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123章巴魯談判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灰濛濛的月光籠罩著茫茫沙漠上的土城,輕柔而寧靜,土城內卻火把衝天,廣場上更是聚集了無數的武裝人員,兩撥人劍拔弩張,隨時都可能擦槍走火,無盡的殺氣彌漫在空中,唐恬恬冷著臉朝前麵走去,目光犀利,暗自戒備著。
  很,唐恬恬來到廣場中心位置,前麵阻擋的武裝人員分開,讓出一條道來,唐恬恬毫無懼意的走進去,來到人質跟前,上下打量起來,人質們看上去精神萎靡,眼睛都睜不開一般,嘴唇幹裂,臉色灰敗,暈暈欲睡。
  唐恬恬仔細觀察了一下俘虜,沒有一個認識的,便走到一名軍人跟前,蹲下來用華夏國語輕聲說道:“你們誰是領頭的?我是幽靈派來的。”作為羅錚的老對手,唐恬恬自然已經摸清楚羅錚的代號。
  這名軍人艱難的抬起頭來,有些吃力的睜開眼看向唐恬恬,想說什麼,但發不出一個聲音來,唐恬恬看著對方幹裂的嘴唇,好像要冒煙的嗓子,馬上猜到了什麼,臉色一沉,噌的起身來,喝道:“給他們水,否則免談。”
  不是唐恬恬起了愛心,也不是唐恬恬想討好羅錚,而是作為一名華夏人的同仇敵愾,內部可以打生打死,但同為龍的傳人,留著炎黃的血,唐恬恬也有著華夏人的直覺和驕傲,絕不允許外人如此羞辱。
  很,有人拿著羊皮水袋過來,人質們艱難的捧著水慢慢喝起來,越是幹渴的時候越不能暴飲,一個不好水會流進肺部,大家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懂得怎麼保護自己,就連人質也被旁邊人提醒了幾句。
  喝了水,大家的氣色好了很多,一名軍人艱難的站起來,眼神有些迷惑的看著對方,張開嘴艱難的慢慢說道:“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聽從誰的命令過來,你能站起來說話,應該是這的頭了,大家怎麼樣?要不要緊?”唐恬恬問道,對於羅錚交代的任務不敢打折扣,一雙眼睛更是上下打量著對方。
  “幾天沒吃沒喝了,其他沒啥。”這名軍人慢慢說道,吐詞都不是很清晰,就像隨時會暈倒一般,幾天沒吃沒喝在沙漠地帶簡直是件恐怖的事情,一般人絕對承受不住,如果不是有大毅力,恐怕這會兒已經渴死了。
  “沒受傷就好。”唐恬恬冷著臉說道。
  “現在怎樣,能談了嗎?”那名中年人沉聲喝道。
  “等著。”唐恬恬冷冷的喝道,絲毫不給對方麵子,主動權在手,沒什麼好懼怕的,唐恬恬馬上通過耳麥繼續說道:“查過了,你的人說幾天沒吃沒喝,體力不濟,我看隨時都會暈死過去,剛給他們喝了點水,沒受傷。”
  “那就談判,我安排巴魯過去。”羅錚沉聲說道。
  “明白。”唐恬恬沉聲應道,看向中年人,森冷的目光殺機內斂,語氣冰冷的喝道:“等著,馬上會有人過來談判。”
  “既然我已經拿出了誠意,你們也同意談,是不是雙方停火?”中年人說道,外麵還在打仗,分分鍾都有人戰死,再打下去死的更多,中年人知道耽擱不起。
  “戰場上雙方廝殺在一起,你覺得還能停得下來?就土城內的人談吧,提醒你一句,東麵你的人估計都差不多沒了,另外兩支援軍也沒了,別指望保住他們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唐恬恬譏諷的說道,大呼痛。
  中年人氣的臉色鐵青,但無可奈何,大勢已去,能保住部落的人就不錯了,當然,更重要的是保住輻射石已經能夠操控輻射石的人,這個人在黑暗教會被稱之為聖子,地位超脫,絕不容有任何閃失。
  羅錚並不知道這些內情,知道也沒辦法,必須先救人,得到唐恬恬的確認後馬上通知巴魯上去談判,巴魯對這種露臉的機會非常高興,詢問了一番談判的原則和底線後,興衝衝的帶人衝了上來。
  很,巴魯來到土城中心的廣場上,看了唐恬恬和血蛭王一眼,大搖大擺的走上來,看向中年人,正是白天和自己照麵的那個,不滿的喝道:“是你,早跟你說了交人,非要打一場,何苦呢,現在交人、賠償吧。”
  中年人見巴魯上來裝聾賣傻,繼續以部落武裝的身份談判,哪還不知道對手的計謀,也不點破,沉聲說道:“那些恐怖分子被我們發現後潛逃出去,不是被你們都打死在東邊了嗎?現在把你們要找的人交給你們,大家兩清,如何?”
  “人自然是要交給我們的,但你們不讓我們進去搜查,就是包庇罪,讓恐怖分子混進來,就是失察罪,兩罪合一,你們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這樣吧,人我帶走,再賠償我們一千匹駱駝,一千人五天的食物和清水。”巴魯獅子大開口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這不可能。”中年人惱怒的喝道:“人你可以帶走,其他免談,否則玉石俱焚,別以為我們怕了,隻是不想再多殺戮罷了,逼急了一起死。”
  “你威脅我?”巴魯冷冷的喝道,目光中閃爍著森冷的殺氣,見中年人也不退讓,正準備威脅回去,耳邊響起了羅錚的話:“答應道,先帶人出來,回頭再找機會收拾他們,賠償減半迷惑他們。”
  巴魯一聽有道理,擺出一副為難的表情說道:“那就賠償減半,這是我的底線,如果還不答應,大家都沒得談,擺開架勢再打過就是,反正這些人和我沒啥關係,不過是從我部落擄走的罷了,到時候賠償一筆出去就好,你這東西不少,足夠我賠償別人了。”
  這番話既有妥協的意味,也有威脅的意味,中年人見巴魯提出減半的要求反而放心了,如果巴魯真的什麼不要就帶著人離開,這還不能放心,有要求就好辦,想了想,說道:“好,就這麼說定了,按照你們草原的習慣,你發誓。”
  草原人重誓言,一旦說了就得遵守,否則會遭到唾棄和恥笑,巴魯還指望著帶人撤出去後再殺回來,怎麼發誓?不由為難起來。R1148
  

Snap Time:2018-11-13 08:50:14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