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682章守株待兔

  
  十幾分鍾後,剩餘聖戰士終於力竭不支,全部戰死,無一撤退,無一恐慌,不愧是凶悍的聖戰士,地上堆積如山的驢狼屍體足以證明這些人的戰鬥力,羅錚死死盯著這一幕,近百驢狼不過十幾隻,其他全部都成了屍體,不由對這些聖戰士生出濃濃的敬意來。
  這些聖戰士雖然是敵人,是仇人,但他們無愧於戰士,值得敬佩,看到驢狼瘋狂的撲上去準備啃食聖戰士的屍體,羅錚怒火中燒,端起狙擊槍就扣動了扳機,一邊喊道:“給我打,全部幹掉它們。”
  大家也都被聖戰士的戰鬥力敬佩不已,豈容畜生玷汙這些真正的戰士身體?聽到命令,紛紛端起武器射殺起來,三十多人一起開火,剩餘十幾隻驢狼根本不夠殺,眨眼功夫就都倒在血泊中了。
  戰鬥很結束,空氣中的血腥味更重了,羅錚看著地上的屍體,被染紅的樹林,大地,臉色深沉無比,虎目緊鎖,一言不發,其他人見羅錚心事重重的樣子,都不敢說話,也看著戰場,一邊豎起了耳朵等命令。
  “他們是我們的敵人,但無愧於戰士,值得我們尊重。”羅錚忽然沉聲說道。
  大家紛紛點頭,強者敬重強者,聖戰士死戰不退,沒有逃兵,沒有膽怯,打出了戰士的血性和氣勢,確實值得人敬重,哪怕是對手,大家紛紛點頭表示認可,這時,羅錚深吸一口氣,話鋒一轉,沉聲喝道:“尊重歸尊重,但始終是我們的敵人,為了任務,有些事我們必須去做,因為我們也是戰士,無愧於國家的軍人。”
  “是。”所有人沉聲應道。
  “傳我命令,讓兄弟們全部集合。”羅錚看向徐剛沉聲說道。
  徐剛答應一聲,馬上讓自己兄弟們散出去傳令,沒有通訊設備,一切命令都隻能靠人跑,沒多久,鬼手、山雕和雪豹帶著兄弟們全部到齊,羅錚讓所有人全部聚集起來,圍成一圈,核心骨幹和軍官在中間圈層,大家紛紛看向羅錚。
  羅錚掃了眼眾人正色地說道:“鬼手、山雕、雪豹,你們三支隊伍重新混編成十個小組,三人一小組,一名狙擊手,兩名戰士既保護狙擊手的安全,讓狙擊手盡情發揮出戰鬥力獵殺敵人,必要的時候又得火力掩護狙擊手,協助狙擊手攻擊,怎麼分你們自己商量,給你們三分鍾,三分鍾後務必散開,各小組尋找狙擊點,務必將前麵戰場團團圍住,形成包圍圈,等黑暗教會的援軍上來。”
  “明白。”鬼手、雪豹和山雕沉聲應道,這點事對於三人來說易如反掌,知道該怎麼配置人員和選擇狙擊點,怎麼才能無死角的射殺敵人。
  羅錚對三人的能力非常信任,沒有管細節,而是繼續叮囑道:“我們沒有通訊設備,隻能各自為戰,敵人援軍到了後,大家以我的槍聲為號,我不開槍,都不準開槍,一旦開火,必須以最的速度幹掉敵人,不準走漏一個,哪個小組防禦的區域走漏了敵人哪個小組負責追殺。”
  “是。”鬼手三人沉聲應道。
  “去準備吧,兄弟們都小心點。”羅錚沉聲叮囑道,環視一眼眾人。
  “是。”大家沉聲應道,紛紛散開了。
  “我們做什麼?”徐剛好奇的追問道。
  “待命,我們是預備隊。”羅錚認真的解釋道。
  “預備隊?”鐵雕驚訝的看著羅錚說道,見羅錚不像是開玩笑,不由苦笑起來,急切的說道:“老弟,你讓我們這些人當預備隊?這不好吧?哪次我們不是衝殺在前麵,幹脆,一會兒敵人援軍到了我們衝上去,和敵人近戰,拖住敵人,為兄弟們的狙擊製造機會。”
  “必要的時候可以這麼安排,但眼下不行。”羅錚認真的說道。
  鐵雕還想說什麼,被徐剛拉住,徐剛瞪了鐵雕一眼,沒好氣的罵道:“你想戰場抗命啊?戰場上軍令如山,別瞎搗亂。”
  “好吧,我這不是替兄弟們著急嗎,看著兄弟部隊打,咱們看熱鬧,多無聊。”鐵雕意識到自己有些不遵守紀律了,趕緊解釋道。
  戰場上隻能有一個聲音,這是紀律,也是無數代先輩用鮮血總結出來的經驗,聲音多了就亂,就茫無頭緒,就沒有計劃,就不知道做什麼,鐵雕見羅錚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鬆了口氣,暗自提醒自己以後注意點,別影響了戰鬥。
  三分鍾後,鬼手等人全部離開,找地方埋伏去了,羅錚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耐心等待,這距離黑暗教會營地有些遠,就算聽到槍聲、爆炸聲趕來也需要一點時間,徐剛也坐過來,看著戰場低聲問道:“兄弟,你預計援軍有多少?”
  “不好說,敵人聖戰士一百人,現在來了二十,剩下八十,最多派三十人來,留下五十守住營地,至於普通戰士,戰鬥力有限,還不如留在營地協防,圓桌騎士來的可能性不大。”羅錚沉聲分析道。
  “有道理,那咱們就守株待兔吧。”徐剛沉聲說道,眉頭緊鎖,內心湧上來一抹擔憂,看了看羅錚,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直說。”羅錚敏銳的察覺到了徐剛的不妥,沉聲追問道。
  “沒什麼特別的事,就是感覺有些不安,不知道什麼緣故。”徐剛沉聲說道。
  羅錚很清楚練武之人的直覺異於常人,徐剛功力最深,直覺最敏銳,既然不安,說不定有什麼不利於自己的事發生,不由內心一沉,眉頭緊鎖,沉思起來,過了一會兒,羅錚忽然低聲問道:“你是擔心這還是擔心黑暗教會營地那邊?”
  “我也說不上,或許多心了吧。”徐剛苦笑道。
  “不,戰場上任何不安都不能忽視,隻是,沒有具體方向不好提前應變,咱們得小心點,讓兄弟們都散開隱蔽起來,待命。”羅錚沉聲提議道。
  “也好。”徐剛答應一聲,急匆匆去了。
  

Snap Time:2018-11-15 09:54:03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