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846章戰前偵查

  
  “倒是一群悍匪。”羅錚還有些稚嫩的臉龐閃過一抹森冷的殺氣,眼睛眯成針芒狀,很又鎖定了兩名武裝分子,果斷出擊,聽到黑暗中再次響起了慘叫聲,羅錚滿意的手槍,速後撤。
  從小打獵的經曆讓羅錚對森林非常熟悉,能夠通過周圍的環境判斷出哪可以走,哪不能走,在月色映照下,羅錚身形速移動,放佛黑夜叢林覓食的孤狼,憑借野獸般的直覺,準確的找到可行路線,迅速將追兵甩出去三百米左右,在一塊裸露草地的大石頭後麵潛伏起來,槍口對外,一邊調整著呼吸。
  等了沒多久,羅錚看到大批追兵再次上來,冷冷的笑了,在月光下,這一抹冷笑放佛催命的帖子,等敵人距離不過兩百米後,羅錚瞄準,開槍,動作幹脆利落,行雲流水一般,這個距離羅錚根本不用瞄準,全憑直接開槍,命中率奇高。
  牽著追兵跑,並不斷射殺敵人,這種戰術對於羅錚來說還是第一次,但羅錚覺得很痛,自從來到這片森林執行任務,就一直被對手壓著打,處處受製,憑借速度,羅錚堅信這麼下去,可以將這夥追兵全部吃掉。
  “砰砰砰!”一連三槍過去,又兩名追兵被擊中,一人當場暴斃,另外一人被擊中了大腿,在地上打滾,大聲慘叫起來,一人受傷,需要兩人看護,這有利於削弱追兵的攻擊力,這種打法羅錚聽說過,但還是第一次嚐試,感覺很痛。
  “!”子彈打在石頭上,火星四濺,流彈亂飛,距離不過百米的追兵也發現了羅錚,子彈瘋狂射擊過來,形成一道彈幕,將羅錚死死壓製住,其他人從兩側迂回包抄上來,動作也很。
  羅錚沒有和這幫人死磕的心思,早就考慮好了撤離路線,見追兵分兵後,弓身速移動到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後麵,迅速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樹木分布情況,腦海中形成了一跳最合理的撤離路線,速奔跑過去。
  後麵的追兵見羅錚再一次要逃,氣的嗷嗷亂叫,紛紛衝上來,子彈瘋狂的掃射,卻發現全部打在樹木上,明明發現了羅錚的身影,待開槍時,身影一晃就到了另外一麵幾米開外的地方,再瞄準時,又被樹木遮擋。
  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麵讓追兵指揮官惱怒不已,一邊命令隊伍狂追上去,死死咬住不放,一邊和人聯絡,這一路追擊,五六十人的隊伍隻剩下一半還有戰鬥力了,這樣的結果讓指揮官難以接受,打完電話,操起一把武器,帶上其他人再次瘋狂的追擊上去。
  被激怒的人狂躁不安,失去基本判斷,戰鬥力大打折扣,羅錚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見身後的追兵子彈胡亂射擊,好些都飛上天去了,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這種不斷放血的戰術讓羅錚有些沉迷,馬上找了個隱蔽點藏好,冷靜的觀察著四周,待看到有人進入視野後,毫不猶豫的開槍射殺。
  “碰碰!”兩聲槍聲,一名狂衝上來的武裝份子感覺被高速飛馳的列車撞擊了一般,身體一個趔趄,然後倒飛出去,心口一道血箭飆了出來,這名武裝分子帶著迷茫、不甘和憤怒重重的摔倒在地,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追兵們領教了羅錚的精準射擊水平,聽到槍響,紛紛臥倒,四處觀察著,不敢胡亂追殺了,連續不斷的射殺讓所有人冷靜下來,恐慌的情緒在心頭蔓延,命隻有一次,沒人敢賭。
  敵不動,羅錚也不動,有些懷念自己那把95式狙擊步槍來,要是狙擊槍在手,憑借夜視功能瞄準鏡,絕對可以講這幫人全部射殺,不小心碰到掛在心口的手雷,不由靈機一動,摘下手雷,將手上的a47調整到連發狀態,再將手雷保險環拉開,然後朝前麵狂扔過去。
  “轟!”一聲爆炸聲響,將周圍一切照亮,羅錚憑借爆炸亮光敏銳的發現了敵人隱蔽位置,果斷出擊,一通猛烈掃射起來,黑夜中,不斷有人慘叫起來,在寂靜的密林顯得格外突兀。
  “撤,撤。”軍官發現自己手上不過十來個人,再這麼下去必死無疑,嚇破了膽,趕緊命令隊伍狂撤下去,羅錚神情一鬆,靠在一棵大樹後麵大口喘息起來,剛才的戰鬥看似簡單,卻耗費了羅錚大量的精力。
  一些沒人幫忙,撤不下去的傷員痛苦的哀嚎著,呼喚著同伴的名字,渴望得到救助,在夜色下格外詭異,羅錚冷冷的看著黑夜下哀嚎的方向,不為所動,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憐憫隻會讓自己死的更。
  等了一會兒,羅錚感覺體力恢複不少,正準備回去幫藍雪,忽然眉心一跳,一股可怕的危險氣息湧上心頭,後背更是炸出一聲冷汗來,不由大駭,身體幾乎本能的虎撲在地。
  “咻!”一顆子彈幾乎貼著頭皮飛過,頭發被炙熱的子彈烤焦,散發出惡臭來,羅錚臉色蒼白,心跳加速,氣血翻湧上來,死死的趴在地上,耳朵貼地,仔細分辨起周圍的動靜來,一道輕微不可查的腳步聲正慢慢靠近。
  “高手,野狼傭兵團的人?”羅錚大駭,操起槍對著敵人有可能存在的方向一通盲目掃射,來不及多想,一個翻滾起身,朝密林拔腿就跑,嘴巴盡可能的長大,保證大腦不缺氧,全副精力都放在腳下,使出全身力氣,麵對高手,羅錚知道自己能力根本不足以應付,隻有跑的份。
  “咦?跑的還挺?”一個身披吉利服的高大軍人追了上來,抹著濃重油彩的臉龐上,一對森林的眼眸閃過一絲詫異,旋即興奮起來,詫異之色變成了戲謔,放佛看到老鼠的貓一般,如刀鋒一般緊閉的嘴唇勾起了一道嘲弄的弧度,閃身追了上去,就像黑夜無法造成視線困難一般,速度的不可思議,轉眼就不見了蹤跡,就像根本沒有出現過一般。
  ps:今天兩更,推薦票有木有?
  

Snap Time:2018-11-13 12:41:05  ExecTime:0.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