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077章病毒發作

  
  散會後,各方代表回自己的駐地去了,唐恬看了一眼當陽的山坡上新堆起來的土坡,那埋著自己最親密的朋友白狼王,森冷的目光多了幾分怨恨,將一幹心腹手下召集過來,將情況低聲說了一遍,最後補充道:“兄弟們,我有一種預感,這次行動聯軍方會慘敗,我們是走是留,大家說個話。”
  “作為傭兵,我們就這麼走了,榮耀全無,以後誰還會相信我們?第二,我們這次來雖然有山姆國的原因,但也是一筆高昂傭金的緣故,這麼走了,什麼都沒有了,這不符合我們的利益。”一名深沉的漢子低聲說道。
  “你說的在理,我也有這個考慮,隻是,聯軍內部不穩,一旦被敵人找到機會大反擊,會非常被動,接下來我們以保存實力為主,隻要堅持到最後,就算聯軍失敗了,也不關我們的事,我們的實力還在,榮耀也得以保存,到時候拿錢走人,你們認為呢?”唐恬低聲說道。
  “可以。”大家都是人精,會意的點頭答應下來,保存實力,堅守到最後,誰也說不出什麼來,按照約定,隻要堅持到最後,哪怕是失敗了也一樣拿錢,雖然少了一半,但這對於野狼傭兵團目前的情形來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狼王,兄弟們的傷很古怪,無法愈合,傷口開始腐爛,止不住血。”一名精壯漢子陰沉著臉跑上來低聲說道。
  “什麼?”唐恬大吃一驚,噌的起身來,一股不安的情緒湧上腦海,寒著臉說道:“走,看看去。”說著朝傷員休息的地方小跑上去。
  大家緊隨唐恬身後,來到傷員跟前,唐恬蹲下來查看手下的傷口,被陷阱尖刺刺傷了手臂,這原本不算什麼傷,噴點消炎藥劑包紮好,很就結痂,常年掙紮在死亡線上的傭兵有自己一套治療辦法。
  隻是,大家發現傷口不僅不結痂,還在發言、腐爛,不斷流出黑色的汙血來,帶著一股惡臭味,這讓大家開始重視起來,將情況趕緊反應給了唐恬,唐恬看著傷口,聞著惡臭味,臉色變得愈發陰冷起來,安慰了幾句,慢慢起身來,示意心腹們來到一邊,壓低聲音說道:“是中毒了,沒想到他們居然用了毒。”
  “嘶?那怎麼辦?能治不?”一人驚訝的小聲問道。
  “能治,但必須盡上醫院治,這缺藥,治不了,一周內如果不治療,恐怕就來不及了。”唐恬陰沉著臉說道。
  “不能讓兄弟們出事,必須救治。”一名精幹漢子馬上說道,傭兵雖然以利益為主,但內部非常團結。
  “我知道。”唐恬有些惱怒的說道,目光越過眾人,望向山頂放行,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仿佛那上麵有一具洪荒猛獸隨時暴起傷人一般,大家焦急的等待著唐恬的最後決定,但也不打擾唐恬的思考,對於唐恬的人品和智商,大家信服不已,過了一會兒,唐恬繼續說道:“安排幾個人帶著傷員馬上撤離,我們幾個留下,咱們的人受傷成這樣,聯軍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這場仗不好打了。”
  “也好,就算走一半,我們還有十幾個人,山姆國說不出什麼來。”一名漢子馬上答應下來,既能救治兄弟,又能保留榮耀,繼續雇傭任務,兩全其美。
  其他人也都沒有反對,答應著安排起來,沒多久,幾個傷員被彈夾抬著離開,唐恬目送大家消失在密林,臉色陰沉的看了眼十幾名留下來的精幹部下,不安的情緒更濃了,低聲說道:“我得去找一趟皮耶羅,你們小心點。”
  唐恬交代幾句,急匆匆來到了營地,找到了正在換藥的皮耶羅,見皮耶羅腋下的新傷也在化膿,臉色一沉,森冷的眼睛湧上來一抹濃濃的憂色,趕緊上前來,看著皮耶羅的傷口說道:“是不是有臭味?”
  “嗯,之前沒在意,剛才換藥的時候發現不對勁了。”皮耶羅臉色凝重的說道,想到了什麼,驚疑的追問道:“你來找我,是不是有事?”
  “我的人傷口和你一樣,這是中毒了,敵人用了毒。”唐恬壓低聲音說道。
  “毒?”皮耶羅看著腋下大拇指大小的一處擦傷,結實的肌肉組織有腐爛的跡象,確實不簡單,沒來由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安,不由眉頭一皺,臉色陰沉起來,低聲說道:“昨晚一戰,聯軍犧牲近六十人,傷三十多人,豈不是傷員都有可能中毒?不行,必須馬上搞清楚這事。”
  不等唐恬說話,皮耶羅馬上叫來自己人通過對講機呼叫其他隊伍,讓他們查明傷口情況,馬上過來碰頭,唐恬神情凝重的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低頭沉思著,昨晚一戰的戰果知道的人不多,皮耶羅剛才不經意的透露出來,唐恬估算了一下,一戰損失近半,如果大家把傷員先送走帶走,傷員需要人護送,按照一名傷員一人護送,就需要三十人,這還是保守估計,如果兩人護送一名傷員,那就是六十人,也就是說,能夠留下的恐怕不足五十人了。
  五十人對抗近千武裝,其中還有十幾名訓練有素的狙擊手,這仗怎麼打?想到這,唐恬就臉色發白,為難起來,皮耶羅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低頭沉思著,不一會兒,各方代表陸續趕來,大家圍坐一起,一個個神情凝重。
  皮耶羅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過來,大家的傷都不簡單,臉色大變,眉頭緊鎖的看向眾人說道:“看來,大家的傷都不簡單,剛才唐小姐說是中毒的跡象,這個可能性非常大,唐小姐,你既然看得出來,給我們說說,像我這種傷勢還能堅持多久?”
  “最多五天就會既然腐爛,流血而亡,嚴重點的會毒菌攻心,三天是極限。”唐恬冷著臉說道:“我在華夏國讀過書,知道一種毒,準確說是病毒,用糞便熬製而成,塗抹在武器上,這種病毒會吞食細胞,導致肌肉腐爛,血流不止,在古代冷兵器戰場上常用。”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各自打著算盤來,受傷的都是生死與共的兄弟,誰也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兄弟就這麼倒下。
  (陽朔小說網http:

Snap Time:2018-11-17 09:17:26  ExecTime:0.099