在加劇,耽誤不起,錯過最佳治療時間,一樣很麻煩。”書生認真的說道,看向昏迷不醒的羅錚,眼睛滿是堅決。
  “我同意放棄比賽,農夫那我去說,順便把藥品和水帶下來,你們看著點。”花匠和和尚交換了一個眼神,堅定的點頭說道,起身走了,放棄戰友去換取榮譽,花匠自認做不到。
  “我也同意。”和尚果斷的表態道,剛離開幾步的花匠停下來,三人默契的交換了一個眼神,旋即笑了,濃濃的戰友情彌漫開去。
  花匠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了,和尚看著羅錚的嘴唇已經幹裂,嚴重脫水,擔憂的說道:“要不,把衣服解開一些,敞敞氣吧?”
  “也好。”書生答應著動起手來,摸到羅錚心口的時候,發現麵有東西,不由翻開一看,內衣口袋有一張紙,書生不是偷窺人**的人,正要將東西放回去,和尚眼尖,不由驚疑出聲來,書生一怔,認真了看了一下,發現紙張有些奇怪,還有大紅印。
  “什麼東西?”和尚驚訝的問道。
  書生想了想,忍不住打開看了起來,待看到上麵的內容時,臉色微變,遞給了和尚,和尚一看,是委任書,臉色也微變,折疊好,放進了羅錚的內衣口袋,看向書生,書生苦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會生氣,嫉妒羅錚兄弟?”
  “就算有也很正常,組織上委任了你當隊長,卻暗地給了羅錚兄弟委任書,不過,我覺得組織上這麼做可能有深意,並不是針對你,看不起你,應該是做給其他參賽小隊看的,迷惑對手嘛。”和尚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你不用勸我,就算沒有這張委任書,我也願意羅錚兄弟擔任隊長,我隻是後悔,後悔沒有早聽羅錚兄弟的話,否則我們不至於現在這樣,羅錚兄弟也是,明明有委任書,還藏著不拿出來,要是早接手隊長之職,大家也不用因為我的錯誤領導走到今天這步。”書生愧疚的說道。
  “兄弟,你這麼說就錯了,這一路過來,你的每個決策都是爭取大家同意了的,算是集體決策,不是你一個人的錯,羅錚兄弟之所以沒有拿出委任書,估計也是認可你的命令,不管怎樣,這一路過來我們殺了個痛,幹掉不少東伊運份子,對國家,對邊境安全都做出了貢獻,值了。”和尚嚴肅的說道。
  書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愧疚的看著羅錚,不時抬頭看一眼正往上爬的農夫,見農夫爬上懸崖頂上,鬆了口氣,按耐下焦慮的心情等待著,兄弟們因為自己的指揮走到今天,農夫、和尚都不同程度受傷,現在羅錚昏迷不醒,書生暗自下定決心,絕不再犯錯誤。
  懸崖上,花匠將情況嚴肅的告訴了農夫,周圍其他參賽小隊戰士臉色也都變了,大家看向農夫和花匠,臉上滿是同情,這樣的選擇太難了,誰攤上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農夫卻沒有想太多,想到羅錚的救命之恩,毫不猶豫的說道:“那還等什麼啊,點呼叫救援,放棄比賽,羅錚兄弟這一路過來做的一切,你我都心中有數,絕對不能放棄羅錚兄弟,放棄戰友,老子還不如去死。”
  大家聽到農夫堅決的選擇,臉色大變,看向農夫的眼睛充滿了敬意,軍人榮譽高於一切,放棄榮譽本身需要大勇氣,不拋棄戰友並不是誰都能做到,需要莫大的胸懷和氣度,農夫的有情有義贏得了大家的敬重。
  這時,有人幫忙取來了藥,花匠道謝一聲,急匆匆下去了,懸崖上,在山穀打掃戰場的比賽隊伍也過來了,一名隊長將收集到的銘牌遞給農夫,認真的說道:“感謝你們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們開車過來,我們小隊就全沒了,這些是你們的功勞,我們不敢居功。”
  軍人有自己的驕傲,沒人會貪墨這些東西,農夫捧著大家用命換來的銘牌,內心一片苦澀,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後遞了上去,認真的說道:“你們也出了不少力,還有趕來救援的兄弟們,把這些分了吧,我們小隊已經決定放棄比賽了。”
  “什麼?”這名隊長並不知情,驚訝的看著農夫,旁邊有人小聲解釋一下,隊長聽說這個情況後,更是搖頭說道:“如果我拿了這些,這輩子都不會安寧,相信其他兄弟們也一樣,要不是你的兄弟幫忙引開敵人,我們誰都活不了。”
  “就是。”一名同行尋找羅錚的戰士認真的說道:“羅錚兄弟引開的敵人有一百多,如果這夥人投入戰鬥,不用等援軍趕來,我們全都得死,這些也給你們,算是我們的答謝。”說著,這名戰士把收繳過來的銘牌遞上來。
  “謝謝,但我不能要。”農夫臉色堅定的說道:“你們繼續比賽去吧,祝你們取得好的成績,振我國威。”大家交換一個眼神,慢慢離去。
  。
  十分鍾左右,農夫帶著藥急匆匆跑來,人未到,聲先到,“兄弟們,農夫的意思也很堅決,放棄比賽,按下呼救器吧。”
  書生一聽,毫不猶豫的按下了呼救器,等花匠過來後急切的問道:“什麼藥?”
  “沒有退燒藥,隻有一點止血消炎藥了。”花匠悲憤的說道。
  “啊?”書生驚訝的說道,槍傷固然重要,但不致命,有沒有內傷還不清楚,能看得見的致命傷就有兩處,高燒和失血,但這個時候著急也沒用,給羅錚傷口清洗一遍,打了消炎針後,噴了些止血藥,用紗布包紮好。
  做好這一切後,大家焦急的抬頭看天,呼叫器不能通話,但能將所在位置坐標發出去,大家能做的就隻有等待了,書生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向生死難卜的羅錚,心急如焚的說道:“怎麼還沒來啊?”
  半個小時後,一架運輸直升機發出天籟般聲響出現在大家視野。

Snap Time:2018-11-21 22:20:04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