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190章躲避追擊

  
  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戰鬥很結束,大家打掃戰場,能用的武器彈藥不多了,之前的大爆炸衝擊波不僅震死了人,也震壞了武器,引得許多炸彈殉爆,羅錚看著滿地的屍體,外圍的好點,被震的七竅流血而亡,爆炸核心區域幾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身體了,特別是被引爆了身上手雷的,身體被手雷炸成了碎肉,震的到處都是,慘烈無比。
  羅錚等人見慣了生死,都被這修羅場一般的場麵震住了,太恐怖了,至於營救出來的人,平生哪見過這麼大場麵,好些都忍不住蹲下來嘔吐,好在沒人嘲笑,幹脆放開了吐起來,丟人就丟人吧。
  “這支隊伍都是山姆國標準裝備,武器不錯,可惜爆炸區域內的都不能用,手雷基本被殉爆,外圍的還能用,足夠我們換一茬了。”鬼手小跑上來說道。
  “那就都換了吧,我們自己也備用些,用不完的找地方埋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們用得上,五分鍾後撤離。”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鬼手答應著急匆匆離開。
  “敵人地麵部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羅錚問道。
  “預計三個小時能夠趕到,近千人。”藍星趕緊提醒道。
  “三個小時?”羅錚默默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時間,沉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危險還沒有完,這幫混蛋倒是死磕上了,幹掉了他們一個中隊,敵人肯定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了,會以為我們有援軍,追擊的速度會慢些。”
  “可以這麼理解,但他們一道伏擊現場,一樣看得出真相,到時候還會加速追擊,你們帶著傷員走不,最多下午就能追上你們。”紅梅花提醒道。
  “是啊,看來,我們需要分兵了。”羅錚臉色凝重的說道。
  “分兵倒是個辦法,但兵力一掃,你們更危險,而且,山姆國在頭上衛星監控,分兵會被識破,越國一樣會知道,到時候隻追傷兵怎麼辦?”紅梅花提醒道。
  “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看來,必須得到國內的時候才能分兵,打個時間差,好了,隨時監控敵人情況,及時通知我。”羅錚低聲說道,環視一眼全場,戰場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多餘的槍械彈藥帶不走,被埋在散兵坑麵,上麵蓋上偽裝,能不能騙過敵人就看運氣了。
  隊伍迅速集結,山腰上的傷兵也都下來,大家朝東麵急行軍起來,雖然大家都很疲憊,但打了勝仗,一個個精神狀態很好,迅速趕路,一路上,大家時不時偷眼看羅錚,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崇拜之色,能將敵人算計的如此慘烈,大家聞所未聞,近百特種兵啊,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就全部給吃掉了。
  兩個小時急行軍,前麵探路的鬼手發現一個山洞,在一道瀑布下麵,天然行動的洞穴,有些潮濕,陰冷,但藏幾十號人足夠了,外麵有瀑布遮擋,不到麵絕對發現不了,羅錚查看了洞穴,馬上同意在此停留。
  傷員迅速進入洞穴隱蔽,羅錚讓鬼手和雪豹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製造隊伍往前的假象,繞行一圈後,來到河邊,順流而下,找了個樹林茂密的地方上岸,再順著樹林迂回回來,一路上的痕跡全部抹掉,順便收集了許多幹蘆葦,等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羅錚確定藍星都沒有發現隊伍迂回的情況後,估摸著山姆國的衛星也難以發現,暗自鬆了口氣,但還是讓山雕帶著小隊埋伏在瀑布附近觀察情況,以防萬一,其他人則躲在洞穴麵休息,用清水清洗傷口,換藥重新包紮。
  一個小時後,外麵負責警戒的山雕傳來消息,發現情況,羅錚操起槍衝出洞穴,躲在瀑布下麵往外看去,發現漫山遍野的敵軍正朝前搜索前進,趟過的小河,順著大家走過的痕跡追去,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
  羅錚臉色微變,早就聽說有近千隊伍追上來,隻聽數字沒概念,看到真實情況才知道千人規模的場麵有多大,虎目一凜,不由握緊了槍,見沒有人懷疑瀑布這邊,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沒有被發現。”藍雪走出來,看著遠去的敵人輕聲說道。
  “是啊。”羅錚感歎的說道:“我們在這休整,晚上再趕路。”
  “也好,免得被敵人衛星發現,對了,有傷員高燒,我們沒有藥,必須及時治療,否則會出事。”藍雪擔憂的說道。
  “我去弄點草藥。”羅錚臉色一沉,說道,銳利的目光四處查看,很發現了一些陰涼的地方有草藥,不由一喜,說道:“讓大家多喝點水,這的瀑布水淨化一下可以喝,咱們不是攜帶了消毒丸嗎?多喝水能夠一定程度抑製發燒,等敵人一過,我去弄點草藥,問題不大,你先去安撫大家,我在這盯著。”
  “好。”藍雪知道羅錚草藥的本事,答應一聲,進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敵人全部過去了,羅錚這才從瀑布背後出來,朝陰涼的灌木叢走去,發現水潭邊還有不少娃娃魚,頓時大喜,喝道:“鬼手,出來弄點娃娃魚給大家吃,我去弄草藥。”
  “好咧。”洞穴麵的鬼手答應一聲,帶著兩個人急匆匆出來。
  羅錚道陰涼的地方找到些草藥,還發現一條水蛇,也抓住了,返回洞穴,將水蛇丟給其他兄弟,將草藥按照一定比例搭配好,搓揉成泥,敷在傷員額頭上,一邊說道:“別掉下來了,我保證你半個小時沒事。”
  “謝謝首長。”對方感激的說道。
  “謝我幹嘛?都是自己人。”羅錚笑道,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問道:“家還有什麼人?”分散在對方注意力。
  “還有老婆,一個兩歲的女兒,部隊,現在應該四歲了,也不知道怎樣了。”對方笑道,眼睛閃爍著憧憬之色。
  “她們應該已經接到你死而複生的消息,相信正翹首以盼,等著你回去。”羅錚安慰道,目光掠過眾人,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應該都知道了,你們大軍區首長也都知道了,派了部隊來迎接,一定要挺住,別辜負家人的期盼,我們休息一下,晚上行軍,其中的原因不說你們也知道。”
  “謝謝首長。”大家都是明白人,感激的說道,疲憊的眼神多了幾分生機。
  注:祝大家節日樂,看書樂,老狼國慶七天碼字,確保大家外出無聊時有書消遣,記得打賞點月票啥的,就當是獎勵老狼吧。

Snap Time:2018-11-14 08:26:45  ExecTime:0.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