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215章病毒發作

  
  山洞內,會議室。
  武定河臉色陰沉的坐在首位,目光森寒的看著情報參謀推門進來,兩側坐在傑克森和石井野,還有兩名少將和三名大校,大家也都齊刷刷的看向進來的情報參謀,心情凝重起來,臉上多了幾分蒼白。
  “統計結果如何?到底什麼原因導致的?”武定河陰狠的喝道,拳頭砸在座椅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嚇了大家一跳,紛紛看過來,見武定河氣的不輕,都大氣不敢出,生怕觸到武定河的怒火。
  “統計出來了,已經有三分之二的人出現不同程度的反應,嚴重的已經躺下,無法起身來,開始出現脫水現象,不及時治療,恐怕會有生命危險,具體原因軍醫還在會診,沒有結果。”情報參謀趕緊小心的解釋道。
  “國內的醫療隊呢?什麼時候到?”武定河咆哮道,近萬部隊忽然病重倒下,原因不明,這個情況讓武定河舉手無措的同時充滿了憤怒。
  “醫療隊聽說路上會遭遇襲擊,都不敢來了。”情報參謀小聲的提醒道,生怕惹惱了武定河,引來殺身之禍。
  “什麼?”武定河憤怒的吼道,一拳砸在桌子上,發出悶響,震的大家耳膜發懵,大氣都不敢出,多事之秋,沒人敢出來獻策,以免引火上身,就連傑克森也不敢開口了,這種事傑克森也是第一次遇到,沒往羅錚身上想,但也收起了狂傲之心,大部隊的倒下讓傑克森也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武定河大口喘氣,胸口起伏不定,仿佛風箱一般,怒火在沸騰,雙目漸漸變得赤紅起來,目光掃過閉目養神的石井野身上,最後落在傑克森身上,冷冷的說道:“顧問先生,情況超出了控製,接下來怎麼辦?”
  “第一,調兵過來支援,但已經天黑,最也得明天才能到,我擔心今晚敵人有可能行動,如果這次大範圍中毒和敵人有關,那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這點我無法確定;第二,征調更多的醫生和藥品過來,第三,馬上加強洞穴的防禦,如果敵人今晚真的攻擊,也不至於太被動。”傑克森有些鬱悶的建議道。
  “大家還有什麼補充?”武定河惱怒的說道,忽然感覺肚子再次疼痛起來,一股冷汗湧出來,臉色大白,急忙說道:“你們稍等,我去方便一下。”
  “我也去。”一名少將和一名大校也尷尬的說道,起身來,捧著肚子急匆匆離開,隻留下幾個人在會議室麵麵相覷。
  石井野目光一凜,捂著肚子也匆匆離開,來到外麵時,叫來一名心腹,低聲說道:“大家都中了毒吧?馬上通知下去,秘密做好撤離準備,我懷疑敵人今晚會進攻,到時候沒辦法阻擋,盡脫身為上策,以我們虛弱的身體,根本不是敵人的對手,注意,一定不能暴露,被其他人知道了。”
  “明白。”對方低聲答應道,急匆匆去了。
  幾乎同時,傑克森忽然想到了虎克部落的弓箭,能給人製造無法愈合的傷口,當時羅錚就在現場,再看現在情況,頓時想到了羅錚有可能懂得用毒,這個念頭讓傑克森堅定的心慌亂起來,看了一眼周圍臉色發白的眾人,一股強烈的不安情緒湧了上來,傑克森馬上來到門口,正好看到石井野和心腹耳語的情境,不安的情緒更濃了,也叫來副隊長叮囑一番,示意對方準備撤離。
  等安排好這一切後,傑克森見武定河急匆匆跑來,忽然感覺肚子也痛了,趕緊走了上去,告了聲罪,往廁所跑去,等傑克森從廁所出來,回到會議室時,見大家都已經全部坐好。
  武定河看了傑克森一眼,說道:“如果大家沒有什麼別的反對意見,就按照顧問先生的提議去辦吧。”
  “是。”大家無精打采的說道,感覺肚子又開始疼了,這麼痛下去,不用對手來打,自己就先垮了,紛紛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盤,尋思著一會兒如果真有人偷襲該如何應對是好?
  “顧問先生請留步。”石井野追上傑克森喊道,傑克森停下來,驚疑的看向石井野,石井野冷峻的目光鎖定傑克森,不客氣的說道:“顧問先生好計策啊,居然讓這場仗打成這樣,不知道顧問先生打算如何解釋啊?”
  “你什麼意思?”傑克森不滿的反問道,不願意招惹石井野並不表示傑克森害怕石井野,隻是為了更好的完成任務而言,現在石井野挑釁上門了,傑克森自然不會示弱,冷冷的目光鎖定了石井野。
  “沒什麼意思,隻是很好奇,如果今晚有人進攻基地,基地拿什麼反擊,剛才情報參謀說三分之二的人受到影響,依我看恐怕不止這個數,應該是全部都中毒,隻是程度不同罷了,我很好奇,敵人是怎麼下的毒?難道有人滲透進來,投放到食物麵了?”石井野一臉嘲諷的冷笑道。
  “食物?”傑克森忽然眼前一亮,沒有理睬石井野,而是追上了武定河說道:“將軍閣下,馬上盤查食物源,如果有人滲透進來成功投毒,應該還沒有離開基地,必須找出這個人安定軍心。”
  “偷毒?”武定河驚訝的看向傑克森,見傑克森不像是開玩笑,不由沉吟起來,忽然感覺肚子又開始疼了,對這個有可能存在的投毒者充滿了怒火,殺氣騰騰的吼道:“警衛營。”
  “到!”警衛營長小跑上來,敬禮後喊道。
  “馬上給我徹查食物源,我要知道是誰投毒的,非親手拔了他的皮不可,動作要,我在辦公室等你消息,十分鍾內沒有進展,你就不用幹了。”武定河冷冷的說道,將對投毒者的恨轉移到了警衛營長身上,如果事情真是有人成功投毒造成的,警衛營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是。”警衛營長臉色大變,但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大聲喝道:“警衛營一連跟我來。”不查出真相小命難保,警衛營長豁出去了,一臉殺氣,看誰都像是投毒者,嚇得大家紛紛避讓。

Snap Time:2018-11-20 21:31:42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